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六十七章羅書記不同尋常的熱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六十七章羅書記不同尋常的熱情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偷個屁呀,你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嗎?」葉凡沒忍住給了這傢伙一個爆栗子。

「我不明白,你還給他們了。要給賊偷了有啥辦法。而且,咱們手法高明,他們絕對查不出來。」李強摸著腦殼子有些鬱悶的問道。

「我喜歡這東東,不久它就被偷了,你想想,人家會不會懷疑到我頭上。」葉凡哼道。

「這個…,—,這個…,—,好像有點哪個了。」李強恍然大悟,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哪咋辦?」

「呵呵,只要想弄到手,自有辦法的。過段時間等這邊的事消停了再說吧。」葉凡神秘一笑。

五月底,紅拍天真就要來了。葉凡帶著所有招商引資組成員也是忙得屁顛屁顛的根本就忘了白天黑夜。

5月飛號,突然接到米月電話說是叫葉凡馬上趕回去。因為省委組織部有人下午要過來葉凡匆匆而回。

來的是省委組織部副部長柳欣。

一交流之下才知道車軍調走了,回京☆城部委任職。好像是平調。

葉凡急問車軍的接任者是誰,不過,柳副部長卻是搖了搖頭說是上面還沒有確定下來。

葉老大自然馬上動了心思,王龍東在章河市也幹得很出色,如果在離開同嶺之前能推他坐上車軍的位置那就好了。

而且,王龍東能掌管黨群工作對於自己調控同嶺的人事也~好辦得多了。

那陳大海這個組織部長只能是一隻紙老虎了。

想到就去干,於是葉凡帶著王龍東直奔省城而去。

葉凡帶著他第一個拜訪的就是齊振濤。

「好端端的不在風州呆著跑省城來幹什麼?不是聽說二天後紅拍天真就要過來了嗎?

現在這關鍵時刻你小子別到處亂跑著瞎忙了。」齊振濤看到葉凡第一句話就是關切般的批評。

王龍東知道人家齊葉的關係,不過,也感覺有些訝然。想不到這兩人關係好到如此地步,有點像是一對父子了。

「老頭子也真是,人家葉哥好心來轉轉就不行。難道爸你當了省長就不讓葉哥來串門啦?這工作是要但休息也是應該的是不是?」齊天打著哈欠從樓上下來了,一看王龍東笑道,「龍哥也來了?」

這個,自然是葉老大預伏的伏筆。把齊天拉回來共同為王龍東講情造勢。

「噢,你們認識?」齊振濤看了看王龍東問道。

「當然認識了,龍東哥可是葉哥手下第一員大將。當初葉哥要到同嶺來,而龍東哥就是葉哥從南福省海東那邊搞過來的。當然,當時的名頭就是幹部異地交流。不容易埃」齊天趁機出嘴了。

「齊省長好,我是章河市的王龍東。」王龍東一臉恭敬的打著招呼。

「章河市,好地方嘛。最近高速跟火電項目都落在了你們哪裡。」齊振濤含笑點了點頭。

他看了葉凡一眼,哼道,「有屁快放,我曉得你小子帶人登門那就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一沒安啥好心的。還是趕緊放完屁給老☆子滾迴風州去,這個節骨眼上千萬給我盯住了。一旦紅拍天真的事敲定下來你再休息吧。」

「嘿嘿,給齊叔看出來了。」葉凡乾笑了兩聲。

「你小子一撅屁☆股我就曉得要拉什麼屎。是不是車軍一走你就盯上這個位置了,而且想給這位龍東同志推上去?」齊振濤沒好氣的哼道。

「這個……,啥的……。」葉凡摸了一下頭,有些不好意思,說道,「都給齊叔這神運算元給算準了我還講啥。

這個、,我就是這個意思了。反正我是你齊叔手下的一個兵,而龍東同志是我的好友,算起來也是齊叔你手下的一個兵。

而且,如果今後我如果走了的話龍東同志也是顆好苗子。」

「慢著,你講什麼,要走?」齊振濤喉☆嚨一下了粗了起來,一臉訝然的盯著葉凡。

「這個、,齊叔,我是說如果。這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今天不曉得明天的事是不是?」葉凡趕緊說道。

「唉……」齊振濤嘆了口氣,良久,擺了擺手,說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誰也擋不住的。

你小子能講出這話來,估計已經有了去向了。唉,齊叔也不想攔著你。

如果有更好的去處的話那就去吧,別忘了齊叔就是了。還有,盡量在同嶺多呆一段時間,多給我幹些具體事出來。」

「葉哥,你真要走了。」齊天也有相當鬱悶的問道。

「沒那麼快,這事,八字還沒有一撇呢。其實,我還年輕,再幹上幾年也正常。

當然,如果能提個打擦邊球的副省的話我也願意留下的。不過,我曉得在短時間內這是不可能的。而且在這邊,我又不清楚羅書☆記的態度。要提副省的話羅書☆記的推薦相當的關鍵。

