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三十一章關鍵時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三十一章關鍵時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貨終於爆發了,香舌滑入口中……

不久,兩具赤裸的身體即將貼合在一起。

就在這龍要入海之關鍵時刻,「叭」地一聲,唐珠愛居然被葉凡狠甩了一巴掌。

女子赤裸著身子給葉老大甩得飛到了床上。而一縷鮮血也從唐珠愛的嘴角溢了出來。

「你幹嘛……」唐珠愛非常委屈的摸著自己的面頰憤憤然而問道。

「跟老子玩起情毒來了,有意思?有意思啊1葉老大冷笑了一聲。

「你胡說,混蛋!你佔了姑娘便宜還想侮辱本姑娘。」唐珠愛憤怒的指著葉凡罵道。

「別跟我玩這些小伎量,你這屋中估計有什麼能讓人亢奮的草藥之類東西在揮發吧。

很簡單,要讓我在不知不覺是著了道。爾後我中毒后那還不得由著你們處理。

這種小把戲,還搞美人計。我實在是沒想到,咱們的紅霜島島主就是這路貨色。」葉凡冷冷笑道,「想不到別人認為清純善良的納西族人原來都是奸詐之輩,跟我們這些有著現代思想的人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沒有,我真的沒有!我沒有1唐珠愛憤怒的大叫了起來,女子憤然的撲向了自己的衣服。

「還穿什麼,你們不是想毒害老子,勾引老子嗎。那正好了,老子今天就讓你逍遙一回。看看你們的毒能不能要了我的命。娘們。來吧,哥要讓你知道什麼叫情毒。」葉老大徹底的憤怒了。

隔空一抓就把唐珠愛給扯進了懷裡,女子在拚命的亂踢亂咬亂扯著。不過,哪能是葉老大對手。

這貨此刻就是一色魔。上下其手好像一按摩師一樣在唐珠愛身上操作了起來。

不久,唐珠愛淚如雨下,再不久,女子好像也被葉老大這老手的操作逗出了真火。

不但嘴裡亂叫著,而且身子顫慄著直往葉老大身上緊緊的纏去。如蛇一般。

不過,葉老大還真是葉老大。情中聖手,最後一關就是沒給破了。只是逗出唐珠愛全身的情火之後突然一巴掌把這女人甩到了床上把衣服給她扔了過去。

唐珠愛也清醒了過來,在自己身上滑了一把之後趕緊穿上了衣服。

「唉……」這時,門口傳來一聲嘆息之聲,唐信天澤拄柺棍撐著進來了。

「爸,是你下的葯是不是?」唐珠愛兇巴巴的盯著父親。

「是我下的。這是部落的天情香。不過,此香草揮發出來之後只是讓人中了情毒。一旦男女合體之後這情毒就解開了。而且無絲毫的幅作用。其實此草就是一催情的藥草罷了。不過。也是很難弄到的。」唐信天澤有些愧意的講道。

「爸,你為什麼要害女兒?你這樣子叫女兒還有什麼臉做人?爸,你怎麼能這樣?為什麼?」唐珠愛憤怒了,眼睛瞪得像銅鈴一般,真像極了河東之獅。

「為了咱們納西米部落。」唐信天澤沒有絲毫猶豫,說道。

「這話女兒不明白。」唐珠愛哼聲道。

「你也看出來了,這位葉先生是個奇才。年紀輕輕的居然是大高手。這個還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就是你看他的手下。一個能控制住如此多高手的年青人比什麼都可怕。

