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四十七章鳳老居然假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四十七章鳳老居然假病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治啥治,幾天之內我還不會死。還是小葉講得對,這腿得了癌症當然就古怪了。

不然,什麼叫癌。」鳳老哼了一聲,爾後有些憂鬱的看了鳳志天一眼,說道,「可惜了,一直想抱重孫子。

到現在居然還是沒能見到一個孫子出來。你們哪,也太不爭氣了。

難道真要我這個老頭子兩腿一蹬到八寶山了還不能見到重孫子嗎?」

葉凡鷹眼發現,鳳老講這話時雙眼盯著的卻是鳳朝峰的大兒子鳳志天。

心道倒是怪了,鳳老這話講來啥意思,好像是要孫子們早日成家似的。

莫非,如果鳳老的病是假病,那豈不是玩了個障眼法以此出牌,這完全是悲情牌嘛。

不過,好像又不像。以著鳳老在鳳家的威信,這孫子的婚事還真得他說了算的。何必要玩這個去逼孫子結婚。

「志天,這五一節放假有好幾天怎麼不帶玉玲到家裡來玩?」鳳朝峰看了看兒子一眼問道。

「她很忙,沒空。」鳳志天咂巴了一下嘴說道。不過,葉凡的氣波探測覺得這傢伙好像沒講實話。

因為這貨講話時身體溢出的氣機不怎麼穩當,說明這傢伙心情必不平靜。

「哥,你說謊。」想不到鳳傾突然出口哼聲道。

「妹子,別亂講話,我啥時說謊過?」鳳志天略顯怒氣沖著妹子哼聲道。

「噢。說謊,傾,你說說志天哪裡說謊了?沒關係,大膽的說出來,如果他真說謊了看我怎麼治他?」鳳朝峰板著個臉問道。

「前天玉玲姐還打電話給我了,說是閑得無聊叫我陪她逛街去。我說叫哥陪,玉玲姐說哥沒空。後來我就陪她逛了半天。不過,玉玲姐心裡好像有事似的。一直悶悶不樂。我問她她也不講。我想,是不是哥欺負她了。」鳳傾咂巴了一下嘴說道。

