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五十八章太詭異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五十八章太詭異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是的,他們要求政府以正式文件的形式承認花家才是風州皮料子一塊的領軍人物。而且還要掛上風州皮料子協會會長一職。」林專員說道。

「騰家肯定不肯了是不是?」葉凡問道。

「沒錯了,騰家一聽說了這事馬上也找了我們一直折騰著。而且,開出的價碼也相當的誘人。」林專員講道。

「噢,他們出多少?」葉凡哼聲道。

「他們講花家最多能拿出五六個億,他們可以拿出十個億以花兩倍的強大實力爭取到紅拍天真集團。

以實力來看,騰家控股的獅頭市的『天王集團』的確比花家更有實力。

據我們調查過,天王集團有著四十來個億的雄厚實力。而天王鞋業一塊收入就佔了天王集團三成的收入。

就是nba的贊助商之一也有天王鞋業的影子在。據業內人士估算過,天王鞋業正在蓬勃向上發展。

在若干年後也許有向匹克看齊的潛力。如果能由這樣的大企業來領軍咱們風州的皮料子市場,再加上紅拍天真的加入。

那咱們風州一塊的皮料子沒準兒還真能衝出國門走向世界。」周昌中講到這裡居然也顯出按捺不住的一絲激動神情來。

「你們的意思是如果花家跟騰家競爭的話你們的天秤很可能會偏向騰家是不是?」葉凡問道。

「這個……有點難辦……」林強有些猶豫了。

「不是難辦。你們跟我直接講實話就是了。離紅拍天真集團到風州考察的時間也不長了。

咱們如果連皮料子一塊的整合都不能成型,連主帥都不能確認那還何談跟紅拍天真集團談判?

對於這一點,你們風州地委以及行署的意見相當的重要。這個,也是本著對風州人民負責的態度。

也許,一個決策錯誤將使得風州受到極大的損失,這是咱們絕不能看到的結果。

而且,商業競爭是殘酷的,並不是講人情就能決定的事。而實力跟潛力要擺在第一位上面。

不能講花家跟我們接觸時間長。他們聽話,我們跟他們交情不錯就選了花家。

不能這麼看,交情要講,那是在對等的基礎上。如果實力相差過於懸殊那就不是對等了.

那就不能光論交情而要站在公平原則以及利益最大化原則基礎上了。

咱們是幹什麼的,是為了風州發展而工作的人民公僕。

咱們講太大的人情的話受到傷害的就是咱們勤力善良的風州人民。」葉凡臉色變得嚴肅了起來。

「葉助理,時間不等人埃紅拍天真過幾天就要過來了。這主帥一定要先確定下來。不然,就怕到時搞得一包糟人家給氣走了那就太晚了。」林強專員有些急了。

「我一直在想。在整合開始的時候騰家一點信息都沒有。這下子到整合快結束的時候騰家倒是突然的冒出頭來。你們想想,騰家難道還真是想帶領風州皮料界跟紅拍天真談判抑或是騰家為了面子問題才冒頭的?」葉凡想了想說道。

「我也覺得有些納悶。這市場都整合了接近二個月了。當時聲勢造得也相當的大。

騰家肯定是早就知道這消息了。而他們現在跳出來。是有摘桃子的嫌疑。

不過,他們實力比花家要雄厚,這一點又不得不讓行署這邊要重新考量一下。

畢竟我們希望更有實力的商界巨頭能領軍風州皮料子界,只有那樣子的狀況之下才能在跟紅拍天真的談判中更有把握。」林專員講道。

「我也覺得這事有些奇巧,不過,琢磨過後也沒找到騰家加入有什麼壞處或苗頭。人家出了大筆的錢加入難道還想打水漂了。這個,笨蛋也不會幹這種騷包事的。」周副書記也有些疑惑著說道。

