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五十二章拿了唐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五十二章拿了唐雲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車軍同志,咱們不正在想辦法嗎?人說三個臭皮匠也頂一個諸葛亮。你也太小看咱們這個班子的力量了。

向省委彙報那是肯定要彙報的。不過,咱們自已得先爭取一下是不是?

如果市委班子所有成員都說這事沒輒了咱們再及時的向省委彙報也不遲。

你到現在一句也沒講過如何的去爭取到這個項目,而是一開口就指責我孔端這樣不是哪樣也不對。

你這是什麼態度?你這是不是在針對事而是在針對人。我孔端哪點讓你如此的不感冒了?

今天就擱桌面上講清楚。而且,車軍同志,我孔端說過,該負的責任我絕不含糊。這個,不勞你一直在糾結著。」孔端惱火了,直接就奔著車軍而去了。

「話講得好聽,你說要負責任直到現在你有負過什麼責任。對於火電項目即將被擱置你一點沒有擔待責任之心。

也沒有一句自我批評的話,我看你根本就是想推卸責任。話講得好聽,還市委班子集體決定什麼的。

你是想把責任均攤到咱們這些無辜者身上罷了。這種事我車軍絕不答應,該誰負的責任就要誰負。

當初火電項目確定你為挂帥者時你臉上光鮮,這當然是好事了。有好事時你孔端一定要打擔待在自己頭上。

現在項目要黃了時你又把這事往外推了。這天下的好事總不能讓你孔端同志全佔盡了。

和著好事你個人來壞事咱們均攤了。你還在這裡大言不慚。你有什麼資格如此的指責我是不是?」車軍言詞非常的犀利。而且,這貨那骨子裡的囂張勁兒又上來了。

「沒錯,再把這事攤咱們頭上絕對不行。這項目是孔市長負責的。我搞組織工作,而這個項目的參加的同志的人事權又不在我們市委組織部這邊。憑什麼要搞個集體研討最後還形成決議上報。這個,事實很清楚了。明擺著了。」陳大海也跳出來說道。

聽他們倆個一說,在場的同志全都明白了。也琢磨出味兒來了,所以,即便是孔端的同夥像畢雲理遲浩強等人也都悶聲不講了。

這要負責任的時候哪個傻子也不會去搶先了。

孔端盯了畢雲理一眼。老畢沒辦法,想想這同嶺高速還是自個兒負責的,到時孔端被處理了自己估計也不可能全身而退的了。

所以,這貨只好硬著頭皮講道:「現在不是談責任的時候,咱們最要緊的還是想想法子把項目爭取下來才是。

既然同嶺高速已經被交通部否決了,這條路估計是行不通了。所以,咱們就要作好在沒有高速通過也要把遠東集團的大筆資金留在咱們同嶺的打算才是。

咱們市委班子是同嶺決策中心。在坐的每位同志都有為同嶺而付出的責任感。

所以,當務之急是如何解決這件事而不是談責任的時候。」

「笑話。沒責任了大家都可以不負責這工作還怎麼樣展開?更何況。這麼大的事應該要及時向省委彙報才是。不然,這板子拍的可是咱們同嶺市委班子全體成員。」車軍冷哼一聲道。

「車軍同志,你硬要糾葛著這事不放又是為什麼?這事我已經向葉助理彙報過了,暫緩一下怎麼又不行了。

更何況,這事也是突發情況,又不是我孔端不作為造成的。人家交通部硬要卡殼,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孔端又能怎麼樣?並且,我們都努力爭取過了。沒輒的事你叫我們如何操作?難道世上事事都要辦成了才叫負責任。

我看你這根本就是在胡攪蠻纏嘛。」孔端憤怒了。直面反駁起車軍來了。

「既然是你處理得不妥當就得向市委常委會彙報,而且。我車軍建議及時向省委彙報這個哪點又錯了?

孔端同志,這可是關係著50個億的大工程而不是一毛兩毛錢的小事。

這建議都不讓人說了這常委會如何的體現民主。乾脆由你孔端同志一個人說了算就是了。」車軍這傢伙不可畏不陰,連帶著把葉凡都扯了進來。

「好了,這事,我看孔端同志講得也沒錯,先壓一壓咱們全力想辦法解決。」葉凡擺了擺手,看了車軍一眼又說道,「當然,車軍同志有建議權,這黨委會招開來就是聽取各方面意見的。

