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六十二章激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六十二章激烈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而且,再加上花家在市場整合中的大力相助,這次的市場整合根本就不可能取得成功。(最穩定,

在這裡我先不論其它的,就是在市場整全開始直到現在,花東成花當家的可以稱之為風州商人的典範,是值得我們學習的榜樣。

花當家的為了風州皮料子市場的順利整合,他們犧牲了許多。要不是有他的相助,這整合也不能如此順利的進行到現在。

在這裡,我葉凡對他表示感謝1

葉凡講到這裡拍起了手掌,而騰家人自然是臉色有些僵硬。想不到這位葉助理在會上開頭時居然如此直白的就為花家造勢。

那豈不是代表這位葉助理今天坐在這裡就是來為花家撐腰的。

那公平的天秤自然就傾向於花家了。葉助理可是今天的裁判長,他的一言一行對於在場的各位來賓同志影響絕對是具大的。

葉凡作了個停止的動作,掌聲終於落了下來,葉凡繼續講道:「當然,花家在其中的貢獻有目共睹。不過,昨天我回來時卻是聽到了一個新情況。

說是咱們風州皮料子一塊上又出現了一位名人,就是這位騰雲清當家的騰家。

而林專員跟周書記以及達成同志都向我彙報了許多關於他們的情況。

在這裡我就不一一描述了。相信在坐的基本上都清楚。而且,各位手中都有一份材料,你們先看一看。

今天在這裡我想說的就是,正好大家都來了,今天在這裡就要把風州皮料子協會的會長人選給敲定下來。

一個好的帶頭人對於咱們風州皮料子行當來講將起到促進和加速大發展的作用。

所以,在建議跟選擇的時候各位要注意慎重從事。不然的話,危及到的將是你們自身的利益。」

爾後,丘含笑又具體的介紹了兩家人的基本情況。爾後說道:「下邊由花家先陳述競選會長的理由。」

「各位領導,各位同仁,各位來賓……在這裡,我受父親花東成以及花家集團公司董事會的委託向各位作個陳述。」花向北先是打了聲招呼,看了大家一眼,接著講道,「花家在皮製品一塊的歷史就是我不講在坐的諸位全都知道。特別是在宋元明清時代。我們花家的皮製品是作為御用……」

