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三十二章拿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三十二章拿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再穿上他們的衣服,除非是他們的人中也有鷹眼還差不多。

唐信天澤坐在竹椅上由人抬著,而唐珠愛在前面帶隊。一行六十人直奔主島而去。

納西米族人的渡海工具就是木船,還是有人划的那種。不久到了主島維基斯島。

守島的暗哨們一看是唐珠愛帶來的人,而且一個個還扛著打來的野狼野獸等,還以為是來上供給大酋長。

因為按規矩每個月主島所屬分島都要上供一定的食物或其它什麼東西給主島。

「嗎的,我們全成了搬運工。」天通扛著一野豬忍不住在王仁磅耳旁嘀咕了一句。

「搬運工光榮啊,咱們是超級搬運工。你看葉老大不也扛著一山羊。」王仁磅呶了呶嘴笑道。

「他本來就是彼著人皮的狼嘛,哪有不喜歡羊的。聽說剛才唐珠愛那娘們差點被葉老大就地『法辦』了?這傢伙,居然也會耍欲擒故縱那一套。明明想搞那娘們這邊又假惺惺的像個聖者,我呸。他葉老大是聖者的話這天下就沒有聖者了。」天通乾笑了一聲。

「就差『入門』了,可惜了,要是拿下了那娘們豈不是更好。

我說葉老大也太傲氣了,說什麼不喜歡的送上門來都不要。

這個時候不是顯傲氣的時候。一旦那娘們有了葉老大的種,再從國內派出一兩個高手過來壓陣。這什麼維基斯群島還不是改姓葉了。

咱們嘛,也能沾點光是不是?至於說聖者不聖者,那都是屁話。就你天通來講吧,難道不喜歡那個?」王仁磅頗為遺憾。

「要不你上,聽說這納西米族人可以同時擁有多個娘們的。

像唐酋長不是聽說有著六房。你王仁磅還是情中聖手,到時一使眼神,再一露拳頭,咱們的納西米族姑娘們還不投懷送抱的。

作個快樂的島主多好。這納西米族姑娘任你糟蹋,這日子,多好埃」天通用一種挪喻的口氣說道。

「就我,勾搭幾個姑娘還是不成問題的。不過嘛,要講拳頭,我還不如唐信天澤。

想在這裡搶『生意』,有難度。倒是你天通同志不是說不求什麼。這個快樂的島主應該由你來干。

怎麼樣,考慮一下。葉老大是總島主。你天通可以是分島主嘛,反正有好幾個,加上小的來講有十來個島主是不是?再說了,這裡雖說姑娘多,但太原始。老子可是過不慣這種生活。」王仁磅搖了搖頭。

「好像,也蠻有道理的。」天通居然露出一絲心動的神情。

你丫的平時說不喜歡娘們,看來。這貨也是一道貌岸然之輩了。王仁磅在心裡頭鄙視了某位同志一句。

這島上最寬的路就三米左右,聽說平時是用來跑馬的。像運一些什麼生活必須品就是用馬馱的。

整整走了一個小時才望見了掩映在半山叢林中的一大片寨子。

全是竹木結構的簡單房子。而寨子周遭都立著許多的高大的木頭竿子,竿子上掛著一些獸頭獸皮之類的玩意兒。

有些獸皮上還描著許多亂七八糟的圖案圖騰。而木頭竿子都是血淋淋的,走近后一股血腥味兒能把人給熏死過去。估計是納西米族人信奉的神靈什麼的了。

「你們不是有信奉神像嗎,到底是什麼神?」葉凡抽空子湊近唐珠愛身邊問道。

「雷神。」唐珠愛講道。

「雷神,長什麼樣兒的?」葉凡問道。

「全身通紅,有點像是你們華夏神話里描述的四大天王形象。

傳說我們的維基斯島就是雷神用一道巨雷把大海劈開硬生生提上來的島群。

而島上也有許多雷的象徵。比如雷石就是雷神降下的聖物。

而我們被朱家人騙去的神像就是一整塊的血色的石頭磨出來的。

石頭高達三米,全身通紅如血。似乎這石頭會流血似的。而雷就是火,火也是顯紅色的。

傳說更有一怪事,每當天上打大雷時就會劈到雷神像身上。怪的是這塊屹立維基斯島的雷神像從來沒被大雷劈壞過。而且每次大雷過後雷神像上的血色更為濃郁。似乎是雷神在用鮮血布施於我們納西米族人。

鮮血其實是個好東西,也是動物身上的寶。鮮血並不是代表可怕,而是一種火烈勇敢的象徵。

我們納西米族人信奉鮮血,熱愛鮮血。」唐珠愛說道。

「哈哈哈……」突然一道宏亮的粗獷聲音傳來,震得人耳膜都隱隱發痛。

「唐老酋長自從十幾年前一戰之後就再沒踏上過維基斯島,今天唐老酋長攜同六酋長親自送來供品。納東勒布甚是感到榮幸。」隨著聲音葉凡終於看到一個塊頭高達二米的傢伙走了過來。那路走得是虎虎生風,就連這石板鋪的地板都在震顫一般。

