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六十九章你這殺人還是治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六十九章你這殺人還是治病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要論級別的話你張大同最多就是一個打了擦邊球的副廳罷了,人家葉凡好歹是正廳級的省長助理,你居然不出雙手。

二來這葉凡還是我羅坎成點頭指定的治療組大帥。你張大同這樣子干明擺著是不服氣我的指示了。

這一切葉老大的鷹眼自然餘光看到了,心說老傢伙,你要倒霉了。

不過,小葉倒是顯得大氣的伸出了雙手握了過去,一臉謙虛的笑道:「雖說羅書記指定我過來參加醫療小組。但是要論經驗的話我只能是協助你們是不是?哪敢擔當這治療小組的組長一職。」

小葉同志這話可是相當的陰損的。

「葉助理以前是醫科畢業的吧?不曉得畢業於哪所名牌大學?復旦嗎?」張大同問道。

「不好意思,本人不是醫科畢業的,倒是畢業於海大管理系的。」葉凡一臉淡定的說道。

現場,頓時嘩然。

張大同身後兩側的十幾個專家加上醫生護士們都小聲的議論了起來,某位老專家肯定是不服氣了,那聲音有些粗了,說道為:「不是醫科畢業的怎麼能看病,這簡直也太兒戲了是不是?就是走街串戶的那些郎中現在都得執有醫生執照才能行醫的。除非是那些地下黑醫們還差不多。莫非……」

老專家的話意猶味盡,意有所指了。

「不對不對,即便是地下黑醫們也是有著多年的醫療臨床經驗的。他們的辦法是土了一些。但人家好歹還是吃醫生這碗飯的。葉助理難道以前也干過這個?」某些專家又議論道。

咳咳……

張院長居然咳嗽了兩聲,老傢伙掃了大家一眼,說道:「別在後邊唧唧歪歪的亂講話。葉助理雖說沒有醫生執照,估計以前在衛生部門工作過。這個,沒吃過豬肉總見過豬跑是不是?」

「不好意思張院長,本人從一個小科員到黨政辦主任再到副鎮長鎮長黨委書記副縣長縣長副市長到市長再到市委書記最後兼職著省長助理一職,可從來沒在衛生部門工作過。不過,衛生部門的同志倒也見過。」葉凡一臉謙虛的說道。

「沒在衛生部門工作。又沒有醫生執照,還不是醫科大畢業的。這個……」張院長講到這裡故意的看了省衛生廳廳長吳桂圓以及省委書記羅坎成一眼。

「羅書記,這個,是不是有些不妥當?」吳桂圓當然也有氣了,本來以為自己安排好了的事居然想不到殺出了一匹黑馬。這要是治好了病功勞不得被這『黑馬』搶走了。自然,老吳同志這貨心裡不痛快著了。

「你們能行的話我還會叫葉助理過來嗎?哪次你們不是講找到了新辦法新方案。

還什麼世界最前沿的醫療技術以及最好的專家儀器什麼的。最後怎麼樣了,全是廢話一堆。

折騰來折騰去的把人都快折騰得差不多了。這事不用講了。這次的治療以葉助理為主。

你們要聽他的,他講怎麼做就怎麼做。」羅坎成有些惱了。手一揮往裡走去。張院長一看。咂巴了一下嘴只好跟上了。

一伙人進了一個小會議室。

葉凡把具體的操作過程以及要用什麼藥物都給講了一遍下來。

話音剛落地,一個白髮蒼蒼的老專家馬上站起來反對道:「葉助理,這個絕對不行。

用鱗酸硫藥力過猛,一般都是用在要立即生效的去毒和酸性方面的服毒者。

而且還比例要控制在1:100。你現在不但沒把比例控制在這個範圍而且還加大了濃度,居然把比例調到了1:20。

這個,不要講人體胃腸受不了。就是這胃腸是一鋼鐵做的也要被腐蝕掉。絕對不行,張院長。吳廳長。不能這麼干。」

「是啊羅書記,按這個比例配對成藥水進行洗胃腸的話最後的結果就是胃腸在十幾分鐘內就要被強濃的酸性給腐蝕掉。這造成的後果太嚴重了。可以肯定,絕對會危險到雷會長的生命。」張院長看了羅坎成一眼站出來堅決的反對。