都不讓同志們講話那也是不可能的。這事就這麼著了,如果再過半個月咱們自已沒辦法解決的話就向省委彙報。

下邊研究一下章河市政法委書記以及公安局長人眩唐雲同志已經不適合再擔任這個職位了……」

「嗯,唐雲同志的確是不適合再擔任這個職務了。葉助理跟我通過氣了。

所以,我交待陳部長對全市符合條件的幹部進行了初次塞眩下邊還是由陳部長講講。」車軍一愣之後也就不再嗦了,知道人家孔葉兩人估計已經搭成了什麼,自個兒再折騰也沒什麼屁用。

「葉助理,根據情況我們組織部門甄選出了幾個候選人。一個就是現任的市局副局長衛強同志,該同志在公安戰線上已經工作了二十三年了。

經驗豐富,而且,該同志是從基層從一個小科員到指導員到派出所所長及至走到今天……

另外的兩個一個就是副局長高明棟,市局刑警隊長吳峰……」陳大海這貨在介紹時把衛強排在首位。

而且詳細的吹捧了此人,在坐的一聽就明白了。估計是車軍要推的人了。而衛強會跟車軍搞在一起也有些令人感覺到怪異。

這個,按規矩可是不能如此的。作為組織部長,一定要領會葉凡這個一把手的意思。葉凡推的那位同志自然得排在首位了。葉凡淡淡的看了這貨一眼也沒講話。心裡自然是有些疙瘩了。

「要論經驗我看高明棟同志比衛強強一些,高明棟同志曾經破獲過在全國都引起轟動的415槍擊案。

而且,明棟同志在下邊縣市任局長也相當長的時間了。有著主政一塊的經驗以及能力。

至於說衛強,好像是沒有擔任過下邊縣局一把手這一職務的。這個,對於章河市這個大市來講,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的位置何其的重要。

更何況,火電項目,同嶺高速很大一部分都在章河市境內。咱們同嶺全市近三成的收入是章河市貢獻的。

對於這個位置,一定要選一位能力最強的同志上去才行,所以,高明棟同志比衛強更為合適得多。」米月自然馬上站出來為葉老大中意的人選拋題了。

「嗯,明棟同志有著主政一塊的能力。衛強同志明顯的在這方面欠缺太多。

章河是咱們同嶺下屬的第一大市,馬虎不得。並且,衛強同志在省委督查室下來調查海山煤礦事件中有些事也處理得不妥當。

當時葉助理已經有點名口頭批評了一下。雖說到現在過去已經幾個月了,但時間還不長嘛1孔端一看,知道葉凡要推的就是高明棟。

自然,這貨馬上投桃報李,把剛才葉老大強壓下車軍這人情給還了再說了。

而且,車軍今天如此的要找自己麻煩。就是基於這一點也不可能讓車軍推的人上去的。

「孔市長,衛強同志不是處理得不妥當,而是已經選成了失誤,差點還釀成大事出來。

這樣的同志當時葉助理也是本著冶病救人的思想以口頭形式點名批評了一下。

我看就是處理得太輕了,這樣的同志哪能擔任章河市政法委書記一職。這是葉助理還是太仁慈了,太照顧著同志們的想法了。

要是又來個海山事件折騰出什麼妖蛾子來哪還了得。到時,咱們光是給他擦屁股都擦不盡了。」遲浩強馬上站出來強硬的反擊車軍。

因為遲浩強這個市委政法委書記對衛強也不感冒。而且,衛強自從投靠車軍以後居然從低調走向了囂張。老遲同志自然要伸手一耙子就把這傢伙給打死不可。

「嗯,我是章河市市委書記,本來這事我不好說叨點什麼的了。

不過,本人也覺得衛強同志在處理有些事的時候太過於毛燥了一些。

章河市可是有個六七十萬人口的大市。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這個位置太重要了。

要是因為衛強同志一毛燥惹出更大的事來就及為不妥當了。更何況,章河市經過海山事件以後我們也需要有著強力跟一些霸氣的同志去擔任公安局長一職。

因為章河這邊企業多,廠礦多,而事也相當的多。以前的唐雲同志,說句不中聽的話在管理方面有些鬆散了一些。

這個,既然都過去了我就不談該同志的一些問題了。」王龍東強勢出擊。

「人都有處事不妥當的時候,誰能保證高明棟同志在幾十年的工作過程中都沒有犯過點什麼?

咱們不能就糾住一點小事而忽視了該同志的全面能力,這對於衛強同志來講是很不公平的。

咱們都要以一個公平的眼光去審視所有的同志才對。而且,海山煤礦事件當時上面都下來調查了,衛強同志在其中只是表現得『積極』了一些。

這個,也只能說明衛強同志有著強烈的責任感是不是?對於如此的有責任感的同志去章河市完全有能力勝任政法委書記兼公安局長一職的。」車軍說道。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