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四十四章冒出一匹黑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四十四章冒出一匹黑馬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菜先墊了一下肚皮過後,張衛清瞄了葉凡一眼,笑道:「練部長,葉助理以前還曾經在中辦工作過。當時我跟他還是同個戰壕的戰友。」

「噢,實在沒想到還有這事?那你們倆個同事相會得干三杯了。」練平山不曉得是真不曉得還是在裝傻。

「那是當然。」葉凡笑著站起,說道,「張哥,弟我敬你三杯。以前在中辦工作時承蒙哥一直在照顧著。也使得在中辦的這段時間裡工作也相當的順利和愉快著。」

「哪裡哪裡,當時咱們可是同事,共勉同促。不能講敬了,咱們是互敬互喝。」張衛清也是爽朗的笑著站了起來跟葉凡乾淨利落地幹了三杯酒。

這個,葉凡曉得是張哥在為自己撐場子。在練平山面前表現一下等下也好講話。

「葉老弟,前段時間聽說了你們同嶺高速項目。正好了,練部長現在到交通部了。你敬練部長三杯,練部長意思一下就是了。」張衛清笑著為葉凡拋出了話題來。

「對對對,正好了。練部長,小葉敬您三杯。這同嶺高速併入京銀高速項目還真是在交通部遇上了一點麻煩。」葉凡笑著,孔端趕緊站起像個倒酒小廝一樣為葉老大跟練平山盛滿了酒。

「三杯就免了,人老了,身體不行了。而且,最近這腸胃不怎麼好。一喝多了就鬧肚子,這樣吧。不如改成都意思一下就是了。」練平山一臉微笑著講道。

這個,可是有不給面子的嫌疑。不過,練平山如此的講了你再逼著人家喝那可是酒場大忌了。

葉凡也就笑了笑說道:「那這樣,還是練部長意思一下。我三杯。」

「不妥不妥1想不到練平山搖了搖手,說道,「你三杯我不三杯這個可是相當的不妥當。而我要喝進去三杯的確有些難度。還是互相都意思一下怎麼樣?」

「既然練部長如此講了那就聽練部長的吧老弟。」這時,張衛清淡淡笑道,估計心裡已經長了小疙瘩了。

你練平山這不是不給葉凡的面子。而是在不給我張衛清的面子。

雙方意思了一下,葉凡也沒有干荊

「張主任,不好意思,最近這腸胃的確不好。不過,再怎麼樣講跟張主任這一杯還是要喝的是不是?」練平山拿著杯子笑道。這個可是給足了你張衛清面子了,這種明顯的區別對待是個同志都受不了。擺明了要冷落了葉老大了。

「呵呵呵,既然胃腸不大好那就不要一杯了。還是互相意思意思怎麼樣練部長?

不然的話這喝進去腸胃折騰起來可是要命的。你看我。這酒喝得都快把腸胃折騰得差不多了。」張衛清一臉笑眯眯的說著,這話雖說講得是滴水不漏的。但在桌的人可是都聽出來了。這話里可是有『意思』的。