「兩位同志。我們有的時候是不是會被什麼蒙弊了雙眼。比如騰家那雄厚的實力讓我們開始時就沒注意到騰家跟花家相爭的真正目的。」葉凡說道。

「葉助理的意思是騰家另有目的?」林專員想了想,問道。

「在沒有證據前當然不能往壞處想。不過,我想。騰家的確出現得太奇巧了。

我在想。騰家在南福省獅頭市的威望很高。而且儼然就是獅頭市皮料製品業的大哥級人物。

他們為什麼要迴風州跟花家搶這領軍頭銜?如果真是為了風州皮料子界的發展為好那為什麼剛開始在咱們整合市場,而花家又堅決不同意的情況下又不出現。

我想,這事太反常了就令有不得不往壞的方面想。」葉凡引導著說道。

「難道騰家回來是搞破壞的?」周昌中突然一驚,這話脫口而出。而且,不經意的看了林專員一眼。

「那又是為了什麼?還真看不出他們要搞破壞的苗頭。一般來講要搞什麼破壞總是有目的是不是?騰家花了十個億甚至更多就是為了搞破壞,那個也太大手筆了。」林專員哼道。

「假如說,咱們先搞個假設。假如說騰家這次回來是搞破壞的。那他們這樣子干就耐人尋味兒了。

而且,這幕後是不是有推手在。如果給騰家搶佔了風州皮料了界領軍人物頭銜。

一旦騰家搞破壞,難道是把紅拍天真集團搶到獅頭市去。因為,騰家更有實力讓紅拍天真看到更合適的合作夥伴。

更何況,咱們都清楚。獅頭市是皮製發展的在市,不要講在全國。就是在全世界也佔有一席之地。

特別是獅頭市的鞋業一塊,雖說不能搶佔高端市場,但在中高端以及低端市場的佔有率是相當大的。

他們那邊早就形成一整套的市製品的產業鏈,為皮製品的發展提供了更大的發展空間。

如果真是這樣子,哪咱們風州皮料子市場將會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紅拍天真如果去了獅頭市,那對咱們風州來講將是一次重大的打擊。

錢款方面的損失是直接看到的,而其所帶來的負面影響更是讓本來就相當皮軟的風州皮料子產業更是雪上加霜。

當然,我並不希望看到這種結果。但是。咱們不得不防防這個了。當然,我們風州有自身的特點跟優勢。

在皮件原料一塊比獅頭市有優勢得多。而且,價錢也便宜得多。在皮製品一塊製作的歷史方面比他們還要早一些。

只不過咱們因為以前沒形成市場,所以,名聲反倒不如它們響亮了。」葉凡分析道。

「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無埃葉助理分析得還真是入木三分。

我覺得,綜合騰家的表現來看還真有這種可能。如果說是要騰家放棄了在獅頭市打下的天下而回到風州來跟紅拍天真合作。對於騰家來講應該是絕不願意放棄的事。而他們那邊又不放棄。而風州這邊的一塊就顯得有些雞肋了。

還真是了,騰家回來難道其目的還真是要搶走紅拍天真。這表面上看只是一種商業競爭的手段罷了。

而其實質上帶來的是什麼?這事。難道針對的是葉助理領頭的招商引資工作?

這樣一來。那葉助理在風州這幾個月也是白忙活了。連帶著我們這些招商組的負責人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林專員一臉憂鬱,說道。

「那這樣看來這幕後肯定有推手,此人是誰?」周昌中哼聲道。

「哼,不管他是誰。這樣吧,明天早上招集騰家跟花家以及風州皮料子產業一塊的有份量的廠家負責人過來。我要親自聽聽騰花兩家的聲音。」葉凡哼聲道,臉色有些陰沉了。

「聽說葉助理明天上午要招集皮料子一塊的負責人商量什麼?」某飯店一個包廂里常務副專員張杳說道。

「應該是決定風州皮料子協會的會長人眩」陳斌講道。

「這騰花兩家最近折騰得相當的熱鬧著了,頗有股子鬥爭到底的架勢。

而且。雙方都扯出了其家族的人馬形成了兩個小集團。這內訌一起,倒是把整合市場的收尾帶來了諸多變數。

這場面搞得還真是熱鬧。這場也不曉得葉助理會如何的收。抑或是偏向花家或騰家。

不過。不管怎麼樣搞,好像都不是一個圓滿的收尾了。而且。還有可能向不利的方向發展的趨勢。葉助理,估計這頭會『大』了。」地委秘書長丘含笑說道。

「如果論交情的話應該是選擇花家,不過,如果論實力的話應該決定騰家主帥。

這個,是個兩難的決策。魚與熊掌不可能皆得之時就使得風州皮料子市場的整合更是變得有些撲朔迷離了。

到時,沒準兒搞得兩頭一場空。同意了花家騰家會折騰,同意了騰家花家更不肯。

因為花家在前期已經投入了不少了。」張杳言詞中充滿了一股子幸哉樂禍。

「他不是當作羅書記跟田省長的面誇過海口,這風州皮料子整合一旦成功。

與紅拍天真簽定正式的合同之時要搞得比咱們的天風渠生態發展帶還有特色。

我蔡亮倒,他葉凡一個人能折騰出什麼來?他能有什麼,最多就是耍耍嘴皮子。

咱們有什麼,咱們的天風渠建設是省委省政府決定,下發過正式文件。

有著兄弟地市大力支持的偉大事業。他也不想想,憑他一個人折騰能折騰過省委省政府以及咱們風州地委嗎?」蔡亮講到這裡看了看張杳等人,問道,「對了,最近又增加了多少工廠肯搬進咱們的天風渠生態發展區?」rq!~!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