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六十一章幕後浮出水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六十一章幕後浮出水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白部長,這『息』其實就是氣功的氣字。我這功夫茶是以咱們華夏有名的『氣功』之氣配合在一起蘊潤而成的。華夏氣功神秘莫測,並不是像你表面上看到的只能打打架而已。」天平大師呵呵笑著手一招茶杯在空中旋轉了一圈子飛回了原地,白曉虹當然看得是目瞪口呆。

「這就是咱們華夏氣功手法運用得巧妙之時的表現。」天平大師解釋道,只有葉凡曉得,這個,是人家大師以內息之氣控制著茶杯在表演罷了。

走出香寨寺,白曉虹嘆道:「天平大師還真是個奇人。」

「呵呵,高人。」葉凡點了點頭,看著白曉虹,笑道,「白姐叫我來肯定不光是為了品茶吧?」

「嗯,你也感覺到了。」白曉虹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最近因為皮料子協會會長一職花騰兩家爭執快到了白熱化程度。而聽說紅拍天真集團不久就要到了。如果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敲定這件事,這將給後邊談判的事帶來無窮的隱患。」

「嗯,明天早上我已經決定把兩家人都叫在一起。還有一些皮料子製造商都會過來。我想就在明天把這事敲定下來。不過這個騰家我始終覺得有些神秘。他們的行事更讓人感覺到詭異。」葉凡點頭說道。

「葉弟也看出來了,那就好。其實,今天叫你過來一個是看看這美景。二來就是。這騰家我知道。他們祖上跟咱們市委的周書記關係很好。」白曉虹一句話而出,葉凡頓時震驚,不由得問道,「是哪位周書記?」

「分管黨群一塊工作的周正剛書記,講起他們的關係估計就是在風州城也沒幾個人曉得。

我也是剛好遇上一親戚,當年這親戚的爺爺做壽,老爺子已經百歲高齡,由他口中閑聊中才曉得了這事。

說是周書記的祖上跟騰家的祖上是拜了把子滴了血的刀口兄弟。雖說現在他們倆家的交往沒幾個人知道。

但是。騰家在風州卻是在暗中相助周書記的。騰家現在的基業在南福省的獅頭市那邊,是不可能再回到風州過來創天下的。如果說是兩頭兼顧怎麼可能兼顧過來。前段時間騰家一出現我就覺得這事有些怪異。

所以一直在暗中關注著。不過,這事我不好得跟其他的同志講。如果你再不回來我也會打電話過來的。」白曉虹講道。

「騰家的基業在南福省那邊,他們又是怎麼樣相助周正剛的?」葉凡乾脆直呼其名了。

因為,葉老大一股怒火騰騰而串起了。本來琢磨到這事是不是蔡亮這個地委書記在暗中作鬼,想不到居然是另一個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傢伙在幕後推手。

「這年月只要有錢就能接交上朋友,騰家在暗中一個是以金錢的直接形式相助周正剛。

二個就是。騰家跟晉嶺省某些領導的關係還是處得不錯的。而周正剛能坐到今天這個位置上跟騰家也不無關係。

不然的話,周正剛的家既無權也無勢。憑什麼能走到今天。不過。我有些不明白周正剛如此干他到底想幹什麼?

按理講他跟你也是無怨無仇的。而在風州這邊你跟他也沒多大的利益衝突。

在蔡亮全面掌控風州地委的時代,就是林強這個專員以及周正剛這個黨群書記都感到頗為鬱悶。

因為蔡亮太強勢了,我是干組織工作是深曉得蔡亮的霸道的。往往在研究地區人事工作的時候蔡亮就會開出個名單來。

那些重要的關鍵的職位全是他安排的同志。而一些偏門的部門才會留給林強以及周正剛。

開始的時候周正剛跟林強也惱火,所以在書記碰頭會上兩人也聯手過不讓通過。

不過,蔡亮有的辦法。你書記辦公會上不通過咱就地委委員會上見。

在十幾個地委委員中蔡亮佔了絕大多數的人馬。那是鐵板釘釘可以通過的。

而蔡亮也做得很絕,你既然要相抗了就在那次的人事調整會上讓周正剛跟林強兩人剃了個光頭。

後來兩人掙扎了幾次感覺也的確是抗不過蔡亮。所以後來隨著時間拉長兩人都妥協了。

才會出現蔡亮控制大頭而兩人落些小位置的結局。自然,兩人心裡肯定不服氣。

你看到沒有。你一到風州,林強就蠢蠢欲動了。蔡亮肯定也在關注著。而周正剛表面上看去卻是不慍不火的樣子。

想不到他這一著棋可是能殺死人的。不過,我一直在琢磨。就是不明白。

他這著棋按理講整倒的可是你而不是蔡亮。這樣子干不是相助了蔡亮嗎?

