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六十六章不行就用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六十六章不行就用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馬上轉賬過去,我查過了。全省兄弟地市就剩下你們同嶺的錢沒到位。

前幾天天風渠建設聽說遇上了資金上的困難一度還停工過。這事不久就傳到省里了.

羅書記親自過問過此事了。估計風州的某些同志彙報了情況。」齊振濤提醒葉凡道。

「小人1葉凡忍不住罵了一句。

「你說誰小人?」齊振濤那大喉嚨又響了起來。

「我是罵暗中告狀的人,這根本就是蔡亮一伙人玩的噱頭。明明有著五六個億的啟動資金,怎麼還不到二個月就用完啦。

這怎麼可能,我實在是想不到,難道省委里這些領導都不會想到這個。

如果說天風渠建設一個月就要花上幾個億的話那省里還能撐得下去嗎?

這麼簡單的花招省委領導不可能看不出來。可為什麼一定又要過問,這不是在逼我葉凡上梁山嗎?

這邊要我到風州去指導引資,這邊一文錢不給,叫我怎麼辦?總不能連飯錢都給省了吧?」葉凡發牢騷了起來。

「呵呵,你以為羅書記等省委領導是傻瓜就你葉凡聰明是不是?那是不可能的。

不過,羅書記這樣子做當然也有一定的深意。你也沒必要把羅書記的心裡想得太陰暗了。

羅書記沒你想得那般的齷齪要對你一個下屬下手。我想,他是在鞭策你跑步往前。

其實。這對你也何償不是件好事,羅書記盯上你了,你就把事干好。

到時圓滿干成了事羅書記是不是也會記上你一筆的。再說了,你小子人情還挺大的。

你馬上把四千萬轉給風州就是了。羅書記有指示給你五千萬。本來聽說這五千萬是補助給同嶺高速項目的。

不過,聽說你拒絕了這美事,要求把這筆錢挪到風州給你引資打鋪墊用。

羅書記同意了,所以,你把錢轉給風州。而我們省政府馬上會把錢打到你們風州引資領導小組的賬頭上的。

放心,這次省城拔款那潛規則我就不使了,全額給你。怎麼樣,老齊我為你想得周到吧。」齊振濤笑道。

「齊叔萬歲,哈哈哈……」葉老大爽笑開了。

「萬歲個屁,你齊叔可不想真當一個老不死的。」齊振濤哼了一聲也相當的高興,轉爾問道。「聽說你們已經成功的整合了風州的皮產業市場?」

「嗯,今天花騰兩家聯手籌集了二十個億的現款準備跟紅拍天真集團好好談判。真是件大好事啊!當初我講過。我一定會讓風州皮產品行當風頭壓過天風渠前期項目的。這下子看來還真有成事的可能性了。嘎嘎……」葉老大一時得意著忘了形。

