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四十九章高層次掰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四十九章高層次掰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哥哥,你這還真是神醫埃」鳳傾高興得叫了起來。

「踩狗屎罷了。」葉凡謙虛的笑道。

「講話這麼粗俗。」鳳傾譏諷著笑道。

「本人就是一粗人,這醫也是學自一道士手中。鄉下人嘛。」葉凡笑了笑。

「謝謝你葉助理。」童司令這次伸出的是雙手緊緊的握著葉凡的手,葉老大能感覺到童司令手掌中傳來的熱度跟力度。爾後雙方又交換了電話號碼。

「葉助理,你說小女是遭人暗算,那暗算之人能否查出來?」童司令恢復了平靜。此刻臉色開始有些陰沉了。

「這個就難說了,像這種高手下手是極難發現的。也許跟你擦肩而過之時就能下手。

也許,就像我剛才這個樣了,隔空用針就能下手。所以,恕葉某無力能提供多少東西了。」葉凡說道,自然不想把自個兒卷進這種騷包事中。

如果承如鳳志天所講的童玉玲是個隨和的人。那下手之人的目的就難講了。

既然是如此的高人下手,那肯定事先有預設好了的計劃。如果暗算並不是針對童玉玲本身,那又是針對什麼……

葉凡一琢磨。突然一驚。此人暗算童玉玲的目的難道是攪亂童鳳兩家的聯姻不成。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這『局』就設得相當大了。

沒準兒還是跟童鳳兩家同層次的對手了,那自己可是千萬不能載進去了。

到時想脫身就難了,人家奈何不了童鳳兩家,要對自已這個小蝦米下手還是有可能的。

葉凡一作決定后馬上就告辭了。

在街上轉悠了一圈后剛到紅葉堡的大門邊時就接到了鳳傾電話。

「是不是特感激要以身相許啊?」葉凡開玩笑道。

「美滴你,天下男人死光了本姑娘也瞧不上你這種貨色的。別以為年輕就能坐上省長助理位置就得瑟了。哪又有什麼?還不是喬家出手給推上去的。」鳳傾翹皮的講道。

「放屁1葉老大突然生氣了吼了一聲。

「凶什麼?就懂得沖我凶,你去凶喬大小姐去。」鳳傾突然感覺到委屈,在電話裡頭聲音有點像是要哭的樣子。不過。還得加上是酸味兒十足。

「好了,我是口氣有些重了。不過。我要向你講清楚。我葉凡能走到今天喬家大院是幫了我一些小忙。

但決定我葉凡仕途的是我葉凡靠著自己的努力升上去的。就是這省長助理來講喬家大院是一句話都沒講過。

而且,我葉凡不是個低能之輩。我今天所能獲得的一切都是靠我自身的努力得到的。

所以,你這樣講我就別怪我會急了。」葉凡解釋了一下。

「我知道,開句玩笑都不行。我看你這人特小氣,還省長助理,人家都說宰相肚裡好撐船,你看看你。跟一個小女子嘔氣,羞人不羞人。」鳳傾哼著。

「算啦。我小氣就是了。」葉凡笑了笑。

「是這樣的,剛才我打聽到一件事。也不曉得對你是否有幫助。」鳳傾講道。

「說來聽聽。」葉凡哼道,心說你鳳家一點忙都不幫了還虧得老子給你們家醫病,這病還真是白給治了。

「聽說交通部的那個練平山副部長有個親戚跟你還是同事。」鳳傾這話一出,葉老大著實吃了一驚,頭腦頓時是翻江倒海了起來,趕緊追問道,「是誰?」

「姓車的,好像叫車軍。」鳳傾說道。

「你這哪裡聽來的?」葉凡問道。

「問這些幹嘛,你知道就是了。」鳳傾說道。

「唉,對不起了傾。這輩子,我葉凡欠你的。」葉凡有些憂鬱。想起以前跟鳳傾在樹上親吻幾分鐘的美事兒,想起鳳傾那美妙的身子,雖說兩人並沒有進一步的親熱,但這貨心裡有些發酸著了。

「你就是欠我的,你把我心偷走了,可是你又不娶我,你是個花心大蘿蔔,你是個混蛋,混蛋,牛氓加混蛋……」鳳傾好像突然爆發了,那隱忍了多年的情感在此刻突然間爆發了。那是連連爆著粗話差點把葉老大罵了個狗血噴頭。

「你在不遠處?」葉凡突然醒悟,一轉身,頓時呆了。那有些朦朧的霓虹燈下的一顆大對下站著的不正是葉老大心裡正發酸的窈窕身影著的鳳傾嗎?

