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五十六章羅書記也來了興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五十六章羅書記也來了興趣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而且,還外加下拔了5000萬的補助性資金。這些錢下來得也快,跟著審批通知書一起到了晉嶺省政府。

在知道這個消息之後,齊振濤田初一以及羅坎成三位同志第一時間給葉凡親自打了電話表示祝賀。因為大家都知道葉凡親自去交通部爭取這個項目了。

不過,對於交通部又補助給風州二級路建設五千萬款子省里三位大佬都是疑惑不解。

因為,這風州二級路建設是有這方面打算的。不過,因為資金太過於緊張了所以這個項目還處於論證階段,通過的把握很校估計要推到明後天開工了。

只是,這五千萬人家指名要給葉凡的招商引資小組,又令得三巨頭感覺有些莫名其妙。你招商就招商嘛,這交通部什麼時候又管起商務部來了。

自然,一琢磨,三位領導都認為是葉凡經過活動打通了交通部的關係。而齊振濤也沒有再問葉凡這事了。

至於說孔端只能是暗暗咋舌,此一刻,孔端甚至生出一股此人根本就無法戰勝的蒼涼感覺。

至於車軍,只能是把滿心的憤怒吞進了肚皮裡頭。聽說這貨回家后連砸了一打盤子。弄得老婆晚上都沒盤子裝菜了。

而葉老大從京城直飛晉嶺首府龍江市。

先是拜訪了齊振濤。

「葉凡,同嶺這邊的工作開展得差不多了。火電項目。高速項目,紅谷寨項目都齊頭並進。

省委省政府把這一切都瞧在眼中的。不過,風頭太盛的時候就要選擇果斷的穴藏一段時間。

所以,下一個階段我覺得你工作的重心點應該放在風州方面了。

聽你說紅拍天真快來了,那就全力加勁,把紅拍天真留在咱們風州。」齊振濤喝口茶講道。

「對於紅拍天真肯定是會留在咱們風州的,只不過是投資額度的大小罷了。如果風州能讓紅拍天真滿意,估計投資額度就大了不少。當然。我們的心愿就是要讓紅拍天真多出錢才是。」葉凡笑道。

「噢,你好像很有把握似的。我不明白,你這自信從什麼地方來的?」齊振濤微微一愣,問道。

「齊叔,這屬於商業機密,不宜外傳。」葉凡神秘一笑,表現得有些翹皮樣子了。

「哈哈哈……」齊振濤大笑了一起。站起來拍了拍葉凡肩膀,笑道。「好好。敢對我齊大炮講出商業機密不宜外傳來的,你葉凡又恢復了當年在天水壩子的霸氣。

霸氣是一把手必須具備的東西。沒有霸氣如何服眾?有人講,你無非是嗓門大些嚇人罷了。

我齊振濤想說的就是嗓門大也是一大優點。為啥你嗓門大不起來,那是因為咱們有自信,有霸氣,有什麼不好。」

「齊叔,等下還得去一趟羅書記家裡。」葉凡有點不好意思講道。

「應該的。你做成事了好好的向羅書記彙報一下高速項目,相信羅書記也相當的高興。領導高興的時候去一趟。那就成了喜上加喜了。」齊振濤表現得很豁達。

「不是因為這個,聽說羅書記的夫人經常鬧騰胃腸不好。而且也治了許久了都不見效果。

連國家保健局的專家都下來過了。那天羅書記問起高速的事就扯到了神路的宋香君身上。

所以就搗鼓出了宋老爺子的玻雖然我說是歪打正著了。不過,羅書記聽說我小時候跟道士學過偏方。

因此叫我過去給他夫人看看。」葉凡把事講了一遍下來,這個,當然得跟齊振濤講明白點。

不然的話往羅坎成哪裡跑得太勤的話傳過去就怕齊振濤心裡會長疙瘩。

因為,往羅坎成家裡跑跟辦公室跑那個含意卻是大不一樣的。辦公室那是為了工作,這點齊振濤會理解。

而你往羅坎成家裡跑就是辦私事了,那就是在攀交情了。不得不讓老齊同志心裡有什麼想法的。

「是啊,老羅的夫人雷香這病也拖了很久了。雖說不危及生命,但折騰來折騰去的也相當的令人煩。你小子去好好的給看看,我知道你有一些另類的小本事,沒準兒還真有法子。而且,這對你來講也是個好機會嘛是不是?」齊振濤笑道。