而第二個陳述者就是騰家掌舵人騰雲清的兒子騰定峰,他站起來講道:「各位領導……我們騰家雖說在一百多年前就離開風州到南福省獅頭市發展。

但是。我們並沒有拋棄風州這裡的一切。騰家的祖宅在這裡。騰家作坊也完好的保留著。

即使是騰家在獅頭市最困難的時候別人以高價想買下騰家這些,騰家也沒有賣掉。

這是為什麼,因為家父講過了,有朝一日,一旦遇上機會,我們騰家是要回來的。

雖說我們騰家現在獅頭市發展得相當的不錯,至少。在獅頭市,我們騰家皮製品可以排入前三甲行當。

獅頭市是什麼地方。是南福省經濟發展最快的地方。他們一個市的財政收入完全可以跟我們省城龍江市媲美而有過之。

而且,獅頭市位於沿海地帶。經濟發達,信息通暢。從九龍市那邊過來的最新潮流產品第一站就要到獅頭市。

所以,獅頭市的皮製品行當引領了一代潮流。而且,要追溯歷史的話我們騰家從唐朝時就開始這個行當了。

要論御用供品,我們騰家更是宮廷指定的供給商。不是我們吹噓,騰家供給宮廷的時候花家還只是一個小作坊……」

不過,騰定峰剛講到這裡花向北馬上站起來反駁道:「各位領導,現在還沒進入辯論階段。(最穩定,

騰家只是在陳述自身的事,怎麼能把我們花家拉進去進行對比。這是對我們花家公然的污衊。

要論花家皮製品的歷史那是要早於騰家的。在唐朝時我們花家的作坊雖說規模比騰家的小了一號。

但是,花家作坊出來的全是精品。就論上供的御品來講吧,我們的供品都是給皇帝以及四宮娘娘們用的。

而騰家的供品一般是給有些份量的宮女或貴人穿的。」

花向北剛講到這裡騰家峰反駁道:「各位領導,我的陳述還沒完,這花家是公然違規就開始強詞奪理了。這是公然違反了剛才所定的規矩,按理講應該驅逐出場的。」

磕磕……

兩聲重音響起,現場頓時安靜了下來。葉凡一臉嚴肅的掃了大家一眼,說道:「花家要注意點,由騰家先陳述完畢后再展開辯論。

不過,騰家首先就要注意一點。剛才在陳述過程中你們把花家先扯了進來,這個,已經是違規了。

所以,雙方都有違規表現。下不為例,那就由騰家先陳述完再展開。」

爾後,騰定峰也修改了一些陳述措詞終於陳述完畢。

「下邊進入兩家的辯論階段。」丘含笑宣佈道。

「笑話,我想問問花當家的。在唐朝時你們花家作坊說起來那是小得可憐。

不要講帝王家專供,就是有錢的商人也不願意用你們的皮製品的。你們那個時代生產的東西就跟現在的地攤貨差不多。

而我們騰家在那個時代就揚名了,是品牌貨跟的攤貨的區別。」騰定峰講到這裡時從桌下拿出一個精緻而考究的盒子。打開后不久擱在桌面上一個香爐鼎樣的玩意兒,說,「各位領導,這鼎叫做『九鹿穿雲鼎』。

以前其實是擱在唐朝玄宗皇帝宮殿里的一個香的香爐。後來我們騰家給咱們華夏古代四大美女之一的楊貴妃製作了一整套皮製品令得楊貴妃容顏大悅。

所以,玄宗皇帝一高興就賞了這個鼎。不要小看它只是一個熏香的爐子,當時在宮庭卻是相當的重要跟必備的。

特別是擱在皇帝辦公的地方的香爐,那做工就是當時唐朝製作這種藝術品的最高成就。

我們特地請了古董專家們鑒定過,這九鹿穿雲鼎是用我們和田一種特別珍貴的紅玉製成的。

你們看,雖說都過去一千多年了,但這紅玉還是給人一種玲瓏剔透的感覺。

而各位再聞聞,當年那淡淡的熏香味兒如果你湊近鼻子還能聞得到的。即使是在當年,這在宮廷中也是一件寶貴的宮器。

要論現在的話就是價值連城了。當然,這是祖上留下來的榮耀,是我們騰家的非賣品。

曾經有個浙寧省來的商人出了五千萬我們沒有絲毫動心的。不要講五千萬,就是一個億我們也不會賣掉的。」

騰定峰是一邊擺弄著那香爐一邊介紹著。

「既然騰家說是請了專家來鑒定,那就請出示專家當時鑒定的鑒定書?沒有證據我隨地撿個香爐也可以講是什麼九鹿穿雲鼎了。並且,我們從來也沒聽說過什麼『九鹿穿雲鼎』這玩意兒。」這時,花東成淡淡的哼了一聲道。

「當時是請得有專家來鑒定過,不過,我們騰家並沒有準備把這鼎賣掉或作其它用場,這個立場我們剛才已經申明過了。

這鼎是我們騰家輝煌的歷史的見證,一直供在騰家祖屋裡面。所以當時並沒有弄正規的鑒定書。因為不賣掉弄這些花哨玩意兒幹什麼?

當然,如果要鑒定書那也容易,我們馬上可以請專家到風州來當場鑒定。」騰雲清也是哼聲說道。

「行,那就請專家過來鑒定一番。」花東成冷哼道。

「只是一個香爐,何必還要鑒定。葉助理講今天就要確定人選,時間可是來不及了。」蔡亮插嘴講道,這個,好像有相助騰家的嫌疑了。

「拿來給我看看。」葉凡示意道。

騰定峰把香爐捧到了葉凡面前。

葉凡施展開鷹眼掃描了過去,心裡突然的一動。因為,從鷹眼反饋來的信息感覺到這香爐的材質好像並不是什麼珍貴的紅玉製成的。

葉凡於是再次掃描了一下,可以肯定其材質不是玉石之類的東東打制的。

這香爐滾圓著一個大肚皮,通體紅得似乎快透明了,估計是年代久遠的緣故,香爐上罩著一層或者說是沾著一層薄薄的被香熏過的什麼不明物質。

葉凡伸手摸去,發現這不明物質似乎非常的光滑。倒有點像是給汽車美容時的打蠟上光了。

怪了,如果說是透明油漆好像又不像。一千多年過去了居然還能沾在這上面,真是了不起了。

葉老大心裡暗暗納悶開了。再看過去,發現這香爐並沒有爐耳朵。

上邊有個爐蓋,這爐蓋也鏤空雕刻的一個蓋子。蓋子上的鏤空層上鏤空著許多的怪異的花紋理。

這個倒沒引起葉凡多大的興趣,因為香爐要漏香,這鏤空的小孔就是熏香冒出來的地方了。

只不過這香爐肚皮上卻是有著突出的四個小龍頭,大概就小指頭粗大。這龍張牙舞爪著纏繞著在整個香爐肚皮上。

而香爐底下也有四隻爐角,看上去像是麒麟的形象。這麒麟全身上也有著許多細如針孔樣的小孔。跟龍身上的細小孔也差不多。

一股淡得鼻子難以聞到的香味兒傳來,葉凡腦中突然好像是暈厥了一下。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