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四十五章夜探鳳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四十五章夜探鳳家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而且是要走了張衛清的電話,至於練平山的,人家老吳沒興趣。其實,葉凡也能感覺到練平山有些心氣兒波動。

估計是吳正風一冒頭也讓練平山聯想到一些什麼了。畢竟吳正風的位置在首都這樣的地方也是關鍵位置。

這年月誰家能講沒有個什麼事兒的,到時要真落人家手中的話那就有些麻煩。當然,這飯吃得也是草草收場了。

張衛清有車子,走的時候葉凡坐的張衛清的車子。

「嗎滴,擺明了不給解決嘛!我葉凡在他面前是沒什麼份量,但張哥你呢?這個,也太那個了。什麼東西1一進車子屁股剛坐穩當,葉凡是憤然的罵了一句。

「別急彆氣,他不給我面子也正常嘛。人家是正部級了,咱這個干雜事的只能是牽線搭橋一下。

不過,這事,我看練平山好像很堅決。我看這事你們八成是沒戲了,你回去后就要著手準備一下在沒有這條路的情況下如何的說服遠東集團的相關領導繼續火電項目才是。

再折騰下去也是白白浪費精力不說還消耗了你的時間。你們火電項目等不起埃

這事,張哥沒把事辦成辦好,不好意思了。要不,實在不行你去喬家一趟怎麼樣?」張衛清倒是平和著臉講道。看來,在中辦的同志關係方面都處理得不錯。

「那邊我不去。」葉凡搖了搖頭是鐵青著臉。看了張衛清一眼,哼道,「我實在是想不透,練平山我跟他是八竿子也打不著.

屁關係跟糾葛都沒有,他憑什麼要把同嶺高速給擱置了。又不要他們部里一分錢,只是審批一下。

這是擺明了要刁難我。既然此人如此的不給面子。我想,也絕不能讓他好過的。」

「老弟你又來了,何必為了公家的事把私事給扯了進去。有些事也不能事事都順意是不是?

你總不能講一輩子之中任何事都能擺平或干成。幹不成的事太多了。這個,也要看咱們自身的能力而定。

力有所不及時就要果斷的放棄或改變思想另外想輒子。著實想不出輒子解決這事的話就要果斷的放棄。

不要太過於計較於別人怎麼樣了。再說了,練平山能從常務副省長位置一步就到了交通部任二號人物。

此人的關係也絕對不淺。你現在要跟他硬碰硬,根本還沒達到他那個層次。

喬家大院雖說能幫你一些,但不可能回回都幫你。而且,老哥跟你講句掏心窩子的話。

你以前也跟我講過了,好像喬家大院對你有時還不怎麼感冒。而且。你好像也沒去他們哪邊求過幾回。

我知道老弟你硬朗,既然如此了這事我看就此算啦。」張衛清趕緊勸道。曉得葉凡的性格。

「既然張哥都如此的講了那就算啦。我直接趕回同嶺跟大家商量一下如此的改動這事了。不然的話這項目估計真得給黃了不可。」葉凡講著下了車子打的而去。

「唉……」看著車窗外的葉凡遠去,張衛清不由得皺緊了眉頭嘆了口氣,爾後想了想拔通了鐵占雄電話,說道,「鐵部長,葉凡的心情估計不怎麼好。

你打個電話跟他好好聊聊,有些事不能太過於糾葛著。葉凡翅膀還太嫩了一些。要幹事就要等翅膀硬的時候再出手是不是?我怕他在翅膀還沒完全成熟之前會傷著自己了。」

「噢,張主任趕緊說說到底怎麼回事兒?」鐵占雄趕緊問道。於是張衛清把事講了一遍下來。

不久,葉凡接到了鐵占雄電話。當然。老鐵這說法跟張衛清的也是大同小異,都是勸他就此打住了。

「不行,這事沒得就此了結了。我倒要查查為什麼練平山為如此的針對我們同嶺?」葉凡憤然道。

「沒準兒人家只是公事公辦,難道你提的要求上面不答應都是刁難你。

那個不一定。也許,部里也有部里的難處,你是站在同嶺的角度。而練部長卻是站在全國的高度。

你們的起點不一樣,範圍不一樣眼光自然也就不一樣了。你要體諒一點。更何況,前次碰上齊天。

他跟我講過了,你最近的關注點要放在風州那邊才是。老弟啊,你如果整天糾葛在這件事上那可就得浪費精力。

而風州那邊要是荒廢了對你來講是很不妥當的。畢竟,晉嶺還是羅坎成同志在主持著。

你要順合他的意思才是。不然的話,你在這邊即使是把高速拿下來了而荒廢了風州的事業,你幹得再好也是一場空。

而且,反倒是不招人待見了。咱們做事就要做到節骨眼上才行,浪費精力的事還是少干一些。

我知道老弟你有一顆全心為民之心,但也要在不傷及自身的基礎上才能出手去干是不是?

