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四十六章我是赤腳醫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四十六章我是赤腳醫生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見葉凡進來鳳朝峰連站都沒站起來,只是向葉凡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了。

「來啦?」鳳老此刻睜開了眼,看了葉凡一眼說道。

「鳳老好,我是小葉。」葉凡略顯恭敬打了聲招呼,對於鳳老,葉凡還是相當尊重他的。

畢竟,以前鳳老也幫助過他。而從魚陽縣到麻川縣是葉凡人生的一個重大的轉折點。

當年在天水壩子無意中讓鳳老看到自己無意中又閑聊了許多所以鳳老點頭了。

當時的德平地委書記庄世誠是鳳老提點的,自然聽鳳老所講了。因此葉凡才有了機會從副縣長位置上一步升天到了麻川縣擔任縣長一職。

雖說當時的麻川縣因為兩任縣長一死一瘋被省里傳為縣長墳墓,但是,對於葉凡來講卻是他事業真正起步的地方。所以,鳳老算是葉凡的引路人了。

「好好,這麼多年過去了。你成熟得多了,你們成熟了,我卻是老了。現在不行了,去爬一次山居然也會弄成這樣子。真是越老越不中用了,年輕真好啊,好礙…」鳳老笑了笑。

「那不能這麼講鳳老,撞中石頭了人可是肉長的,哪能承受得了。我看鳳老並不老,而且精神頭可是很足。不然的話怎麼可能還能跟石頭較勁是不是?」葉凡小捧道。

「呵呵呵,你小子現在也學會拍馬屁了?就我這身老骨頭老腿的還想跟石頭較勁頭。那豈不是要我老頭子早一點到八寶山報到了。」鳳老爽朗的笑了,倒是讓葉凡看到了當年在天水壩子時那個鳳老的影子。

「鳳老可不是馬。」葉凡逗趣道。

「哼,你敢講我爺爺是馬?那我不成了小馬了?」鳳傾不滿的說著還瞪了葉老大一眼。

「好了傾,讓葉凡先給老爺子看看再聊了。」鳳朝峰擺了擺手。

葉凡也就走近鳳老身邊專註的檢查了起來,發現右腿部從面相上看去並沒有什麼很明顯的比如腫脹充血發紫或皮外傷等傷痕。

「鳳老這外傷看上去好像是沒有,難道是傷到了經絡以及皮內肌肉等?」葉凡說道。

「不可能沒有,葉助理還是仔細的看看。那麼大的石頭滾下來給撞上怎麼可能沒外傷。

可惜的是老領導不肯去醫院。葉助理給好好看看。不過,葉助理以前難道是醫科大畢業后改行到政府部門工作的?」這時。站鳳老旁側的一個中年人說道,他是鳳老的保健醫生,叫張友成。其實就是國家保健局的專家了。

張友成講這話時口氣可是有些沖,其實葉凡明白。鳳老的腿傷張友成根本就看不好。

這貨見鳳家人對自己如此的客氣自然是覺得有人在搶自己飯碗,自然心裡不痛快著了。

「醫科大,我不是。我原本是學經濟管理的。海大畢業的。」葉凡看了張友成一眼微微搖了搖頭。

「不是醫科大畢業的,你這可不能胡亂給老首長看玻」張友成轉爾沖鳳老說道。「老首長,我還是建議你馬上去軍總醫院接受全面的檢查治療。

這腿以前就患過玻後來雖說好了可是經不起折騰的。到時就怕拖下去會更麻煩的。

而且。這位葉助理同志可是不能給你看腿。

如果有醫師證明的話也需要經過保健局的領導批准在有專家指導監督的情況下才能看的。

不然,小張這責任可是負不起。」

「無妨!這事我決定了,你不用負任何的責任。而且,朝峰旭國都在,他們都可以證明。小張,不用擔心什麼。」想不到鳳老卻是擺了擺手,看了張友成一眼。淡淡笑道,「小張。你可能不還不曉得吧。我這腿病以前就是小葉治好的。所以,對於這腿。我只相信他。」

想不到鳳老如此的推崇葉凡,張友成還能講什麼。這貨有些訕訕然,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想不到葉助理還是個能人,真是沒想到了。

那就請葉助理好好的給老首長檢查一下。如果不行的話還請早點講出來,可不能拖了老首長的玻

不然的話,這責任誰也擔待不起。」

張友成又以責任來嚇唬葉凡了,葉老大可是有些生氣了,看了張友成一眼,皮笑肉不笑的說道:「如果你們能治好鳳老的腿疾的話還用得著我這個赤腳醫生來這裡人五人六的嗎?

