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二十九章葉老大動心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二十九章葉老大動心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亞叔,是不是有這麼回事?」葉凡轉頭問門壁處的亞叔道。

「實情也並不像他講的那樣,朱家的祖上只是跟納西族人的祖上作了一筆交易罷了。

當年納西族人陷入了困境之中,才答應把神像交換給朱家以尋求支持。

而朱家祖上拿到神像之後也著實的出了大力相助他們的。這神像理所當然應該屬於朱家了。

難道白白相助他們,他們這些野蠻人懂得什麼,只懂得需要你的時候叫你『爹』都行。

一旦你幫他們辦完了事人家翻臉就不認人了。馬上就要討回神像,說是神像是他們的祖上就供著的,一定要拿回去。

朱家當然不肯了,這怨就這麼結下來了。你唐信天澤還敢講我們無恥,我看你們納西族人祖上也不是省油的燈。

而且,據朱家祖上在祖志里所說的,納西族人的祖上根本就是一個騙子。

拿神像出來只不過是騙朱家出力相助他們罷了。當年朱家祖上為了相助納西族人對抗敵人,差點家破人亡。

為什麼納西族人不把這事擱在檯面上來講清楚。現在倒好,倒打一耙的本事他們比誰都強。

利用完了朱家就想搶回神像,這天下人難道都是傻子,你納西族人才聰明?」亞叔冷冷的哼道。

「胡說,明明是你們騙了我們納西族人神像現在居然還舔著臉講相助我們。

你們朱家本來就是大騙子。早就設計好了的一個大騙局。不要以為我們不清楚。

就是幾百年前攻擊我們納西族人的強敵也是你們朱家引來的。別以為我們不清楚,我們祖上調查過了。

才曉得全是你們在暗中操作的。我們納西族人都是純結善良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你們想踐踏我們了我們難道還要舔著臉求你們踐踏。這是哪門子道理?」唐信天澤凶煞煞的質問道。

「你有什麼證據證明你們當時的敵人是我們朱家引來的,我看你們根本就是上了人家的當。

這話是當時你們的敵人告訴你們的吧。人家根本就是在挑拔離間,你們這群蠢蛋,還真是上當了。

這樣一來,咱們兩家鬥了幾百年,人家正合心愿了。」亞叔反駁道。看了葉凡一眼又講道,「而且,我的祖上本來就是納西族人。為什麼祖上會離開維基斯群島,就是因為你們逼迫的。」