而且,憑爸的直接總感覺葉先生是個重情重義之人。一旦他跟你有了什麼。至少,他會照顧著咱們納西米族人。

而且。爸也不想見到你只當一個傀儡酋長。如果你們間有了身體之合。那肯定會不一樣的,就是葉先生再冷酷應該也會念點情吧。

爸其實也是在賭,是在用你一生的幸福在賭。如果你真遇上一個冷酷無情的人,爸就是死了也不能安心的。

不過,為了部落,珠愛,你罵爸吧。」唐信天澤一臉慚愧,講道,「可惜這一切還是被葉先生給識破了。

我只想對葉先生講,我女兒珠愛不是個隨便的人。我們納西米族部落是最注重結合的。

我女兒現在還沒有任何一個男人親近過她。也不算是辱沒了葉先生你這種高手。

我知道,像你這種高手肯定來自東方某個古老而神秘的家族。其家族能培養出這麼多的高手來。

你的家族的實力那是相當令人顫慄的。像你這種年青高手肯定是家族中未來的接班人。

雖說現代社會崇尚一夫一妻制度。但我們納西族人講究的是強者為尊。

如果你是強者,你可以擁有部落中無數的姑娘。如果你是弱者,你連一個妻子都找不到那也只能怪你無能。

部落幾千年下來都是在這種殘酷的競爭中生存下來的。對於強者,他們該得到他們所擁有的。

就拿我來講就有六房『內門』。對你們東方人來講不可思議的東西在我們這裡純屬正常。

而且,納西米族的姑娘願意伺候強者。他們寧願給強者端洗腳水也不願意給弱者供在哪裡當女皇。

只要你肯娶了我女兒,一旦拿下大酋長位置。在我的腿完好的情況下,我相信自己可以再次爭取到大酋長位置。

而我會培養我的孫子繼承大酋長位置。這維基斯群島實際上就是你葉先生的後代在掌控著了。

你還用防著我們幹什麼?」唐信天澤算盤打得還真是精了。

「我喜歡自已喜歡的女子,不願意被人暗算或強迫。你的女兒雖說很優秀,但是,暫時來講我還沒那心情。等我有心情的時候再講了,目前來講,為了表示誠意,我先給你針灸一次。如果有感覺的話你的腿就有希望了。」葉凡說道。

葉凡講完后馬上施展開了,而且,又把車一刀叫了進來再次融合之後給唐信天澤疏導了起來。

發現這狼術跟華夏人所練的內氣之術是不一樣一些,而納東勒布請來的高人暗算的手術相當的詭異。

居然不是封閉經絡,而是用一種詭異之氣把唐信天澤的肌肉給損傷了。這種損失並不是通過手術就能治療的。

肌肉跟經絡都受傷后要治療起來難度就大了少,不過,葉老大的水功加上針灸之術的確是一絕。

又是五個小時過後,大汗流盡的葉凡終於鬆了口氣。

「謝謝1唐信天澤擺了個納西米族人尊敬強者的姿勢。

「你的腿在拄著拐棍之下一條腿已經可以行動了,不過,不能使大力。裝裝樣子還行,估計需要一年的時間再加強鍛練慢慢會恢復的……」葉凡交待道。爾後,葉凡等人輪流休息半天之後又聚集在了一起。

「唐酋長,你給我講講納東勒布以及你們部落強者的情況。現在我們已經走在同一條船上了。希望你要認清現狀,別再想著一些歪點子了。下次再出現情毒之類的手法的話我們是再不會客氣的了。」葉凡臉色嚴肅得很。

「納東勒布是咱們的大酋長,雖說當年競爭酋長之時他使用了不光彩的手段。

不過,當初此人的功底子跟我也差不多。現在十幾年過去了,估計此人的狼術來講,應該是達到12段位初的境界了。

如果葉先生這邊沒有這種境界的人,那我勸你還是等叫來人時再行動。

更何況,納東勒布手下五員大將其實就是部落里的五個小首領。平時他們輪流跟著納東勒布,兩人一組。而大首領『納海』卻是有著十段頂階的狼術手段。

估計葉先生能單獨對付住他。不過,納海的狼術很詭異。

如果不熟悉他的人往往都會著了他的道,此人特別的耐打。而且,很會裝死。

往往他的對手都以為十幾拳腳下去此人口吐鮮血已經不行了。此刻往往對手會放鬆警惕。

在這個時候他會突然爆起,而且,爆發力特別的強。往往就是一招就致命。」唐信天澤講道。

「到時的話估計還得做到保密才行,而且要行動迅速。不然給另外幾個酋長知道了帶人馬過來支援就咱們這些人肯定不夠看的。」葉凡說著看了唐信天澤一眼,問道,「除了這些明面上的人馬以外難道你們部落之中就沒有比如像長老會這樣的組織了嗎?往往這些層次的人才是部落中真正的高手,個個都是老一輩人,功底子深厚,搏擊經驗豐富,是最難纏的人。」

「部落里長老會有,不過,這些人倒都很普通。他們全都是有著威信的智者。要論拳腳功夫倒是不足為慮。他們不參與私人恩怨只扶佐大酋長管理部落的事務。」唐信天澤說道。

「哪咱們就放心了,相信有著咱們這一批人再加上你們紅霜島的高手們,應該能拿下納東勒布。」葉凡信心倍增。

「葉先生,在你的人中是否還有像這位前輩一樣的高手?」唐信天澤看了看站在牆角處的車一刀問道。

對於車一刀的厲害唐信天澤當然是深有體會。知道此人估計就是葉先生這一伙人中最厲害的人了。

「呵呵呵……」葉凡神秘的笑了笑沒答,唐信天澤一看就明白了,估計還有此類高手了。此一刻,唐信天澤越發的對葉凡產生了忌憚。甚至覺得這個年輕人太恐怖了。

休息了一天後,第二天早上一大早,葉凡等人全都裝了妝,身上用顏料塗得跟納西米族人也差不多肌色。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