治不好的話就不用人五人六的了。免得打亂了我看病的心境,這看病啊,心境也相當的重要的。

心境一亂心可就不明了,特別是給鳳老看病,一般的同志心裡都會打鼓的。就是我也心裡有些發虛,你就不要再添亂了。不然我這腿一軟還真是給鳳老看不了病了。」

葉凡這話講出來可是有教訓人的架勢了。

「葉助理,你講這話可就不對了。人家說術業有專攻,保健局的醫生也不可能什麼都能是不是?

人又不是神仙灑點仙水什麼都能治好。也許,葉助理你是碰對了,正好是這樣子了。

即使是這樣子也不能講保健局的專家們不行。他們可是共和國醫界最傑出的人。

哪位同志走出去都是能頂一方醫草的人物。更何況,我只是作為鳳老的專職保健醫生在提醒你。這是我的職責所在。」張友成可是有些過了。

「好了,都是『人物』了老爺子的腿以前可是痛苦了十幾年。不會的話就要虛心學習才對,治不好就不要擺老資格。

在這裡,一切以實力說話。咱們的同志都要注意謙虛實誠,而不是光耍耍嘴皮子就能怎麼樣。」想不到鳳朝峰突然皺了下眉頭,估計是覺得張友成也太過了一些。

所以,直接就批評起他來了。張友成這貨瞬間就漲紅了臉,吶吶道:「鳳委員講的是,友成會向葉助理學習的。友成沒別的意思,就是想老首長的腿能完好。」

「呵呵呵,小張,你的好意我明白。這些年下來小張一直在護理著我,也是辛苦了。

不過,小葉同志雖說不是醫科大畢業,甚至沒有從事過醫療這一塊的工作。

但是,小葉同志聽說以前跟一個走訪郎中學過藥草之術。這草藥之術也是咱們華夏特有的醫學技術。

現在受到西醫的衝擊雖說中醫顯得有些皮軟。但咱們國家現在不是正大力推廣中醫。

而且中醫也有許多的好處嘛。比如,不像西藥那樣子副作用較大。

而中藥比較趨向於天然的。所以,小張,在治療我的腿這方面你是得向小葉同志學習了。

等下好好看看小葉同志是怎麼樣治療的。人家小葉同志現在可是晉嶺省省長助理了,也不可能天天往我這老頭子這裡跑。

所以,你能學到一些如果能用上的話那豈不是省了小葉同志的許多麻煩事了。」鳳老這話講出來似乎有要讓張友成拜葉凡為師的味兒。

張友成可不笨,當然能聽出一點道道來。這貨一時臉更紅了,看了葉凡一眼吶吶道:「我會虛心請教葉助理關於老首長治療腿這一塊的具體事的。還請葉助理到時不要藏著掖著了。都是為了老首長的腿是不是?」

「呵呵呵,那當然。只要張專家能看得進去。不過,我還得提醒一下張專家,我這手估計你是很難學到。不過,學點皮毛還是行的。這其中的秘密我就不外露了。這個嘛,也算是我葉凡的一秘密吧。」葉凡一邊講著一邊用內息探入了鳳老的右腿中。

這次有些詭異,鳳老的經絡居然沒有受到什麼損傷。這經絡跟皮肌都沒受到損傷那鳳老怎麼會感覺腿部不適?葉老大可是有些疑惑了。

這貨施展開鷹眼仔細的感覺著,而內氣也在循行著。在鳳老的經絡中循環了一圈下來后沒發現什麼。

倒是怪了,沒有任何的傷痛怎麼又會感覺到痛。這痛從何處來?

葉凡在心裡嘀咕開了,爾後又用內息在鳳老的骨頭上衝擊了一下,還是沒發現什麼。

一個大膽的想法在葉凡的頭腦中形成——難道鳳老這是在假病?

假病又是為了什麼?

「唉,我知道快不行了。人老了,這右腿也是老毛病了,最近感覺這右腿是不是得了腿癌。經石頭一撞擊疼得要命,現在是感覺越來越疼了。估計這石頭就是引發癌症的導火索了。」鳳老緊皺著眉頭一臉的痛苦樣子講道,「小葉,不用再看了。老都老了,反正早一腳晚一腳都是要到八寶山的,這個,我也無所謂了。」

「是不是葉助理剛才檢查不當弄痛你了老首長?」張友成認為逮到了機會,馬上一臉關切的說道。

「不會治就不要治,一個連醫科文憑都沒有,也沒去醫院呆過的江湖郎中的傳人能治啥玻

爺爺,別再猶豫了,得馬上去醫院讓專家組給您看看。既然現在疼痛加劇了那說明嚴重了,不治的話就麻煩了。」這時,坐在鳳朝峰身側的一個老成的年青人盯著葉凡冷冷哼聲道。

「是啊老爺子,志天講得沒錯,及時治療才對。你這腿已經不能拖了,再拖下去就怕發生病變。有些病細胞沒準兒還會轉移。」鳳朝峰也是急著講道。

「呵呵,鳳老的病有些古怪埃沒事,休息休息……」葉凡淡淡一笑說道。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