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五十七章搶生意的到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五十七章搶生意的到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還真有,不信的話等下我針灸之時就能控制住這個部位的疼痛了。」葉凡講著拿出金針來,順著經絡扎了進去。

葉凡其實是借金針來展示這種神奇的醫術,如果不用金針直接用內息隔空葉老大也能做到。

不過,那樣子幹下去后就太驚世駭俗了。用針灸之術還是能讓普通人較容易接受的。最多是感覺你葉老大的針灸之術很神秘罷了。

不然,葉老大就太神棍了一些了。

果然,隨著葉凡的動作雷香再一次感覺到了疼痛。

「還真是你的針造成的,這個,的確神奇。不過,小葉,你看我這病有沒治癒的希望?」雷香是相信了葉凡,現在倒是關心起治療來了。

而且,雷夫人是態度是大變了。轉爾,雷香又吩咐阿姨去燉蓮子羹等下治療結束后款待葉老大的。

「目前我還不敢肯定,不過,我想,你的腸病估計是跟這些附著之物有關係的。只是,到目前我還沒搞清楚這些附著之物是什麼?胡亂治療反倒更為傷了身子。今天晚上我只能先試探,等我琢磨透了這附著之物過後想辦法。」葉凡答道。

「那行,小葉你趕緊試探。一定要抓緊分析這些附著之物。」羅坎成一臉慎重的講道。

爾後,葉凡施展開了水功。再借用這些金針把水功內氣融合在一起。以水為刀在雷香的腸內的附著物上輕輕的。好像磨刀一般的磨著。

因為用『刮』的話雷香會疼得受不了。用磨情況就好得多了。不過,還是相當痛的。

只是,葉老大讓雷香看到了治療的希望,所以,雷香是咬牙堅持了下來。

二個小時後葉凡收了金針,發現金針中空的空孔中有一層附著之物。

葉凡小心的把這些附著之物收集起來,準備到醫院化驗一下這東東到底是啥玩意兒。

如果雷香的腸子並沒被這些附著之物所感染同化的話那就好辦了,只要把這些附著之物清理乾淨再療養一段時間估計雷香就能完好了。如果被感染了那治起來就麻煩得多了。

不但要清除這些附著之物。而且還要把被同化的腸子慢慢的濕潤著,藥物治療著恢復到原狀來。所以,分析這些附著之物就尤其重要了。

「阿姨,現在感覺是不是好了一些?」葉凡問道。

「舒服了好多,如果一直都能這麼舒服就好了。」雷香說著又憂鬱了起來。

「別急,會慢慢好起來的。」葉凡安慰道。

「謝謝你了小葉。」雷香說著這邊招呼保姆阿姨把蓮子羹給端出來慰勞小葉同志。

羅坎成也吃了一小碗兒。

「想不到小葉同志的醫術還真是神奇,真是讓我大開眼界了。看來。咱們華夏醫學還真是博大精深了。」羅坎成嘆息道。

「對於咱們華夏來講當然可以如此的講,不過。我只是運氣好撞上了。也許阿姨的病我能治。但是普通的感冒也許我還治不好。這個,只能講是撞上了。」葉凡謙虛的說道。

「呵呵呵,小葉同志有的時候還真是謙虛埃」羅坎成淡淡笑道。

一回到同嶺,想不到孔端居然來向自己彙報火電項目工作。

葉凡發現,孔端跟以前相比在態度方面好像有點細微的變化。似乎現在是真正的擺正了位置,把自已擺在了配角的位置上。

難道是自己的人格魅力感動了他,葉老大在心裡臭美了一把。

「神路集團的反應怎麼樣?」葉凡問道。

「反應很快。昨天下午就派了人過來接洽。說是會抓緊在最短的時間裡同嶺高速這一截爭取先開工。」孔端講道。

「看來,宋總是個誠信的人。」葉凡讚許似的點了點頭。

「是埃宋總一聽說咱們的項目居然詭異的在交通部又通過了。當時見到我一直說是覺得這事真是不可思議。還說葉助理是個真正的能人,居然能讓這個被判了死刑的項目起死回生。」孔端臉上擠著佩服神情。