而齊叔也不好為我講什麼,畢竟,我不是鳳系出來的人。他們都知道我的底細,反倒是不好辦了。」葉凡嘆了口氣講道。

「你講的也是實情,提副省非同小可,那是角逐層面已經上升到了中組織部那邊。估計也只有你的准岳父出手才能推你上去了。不過,正因為他是你的岳父,反倒成了你提副省部道路上的桎梏。」齊振濤講道。

「桎梏,怎麼成了桎梏呢?喬委員是葉哥的准岳父,在他的大力舉薦之下葉哥上去不是水到渠成了,怎麼反倒成了桎梏?」齊天是一腦門子的迷糊不解。

「你小子能明白的話也不至於到現在還只是個師長。」齊振濤沒好氣的哼聲道。

「我還小,能當師長已經不錯了。有幾個像我這樣年輕的師長?」齊天不服氣的反嘴道。

「你牛氣1齊振濤沒好氣的哼道,想了想說道,「這個、,其實,小葉,你想想。

喬委員主掌中組部,貴為政治委員會委員。這種層次的幹部是最怕人講閑話的。

他直接推舉你那是要避嫌的。所以,如果要推舉你的話他絕對不能出嘴出手的。

如果要通過司盟或跟人交換利益方面由另外的同志為你吶喊的話那要hu的代價就更大了。

你想想,如果你是喬委員的兒子哪還差不多。女婿雖說是半子,但是,跟親生兒子不是有著相當大的區別的。

對於這種重大的交流,一般的同志都不會去干。最終就是放棄了。所以,以我看,你提副省部級別的路特別的坎坷。

喬家就別指望了,到是哪顆更大的樹你看看能不能去想些輒子。還有鳳家那邊,你盡量要交好他們。

如果有著這兩家推舉,而喬委員雖說不能舉薦但暗中搞些小動作還是行的。

你的上位就順當得多了。不過,你的最大的缺失之處就是太年輕了。

估計要提副省部級的話還得三四年時間了。想一步登天那是不可能的。

你要有耐心,要一步步的來。別看你現在是省長助理兼大市市委書☆記,估計你還得在這樣的職位上奮鬥上幾年下來才有希望。」齊振濤是深刻的的剖析著這一切。

「我明白,暫時我也曉得沒什麼希望。所以我並不急,而且,在晉嶺我一定要多幹些事出來。這些也都是提拔道路上的墊腳石。不過,龍東是我的兄弟,所以我帶他來了。希望齊叔能拉他一把。」葉凡直白的講道。

「這事難度很高,你也曉得車軍跟羅書☆記的關係的。其實,車軍下來有代表羅書☆記的意思的。

原本的意思我就不講了,車軍黯然離開同嶺,這其中是有原因的。

這原因我們也沒必要去深究了。但是,車軍同志離開同嶺可是讓羅書☆記面子上有些不好看。

那豈不是代表羅書☆記某些方面的一些考量的失敗。所以,就是我在這個節骨眼上也不好張口推薦人手。

這個時候,誰推薦人手會引起某些同志心裡的進一步的不舒服。

聽好了,是不舒服。你明白我的意思沒有?」齊振濤一臉嚴肅的講道。

「我明白了。」葉凡有些鬱悶,走出齊家「葉哥,謝謝你。這個沒什麼,的確是這樣子的。我看,我還是再等等看了。」王龍東反過來勸著葉凡道。

「這樣,你先回去,我再去跑一趟。不管成與不成儘力盡心就無愧於心就是了。

龍東,咱們是同學又是好兄弟。到同嶺后你一直在大力的支持著我。

為了我你連帽子都可以不要了,我葉凡還顧及什麼。」葉凡伸手輕拍了拍王龍東肩膀。

分手後葉凡打的直奔羅書☆記家裡而去。

因為,羅夫人腸內化驗報告也出來了。葉凡也試驗了許久也找到了一些治療法子。

只不過還沒有真正的擱在羅夫人身上試驗過,所以,晚上葉凡也就趁機去跟羅書☆記講清楚這事。

而王龍東的事倒是也可以在談話中旁敲側擊一下。

因為是來治療的,所以,估計是羅坎成推掉了所有的應酬在家直接等著葉凡了。

因為,前次葉凡的針炙治療已經有了明顯的效果。這讓羅坎成心裡也有點底了。

葉凡走近省委一號家屬樓時頓時愣神了一下。

「呵呵,小葉同志,是不是不認得我的家了?」想不到羅書☆記居然親自站在一號樓的大門口,一臉笑眯眯的看著愣神的葉凡同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