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三十八章安排好一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三十八章安排好一切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不也一樣,專門講我,都不是什麼好鳥。」天通反嘴道。

「好了好了,咱們都一丘之貉。」葉凡笑著從外邊進來了。

「第一美滋味如何?」王仁磅乾笑了一聲。

「味道不錯。」葉凡反笑了一聲,轉爾講道,「咱們談正事吧,這裡剛安頓下來,洛飛跟車天先呆在這裡一段時間。特別是洛飛,你要長期駐守在這裡。至於你的恢復性問題,我會找機會過來。」

「葉哥……要不……」想不到王仁磅乾笑著講了半句話。

「是不是想跟洛飛他們一起在這裡多呆幾天?」葉凡一看這傢伙就沒安什麼好心。

「嗯嗯,我想,這裡剛重新確定了大酋長。咱們的葉夫人唐愛珠這屁股還沒坐穩當。

光是洛飛跟車天兩個人力量就顯得有些單薄了。而且,像許多有份量的部落人好像對唐珠愛的年輕都有看法。

這段時間是最艱難的,需要一個過渡期才能把這裡全部穩下來。

葉夫人都在這裡了,我王仁磅可是臆。可不能看著葉夫人這家當不下去是不是?

再則說了,要論智慧的話我王仁磅可是好手。洛飛跟車天雖說功底子比我高,但在管理方面他們絕對不行。」王仁磅一臉正色的講道。

葉凡等人聽得差點想吐了,天通嚷道:「別以為咱們是傻瓜。你王仁磅這情中聖手無非是瞧上了人家納西部落的美麗姑娘罷了。」

「嗯,話講得冠冕堂皇的,實際上還不是為了自己享樂。葉哥,可不能讓這傢伙留在這裡,要為納西部落的姑娘們著想。可不能讓一匹狼駐在這裡了,到時搞得怨聲載道,反倒敗壞了咱們堂堂的華夏人的名聲了。」李強也講道。

「我王仁磅可是正人君子,我是喜歡娘們。那又怎麼樣了。君之愛財取之有道,而我王仁磅愛娘們也是有自己底線的。不願意的娘們我絕對不會霸王硬上弓的。人家你情我願的東西你們擔心什麼。別以為我不曉得,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酸罷了。」王仁磅一幅大義樣子講道。

「呵呵,狗是改不了吃屎的。」葉老大突然乾笑著插了一句。

「葉哥,怎麼連你都這般不相信兄弟。這次兄弟還真是想相助嫂子一把了。」王仁磅差點口沫橫飛了。

「算啦,我也曉得你小子喜歡玩。到現在都三十好幾了還遊手好閒著沒幹過正經事。

既然你如此講了那就呆這裡一段時間相助一下大酋長把這裡搞下來。

不過,你知道你的屎性難改。只是要注意咱們都是華夏人。不能壞了我們的規矩跟名聲。

所以,你喜歡漂亮的納西族姑娘可以。他們這裡也有納下幾房『內門』的習俗。

不過。我給你限定一個數字。不能超過三個『內門』。包括昨天晚上那個姑娘都算在三個之內。

你如果答應的話就留這裡,不同意的話還是跟我回去。而且,你還得做做王老的工作。」葉凡說道。

「那個還算,葉哥,那個不算怎麼樣?兄弟我呆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可是要吃盡苦頭的。

你看看葉哥,這裡有什麼。要啥沒啥,有電視嗎。沒有,有電腦嗎。也沒有。

有美味佳肴嗎,有的只是納西部落人那粗劣得難以下咽的食物。

所以。要講有啥,就剩下幾個姑娘了。」王仁磅差點叫起來了。

「沒得商量,你留不留?」葉凡臉一板哼道。

「我留,三個就三個。老子玩膩了就走人。」王仁磅甩狠話了。

「可得負責啊仁磅同志,至少人要有人情味兒是不是?再說了,你仁磅同志又不缺錢花著。

到時有空時回來溜溜時總得給人家三位『內門』們留些什麼。也不妄費了人家在島上跟你風流一常

再說了,你剛才那話可是講得冠冕堂皇的什麼協助嫂子管理島嶼,現在露狐狸尾巴了吧?剛才的話全是放屁1李強說道。

「那個還用你教嗎?真是豬腦子。到時我王仁磅帶回來的貨絕對讓所有的納西族姑娘都想投入我情聖王仁磅大大的懷抱。至於說是協助嫂子,這還用講嗎?那是板上釘釘的事。我王仁磅啥時講過假話。」王仁磅頭昂得很高滴。