「齊叔心裡不會長毛吧?」葉凡看了齊振濤一眼試探著問了問。

「你小子講什麼屁話,雖說我跟老羅有的時候因為一些問題會產生一些分岐甚至有時還會在言語上起一些衝突。

這隻能講是政治想法以及工作方法不同罷了。這是工作上的事,而私底下咱們不能跟工作混為一談。

這叫什麼,一碼歸一碼是不是?」齊振濤一臉嚴肅的講道,又拍了拍葉凡肩膀,非常親切的說,「去吧,好好給看看。」

此一刻,葉凡感覺到了這些前輩們的胸襟還真不是自已所能比擬的。這種層次的搏弈方式完全不一樣。

晚上七點,葉凡提了兩瓶藥酒進了羅書記的家。

這省樓一號家屬裸舊,估計建築年代不短了。

「來就來就是了,還提什麼東西嘛1羅坎成笑呵呵的招呼葉凡坐下。看來,高速項目能落戶同嶺老羅同志的心情也不錯。

「這是我自配泡製的藥酒,有幾個同志都嘗過了,說是效果還不錯。能去風濕,而且,即便是沒有病每天喝上一小杯也能促進身體的細胞的轉換,活絡經絡……」葉凡自然是吹噓了一通了。

「小葉有心了。」羅坎成笑道。

不久,一個阿姨扶著一個面容相當憔悴的中年婦人從樓上下來了。

葉凡知道她肯定就是羅坎成的妻子雷香了,那是趕緊站起來打招呼道:「雷阿姨好,我是同嶺來的小葉。」

「是小葉啊,我聽老羅講過你了。唉,阿姨給這腸胃折騰得都快散架了。」雷香話講得客氣,實際上葉凡發現人家也僅僅是客氣罷了。知道雷香並不怎麼看好自己能給她的病帶來多大的改觀。

雷香坐下后那阿姨不久拿了幾個文件袋子出來,說道:「葉助理,這就是夫人去各大醫院治療時拍的一些底片。還有醫生的診斷說明等等。不過,說法大同小異。」

葉凡也就接過來細細的翻看了起來,雖說這些用處不大,但是要拿出態度來讓羅書記知道自己是在認真看玻

而且,也能從現代醫學方面借鑒一些什麼來也不錯。

足足半個小時,葉凡看完所有的材料后又進行了對比。驚訝的發現,在鷹眼下。各大醫院拍的片子居然有所差別。

葉凡再次比對,在鷹眼下發現雷香的腸內好像有什麼細微的東西附著在上面似的。當然,底片看不十分清楚。

葉凡開始用內息進行了檢查,在鷹眼配合之下最後是應證了自己的猜想。

這許,這些附著在雷香腸內的微細之物才是造成雷香胃腸不好的主要原因。

並且,這些東西太過於細微。不過,葉凡也覺得有些奇怪。再細微的東西在醫學專家們的光學顯微鏡下也是能看清楚的。

為什麼自己的鷹眼之下看到的東西不一樣,並不光是細微之處。

而自己的鷹眼似乎是一台綜合的掃描感應器似的。居然能感覺到腸內那些附著物的一些特點。

葉凡試著把內氣通過經絡以及皮膚慢慢的溢進了雷香的腸胃之中。

而後控制著內氣凝聚在一起彷彿一片薄薄的刀片似的輕輕的在腸胃那些附著物上颳了一下。

不過,葉凡發現雷香突然皺緊了眉頭。

「是不是感覺到有些痛?」葉凡問道。

「不是有些痛,是很痛。可能是我的胃腸病又要發作了,不過,平時最疼痛的時候也沒有這麼痛的。難道是現在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病又加重了?」雷香根本就不可能相信這是葉老大的手筆。

因為葉老大隻是捏著自己的手腕。就這樣子怎麼可能跟自己的胃腸聯繫起來。所以,反倒是認為病情加重。

「你回想一下,以前有沒這麼痛過?」羅坎成也有些急了,要是真的病情加重那豈不是更加麻煩了。

「絕對沒有,剛才突然之間好像是腸子被人颳了一刀似的。」雷香搖了搖頭,態度很堅決的說道。

「雷阿姨,我如果講出什麼也許你不相信。但是,有些事並不是你眼中所能看到的。我如果說剛才的腸內的疼痛是我造成的你會相信嗎?」葉凡問道。

「不可能!怎麼可能!你只是像中醫看診一樣在把脈罷了。難道這把脈也能讓人腸內發生反應,怎麼可能。」雷香是堅決的說道。

「當然,如果要證明的話我嗦一大堆你也聽不明白。這麼講吧,我從小跟一個道士學過一些古怪的醫術。

跟咱們平時所見到的醫術是不一樣的。等一下我對你實施展針灸之術。

我可以通過針灸讓你感覺到這疼痛是由我控制的。當然,其中的原因就很複雜了。

你看電視中所演的氣功就很神奇,實際上來講這就是咱們華夏人所講的氣功。這是一種人體之氣。」葉凡說道。

「噢,還真有氣功?」就連羅坎成都來了興趣,問道。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