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五十九章組織部長有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五十九章組織部長有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還不錯,最近又拉了三個中等規模的企業加盟。他們考察過咱們的天風渠生態區之後覺得很有發展潛力。

而且,咱們先前的展示也讓他們知道了生態區域建設的背後是省委省政府。在招商一塊有著多項的政策優惠。

比如,投資額度達到一個億的企業加入之後咱們三年不收稅。而且,在土地等多方面的扶持力度省委省政府都開了綠燈的。

這些也是這些企業動心的原因是之一。當然,咱們的生態區規劃得好,而且資金雄厚才是他們動心的最大原因。

這商人以賺錢為第一要素,咱們亮出去的就是能賺錢的基礎,他們不得不動心埃」張杳笑道,這貨臉上閃過一線得瑟。

「那當然,最近張專員多方奔走。從省內到省外,甚至也出國考察過了。

這些企業的加入張專員功不可沒。我在想,要是葉凡負責的引資總資金還不到咱們天風渠生態區引資總額的一半之時這傢伙臉皮子還往哪裡擱去。

這引資靠的是能賺錢的條件跟基矗天風渠生態發展區不但有著省委省政府的大力支持。

更是有著幾百萬的風州人民的支持。說白點,咱們風州地區財政局就是為天風渠而生的。

他葉凡能有什麼,就是在接待客人方面的招待費也得暫時用挪移手段從同嶺借過來。

同嶺還有著整個同嶺市。不可能把同嶺市的財政收入全擱風州來吧。

而且,這筆錢還是暫時借用的,是要還的。要論他們引資建設的啟動資金來講,他們是一文錢都沒有。

如果要論區域範圍的話他們更是小得可憐了。因為,稍微好一點的招商區域都在咱們天風渠生態發展區域內。

如果他們肯過來為咱們添磚加瓦的話咱們也不反對是不是?不過,這招商的結果可不能算在他們頭上而是咱們開發區搞的。這種傻瓜事相信咱們聰明絕頂的葉助理是絕不會幹的。這樣一來,可供他們選擇的地盤就更小了。

咱們還要注意收縮地盤,最好是把風州城都划入天風渠生態區域經濟中。

到時。他們全為咱們白忙活才對了。」陳斌一臉的乾笑道。

「怎麼能講一文錢都沒有,蔡書記可是很重視皮料子引資一塊嘛。當初在招開地委委員會議的時候不是答應給150萬。

可惜那傢伙嫌少居然不領情。我看他這個光竿司令能跳出什麼來?

如果真像陳專員所講的把風州城都劃歸進來,那葉凡根本就沒有了可供招商的水土。

估計,會不會把咱們的葉助理給氣病了那就不好了。人家會講咱們欺負外來戶什麼的。」丘含笑笑得很甜美的。

「他不是光竿司令,你看,一回來。林專員跟周副書記就屁顛著去彙報工作了。肯定是講花家跟騰家的事了。而且,省委羅書記不是也安排了萬秘書長過來協助他的工作。不過。我覺得萬秘書長過來也有些詭異。」張杳說道。

「詭異什麼?」丘含笑看了張杳一眼笑著問道。

「你看,萬秘書長過來是一文錢也沒帶過來。好像就是省委羅書記派來的一個監督代表。

而具體的事務萬秘書長也很少過問。就拿花騰兩家的折騰來講吧。萬秘書長也沒插手過。

聽說林專員去問過萬秘書長。說是葉助理去法眾國考察了。這花騰兩家的領軍人物要敲定給誰。

你們知道萬秘書長怎麼說的,居然說這個要等葉助理回來拍板。

所以,這邊的事要不是有林專員跟周副書記,估計葉凡就剩下自個兒一個人上竄下跳了,那還不得累死了。」陳斌笑道。

「聽說葉助理在同嶺的項目前段時間差點給搞黃了,估計自顧無瑕了哪有空來管風州的事。」丘含笑說著看了蔡亮一眼,笑道。「你們猜明天葉助理會把風州皮料子協會會長一職敲定給誰?」

「他有權敲定嗎?」蔡亮突然出口冷哼了一聲。

「對了,他是沒權力敲定這個。風州皮料子協會會長只是一個民間機構而並不是官方機構。

而會長一職是要由風州皮業一塊的有份量的人選出來才行。別看葉凡帶人折騰了這麼久。其實,這些皮料子商人沒幾個聽他的。

我看。要是張專員出頭講一句,肯定比葉凡講話有份量得多了。」丘含笑順帶著拍了一記馬屁給張杳,這貨一聽,那是相當的受用,笑道,「哪裡的話,要論跟他們的交情,我肯定不如丘主任了。這段時間咱們這邊跟他們聯繫的同志就是你丘主任了。」

