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五十章搞死車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五十章搞死車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男人,都不是好東西1白影淡淡的哼了一聲,腳輕輕一沾,身子如大鳥一般在空中滑過,一去就三四百米距離。

幾個起落就消失在蒼茫的夜色之中。就這身手,比葉老大的虎鷹之功還要厲害得多。

「果然是高手,什麼人,居然如此厲害?」葉凡抱著鳳傾躲在一樹下望著白影遠去。

「反正是個女的,你說的。沒準兒人家是你老相識了。見你在這野外欺負我,當然要出頭點醒你了。你個花心大蘿蔔,現在知道厲害了吧?」鳳傾得意的咯咯大笑了起來,那笑聲在空曠的夜裡特別的好聽,如珠落玉盤一般。

「呵呵,她現在走了。咱還真要欺負你了,反正不欺負也被你看成欺負了,不欺負白不欺負了。」葉老大幹笑了一聲手掌又往鳳傾胸峰子上招呼了過去。

「不行不行,我要回家了。」鳳傾掙扎著喊道。

「跟你開玩笑的,怕啥小妮子。」葉凡在鳳傾臉蛋來輕捏了一下,樣子極為的輕挑。

「我才不怕呢,有種你就上1鳳傾臉蛋紅得能滴血了還挺了一下高聳的胸脯**的頂在了葉老大胸前,她居然講出這麼一句明顯的有著挑釁味兒,能讓所有雌性都汗顏的話來。反之,這話可是會令天下所有男性牲口們流鼻血的。

「唉,我……沒種……」葉老大嘆了口氣。十分的鬱悶,伸手一環抱起佳人輕身提縱而去。

「哼,幸好你沒種。不然的話本姑娘要變一個『葉公公』出來。男人,不能太花心。你,就是一個披著人皮的狼!本姑娘不喜。」葉老大不曉得,他輕身提縱而走之後遠處那道白影冷哼了一聲,這次再次轉身幾個起落不見了人影,白影真的走了。

不過。那白影講的話可是有些莫名其妙,人家幹什麼管你鳥事,還『不喜』。

這女人啊,說『不喜』其實就有往情網裡鑽的預兆了。那是因為這些女人自個兒都沒感覺到已經進去了。

可憐的葉老大,估計今後日子有些難熬了。給這麼一個比自個兒身手高得多的女子盯上,人家還可以隨時變個『葉公公』出來,可憐的小葉同志。你自求多福。不然,某天還真得叫葉公公了。

夜儘管相當深了。但鳳家住的西園別墅大廳里卻是亮著吊燈。

鳳老的大書房裡坐著幾個人。分別是鳳朝峰,鳳旭國以及童海風司令員。

「聽葉凡分析了一下,我覺得這次暗算玉玲的事並不是針對她本身。」鳳旭國說道。

「哼,玉玲是個老好人,不可能會跟人結下如此深的仇怨的。這次的暗算就針對咱們的。」鳳朝峰冷哼了一聲。

「對方既然能請到如此的高人出手,那是花了大力氣的。而且,設計得很完美。我懷疑是不是就是那天跟玉玲他們搶桌子起了爭執的那幾個人。」童司令員皺緊了眉頭說道。

「出手的是個高手。到底身手達到何種地步咱們可是查不出來。」鳳朝峰說道。

「葉凡會知道,不然的話他也解不開玉玲身上的暗算的。只有功底子比對方還高的人才能解決這種麻煩的。只不過。小葉這位同志埃好像也聞到了什麼味兒似的。這小子,很猾頭的。」鳳旭國說道。

「葉凡雖說年輕。但這個年輕人並不簡單。不知道底細的人都認為他是靠著喬家大院的裙帶關係上去的。

其實,我鳳朝峰是知道他的。以前麻川三省交通大道的形成就是葉凡搞出來的大手筆。

一個縣長能搞出如此大的陣仗出來,的確是相當有能量的。而且,這小夥子後來又干出了幾件大事。

這些都是他自身努力的結果。倒是一顆好苗子,可惜他是喬家大院的女婿,不然的話我還真有這個意思把他拉進來。」鳳朝峰居然會講出這話來,令得童司令員心裡也暗暗吃驚。

要知道,鳳朝峰現在高位為政治委員會的委員。他的眼光以及胸懷智慧哪是一般人所能比擬的。

既然鳳朝峰都如此的看重此人,那自已也得給家族傳達一點信息。雖說不能進入同一個圈子,但做朋友還是行的。

「要不直接叫葉凡相助我們調查此事,此人以前在魚桐還破獲過大案子,全國都震驚了。在這方面也是一把好手。而且,此人身手比暗算咱們的高手還要厲害,也好拿下那個混蛋是不是?」鳳旭國說道。