此人長相實在是怪異,居然有點像是豹子頭。那嘴唇估計是沒有發育完全,居然外形像貓嘴。不過,話講來可是不透風而正宗。

「老了,唐信天澤天天只能戀在床上了。哪能像納東大酋長如此的生龍活虎四野都可以為家。」唐信天澤摸了一下下巴,說道。

知道納東勒布有羞辱自己的意思,唐信天澤也忍住了,面是上不露聲色。

「紅霜島六酋長唐珠愛跪見大酋長。」唐珠愛嘴裡講著,整個人跪倒在地,樣子非常的虔誠。

聽說這是納西米族人對強者的尊敬。下屬見到上級都要如此的。

「六尊長起來1納東勒布伸過去了一隻腳,唐珠愛伸手在其獸皮鞋子上虔誠的摸了一把。等納東勒布收回腿后才敢緩緩的站了起來。

「六酋長。今天帶的貨不少嘛。看來,你們紅霜島今年又是個豐收年了。」這時,站在納東勒布身側一個半邊臉紅色半邊臉紫青色的中年漢子笑道。

此人長得太丑了,一笑差點把葉老大早上吃進肚皮里的獸肉等都給倒了出來。

「納海首領好,今天僥倖收穫了些獵物。而且,紅霜島那邊捕魚技術好,本來是想抬些魚來的。只不過大酋長不喜歡吃魚,所以就改為我們吃魚把獵物多搬些來上供了。」唐珠愛淡淡笑道。

納海。納東勒布手下五大高手之老大。聽說有著10段頂階身手,難怪這傢伙眼神如此的犀利。葉老大惹有所思,鷹眼施展開隱晦的觀察起這傢伙來了。

而唐珠愛很聰明,在寒暄中就把納東勒布手下五員大將都給隱晦的介紹給了旁聽的葉凡。

不過,葉凡發現還有個傢伙文文弱弱的面色有些傾向於奶油小生模樣。

站在五大高手身側,那眼神相當的猥瑣,盡往唐珠愛的身上滑動著。此人絕不是納西米族人。因為膚色不同。

進了大廳。

這大廳還相當的氣派,全木結構。上面用木頭做成了拱橋形。所以。空間相當的高大。地下是條石鋪的,不過,做工卻是很粗糙。

而中央一個很大的椅子,上面還鋪著一張狼皮子。這狼皮子絕對是狼王的皮子,很大,拖下來有二米左右長度。

納東勒布大馬金迪呂礎

「拿了1葉凡突然站起一聲令下,車一刀隔空一收手往納東勒布抓了過去。

波……

一聲脆響。居然被納東勒布給閃了過去。不過,納東勒布身上的獸皮衣服還是被車一刀抓裂了一塊下來。

「有敵人。招呼親衛1納東勒布大叫了一聲,不過。葉老大等人早就動手了。

一個飛彈到了納海面前,這貨還沒反應過來早被葉老大一拳砸得飛噴著鮮血砸到了十幾米開外而且是連連撞壞了一些東西才滾到了地下。知道這貨能打,葉老大縱身而上連著又來了十幾腳下去,感覺這貨手腿都斷得差不多了才收住手。

「交給你了天通。」葉凡又是一腳把納海給踢到了天通面前。估計,斷了兩條腿兩隻手的納海還能打得過天通的話那天通同志也真是沒有用了。

而葉凡一閃就到了奶油小生面前。

這傢伙一看納海居然被這個年輕人一拳就砸斷了腿。自然嚇得臉色發綠,伸手往腰裡一摸,一個紅色東東隔空往葉凡砸了過去。

雷石……葉老大第一個反應就是這個了,馬上水功施展開來。一股水膜成形馬上包住了空中的雷石。

而這邊內氣一凌就到了奶油麵前隔斷了他跟雷石的聯繫。一扯,雷石到了葉凡面前。

發現雖說是雷石,不過,已經經過改造了。上頭好像被鑽了許多的小孔。

「玩這個是不是,自已先玩玩。」葉凡一聲陰笑,雷石瞬間到了奶油麵前,這傢伙嚇得張口大叫道:「大酋長救我!我爹會感謝你的。」

不過,此刻納東勒布自身難保,早被車一刀當皮球樣子踢得滿地打滾兒了,哪還有空來救奶油。

「別傷他,他是拱陰教教主兒子。」有個光頭的納西米族人大叫了一聲。

「納東勒布,你勾結拱陰教人殘害我們納西米族人。罪不可耍」唐信天澤趁機大叫了一聲,又吼道,「納海、坦布、克紅、靜春、蛇信你們幾個聽著。納東勒布該死。從此後這大酋長位置是我唐信天澤的了。哪個不服,馬上殘了。再不服,死1

……

一聲悶響,接著就是哇呀呀的慘叫聲響起。坦布他們震驚的發現,奶油摩林卡早被自已的雷石給炸得全身黑乎乎的一遍。皮開肉綻,鮮血四流。

不過,這貨還沒死。當然是葉老大控制住了雷石的爆炸檔量了。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