晚上的鳳傾居然全身披紅,紅毛衣紅褲子紅披風紅色小蠻鞋子。

因為罵人激奮著了,連臉蛋兒都染成了紅色的了。而且,在鷹眼下,葉老大清晰的發現,鳳傾那眼圈紅著,香腮邊還掛著兩滴晶瑩的淚珠子。這小妮子比葉老大更動情了。

「人面桃花兩相和1葉凡心裡一起念頭,一個縱身。也不怕驚世駭俗,幸好此刻夜較深了,街上也沒什麼人。

哦……

一聲輕哼之後鳳傾被某人給抱入了懷中,葉老大那是昴足了勁頭,費家的虎鷹之功施展到了極限,如凌空低飛一般在房屋以及圍牆還有樹木之間一腳一腳的沾了一下就閃過去了。

好多人都以為自己眼花了似乎看到一個黑影過去。不過,等你定睛一看又不見了人影。聽說那天晚上有十幾個傢伙回去趕著吃『珍珠粉』壓驚了。

終於停在了一片樹林之中的草地上。

此刻月色朦朧,天已經晚了。在朦朧的月色之下。鳳傾那雙眼好像打了蠟似的一閃一閃的特別的亮。葉老大低頭一看,頓時有些痴了。

「二十四橋仍在,波心蕩、冷月無聲。念橋邊紅葯,年年知為誰生?」鳳傾輕聲的念叨起了來,伸手輕輕的在葉凡的臉頰上摸著,又輕輕的摸著葉老大那兩腮邊的短髮,說道。「哥,這幾年下來。妹子都在想你。特別是有月色的晚上。看著天上一輪月亮,妹子的心好痛,好痛啊1

講著講著,鳳傾那淚珠子從眼眶中慢慢滴了出來。

「哥對不起你傾……」葉凡心裡也是相當的痛,低下頭去,張了張嘴最終又閉上了。

「哥連一個吻都不給妹子么?」鳳傾的細語能軟化世間任何雄性牲口們的心滴,葉老大再硬的心腸。最終還是被這能化繞指柔的東東給軟化成了一汪汪的春水。

月色下,兩張唇兒終於緊緊的咬在了一起。唇齒相交舌頭打顫。這一刻,兩人都忘了一切。但願能永遠留住這一剎那。

足足五分鐘,呼吸越來越急促。欲情似火,葉老大一隻巴掌終於按在了那好久沒光顧過的香臀之上。

一股愜意傳來。

嗯……

鳳傾配合著應了一聲。

頓時,如被打了強心劑一般葉老大再也難忍了。手掌往外一揮一卷一帶之下,頓時草地上那些長達十幾厘米的草兒全給卷帶著飛到了空中,不久,在空中在水功的凝聚之下不久就成了一張厚達十厘米的天然草床。

京城之地在五月份天還是較冷的,不過,一對男女此刻心裡只有情而沒有了冷。

習嗦……

鳳傾那紅色披風飛到了一邊,又是習嗦一下,一隻強健的手掌伸進了毛衣里,在那對土丘峰上留戀忘返。一陣子之後手往下邊延伸了過去。

哥來……

鳳傾擺動著身子居然輕嗯了一句,葉老大那隻手掌終於伸向了罪惡之源。

眼見就要發生點什麼,眼見某位姑娘將告別姑娘時代成為一個春情蕩漾的女人的關鍵時刻的關鍵時刻。

「哼!天當地來地當床。堂堂政府高官居然也干這野合之事。無恥,無恥之徒。你,簡直丟官員們的臉面1突然一道冷哼聲好像從天際處傳來似的。

「閣下是誰?」葉凡抱起鳳傾一個彈身到了空中施展開鷹眼往四周滑去不久到了一顆大樹之上。

不過,葉凡能感覺到,這聲音絕對是女子發出來的。

鳳傾倒是一點都不怕,雙腮桃紅著躺在葉老大懷裡。反倒是興奮得差點出了心臟來了。

葉老大的能耐這小妮子是曉得一些的。不過,能遇上這種詭異的事任何女子都會感覺到刺激的。

不過,那聲音再也沒發出來。葉老大怒了,揮手手掌勁氣往四周掃去。

里啪啦,樹倒下了好幾根。葉老大抱起鳳傾在樹林子里折騰了起來。那腳在樹尖上沾過如滑空飛行一般。

鳳傾那雙眼盯著葉凡,心裡愛戀極了。此一刻,鳳傾只想把自己化作一汪春水融化在葉哥哥的全身里。要成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一塊才行。

女子,都信奉強者。這也是強者容易征服女子的原因。

足足在樹林子里搜索了半個小時,結果是一無所獲。葉老大有些鬱悶的坐回了草床上。

不過,此刻情趣完全轉移到了那道冷哼之中。倒是愛欲全消了。

良久,鳳傾突然抖瑟了一下身子。

「怪我,倒是忘了。我身體好你身體不如我,這大冷天,咱們回去吧。」葉凡脫下衣服給鳳傾披上了。

「哥,你再給我一個吻1鳳傾吶吶道,葉老大當然不會拒絕此等美事淥禱故且謊的吻,不過,此刻跟剛才的感覺卻是天差地別。

望著葉老大的背影遠去,一顆大樹頂上一道白色身影好像鬼魅一般。

那腳尖輕輕的拈在樹尖上隨著風兒隨著樹枝在輕輕的晃動著。那人好像身體沒有重量似的。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