「先別急,高手,咱們還是能請到的。」鳳老突然擺了擺手,想了想說到,「去五台山吧。」

第二天,葉凡匆匆趕回了同嶺。

下午的時候接到了鐵占雄電話,老鐵講道:「葉凡,已經查清楚了。練平山是你們同嶺市委副書記車軍老婆的親舅舅。這樣一算車軍也叫他舅舅了,這層關係說起來是相當親的。」

「鐵哥,你說,在同嶺高速項目的爭取中是不是車軍在搗鬼。是不是針對我乾的?」葉凡問道。

「針對你那是絕對有針對你,不過,我琢磨了整整一個小時。覺得跟同嶺高速最直接有厲害關係的應該是孔端這個市長。

因為孔端是火電項目的主帥,而高速只是火電項目的輔助條件。不過,這個條件也是最重要的條件之一了。

一旦高速項目不能獲得通過,人家遠東電力集團將擱置投資這個項目。

那火電項目如果被擱置了最直接受到衝擊的就是孔端此人。因為他是主帥嘛,當然,你葉凡也會受到連帶責任。

而孔端這次失敗后估計得丟了帽子。而你最多落下個記大過處分就能脫身。

車軍是幹什麼的,人家是黨群副書記,當然盯著孔端的位置了。而你的位置他暫時是沒有希望把你趕走的。

所以,我覺得如果真是車軍請舅舅出馬搞的妖娥子的話針對的是孔端。」鐵占雄的分析還真是入木三分。

「嗯,我覺得練平山的表現也太過了一些。同嶺高速的投資方人家神路集團都同意增加資金了。

你交通部硬要攔著這個項目幹什麼?又不是國家不允許搞的大項目。

練平山如此的干就是想把同嶺高速攪黃了。從而影響到孔端轉爾孔端下去就推車軍上台了。

更何況,車軍原本跟省委的羅書記關係不錯。孔端不是羅的人,有機會自然羅也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

一旦位置空出來車軍上台非常的容易。時間只有一個月了,我得抓緊時間逼練平山自動通過高速項目才行。

不過,走高層一塊的路子已經沒希望了。鳳朝峰沒什麼表示,而我岳父那邊我也不想去求他們。

去求費家更不是我所願意看到的。」葉凡說道。

「直接查練平山此人估計難度太高,此人能走到今天這地步絕對屬於高難度之輩。

正部級大員,咱們想撼動他太難了。所以,我覺得,要搞就搞車軍了。

這傢伙聽說以前非常的囂張甚至狂妄。如此狂妄之人肯定有漏洞可抓的。

平時咱們無怨無仇的當然也就不管這些了。但是,既然他車軍先下手了,咱們這叫自衛反擊是不是?

即便是省委的羅坎成同志最後感覺到了,咱們這個也說得過去。也沒有違反潛在的規則是不是?

再說了,你葉凡在晉嶺再呆上幾個月就是一年了,我估計你可能已經動了換個地盤的心思吧。」鐵占雄講道。

「嗯,一旦同嶺跟風州的事處理好。而時間也一年多了,有的幹部在什麼地方一呆就是幾十年。

我葉凡不喜歡這樣子。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而我葉凡就喜歡新鮮的刺激的甚至新的挑戰。

老是呆一個地方能有什麼挑戰性。什麼關係都捋順了這官當得也就失去了刺激性。」葉凡笑道。

「哈哈哈,你老弟是天生不安份之輩。跟我老鐵以前在獵豹時的脾氣差不多。

不過,現在年歲大了,也想安定下來。這部里我估計要呆到退休了。

不過,這樣的生活也挺好的。現在有房有車有老婆有孩子的多好。這為官者像你這樣的可是不多。

因為,大多數官員在某地有了政績而且全面掌控了局面后是捨不得一時就離開的。

因為,在這樣的地方比較穩當而不會陰溝裡翻船。就等過熬過幾年時間資歷一到就能得到提拔了。

而你完全是個另類,不過,另類有另類的膽識跟勇氣,鐵哥我佩服你。」鐵占雄笑道,「至於調查車軍一事,咱們兄弟一起合力。要儘快糾出這傢伙的事來。」

「鐵哥過獎了,只不過我的性格所決定的罷了。」葉凡講著話擱下電話后不久孔端來了。

這貨有些消沉,估計也能琢磨出同嶺高速的重要性了。這關乎著自己的帽子,那當然得慎重了起來。

「怎麼啦孔市長,是不是沒睡好?」葉凡問道。

「唉,哪能睡得著。這同嶺高速無法通過我這心裡如芒刺梗背。就剩下二十幾天了,葉書記,要不招集班子成員開個會討論一下應對之策。

以班子集體決議形式來拍板這件事。而且,班子討論時群策群力,人說三個臭皮匠也能頂個諸葛亮嘛。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