「志天,到底怎麼回事,你跟玉玲鬧矛盾了?」鳳朝峰盯著兒子問道。

這童玉玲是空軍第一副司令員童海風的女兒,童家在共和國軍界也是大家之一。

有好幾個兄弟都在各大軍種中任要職。所以,童玉玲絕對稱得上是權貴豪門之女了。

而鳳家在軍界一塊基本上是個空白,要真正的扶持鳳朝峰走得更遠乃至於進入幾巨頭組合之中。沒有軍方的支持那絕對是不可能的。

往往像政治大家都會選擇兩者結合在一起。以聯盟或聯姻形式的組合來鞏固其政治集團地位。

這種形式在豪門權貴之家並不少見。

「沒有,她最近心情不好。所以不想過來。」鳳志天有些言不由衷。

「是她心情不好還是你心情不好?志天。別在這裡耍那小把戲來矇騙我這個老頭子。馬上把實話講出來。」鳳老突然生氣了。一臉嚴肅的盯著孫子。

「爺爺,我真沒有。這事怎麼說,複雜著。」鳳志天看了葉凡跟張友成一眼,意思是有外人在不好說得。

「鳳老,鳳委員,鳳部長……太晚了,我先告辭了。」葉凡當然也看出來了。馬上提出告辭。

「友成先回去,小葉留下。小葉是治古怪病的能手。以前就為我施展過金針之術這腿還好了幾年都沒事。

沒準兒等下施展一回還能拖拖我的病再活上一年左右。就這點時間了我希望能抱上咱們鳳家的重孫子。」鳳老說道。張友成自然知趣的告辭著先走了。

而葉凡只好坐在旁側當一聽客了。

「現在講吧,你跟玉玲到底怎麼回事?」鳳老沖著孫子鳳志天說道。

「這個。妹子,他好像還是你朋友。這樣吧,你帶他先到客房休息一陣子。」鳳志天還是不願意讓葉凡聽。所以沖著鳳傾說道。

「沒事,他可以聽聽。」想不到鳳老又擺了擺手,鳳志天還能講什麼,這傢伙沉吟了一陣子,有些苦澀,說道:「老爺子,我知道你對我有意見。

我志天雖說脾氣倔了一些,但還是能識大體的。並不像你們心裡所想的那樣是我鳳志天變心了是不是另外找得有人了。

這個絕不可能,我跟玉玲認識也有好幾年了,本來是談好今年結婚的。不過,這其中出了一些事。」

鳳志天講到這裡好像難以啟齒似的,這貨頭垂了下去。良久才又說道:「其實,這事,怎麼說,我還真不好意思講。」

「沒什麼不好意思的,是不是有難以啟齒的玻那就更應該講出來了,有病就要快點治才是。」鳳老爺子可是火眼金睛,洞徹人心之能力就是葉老大都暗暗佩服不已。

果然,鳳志天嘆了口氣,鬱悶著臉講道:「沒錯,老爺子講對了。玉玲還真有玻」

「嫂子啥病?」鳳傾忍不住脫口而出問道。

「你跟她逛街有沒感覺到她走得特別的慢,而且,走得不長的時間后就會皺眉頭,好像很痛楚的樣子?」鳳志天問道。

鳳傾想了想點了點頭說道:「還真是這個樣子,我當時覺得也很奇怪,問她是不是最近給累著了要陪她早點回去休息。

不過,嫂子說是想多走走,而且當時還講了一句話說是不走的話就怕沒機會了。

我當時覺得好笑,還咯咯笑著說這怎麼可能,嫂子你即使是跟哥結婚了最多就是生孩子有一段時間行動不方便。

那又有什麼,過段時間就好了,怎麼能講不走就沒機會了?」

「唉,你不知道真相。玉玲自從去灕江遊玩回來后就感覺身體不適。

後來去檢查過了,醫院也沒查出什麼來。不過,玉玲感覺是越來越難受。

而且,兩條腿兒好像灌注了鉛塊似的越來越沉重。開始的時候還以為是玩累得這個樣子的,後來感覺不行了。

兩條腿隨著時間的拉長是越來越沉重,玉玲說似乎每抬一起腿都非常的吃力跟疼痛。

而且是越來越嚴重,玉玲講了,如果照這樣子下去估計這腿再過上一段時間就抬不起來了,她能感覺得到。

玉玲懷疑是不是得了腿癌什麼的。不過,醫院一檢查又講沒玻

這事倒是怪得很。後來,童叔還請了軍總醫院的專家來檢查過,雖說沒檢查出什麼來。

但專家們推測,估計是骨變或腿部細胞在微變。照這樣子下去可能要截肢。

不然的話就怕壞死的癌細胞會轉移到全身那會危及生命。玉玲說咱們的緣分盡了,希望我這輩子能找到一個好的姑娘結婚。而且,玉玲這段時間一直張落著在為我找女朋友。我當然不肯了,玉玲就生氣,就哭。

老爺子,你說,這事叫我怎麼處理,我真沒輒了,這段時間,這心裡,難受著……」

鳳志天講到這裡聲音哽咽出聲了。

而鳳傾早就兩腮掛滿了無聲的淚珠。哭道:「那怎麼辦,怎麼辦?」屋子裡一時沉默了,就是鳳老都陰沉著臉不知在想些什麼?

葉凡咂了下嘴,不過,想了想還是沒開口。不過,他這個動作卻是被鳳老看見了,問道:「小葉,你有什麼話就講出來。你到這裡也有好幾次了。跟傾又是朋友就不要見外了。而且,我也曉得你是有些非常手段的。」

「既然專家都檢查不出是什麼原因,而軍總醫院的專家們只是檢查過後意測的。我想,是不是有另類的原因倒致專家們也檢查不出結果來?」葉凡問道。

「笑話,軍總醫院的專家中有高手的。即使是有另類的原因絕對能查出來的。專家們都查不出來難道你能查出來?」風志天冷冷哼道,自然是對小葉同志不怠見了。

「我看未必,他們不能查出來並不代表我不能查出來。就像鳳老的病來講,如果我猜測沒錯的話……」葉凡講到這裡看了看鳳老。

「你不要有顧忌,說吧。」鳳老鼓勵道。

「鳳老其實沒病,小葉我講得可真?」葉凡乾脆也硬著頭皮講出來了。

「哈哈哈……」鳳老突然笑了起來,指著葉凡點了兩下,說道,「你個小葉,還真是厲害,我還真沒玻

實話跟你講,我這病是裝出來的。原本的打算也是加快一點志天跟玉玲的婚期的。

人老了,一直想抱重孫子。不過,專家們都沒查出來小葉你怎麼查出來的?」

「這個,我是猜的1葉凡裝著一臉不好意思的摸了一下頭。

「猜1鳳老嘀咕了一句,全廳的人都有些訝然了。

「那這樣,葉助理,既然你能猜中老爺子的病,那乾脆叫玉玲過來你也給檢查一下。沒準兒也能猜中,萬一猜中了那不是就賺了。」鳳傾急著說道。

「這個好像有些不大妥當吧?」鳳志天猶豫了一下說道。

「哥,你愛不愛玉玲嫂子?」鳳傾問道。

「當然愛,不然我也不會如此的煩惱了。沒有愛我完全可以馬上換人就是了。正因為愛一時讓我無法取捨,畢竟,我們有著好些年的感情的。而這事,如果玉玲真要截肢的話又是一個大麻煩。更何況,玉玲自己也不肯跟我一起了。」鳳志天有些悲傷,說道。

「那就對了,既然愛當然要讓嫂子過得好才是。既然葉哥這古怪的醫術連老爺子的病都能檢查跟治好,咱們為什麼不給玉玲嫂子這個機會。只是檢查一下,又沒有什麼?萬一碰對了不就解決了你的一切煩惱了。」鳳傾說道。

「這個……」鳳志天看了看父親跟老爺子。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