你既然不跟我朋友葉凡喝了,那本人當然也不跟你喝太多了。這叫一碼還一碼了。

「那行那行,我得感謝張主任體諒了。」練平山也是呵呵笑著雙方意思了一口。自然,練平山心裡也有些不痛快著了。只是這種級別的幹部那是面不改色呵呵笑著。

全都是笑面虎了。

「練部長,我是同嶺來的孔端。這次來京也是爭取同嶺高速併入京銀高速項目。

不過,聽說部里正在研究這事。這部里我也去過幾次了,可惜的是還是沒弄平這事。

我干三杯了。練部長意思一下。」孔端直白地托出這事來了,他發現葉凡這邊好像也不通了。只好硬著頭皮上陣了。

「呵呵呵,三杯就免了。互相意思意思吧。不過,我也清楚,這下邊來的同志辦事也不容易。

咱們中還是有極少部分的同志機關作風有問題。平時坐在部里不了解下邊情況,辦事就拖拉了一些。

不過,部里畢竟是部里。管的不是一個省的問題,而是全國。全國這麼大,雜七雜八的事太多了。

如果都要求部里的同志去了解,那是不可能忙得過來的。所以,好多項目都得按程序去辦理。

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嘛。這樣一來,有了規矩自然辦事的時間就拉長了一些。

希望下邊的同志能理解部里的困難,耐心等候就是了。」練平山這話講得著實客套,不過,客套中全是屁話。全在推脫,根本就沒有發表自己對同嶺高速的看法。

「孔市長,不是聽說同嶺高速交通部這邊已經研究得差不多了?」葉凡故意的問孔端道。

「是差不多了,最近有風聲傳出來。說是咱們同嶺高速項目給部里否決了。這事,咱們當然急了。正好晚上練部長在。」孔端配合著講道。

聽孔端一講,葉凡三人都看著練平山了。

「呵呵呵,這事,等我有空時了解一下。當然,我剛才也講過。部里有部里的規矩。

像高速這麼大的項目不可能幾天就能決定下來的。動輒就是幾個月甚至幾年才能審批下來,畢竟,高速項目涉及的事太多了。方方面面都要考慮到,比如說征地,路從什麼地方過。當地人的反應,還有這路這樣子過是否能對當地發展起作用,是否有這必要等等都得綜合在一起考慮到。

不然,馬虎的審批一下就決定下去,那是對這個項目不負責任的表現。

這高速項目不是兒戲,動輒之間投資就是幾十個億。得慎重同志慎重。

這樣吧,你們回去。等我有空了了解一下這事的具體情況再說了。」練平山又擺道理了,反正一聽就是在找理由推了。

「練部長,同嶺是晉嶺省第三大市。這樣的大市京銀高速在規劃時就應該把它考慮進去。

不然的話,這高速建來幹什麼?連第三大市都丟了還叫造福工程嗎?

更何況,我們同嶺高速神路集團已經答應在投資一塊加大力度,並不需要部里出多少錢。

有出資方而我們同嶺市委市政府也是大力的支持,就是晉嶺省委省政府也是同意的條件下部里只是審批一下。

還是希望部里能儘快的審批下來。而且,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在於,我們同嶺剛剛爭取下了遠東集團投資……」葉凡具本的把事講了一遍下來。

「呵呵呵,葉凡同志。別急,我講過,回去後有空時就給了解一下。你們要有耐性才行……」練平山又嗦了一大段的客套話。

葉凡還想再理論,不過,張衛清看了葉凡一眼微微搖了搖頭,過後,雙方就沒再談這事了。

不過,在服務員端菜進來剛好門開著之時外邊露出一個腦袋來,一臉熱情的笑道:「葉助理你好啊,怎麼,來京城了也不給個面子?」

「是吳市長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回來得太匆忙了,剛下飛機就到了這裡。本來是想蹭你的飯局的,不過,今天剛好遇上張哥了就沒打你電話了。那下次回來一定要好好k你幾頓。」葉凡笑著走了過去,吳正風馬上進來了雙手緊緊的握著葉凡的手。而桌上的孔端不曉得此人是誰倒也平靜的坐著。不過,坐他旁側的駐京辦主任向衛明此刻雙腿卻又開始顫慄著了。

孔端的腿被他碰了一下,有些詫異的看了他一眼。向衛明臉一下子有些紅了,湊孔端耳旁小聲嘀咕道,「此人叫吳正風,剛提拔的燕京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看他跟葉助理還真是親熱,想不到葉助理能認識這麼多的大人物,不簡單,真是不簡單。」

「是不簡單,還是先來京城混一下好啊,熟人多。」孔端淡淡的說著,就連向衛明都能聽出這貨話里的酸味兒來著了。

向衛明一驚,頓時差點冒冷汗了。這個,無意中把葉助理捧上天了沒照顧到人家孔市長的感受。到時如果葉助理高升了孔端上位那自已可就要倒霉了。

「孔……孔市長,我不是這個意思。」向衛明趕緊補充解釋一下。

「你知道我什麼意思嗎,真是扯蛋1孔端冷哼了一聲,向衛明不敢再解釋了,就怕被張衛清等人發現。

「張哥,既然是葉助理的哥那就是我吳正風的哥了。」吳正風一聽,那頓時更是喜上眉梢,心裡大呼這頓飯他娘的吃得值了。葉助理能稱哥的人物那是什麼級別的。用腳指頭想也能琢磨出來了。

其實,吳正風把自個兒給忘了。好歹自個兒現在也是一副省級的副市長了。

在燕京市也算得上是一風雲人物了。只不過這貨的位置還是葉老大給推上去的,自然心裡對葉老大推崇倍至了。

葉凡當然隨當著就給他介紹了一下,吳正風當然又親熱了一番。至於說練平山,葉凡只是淡淡的介紹了一下。

吳正風當然是老油子了。從葉凡的介紹中就能感覺得到此人估計葉老大是不怎麼待見的了。

一琢磨,估計是人家有什麼事在研究,估計是這位練平山同志沒答應。

所以,吳正風對練平山也就不冷不熱了。最後也是打了一輪通莊也就知趣的走了。不過,走前有交待人把這桌的賬給記下來了。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