按理講他應該全力相助你把蔡亮的風頭給打壓下去才是最好的結果。」白曉虹是一臉的疑惑不解。

「還真是詭異了,我原本也是在猜是不是蔡亮在背後推手。現在經你一提醒那肯定是周正剛了。我在想,此人如此的干是不是想讓我誤會了這是蔡亮在推手。如果不是你提醒就是打死我也不會懷疑到周正剛的身上。」葉凡講道。

「兩虎相爭必有一傷,而到時會不會是周正剛出來撿便宜。他這著棋著實的陰辣,就是蔡亮也給蒙在了鼓中。

到現在蔡亮小集團當然在全力的支持騰家折騰了。須不知自已居然被人當槍使了一回。

到時葉弟你灰溜回同嶺,而你肯定會把矛盾指向蔡亮。而周正剛也可能支使騰家的人在省里造勢,給人造成一種假象。

這次爭取紅拍天真失敗的原因是因為蔡亮在幕後推手的結果。

到時省里有些人有意見了蔡亮這位置估計也有些飄遙你倆個都退了那豈不是周正剛上馬的時候了。」白曉得分析道。

「我想估計也是如此的算盤的,這叫什麼,一石二鳥。周正剛打的好算盤,不過,現在,我想,周正剛想實現自己的目的那是有難度的。那明天上午會場見了。」葉凡嘴角掛著一絲淺笑。

第二天早上九點。

風州地委一個能坐下百來號人的中型會議室里坐無虛席。因為這次的主人是騰花兩家,所以,風州地委班子成員並沒有坐在橢圓形會議桌的兩邊而是坐在靠牆壁處的最外側。

花家一行人坐在會議桌的左側,騰家一伙人坐在右側。

再往外就是風州皮製品行當的一些相當有影響力的人物了。

而葉凡跟蔡亮以及林專員,還有萬達成四位同志坐在會議桌的中央,儼然就是一裁判架勢。

還沒開始前葉凡就發現騰家的掌舵人騰雲清並不像花家掌舵人花東成穿著的是清朝時的商人服飾。

騰雲清卻是一身的高貴西裝。領帶是紅色的金利來,此人面龐趨向於略微長一點,不過,下巴倒是不怎麼尖圓。

往往這種人玩陰的相當的有技術,玩起來時你還很難發覺。因為人家表面文章做得很好。如果是尖下巴人家一看就把你歸為陰辣一夥的行當中去了。

下首那個也是一身昂貴西裝的人肯定是他的兒子,倆人面相有三分相似。

風州地委秘書長丘含笑看了葉凡一眼,發現他點了點頭。於是說道:「今天在這裡有省里來的葉助理跟萬達成同志。還有風州地委班子以及……下邊由葉助理作指示,大家歡迎。」

頓時,場上響起了應合般的掌聲。當然,花家人拍得較認真。而騰空人只是虛應故事罷了。

對於葉助理他們今天也是第一次見到,感受是相當的震驚。因為,作為省長助理,葉凡著實太年輕了。

「嗯,同志們,今天把大家招集在這裡是必須的。大家也知道,紅拍天真集團就快來了。

咱們雖然不能講是狼來了,但也要做好與狼共舞的準備才行。而咱們風州皮製品市場的整合的收尾還沒收掉。

這樣子難道要搞個半落子工程,到時,咱們以什麼面目去應對世界百強企業之一的紅拍天真。

難道就以一盤散沙去應對。這次紅拍天真肯來,對咱們風州皮料子商家來講是機遇也是挑戰。

如果他們真的肯落戶咱們風州,那對於我們風州皮料子一塊將是一次重新洗牌的機會。

在這裡我先講話有些殘酷的話,有起就有落。也許,在這次的挑戰中有商家沒落。

但有更多的商家獲得了倔起跟重新洗牌的機會。話我就不多說了,在這個關切時刻,風州皮料子協會將成立了。

這是一個半官方性質的協會。跟別的地方的商會這樣的組織是不一樣的。

咱們風州皮料子協會是官商於一體。怎麼講呢?」

葉凡講到這裡特地停頓下來巡了大家一眼才又講道:「因為,在皮料子整合中風州地委行署的引導和監督的作用是相當的巨大的,是不能缺了他們的。

所以,往往由民間商家們自發組織成的協會這次我們地委行署要派駐幾位工作人員協助協會開展工作。

我們這樣子做並不是插手干涉你們的事。一般的事我們都只是起監督作用而不干涉。

當然,遇上違規以及一些糾紛要處理時我們可以給一定的建議。

當然,地委行署的引導作用不能忽視了。你們看,如果不是這次地委行署跟我們省里來的工作人員合作。」葉凡講到這裡又故意的停頓了一下當然是為了引起大家更為關注。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