「呵呵。咱們這個項目本來就應該通過的。只是交通部漏置了罷了。

而且,對神路來講如果這個項目真被擱置了也是一大損失。因為前期他們也做了許多的準備工作。

而花費的精力也不在少數。」葉老大又開始謙虛了,轉爾看了孔端一眼,問道,「紅谷寨那邊搞旅遊項目開發得怎麼樣了?」

「一切進展順利,玉市長昨天上午還專門來向我彙報過。說是加班加點路的雛形已經出來了。

現在雖說還沒鋪上水泥路面,但是路基已經成型。而且已經在顛簸的狀況下走大車了。

正因為路型出來了,所以,裡面的各方面建設也隨之全面的按規劃啟動了。

對於這次機會,紅谷寨的寨民們非常的珍惜。因為看到了希望,家家都充滿了喜氣。

三叔公更是號召全寨青壯年都投工投勞到工地上去。紅谷寨的青壯年人馬可是不少。

這樣一來,也為旅遊區建設的步子拉大提供了保障,而且,縮短了時間。」孔端也是一臉喜氣,講道。

在同嶺呆了幾天後葉凡又直奔風州而去。一迴風州風州地委行署專員林強以及地委分管經濟發展的副書記周昌中兩位同志就過來了。

「看林專員和周書記都是一臉的喜色,肯定有好事降臨是不是?」葉凡一邊招呼林強坐下一邊笑道。

「是有喜事要向葉助理彙報一下。」林強並沒有否認,直接點頭笑著說道。

「噢,快說來聽聽?」葉凡也來了興緻。

「葉助理,咱們風州在皮料子一塊的大家除了花家之外現在突然的居然又冒出一個騰家出來了。」林專員笑道。

「騰家,怎麼回事。再說了,怎麼會突然的冒出來,這個還能稱之為大家嗎?花家可是一直屹立在風州的,而且一直堅持著皮料子生產。騰家既然是突然冒出來,那說明是消失了許久了。」葉凡問道。

「騰家並不是消失了,而是在一百年多前就搬到了其它地方發展了。就是現在的南福省獅頭市。

騰家以前祖家是在咱們風州,而且,據考證,騰家在皮料子一塊的歷史比花家還要久遠。

據他們拿出來的證據證明,騰家祖上在唐朝時就已經是宮庭御用皮件製品的提供商了。

而且,騰家現在的掌舵人騰雲清還拿出了說是唐玄宗賞賜的御用珍品——九鹿穿雲鼎。

據說這九鹿穿雲鼎以前其實是擱在玄宗皇帝宮殿里的一個香爐。

後來騰家給咱們華夏古代四大美女之一的楊貴妃製作了一整套皮製品令得楊貴妃容顏大悅。

自然,楊貴妃又是深得玄宗皇帝寵愛。因此隨手就把宮殿里的九鹿穿雲鼎這香爐賞賜給了風州騰家。」周昌中搭話兒講道。

「騰家出示的證據都經過權威方面專家的考證過沒有?」葉凡問道。

「考證過了,我們請來的還是省里的文物以及皮件方面相關的研究專家們鑒定的。

而且,風州城的確有騰家這樣的大家。只不過一百多年來騰家在風州好像是沒落了,一點也不顯眼。

而且,就是在皮料子一塊的生意方面騰家在風州也沒落了。現在退步成了一個二流工廠。

不過,在南福省獅頭市那邊的皮件製品業方面騰家可是大家。說句現實的話,要論規模以及質量等方面,花家規模不如騰家,騰家在獅頭市是相當有名氣的。

而皮件製品的質量方面倒是各有千秋。」林專員講道。

「那倒怪了,騰家這次回來是想幹什麼?」葉凡想了想問道。

「說是聽說花家要領軍風州皮料子市場,騰家自然不甘落後也要參與這次活動中。

而且還講這裡是騰家祖上的發源地,他們也要為風州做貢獻什麼。

本來這是一件大好事,有著騰家的加入,咱們的皮料子市場豈不是將會更大了。

而且,資金方面也能湊更多的錢。有了市場跟資金那就更有了跟紅拍天真集團談判的保障。

不過,現在也遇上了一點小麻煩。」周昌中講著又微微的皺了下眉頭。

「二虎相爭誰都想領軍風州皮料子市場是不是?」葉凡脫口而出。

「葉助理還真是神算,一眼從現象看到了本質。」林專員佩服的點了點頭,說道,「沒錯,就是如此。一山不能容二虎講得很有道理。

這花家以前不願意出頭領軍風州皮料子一塊的業務。現在不一樣了,各方面的整治融合也到了關鍵時刻。

而花家也看到了其中蘊藏著的巨大的發展機會以及賺錢機會。

想不到突然殺出一匹黑馬騰家來。而且人家騰家的聲勢並不弱,短短十幾天時間裡逼得花家都坐不住屁股了。

花當家的居然親自來找過我幾回了。而花家生意一塊的負責人花向北更是時不時來個電話。

他們都指責騰家這是無事生事。以前花家沒出頭時騰家為什麼連屁都不放。

現在倒好,這皮料子市場以及資金的籌措等方面都搞得差不多時騰家倒是冒出來了。

而且,儼然他們騰家才是風州皮料子一塊的領軍大帥。這種明擺著是來摘桃子搶現成的生意,這種做法也太陰損了什麼。」林專員有些憂鬱了起來。

「花家肯定有提出什麼要求吧?」葉凡冷哼道。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