不然,你最後搞得是灰頭土臉的還怎麼能為民辦實事是不是?

有的時候就需要變通,變通其實也是一種妥協的人生態度。人哪,哪個不妥協過,妥協並不等於認輸是不是?

而是以另一種更好的生存方式跟態度幹下去。」鐵占雄苦口婆心了。

「放心鐵哥,風州那邊我會盯著的。紅拍天真集團過幾天就要過來了。

不過,高速項目不是爭一口氣的問題。一旦高速落戶同嶺,那將惠及幾百萬同嶺人民。

而高速公路也是拉動同嶺經濟發展的輸液管。這次機會難得,因為有投資方,就審批一關被卡殼在了交通部。

我說過,凡是有利於老百姓的事我必定。誰要攔著我跟誰急。既然練平山如此的不給面子,那我要跟他磕到底。

鐵哥你也不要勸我了,這事我已經決定了。要不鐵哥也幫助打聽一下此人的事。

我就不信他支手就能把天給遮蓋住了。」葉凡冷冷的哼道。

「那好吧,我去問問此人的事。一旦有了消息馬上給你來電話。唉,老弟你,我不說了。

既然老弟你決定了,那咱們就跟練平山好好的折騰一下子。這老傢伙也的確太囂張了一些,的確是擺明了要刁難你們了。

我也直覺這裡頭是不是有人在耍陰玩你。如果真是這樣子的話那就不能手軟了。

有人要擺擂台咱們還非得上台不可。這人活一世,該斗就斗個痛快。

哈哈哈……」鐵占雄講到後面又是豪情大發,這貨笑得很豪氣。

因為,既然葉凡決定了,鐵占雄作為葉系老大哥之一,當然也力挺葉凡的。

這叫什麼來著,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不過,葉凡還是決定去鳳家一趟。而且,也好久沒去過了。一看時間才七點多,這個時候去拜訪也不算太晚,於是提了兩瓶酒直奔鳳家而去。

因為鳳老在國家擔任過要職,又是曾經的九巨頭之一。雖說現在退休了,但住在共和國西園別墅悠閑的生活著。

這裡守備森嚴,雖說要進去是相當的有難度,不過,葉凡自有辦法。

這貨自然是打電話給鳳傾了。想不到這妮子一接通電話好像有些急的口吻說道:「正好了,你快點進來。」

「發生什麼事了是不是?」葉凡心裡一動問道。

「爺爺剛才去爬山被石頭給撞了一下,你是知道的,他的腿以前就有老毛玻後來給你治療了一下也好了許多。不過,現在被石頭一撞又開始疼痛了。而且,相當的嚴重。」鳳傾焦急的說道。

「那咋還不送軍醫總院去?」葉凡緊著問道。

「爺爺講沒用,還說能有用的話他的腿早治完好了。家裡人都勸了,老爺子這性子就是倔得像牛,不肯去你說有啥辦法?」鳳傾講道。

剛到大門正準備給看門的武警說說時就發現鳳傾的大哥鳳綱,也就是在燕京軍區特戰營當營長的那傢伙早就開著一輛軍吉直接就沖了出來。

給守門的武警打了聲招呼后直接就把葉凡給接了進去。這傢伙以前可是相當囂張的,而且對葉老大是懷有敵意的。

現在估計也是給老爺子的腿病逼急了,所以,對葉老大的態度是大為改觀了。

進到西園別墅,發現鳳傾的父親鳳旭國居然站在別墅門前那碎石頭鋪的過道口一臉莊重的站著。

一見如此,葉老大當然不敢充大條。正想張口打聲招呼時想不到鳳旭國居然搶先伸出手來打招呼道:「葉助理是越發有風采了。」

「呵呵,這精神頭可比不上鳳部長了。鳳部長現在位居高位,這氣勢,這精氣,可不是小葉我所能比擬的。」葉凡笑道,心說要不是鳳老的病你丫的貴為財政部常務副部長會鳥老子才怪。

「葉助理太謙虛了,像你這個年齡階段能坐到省長助理位置的全華夏又有幾個?我看根本上就沒有,即使是一些高門子弟在部里混的,但也不能達到你這個高度跟快速。」鳳部長笑著,兩人進了別墅大廳。

發現鳳老正斜躺在一木頭製作的底部可以搖晃的那種躺椅上,而側面沙發上正坐著鳳朝峰這位現在鳳家的掌舵人。

對於鳳朝峰這個人,葉凡也很少接觸。幾年前當年為麻川縣爭取天車山公路時風朝峰還在安東省任省委書記。

而安東省因為其所屬的縣的界面跟麻川接壤,所以,那個時候為了公路的事倒是聯手過他。

儘管如此兩人也僅僅是公事公辦的見過二次面,要談交情那是根本上就沒有。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