「亞旦角,你還好意思講這事。當年你的祖上想造反坐上大酋長位置。

你想坐就要憑能力去坐,而你們幹了些什麼。聯手朱家而且引來了外敵。

別以為我們不清楚,最後被發現了滅了你的祖上。從此後你們一脈就剩下幾個人投奔了朱家。

這些年下來。要不是你們把我們納西族人的秘密全都披露給了朱家,朱家早被我們拿下了。

你還有臉在這裡講自己是正宗的納西族人。我看你根本就是一叛徒。

一個卑鄙無恥的奸人。我們納西族人沒有你這種卑鄙者。」唐信天澤越來越激憤。

「放屁!當年我們亞家祖上可是想改變納西族人的現狀。跟你們父女的想法是一樣的。

納西族人封閉了自己。拒絕外來一切先進技術,那對咱們納西族人來講將代表著貧窮落的一。

祖上彈盡心血就是想把納西族人帶出去,讓納西族人生活富裕起來,強大起來,不再受人欺負。

而你們幹了什麼,對於先進思想的引導者採取的是全面滅殺。我們亞家一族上千人都被你們屠盡了。

你們幹了什麼,咱們同是納西族人。跟你們這群守舊不想變化的人講話有屁的用。」亞叔也是激動得不行了。

「先進技術你們可以慢慢引導。怎麼能採取這種極端的作法。勾結外敵來滅我們的納西族人。

別以為我們不清楚,『拱陰教』明明是一個殺人如草芥的組織。你們居然會跟他們合作來屠殺我們納西族人。

當年為了對抗拱陰教,我們納西族的勇士死了上萬人。」唐信天澤罵道。

「拱陰教。這是個什麼樣的組織?」葉老大半眯著眼來了興趣。

「我們納西族人不但有神像,還有一件大寶貝,我們叫它雷石。」唐信天澤哼道。

「雷石,石頭?」葉凡問道,興趣更高了。

「沒錯,就是一種石頭。紅艷艷的像鮮血一樣。」這時,唐珠愛插嘴講道,「這種石頭吸收了很紓有的時候在合適的時候會自動放雷。

其實就是放電了。幾百年前還沒有電,他們就講放雷了。而拱陰教是一個邪教,一個臭名遠揚的邪惡教派。

他們覺得這雷石可以用來埂1熱縟綣哪話抓手中,利用一些特殊的法子跟敵人對斗之時突然甩出去用狼氣引導炸開那不就能把敵人給雷死了。

後來我也研究過,這種石頭的確可以放電。而且,電量還不少。它簡直就是一顆顆天然的貯電石頭。

只不過沒經過研究開發,這種石頭我們到目前還不曉得怎麼把它變成電。

不然的話我們根本就不用建電站就可以直接有電用了。不過,這種石頭我們量也不多。」唐珠愛說道。

葉老大聽了可是心動不已了,還有這種奇特的玩意兒,那是要搞到手了。不由得問道:「你這屋裡有雷石嗎?」

「有,就是這個。」唐珠愛走到屋角翻出了一顆拳頭大的來,葉凡接手中施展開鷹眼觀察了起來。

發現這石頭顏色鮮艷得如血一般。而在鷹眼氣波揣測之下,葉老大感覺這石頭內部好像有許多的細比毛髮還小的孔。

而孔洞裡頭有著許多刺激性的什麼東西。難道雷電就是貯存在這孔洞之中的?

這石頭其實就是一塊天然蓄電池了,如果拿回a組研究。沒準兒還真能在蓄電池方面取得突破性的重大發現。

比如,現在的蓄電池都有一個大毛病,那就是體積大而電貯量又不足。不然的話像電力車子電動船都將出來了。

而高速列車都得在外面外掛高壓輸電線。如果這種石頭能貯存大量的電,那豈不是可以不用外掛電線直接把這東東擱車裡就能讓列車高速運轉了起來。

讓葉老大更興奮的就是,像美眾國的核動力航母無非就是用核能發電,幾年才換一次核原料。

這航母續航能力可以環球跑上幾年而不用擔心電力不足問題。如果這種石頭能解決這問題,那將比核動力航母還要好使。

畢竟,核能雖說清潔無污染,但核能居有可怕的放射性。使用起來這安全隱患可是相當的大。

「這社會無非就是一個成王敗寇罷了,你唐信天澤自已也競爭過大酋長位置的。

難道其中的貓膩你沒有體會到,不然的話,你會到現在還躺在床上。說句實話,納東勒布當初競爭酋長時的實力比你還要遜一點。

而威信方面更不如你。為什麼人家上去了你反倒是要在這床上痛苦的躺著一輩子。

咱們這個酋長競爭制就是弱肉強食。競爭非常的殘酷。往往失敗者的後果都是很嚴重的。

那些勝利者一上位都會時不時的找出些借口滅殺你這一系。縱觀這幾百年的部落的酋長變更來講,哪一次不是勝利者找借口滅了失敗者。

不過,對於你唐家到現在還沒有被滅本人倒是很感意外。難道是納東勒布仁慈的結果,我想你唐信天澤絕不會這般認可。

還有,你跟他這次競爭大酋長位置是不是中了暗算,是不是他有借外力來達成自己的目標。

所以,你不必要講我們亞家怎麼樣了。亞家當初爭取大酋長的心機是好的。

我們也想帶著部落人過上幸福生活。」亞叔倒是找到了理由。

「哼,納東勒布是耍了手腳。不過,只不過是花錢請了高手來相助。

而你們亞家的事就不一樣,你們是勾結拱陰教想滅了我們整個納西米族。

進爾吞了雷石,這個,性質完全不一樣。別在這裡冠冕堂皇的講些大話了。

你們亞家被滅門,那是你們活該應有的報應。而你這餘孽能活到今天還不是投靠朱家的結果。」唐信天澤憤憤然反駁道。

不過。

葉凡等人倒是越聽越糊塗了,知道這兩家之間肯定其中有著莫大的糾葛,要理的話那是很難理清楚了。再說這都是幾百年前的舊賬了。還真是難扯清楚了。

見亞叔還要爭辯,葉凡擺了擺手說道:「好了,再扯下去估計扯上幾年都扯不清楚了。

我來這裡不想翻你們的舊賬。也不想理你們之間的一些糾葛。我來這裡的目的有二個,一來就是要解決你們跟朱家的糾葛。希望通過我來調和你們之間的矛盾。

從此後雙方各不相欠,各過各的生活。二來就是,要現實這一切,相信有納東勒布在位的話那是不可能實現的。

而剛好唐家又想實現自己的夢想,那這個夢想我來幫你實現。所以,唐信天澤,你是否願意跟我們合作。

當然,不合作也行,那今天晚上紅霜島唐家將從此除名。」

葉凡講到後面把那根雪茄的煙屁股往地下一扔,伸腳狠狠的踩了下去,頓時成了一團黑色粉灰。這個,自然是示威的意思了。

屋裡暫時陷入了沉默當中。

良久,唐信天澤看了看女兒一眼,對葉凡講道:「先生你怎麼稱呼?」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