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三十三章葉家軍如狼似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三十三章葉家軍如狼似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謝『酒鬼妙齡』打賞,狗子謝啦。

因為有著水功的操控,雷石在爆發時只是發揮了一小成作用。不然的話『奶油』估計會被炸得屍骨無存了。哪還能站這裡焦乎乎的。

里啪啦一陣子震響之後,納東勒布一伙人全給控制住了。

這時,車天一扇翅膀回到了廳里,說道:「外邊發現有一百多號身著黑色獸皮衣服的人過來了。他們手中有弓孥大棍等武器騎著馬衝過來了。」

「那是納東勒布的黑騎軍,個個身手不錯。是納東勒布的親衛,由納海親自帶領的。只有制服了黑騎軍才能徹底讓部落人強服。因為,每一屆大酋長都有組建自己的黑騎軍保護自己的住處。」這時,唐信天澤說著看了葉凡一眼,又講道,「估計其它的酋長們都聽到消息也正趕過來了。」

「正好,既然唐酋長要擔任酋長一職,當然得讓其它的酋長過來拜拜了。」葉凡哼著,手一揮,人馬到了外邊。

「既然要強服那就強服吧。」葉凡一揮手,人馬全都往黑騎軍撲了過去。

而葉老大的飛刀往前一甩,幾十刀瞬間就飛往了一百多米遠處的黑騎軍。

叭嚓的怪異聲響起,立即有十幾個黑騎軍年青人倒下了被馬踐踏著。

而車天跟車一刀早扇動著翅膀迅速到了黑騎軍上空,雖說他們有發射弓孥等。

但車天跟車一刀都是高手。普通的弓孥根本就傷不了他們。反倒被他們施展開內氣一揮前都反方向反射了回去。頓時又是倒下了一大片。

而葉凡等人也到了黑騎軍面前,這些二段左右的低手遇上葉老大這一伙人還有什麼好反抗的。

僅僅五分鐘納東勒布花了大力氣組建的黑騎軍全都被打圬了。只剩下滿地痛叫的納西米族的英雄兒郎們。

事情進展得很順利。

不到半個小時,葉老大全面控制住了部落最核心的議事大樓。

這裡是代表納西米族人的權力中心,有點像是共和國開黨委會的地方。

處理好一切後葉老大等人休息了一陣子,果然,一個多小時過後幾百人匆匆從山下沖將上來了。

「剩下的四大酋長都到了,他們分別都帶了上百號精幹的年輕人過來。不過,這些人不足為考慮。因為這邊已經被解決掉了。」唐珠愛給葉凡介紹道。

「唐酋長。你們想造反是不是?怎麼能把大酋長抓起來?」六大分酋長中功底子最高的南納島四酋長空化指著唐信天澤大聲的喝問道。

「空化,別在老夫面前指手劃腳的。以為我不曉得,你難道不想坐這大酋長之位?

還講我,我唐信天澤是憑本事上來的。十幾年前納東勒布是怎麼樣對待我的。

居然勾結拱陰教一起暗算了我。他這大酋長位置本來就是唐某人的。

唐某人在床上躺了十幾年,今天來拿回我本該拿的有何錯誤?

更何況,十幾年前納東勒布如此的對我,你空化有沒站出來講句公道話?

現在倒好。在這裡假惺惺的還不是想矇騙咱們納西米族的兒郎們。」唐信天澤理直氣壯,反駁道。

「大酋長位置的產生本來就是充滿血腥的殘酷的。你躺床上那隻能怪你狼技不精罷了。你有什麼證據證明納東勒布大酋長勾結了拱陰教人殘殺我們納西米族人?在這裡空口說白話還倒打本人一耙。你唐信天澤這本事倒是見長了。」空氣哼聲道。

「沒錯,既然你唐酋長如此的講那就拿出證據來。」這時,身側的東納島二酋長若剛問道。

「把摩林卡帶上來。」唐信天澤叫道,不久,現在已經變黑乎乎的奶油摩林卡被人提拎了上來。

「隨便弄個人誰都會,這種小把戲咱們都玩得不想玩了。」空化哼聲道。

「隨便弄個人,這個人可是不好弄。他是拱陰教教主摩可東來的兒子摩林卡。」唐珠愛冷哼道。

「胡說。他怎麼可能是摩林卡。拱陰教是我們納西米族人的仇敵。

給他摩林卡十個膽子也不敢到咱們這裡來。唐信天澤,你自己勾結外人殘殺我們納西米族人還有臉子在這裡放屁。

馬上放了我。不然的話,空化。你招集全部落的青壯年過來。

咱們納西米族人不能給外人欺負了。而且。咱們納西米族人最痛恨這種賣族的混蛋。

空化,咱們納西米族人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這時,被點了穴位跑跳不起的納東勒布掙扎了一下大聲的叫道。

