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四十一章過河拆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四十一章過河拆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個,葉助理,我首先申明一下。並不是我們宋家不作為,為這事我還親自去交通部跑過兩趟。

不過,沒用。並且,這部里的官老爺子要見到一次真是比登天還要難。

我宋香君總算是體會到了為什麼你們常講到京城后官變小了。我這個老總到了交通部人家一個科長都給甩臉子了。

更何況是想要見到司長甚至副部長這個層次的人更難了。本來,我們宋家在工程一塊還搞得不錯。

十幾年業務跑下來跟交通部某些領導也有些交情了。不過,這次不行了。

那位領導說是講不通。而且指出關鍵點是卡殼了。」宋香君有些憤怒的講道。

「宋總,這事這麼重要。咱們就直白點講了,我想問問,你找的那位部里領導是什麼層次的?」葉凡問道。

「正司長這個層次的。」宋香君說著看了葉凡一眼。

「這個層次的同志都講不通了那說明卡殼之人至少是副部級別了是不是?」葉凡分析道。

「可不是嘛,絕對是副部層次的。因為,我找的那位領導在部里是相當的有份量的司長。連他都不行這卡殼之人在部里份量就相當重了。」宋香君有些鬱悶,說道。

「這樣吧,我打個電話問問周進峰,他是交通部常務副部長。」葉凡說著就要站起來去打電話。

「周進峰。好像到農業部了。」宋香君微微一愣,說道。

「到農業部了?」葉凡一時有些訝然的看了看宋香君。

「好像是這樣子的,不然你問問。」宋香君也有些拿不定樣子。

於是,葉凡打起了電話。說道:「周部長,我是葉凡。剛從法眾國考察回來,居然聽到你的喜訊,恭喜你了。」

「呵呵呵,借你吉言。不是聽說你也升省長助理了,咱們可是同喜同喜。」周進峰心情相當的不錯,語氣中充滿了自信跟喜意。

「唉,周哥這一走我可是遇上麻煩事了。」葉凡嘆了口氣。

「麻煩事,老弟你先說來聽聽。」周進峰微一沉吟,問道。

「還不是同嶺高速併入京銀高速這個事兒,本來周哥一路綠燈。再加上神路集團肯投資這條路。

這事,本來是水到渠成的事兒。誰曉得我剛從外邊回來才曉得部里居然又變卦了。

這涉及款項接近二十個億的項目居然也會像六月的天說變就變了。

交通部如此的做是不是太兒戲了一些抑或是有別的原因?」葉凡問道。

「這樣吧。我了解一下再跟你聊聊。」周進峰語氣有些慎重說著。葉凡跟宋香君坐著喝起茶來。兩人都有心事,所以連話都不願意講了。

足足半個小時,周進峰來了電話,說道:「這事還真對不起了葉助理。本來京銀高速項目部里已經敲定了下來。

後來你們同嶺高速併入了進來,所以,部委會又得討論一下這個項目的可行性以及必要性。

畢竟經過改動過方案跟原先的有所不同。而最近一段時間我太忙,你也知道的。有些事我就不說了。

所以,關注著少了一些。不過。當時神路集團把這個方案一遞到部里我就有交待下邊的同志關於這件事的一些提點。

只是現在這事部里另有看法了,而我又不在交通部工作了。剛才已經打聽了一下。你們這個方案的審批討論是新來的練平山同志主持的。」周進峰說道,葉凡一聽就明白了。周部長可是在提醒自己這事就卡殼在了練平山手中。

「練平山,難道周部長走後的位置就是他接替的?」葉凡問道。

「沒錯。」周進峰說。

「練平山這位同志我是一點印象都沒有,不曉得他以前是在什麼地方工作的。」葉凡問道。

「他,呵呵,以前在安東省任常務副省長。這次回到京里也算是歸位正部了。雖說還不是一把手,但也算是前進了一大步了。」周進峰笑道。

「那當然,副部到正部就是一個大門檻兒了。」葉凡應著,擱下電話后臉色陰陰的不怎麼好看。

轉爾問宋香君道:「你知道練平山這個人嗎?」

「不清楚。」宋香君搖了搖頭,看了葉凡一眼講道,「葉助理,你也了解過情況了。曉得這事不是我們不作為,我們的確是儘力了。不過,我們的項目可是拖不起。」

「宋總的意思就是要擱置同嶺高速併入京銀高速的項目了是不是?」葉凡看了這女人一眼,冷冷的哼了一聲。

心說他娘的,這年頭過河拆橋的人還真不少。你家老爺子的嘴巴現在能合上了,居然一遇上事就想撂挑子了。而且,這理由還相當的正點。卡殼得老子都找不出理由來反駁了。

「不是我們想擱置這個項目,主要是等不起。葉助理,換作你坐我的位置。

你想想,幾十個億的項目停在這個關卡上能行嗎?不過,家父有交待。

鑒於葉助理實質上給了我們宋家很大的幫助,所以,我們再給你們同嶺政府一個月時間。

如果部里這一關能過的話我們還是按原計劃出資的。當然,如果一個月後部里還是卡著的話我們只能按原計劃放棄同嶺分支高速項目了。」宋香君能感覺得到葉凡有些惱了,於是解釋了一下。