「沒事,既然葉凡也邀請了咱們。哪咱們明天全去看看,就當是風州地委委員參加的觀摩會吧。這對於促進各位委員的思想的提高,工作的改善,經濟頭腦的洗髓是相當有促進作用的。」蔡亮淡淡的哼了一聲。

「丟臉之會罷了。」張杳哼了一聲。

下午四點,葉凡居然意外的接到了風州地委組織部長白曉虹的電話。說是瓦山香寨寺風景很不錯,黃昏時去走走相當的意境。

葉凡覺得有些奇巧,這風州也來了幾個月了。白曉虹這個組織部長給葉凡的感覺就是做人很低調。基本上沒有聽到她發出什麼聲音來。

而且,聽聞到的消息就是白曉虹好像只專註於工作一塊。而且,沒有小集團之分。應該來講是處於一種中立狀態。

不過,葉凡覺得白曉虹好像對自己一塊的工作還是有些支持額度的。

葉凡也沒多想,悄悄打的直奔瓦山香寨寺而去。

從風州城到瓦山三十分鐘車程,因為瓦山是以前風州著名的土匪頭子陳雕盤據的地方。

所以,瓦山因為陳雕而出名。聽說當年陳雕帶了一百多人進攻花家大院居然是剎羽而歸。

不過,陳雕當時也是風州最大的禍患。從清朝開始一直到國民黨時代都派有人去剿匪,最後還是沒成功。後來解放后還是人民軍隊出馬才解決了這傢伙。

當然,清朝時期就不一定是陳雕當大寨主了,而陳雕只是一個接任者罷了。聽說瓦山山匪盤據已經有著幾百年的歷史了。這個老大難問題還是在人民解放軍面前才徹底解決清楚的。

車子到了盡頭還要走上一段山路,葉凡發現這瓦山還真是險峻。好像只有一條石階路可以通往山上。

而石階兩旁全是高大的樹木,從遠外看根本就看不到石階路。難怪當初從清朝剿匪到國民黨時代都沒能解決這個問題。

當然,當時的剿匪負責人不怎麼出力也是原因之一了。估計都是裝裝樣子撈些政績或錢財就了事了。

沿著一米多寬的石階小路拐了兩個彎之後發現有個小亭子。因為經常有人去瓦山玩,所以,這裡雖說不是專業的旅遊景區。但也是風州人閑瑕時遊玩的一個好去處。

因此,風州地委行署也拔了一些錢簡單的處理了一下讓人好走一些。

對於危險的地方有加上幾根鐵鏈子以防人摔死。當然,小亭子也順帶著建了幾個。

「葉助理,我講得沒錯吧?」白曉虹一臉的微笑著看著葉凡,白曉虹聽說還不到四十歲,長相只能算是普通。不過,氣質還不錯。

平時穿著的相當的正規,就是一個正規的女幹部形象。估計是今天出來玩倒是換了一身的行頭。

薄薄的綠色披風配上藍色的牛仔褲。再搭配上一條紫色的小圍巾,平時那梳得很工整的頭髮今天也放散了出來變成了披肩長發,倒是使得葉凡感覺眼前一亮。

「嗯,名不虛傳。這裡以前是大土匪陳雕的地盤。即便是在現在我還是能感覺到那股子飆悍的匪氣。

整個環境給人一種自然的粗獷之美。樹是自然生長的,這路是依山勢而建,看這石階上磨得如此的光滑,估計也有著不少年頭了。

而且,再加上咱們平時一臉正裝而今天煥然一新的白女士,使得這粗獷之中又增添了不少的溫情。

猶如在綠海之中突然發現了一朵純潔的花朵。」葉凡在最後兩句之中開了個玩笑。

「葉助潰我哪能算是花朵。要算的話也只能算是一朵凋零枯花罷了。不但不能給這粗獷的美景增添溫情,反倒是破壞了這裡之美吧?」白曉虹淡淡一笑,不過,葉凡能感覺得到。對於自己那一句漂亮話白曉虹其實還是相當受用的。

看來,人人都喜歡聽好話。關鍵是這漂亮話你要拿捏得當才行,不然就適得其反了。

「哪裡的話,白女士這個年月正是風韻展露的時候,引無數英雄盡折腰埃」葉凡淡笑著又追加了一句玩笑。

不是葉凡很輕漫,是因為葉凡感覺到在這種場合適當的開些玩笑有宜於身心,有宜於活躍氣氛。當然這個度一定要掌握好才是。

「咯咯咯……」一向莊重的白曉虹居然大笑了起來,那聲音珠落玉盤一般在這山上還是相當的令人瑕想萬千的。

「還笑,可是會招來狼的。」葉老大這句話可是有點曖昧了。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