這個,當然是葉老大故意讓他講話的。既然要推唐珠愛上位,那就得讓部落人都服才行。

人沒來怎麼能讓大家服了,葉老大今天要展示武力,強服納西米族人。

「呵呵,大酋長。是不是賣族自有公斷,這位叫摩林卡的傢伙難道還真是拱陰教教主摩可東來的兒子?」想不到空化酋長居然乾笑了一聲,好像有些懷疑架勢問道。

葉老大一琢磨理出了個頭緒了。估計是這位空化也早盯上了大酋長位置了。

此刻居然不要臉的想先把納東勒布先給搞臭了解除一個強敵了。

「空化,你講這話什麼意思?」納東勒布差點給氣結了,雙眼惡狠狠的瞪著空化叫道。

「難道問都不讓人問,心裡沒鬼的話還怕人問嗎?大酋長,只有把事先搞清楚了才能知道誰在賣族是不是?雖說你是大酋長,但是也不能賣族是不是?」空化一點不怵納東勒布。

「米林,你出來講句公道話。我納東勒布怎麼可能跟摩可東來的兒子搞在一起。你給證實一下,我納東勒布行得正坐得端。」納東勒布盯著西納島三酋長米林問道。此刻這傢伙根本就是在抓救命稻草。

「這個,大酋長,我也不清楚。」米林見空化狠瞪了自己一眼,這貨縮了縮脖頸,說道。

這一切細節葉老大的鷹眼都瞧在了眼中,感覺到空化在納西米族部落中威信還是相當高的。其實是空化這人太霸道,大家都有些怵他罷了。

「其實,要證實此人是不是拱月教教主摩可東來的兒子很簡單。只要找到一個去過拱陰教的部落人來驗證一下就成了。」這時,璇璣島六酋長康去東來出了個好主意。

「對對,經過當年一戰之後。咱們部落中曾經不是有派到拱陰教打探消息的長久暗哨。相信暗哨們肯定見過摩林卡的樣子。」米林居然點了點頭,納東勒布再也忍不住大罵道,「米林,你良心給狗吃了是不是?」

「大酋長,我講的是事實,不曉得哪點又錯了?」米林有點畏縮的說道。

因為,納東勒布也是個梟雄式部落酋長。以前統治部落時用的都是血腥手段。

哪個不服輕者斷手斷腳,重則的話掉腦袋也有可能。因此,手下幾個島主酋長都相當的發怵的。

特別是米林,還曾經被納東勒布摔掉了兩顆門牙。雖說現在納東勒布好像被唐家的人控制住了。但這個世道誰敢肯定納東勒布沒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就像唐信天澤前陣子還是躺在床上的,這陣子居然會走路了。

而且還帶來了這麼多的高手。使得納西米族的高手在人家面前是不經一踢的。

「你個混賬東西,這還用驗證嗎?老子是納西米族人,對部落是最忠誠的。你們難道忘了,我納東勒布曾經帶著大家對抗過多少的敵人。滅了多少的對手。」納東勒布大喊道,喊聲如雷。

「既然對部落如此的忠誠,難道還怕了一個暗哨的驗證?而且,這樣子做也是為了大酋長你好。洗清嘛1空化乾笑了一聲,爾後馬上轉頭沖一個手下喊道,「馬上把去拱陰教打探過消息的暗哨叫一個過來。」

「空化,別以為我納東勒布是傻瓜。你他娘的老早就瞄準了我這大酋長的位置。

以前要不是實力不足,你估計在前次的競爭會上就敢站出來了吧?

現在好了,翅膀長硬了是不是?居然想夥同人來暗算部落的大酋長本人我。

到時,你隨便叫個人過來,還不是商量好了的。」納東勒布有些絕望的嘶叫道。

「真金不怕火燒,你急啥。我倒真有些懷疑咱們的大酋長是不是真有鬼了。

不然,你怎麼會一直阻攔著不讓暗哨過來。至於講到暗哨,這一點請大家放心。

我會請出咱們部落最有威信的格魯跟肖魚長老出來主持公道。

這暗哨也由他們決定叫誰出來。我空化的心唯老天可知曉。」空化一幅公平正義樣子。

不久,格魯跟肖魚過來了。兩位長老都指點了人,所以來了兩個暗哨。

兩個暗哨一見到摩林卡其中一個瘦臉的暗哨就叫道:「沒錯,他就是摩林卡。

他燒成灰我們都認識。因為,去拱陰教打探消息時我還被他踢了幾腿。

這骨頭到現在還在發痛著。此人胯下有長一顆黑色的突包。

因為,去年我被他踢過後一直在暗中找機會想報仇。後來用了二張上好的獸皮子才打動了一個妓女。這話也是那妓女告訴我的。」

「拔掉1唐信天澤冷哼一聲,滋啦一聲脆響,納東勒布這貨頓時臉色有些蒼白了起來。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