「啥,壓過天風渠,你小子是不是想找死?」齊振濤罵道。

「找死就找死,我這脾氣就是這個樣子的。當時是當著蔡亮跟羅書記田省長的面小

我不得不壓過他們一頭了,不壓過羅書記會治我的罪,蔡亮會笑話死我。

壓過一頭也許還有活路。我想,既然齊叔講羅書記田省長心胸如此的廣遠。難道會計較這一件小事了。

再說了。你們省委省政府沒能耐讓天風渠項目如我搞的引資一塊工作熱火那又能怪過誰來。

總不能還要治罪有功之臣了,那會讓人寒心的。而且。我也相信齊叔等省委領導那博大的胸襟的。不會跟咱這小心胸的同志計較的是不是?」葉凡小拍著馬屁。

「你小子,越來越馬屁蟲了。算啦。既然你要整就整吧。到時一旦紅拍天真落戶之時不要忘了邀請羅書記田省長過來剪綵就是了。」齊振濤笑道。

「我最想邀請的是齊叔,難道你不來?」葉凡問道。

「到時再看了。」齊振濤口氣雖淡葉凡能感覺到他心裡肯定相當的滿意的。

第二天早上,葉凡在周昌中跟騰雲清帶引下去了騰家作坊。

一百多年的風風雨雨也使得騰家作坊現在已經破爛得不成樣子了。

花家作坊能保存得如此的完好那是因為花家人一直使用到今天。在使用過程中有什麼地方損壞的話會馬上修整的。

而騰家作坊就不一樣了,接近兩百年沒人使用過了。再加上當初騰家舉家搬到獅頭市時又撤走了一定的必用的生產工具。

其實,現在的騰家作坊就剩下一些古磚跟破牆外帶一些腐損的木頭了。院落里稱落的亂擺著一些石頭用具。

跟花家作坊相比,騰家作坊的地理位置更為偏僻了一些。不過,令葉凡相當欣賞的就是這作坊的面積卻是大得驚人。

因為騰家有錢,所以一直以來都是用磚圍了起來直到現在。這方圓足有三里之地。

如果用來作為風天集團公司新的廠址倒是相當的不錯。而花家作坊倒可以作為精品車間,融博物館跟制皮藝術車間供人參觀購物於一體。

「騰當家的,經后你這裡就是風天集團的新廠址了。」葉凡指著騰家作坊笑道。

「我這塊地盤雖說沒有花家所處的地理位置好,但是,我的地盤大。

我們算過,這作坊不下20萬平方米。一平方米就是爛價給500塊算的話也值上一個億的。

作為新廠址的話那估算下來也是一筆不小的錢的。」騰雲清講這話時卻是大有深意的。

意思是如果我的股份值超過你們花家的話這風天集團的董事長位置就得挪窩子了。

「騰當家的,花家作坊雖說比你們的要小一點。不過,小沒啥,這年月關鍵要看所處的地理位置。

比如。鬧市區一平方米地價可以達到五千塊到二萬塊一平方米。我們花家作坊當初在合股時也請相前方成的專家估算過。

一平方米絕對不下五千塊。而且,我們作坊一切東西都保存完整,完全可以作為皮料子工藝博物館形態處理。

那價值將再上一個台階。這麼一估算下來,其總體價值絕對遠遠超過騰家作坊的。」花東成可是老生意人了,算起這個來絕對不輸給騰雲清的。

「那是你們的說法,你們花家作坊雖說離市區近一些。但地價也不可能按市區店面的價格算的。我看有一千塊一平方米就頂天了,至於說到古董價值,這個只是一種精神層面的東西。不好估價算。」騰雲清這嘴皮子那是一點也不賴的。

「一千塊,你去那種地方弄這麼大一塊地買給我算啦?我花東成絕對眉頭不會皺一下就拍下來。」花東成顯然有些惱了,你騰雲清也給貶得太低了一些。

「以為我弄不來是不是,咱們風州城雖說是地區首府。但是因為地處偏僻,經濟不發達。

這裡的地皮跟獅頭市相比是天差地別。獅頭市鬧市區屁股丫大的一塊地就能頂這裡上百平米方。

風州城最鬧的地方門面兒地價一平方也不過七八千塊,你們花家作坊其實也是一偏僻地帶兒。

一千塊是高估了。」騰雲清冷哼道。

「我說過,你去弄來多少我都要。」花東成一臉冷笑。

「好了。你們倆家都別爭了。到時等紅拍天真的考察團一到。我們會請省里相關方面的權威專家組團過來評估的。

絕對不會讓你們倆家中任何一家吃虧的。而且,就是你們在這裡爭得面紅耳赤的又有什麼用。

至少。這一點要得到合作方紅拍天真集團認可才行是不是?別看人家是老外。但在這方面絕對不會弱智的。在生意方面更是稱得上是算盤精了。」葉凡擺了擺手笑道。

花東成跟騰雲清也就沒再嗦了。

「騰當家的,你們那九鹿穿雲鼎我十分的好奇。能否借給我欣賞幾天。這個,我這人對於古董方面也有一點研究,頗為喜歡這方面的東西。」巡視完後葉凡隨口問道。

「葉助理要借了我還有什麼話說,晚上我叫定峰送過來。」騰雲清點了點頭說道。

晚上,送走騰雲清之後葉凡就開始搗鼓那九鹿穿雲鼎了。

折騰到半夜終於搞清楚了這東東,還真別說。還真是一件能施展迷香的兵器。

而且,也不曉得這東東的材質是什麼做的。可以隨著內氣輸入收縮大校小的時候居然可以縮小到小指頭大小掛在腰間。

葉老大搞了點不怎麼厲害的迷香擱裡面再施展開內氣叫李強試了試。這貨馬上就暈了過去。

足足三個小時才醒轉了過來,一醒過來就大呼厲害著了。

一看這東東如此的厲害。葉老大當然就起了貪念。如果能整到自己手頭上的話攻擊時出奇不意的用內氣控制著飛到對手不遠外施展開迷香那還真是一件好兵器了。

「這騰家如此的看重這個老祖宗之物想弄過來估計是相當難了。而且騰家又不缺錢。」李強摸了摸腦袋有些恐懼樣子的看著那鼎說道。

「用錢肯定不行,你出多少估計他們都不會賣的。可惜的是騰家好像也沒什麼人當稍大點的官。

如果像是騰雲清的兒子像花東成的兒子一樣能走到司長位置的話我們出手相助一把也許還能弄到這鼎。

不過,據了解騰家直到現在家族中人出現過最大的官不就一個副處級的幹部。

即使是把它弄上正處位置對騰家來講也不值這鼎的價值。畢竟,像這種家族都相當的尊重老祖宗之物的。」葉凡也有些鬱悶了起來,眼見著這襯手的寶貝卻是不能擁有,自然心覺得有些窩火著了。

「乾脆還給他之後咱們想辦法偷來就是了。」李強出了個餿主意。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