「是嗎?」葉老大突然干聲聲的盯著王仁磅,盯得這貨心裡都有些發毛了,轉爾一想明白了,那是馬上說道,「剛才講錯了一點。

當然,不是所有,唐珠愛我的嫂子除外了。人家葉老大比我更威風。

再加上咱嫂子可是大酋長,葉老大要什麼樣的部落姑娘還不得人家哭著喊著要送上門來。

所以,這極品貨色當仁不讓的是葉老大的。咱可憐的仁磅同志就撿些二等貨湊和著用用吧。」

「你小子還算是清楚這一點。」葉老大可是囂張的講著,王仁磅只能是苦笑著點頭了。

這貨恨得牙痒痒的,心想什麼時候拳頭能超過葉老大的時候一定要好好的讓葉老大也鬱悶上幾回。

不過,仁磅同志也清醒的認識到,好像這個這輩子也沒辦法現實了。自己這個小九段還是沾了葉老大的光彩。

爾後,葉凡一行人在唐珠愛陪同下利用一天時間走完了維基斯群島所有的島。

當然,都是走馬觀花一般到各個分島的總部去坐了坐。不然的話,光是一個主島也夠葉老大等人走上幾天幾夜的。

而幾大分島主們都貌似熱情的接待了葉老大等人一行,而且還獻上了島上珍貴之物。

無非就是一些剝下來很完整的獵物皮子罷了。而東納島的二酋長若剛就送給了葉凡一張完整的狼王皮子。

看著這極品的狼王皮子,葉老大可是有些嘀咕。心說這種野狼估計也是三類保護動物之流了。要是真鋪到椅子上我葉老大還不得被全國人民的口水給噴死。

「葉凡,你看,那上頭光光的就是雷石所在地了。」唐珠愛指著不遠處那座看上去是沒有樹木的山峰說道。此山呈顯的是紅色。

走近一看,整座山尖都是顯紅色。半山之下就有些零星的樹木了。

「這裡不是聽說經常發生雷擊,估計這些樹木都給雷擊給劈石了。而這山上也因為雷擊的燒烤變成了紅色的了。」王仁磅講道。

「應該是這個原因造成的。」葉凡點了點頭,一行人走近了,才發現整個山尖如血一般的紅。

「這些雷石蠻多的嘛,這麼大一座山峰都是。可是你們怎麼講雷石很少。」葉凡有些不明白的問唐珠愛道。

「不一樣,這些表面上看到的只是剛被雷擊過的。而真正的雷石要經過幾十萬年的雷擊才能逐漸的形成。而真正的雷石在下邊,我們有挖一個山洞,就在下邊開採。只不過現在開採來也沒什麼作用,只是敲了些下來罷了。」唐珠愛說道。

「噢,帶我們去看看。」葉凡來了興緻。

「不要進去了,那山洞只能爬進去。山洞裡除了這些血紅的雷石外其它什麼都沒有。」唐珠愛搖了搖頭。

不過,葉老大堅持要進去一趟。

結果,唐珠愛只好叫人帶他爬了進去。因為這山洞還沒半人高,不爬是進不去的。

發現的確沒有多少的奇特之處,而且,葉凡還發現。洞中並不是全是雷石。

而雷石是夾雜在一些普通的山石之中的。量好像並不是很多。難怪納西米族人很看重這雷石。

第三天早上,葉凡一行人離開了維基斯群島。唐珠愛眼圈有些濕潤了。

而王仁磅卻是樂呵呵的住了下來,這傢伙還真是色心不改了。

先是到了朱家,朱由笑這次是親自到泊船的碼頭上來迎接葉凡一行人的。

「這次的事能圓滿成功,多謝葉先生大力的相助了。這一切,朱某會銘記於心的。」一回到山莊里落座后,朱由笑跟葉凡緊緊的握著手笑道。

「朱董不會怪我叫你們退回了神像吧?」葉凡說道。

「不怪不怪1朱由笑搖了搖頭,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其實,正如葉先生所講,這神像雖說是納西米部落神的象徵。也算得是上一古董級的石雕了。

但做工粗劣,而且沒有多少考古價值。當年祖上換來這神像其實並不是想從中得到多少利益。

而是因為祖上居然是個考古謎。對一切古老而顯神謎的東西都感覺興趣。

對於擁有著幾千年歷史的納西米部落當然也感覺興趣。因為他們的膚色中有著淡淡的紫色,祖上覺得很奇怪,一直在研究這個問題。

研究納西米部落人是從什麼地方來的,抑或是他們本來就是這維基斯群島的原住民。

祖上經過研究,可以肯定他們就是原住民。而因為一些皮件的生意上我們朱家跟他們有些糾葛。

但這些都不重要了。」朱由笑一臉庄正的說道。

「那就好,我還有些擔心朱董會想不開。既然如此,那朱董會在什麼時候派人到風州來考察。

我想對朱董講一句,越快越好。說句實話,省里現在叫我管理兩個地區。

著實太累了,我想能把你們的事辦成了也該回到同嶺去了。

而且,風州在皮料子一塊上也擁有著悠久的歷史。曾經還是……」葉凡也黃婆賣瓜了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