「是啊是啊,絕對不能用。我在國外也進修以及臨床試驗過。用這種葯洗胃腸的話最高比例能調到1:90就不得了啦。

我的導師來蒙科爾就曾經做過一次試驗。主要是用來給服毒的人高效解毒所用的。

因為導師看到有的劇毒中毒者用普通的藥水沒辦法快速洗除胃腸中的毒性而最後死去。

所以,導師一直在試驗加大濃度。而且用了一隻猴子做試驗。當時導師只是把比例稍微加大到了1:80。

想不到一灌進去后那隻大猴子當場就死去了。後來一解剖,發現僅僅半個小時過後猴子的胃腸就爛了進去。

最後這酸性一直漫延開去,連外邊的皮肌都給爛了。羅書記,這個才1:80啊,葉助理的方案是1:20。

估計真用在那隻猴子身上的話不到幾秒鐘就能致猴子死亡。最後全身都全潰爛。」一院的權威專家羅米生有理有據的反駁道。

羅坎成一聽,也有些猶豫了起來,看了葉凡一眼,問道:「能不能把藥性調到人體可承受的最大限度?」

「如果調整到1:95的話這效果可就不明顯了,到時,雷會長的病照樣子好不了。因為藥性太淡的話根本就洗不去病變的附著物。當然,羅書記如果堅持的話我也只能如此了。不過,效果不好可不能講我的方法不奏效。」葉凡一臉周正的說道。

「你的方法奏效,你這方法根本就是在殺人。我不曉得葉助理你安的是什麼心,你這是在為雷會長治病還是加劇雷會長的病情。作為醫生,我是絕不允許你這樣子乾的。這是對雷會長生命極端不負責任的表現。」張院長頓時來了氣勢。

「不負責任,根本就是擱檯面上想謀殺雷會長嘛!動手術前你肯定會要求雷會長先簽定手術同意書的。

你這想幹什麼?羅書記跟你有什麼深仇大恨的居然要如此的明目張的干?

我很懷疑你葉助理這樣子乾的真正目的。」吳廳長助勢來著了,因為這傢伙見羅書記有些心動了。認為反盤的機會到了,那是不遺餘力了起來。

「殺人,我看你們是越講越離譜了。什麼意思?我在手術台上陰謀殺害雷會長。這天下有腦子的人會如此的幹嗎?恐怕這種話只有你們會講得出來。」葉老大冷靜得很,那是把這群人都貶成豬腦子了。

「你這種治療方法不是殺人是什麼?」吳廳長嘴很強硬,當然是想在羅書記面前大力的表現一番。

「葉助理,我也不想跟你多辯解。咱們就用事實講話就是了,這樣吧,我的導師來蒙科爾是你應該知道吧?」這時,羅米生這老傢伙略顯得瑟的看了羅書記一眼說道。

「來蒙科爾,不好意思,真是沒聽說過。」葉凡一臉正經的搖了搖頭。

現場頓時迎來了一陣子噓聲。

「呵呵呵,葉助理連世界醫學行當的大師,諾貝爾醫學獎金獲得者來蒙科爾大師都不曉得。可見,葉助理對醫學方面無知到了何種地步。這種情況也能治病?」張院長以一聲反問結束,老傢伙呵呵冷笑了幾聲。

「這沒啥奇怪的,幹什麼就知什麼。你們是醫生,當然曉得在你們醫學一界的泰鬥了。

而本人在專註點在政府一塊,如果你講美國總統是誰我不曉得的話那當然是無知了。

而本人不知道來蒙科爾這個也正常。更何況,諾貝爾獎金也不能代表此人是有真本事的是不是?」葉凡一臉淡定的說道,一點不以為恥。而且,把人家醫學獎的獲得者連帶著也給貶了。

「羅書記,我想打個電話請教一下我的導師來蒙科爾。聽聽他的意見怎麼樣?」羅米生專家說道。

「那就問問吧。」羅坎成心裡其實也有些拿不定了,本來是下定了決心的。

現在給這些專家們一起轟,的確覺得有些猶豫。畢竟這個關係到夫人的生命安全,是個有都會慎重起來的。再家上這些專家的確是晉嶺省醫學界的權威。

而且,羅書記現在只是把葉凡定位為一個小時候跟著一個江湖道士學過幾手,能碰巧解決幾個疑難雜病的走訪中罷了。

到時真的夫人沒命了即便是把葉凡剁了也太晚了。

羅米生得瑟的走到電話前並且按了免提鍵,電話居然通了,羅米生問候道:「來蒙大師好,我是華夏國晉嶺省第一醫院的羅米生,去年給你當過助手。」

「噢,是羅米生埃這麼晚了還來電話,你一定是遇上醫學上的難題了吧。沒事,講來聽聽,老師我也相當的有興趣。」來蒙科爾用英語講道。

於是羅米生把葉凡的治療方案具體的講述了一遍下來,來蒙科爾立即說道:「這是哪個混賬醫生的治病方案?這種方案老師我早就試驗過了。

不要講1:20,就是1:80的鱗酸硫也能馬上讓試驗對象一分鐘內就死去。

而且最後全身會潰爛。如果你們醫院那位蠢蛋醫生真的決定如此乾的話那我恭喜那位可憐的病人了,你馬上可以去向上帝報道了。

當然,作為一個負責任的醫生,我想忠告那位醫生,絕不能如此的干。

這是拿病人的生命當兒戲。這是嚴重的敗壞醫德的蠢蛋行為。這是要受到全世界醫療界的醫生們指責唾棄的行為。」

現場一時沉默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