「好,就一個月。到時如果交通部還是不能審批過關的話我葉凡也沒什麼話講了。」葉凡眼中閃過一絲堅毅。

「那就這麼定了。」宋香君點了點頭。

宋香君剛走,孔端居然急匆匆的來了。

「葉助理,法眾國一行還順利吧?」孔端坐下來直接問道。

「還行,他們已經答應到風州一行。不過,能來未必能掏錢。要讓他們掏錢才是關鍵之處。這個,說句實話,我心裡也沒什麼底。」葉凡一臉豁達,笑道。

「呵呵,還是葉助理有辦法。像這麼高貴的客人可是相當難請到的。紅拍天真可是世界100強企業之一。

既然能來那說明就成功了一半。不然的話人都不來還有什麼希望。孔端在這裡先恭喜葉助理一下了。

如果真能讓紅拍天真落戶風州,那將為葉助理的人生添上濃墨重彩的一筆了。

不過,也有些遺撼,如果他們能到咱們同嶺來安家就好了。」想不到孔端居然赤裸裸的拍起葉凡的馬屁來了,使得小葉同志感覺相當的怪異。

心說這貨莫非有事要求自己,不然,那會這般的客氣來著。

「呵呵呵,你個孔市長埃」葉凡笑了笑看了孔端一眼,說道,「哪能好事都讓咱們同嶺佔盡了,那人家還不得掉醋罈里淹死了。

咱們同嶺最近可是火熱得很,繼財政部幫扶紅谷寨成功之後又跟天景集團簽定了幾個億的投資項目。

而火電廠成功落戶,你孔市長更是功不可沒埃光是這一點就要惹省里多少同志眼熱得不行了。」

「也是,不過,葉助理,現在可是遇上大麻煩了。」孔端臉上的笑容沒了。

「噢,孔市長先說來聽聽?」葉凡問道,心說我曉得這傢伙沒安好心,現在果然是有求於老子了。

「還不是火電項目的事,昨天也不曉得誰漏了什麼風聲給遠東電力集團的高層。他們那邊駐同嶺的負責人章子方經理馬上找到了我反應了這個情況。這下子頭還真是大了。」孔端有些鬱悶的講道。

「到底啥事?」葉凡問道。

「聽說咱們同嶺高速併入京銀高速的項目申請被交通部給否決了。

這下子對於遠東電力集團來講影響可是相當大的。本來如果這個項目能成功的話在章河市離火電廠不遠的地方要開個口子的。

這樣一來發電所需的設備以及像煤等原材料都方便運輸了。這下子如果高速沒了,那豈不是無形之中就加大了火電廠的運行成本。

畢竟,交通運輸這一塊的投入對於這麼大的火電廠來講成本是相當高手。有高速跟沒高速相比那是天差地別。

更何況這火電廠建好后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在運行中年年都要增加成本。人家一算的確是不划算了。」孔端講道。

「他們什麼態度?」葉凡皺起了眉頭,想不到還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了。這一回來這麻煩事是一茬接一茬的來到。

「說是如果在一個月之內不能解決高速問題的話這個項目就要重新再討論再研究了。

畢竟,其中一個很大的條件方面出了問題,將關係到遠東電力集團的贏利問題了。

投資沒有了利潤人家當然不想再投了。我也著實沒想到高速項目對火電廠的影響如此的厲害。而且,我也理解他們的難處。」孔端說道。

「關於擱置同嶺高速的項目我已經了解過了,剛才神路的宋總親自來過了也是談這事。

說也是給我們一個月時間搞定這事,如果不行的話就要擱置了。唉,這事,孔市長,你得抓緊去辦理了。

昨天從法眾國回來我向田省長齊省長羅書記三人彙報過情況了。他們也很關心火電項目。

一直還問這事,而且,三位領導都誇了你孔市長這個項目負責人挂帥得很好。

這下子如果真的擱置了這個項目的話那……」葉凡講了半段話。

當然不會開頭就把這活計給攬下來的。至少先要逼孔端一下,爾後這貨不行時再來求自己時那就有話可說了。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