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七十二章張院長猴急著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七十二章張院長猴急著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個,要說也是個秘密。當年我剛畢業時被分配去了南福省林泉鎮天水壩子工作。無意中因為山體滑坡居然發現了一個唐朝古墓。」葉凡講了半句又停嘴了,急得張院長猴急著再也忍不住了問道,「難道這金針就是從唐朝古墓中淘來的?」

「對對對,還是張院長聰明。」葉凡像誇小學生一般說道,氣得張院長牙痒痒的。

可又怕惹這貨生氣,只好問道,「那這針說起來還是唐朝甚至更高朝代的人製作的了?當時古墓里是否有擱著這金針的製作方法?」

「製作方法,當時古墓一被挖出來后村民就轟搶了起來。因為事發突然,雖說我當時是天水壩子工作組組長,但在得到消息后趕到現場也太晚了。

當時跑到現場時是一片狼跡,我看了肉痛得不行了。

回為墓里還有許多的金元寶等值錢的玩意兒。村民們當然喜歡金元寶了。

而這金針因為是裝在一片布上的,這布可是沒有吸引力度。當時被村裡一個小孩子順手就給扔到了墓地外邊的草叢裡。」葉凡剛講到這裡羅專家痛苦的嘆氣道:「真是一夥蠢蛋啊,這不是暴殄天物是什麼?金元寶能值多少錢,這金針才是好東西埃蠢蛋了。」

「可不是嘛,村民就懂得哄搶金銀。反倒是這好貨沒有理會。後來那小孩子過幾天記了起來又撿了回來才給我發現了也就要了過來。

可惜的是我七找八翻翻遍了就是沒有發現這金針的製作方法。我想。肯定被哪個村民拿去了。

現在是否還保存著就難說了,也許村民當點火的紙燒了,也許還保存著也沒個准信。」葉凡故意的設了一個局,估計張院長一伙人肯定會去天水壩子找這製作方法的。

那就讓他們去放放血到時跟天水壩子的李宣石講一聲設個局弄些錢花花就是了。

這種金針沒有內氣跟特殊的材料根本就製作不出來的。到時隨便的搞個假的製作方法也能忽悠死這群老傢伙的。

「天水壩子,這村子名倒是好聽。不曉得在南福省什麼地方?」果然,張院長開始打聽村子的具體地點了。

「呵呵,南福省墨香市魚陽市林泉市天水壩子村。」葉凡笑道。自然要詳細給張院長一行人講講了,不然人家怎麼找得到折騰的地方。

「葉助理這針還真是神奇。不過,用那麼濃的鱗酸硫還能讓雷會長安然無恙。

我們也試過,不過,一灌進豬身體中那豬馬上就死了。而且就連胃腸不久都爛了。

不曉得葉助理用什麼法子讓這麼強的鱗酸硫既沖洗乾淨了胃腸中的病變之物又不能讓胃腸出什麼毛病?

是不是有用一些中和的藥物通過金針下去的?」羅米生專家直接套話了。

「這個,呵呵,說來也話長了。不過,我現在累了先睡一覺。等睡醒過來再給各位專家們講講其中的故事。」葉老大講到這裡打了個哈欠伸展了一下手臂腿兒閉目睡了。

張院長等人一看只好苦笑了一幾聲也全都靠著車壁打起旽兒來。自然,這些傢伙肯定是睡不著的。

只是苦了四個護士。一直按摩得差點手都脫臼了發麻發酸發痛可這傢伙就是不泄。而領導又沒明示可以歇手。自然,四個護士只能是繼續按摩,連額角的汗珠子都給熬出來了。

葉老大當然也不可能真睡著了,只是在閉氣練功了。

一覺睡了六七個小時,葉凡估計也也快到風州了這貨才故意的醒了過來。看了看車窗外說道:「快到了吧?」

「進風州城了。」張院長哼了一聲,老傢伙自然有些惱了。也感覺到了葉老大好像有耍自已一伙人的嫌疑了。

「哎喲,這覺怎麼睡了這麼久。可不是嘛。這個,這個故事估計得等到我有空時再跟你們各位專家們講了。當然。各位如果能等得住的話等後天紅拍天真考察團來過後我再挑時間跟大家說說。當然,各位有興趣的話是不是?只不過也不能肯定到時有沒時間了。是有可能抽出時間的。」葉凡表現得一臉的歉意。

「有興趣有興趣。不過,還要在這裡等上兩天我們可是沒時間。院里好多事在等著的,這樣吧,葉助理,能不能現在就告訴我們?」羅米生一臉渴求,問道。

「沒時間了,一下車子我就要招集招商小組的成員開會討論後天的準備工作。而且,還要跟省委來的杜秘書長匯合一下向她具體的彙報一下考察團來的情況。」葉凡打了個哈欠說道。

「杜秘書長,難道是省委的杜青玲秘書長?」張院長愣神了一下嘴差點合不攏了。

想不到羅書記居然如此的關心風州的事。那豈不是講羅書記很看重葉凡這個人,連省委常委省委秘書長杜青玲都派來協助葉凡工作了。

「嗯,就是她了。估計現在早等在會議室里了。你們說說,我還有空講這故事嗎?那如果真講了那杜秘書長還不抽我嘴巴。」葉凡一臉歉意,說道。

「當然,杜秘書長的事重要。還是趕緊去跟她匯合為好。」張院長苦澀的講道,心裡那是惱火得要死了。

想不到風塵僕僕的從省城一路顛簸坐車到了風州這旮旯地方還讓醫院四個連自己平時都想流口水的漂亮護士出動,居然沒從葉老大嘴裡套出多有價值的秘密。

要知道要說動這四個護士也是頗為花費了一些力氣的,張院長那是又是許諾又是說給重獎金破格提職稱超福利分房啥好處都許下了。

結果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張院長一行人不惱都不行了。

當然,張院長一行人當然也不會錯過跟杜秘書長攀交情的機會。自然也跟著葉凡進了會議室跟杜秘書長閑扯了幾句。

「辛苦了張院長。」杜青玲估計就四十歲左右,保養得好看上去就三十左右的少婦樣子。

臉龐長相比普通之輩略為好看一些。身穿著的是休閑服而非工作正裝,不過,其人身上有一股子氣質還是令人相當的動心的。

「不辛苦,這是羅書記親自指示我們護送葉助理回來的。葉助理還真是一個工作狂埃身體都差點累圬了居然還要急著趕回來。就是羅書記也大誇葉助理了。跟葉助理這種工作精神相比我們這點累哪算得了什麼?」張院長在極力的吹捧著葉老大之時還不忘自個兒先謙虛幾句。

「咋這麼說呢,張院長親自送我回來,我真感激得很埃張院長這種敬業精神也是值得我們學習的。謝謝了張院長你們一行。有空時再到省城我一定請你們吃飯。」葉凡表現得一臉的感激,心說你們丫的想掏我秘密,不然哪會跟車過來,老子非氣死你們不可。

「哪能這麼說,葉助理到省城可是客人。我們是地主,這飯也得我們請是不是?到時葉助理隨時回來給我來個電話。地點葉助理定。還請葉助理回來時一定要給我來個電話。葉助理這次幫了我們大忙,要不請你吃頓飯我們還真不好意思了。」張院長一臉笑眯眯的像極了一隻老狐狸。

「葉助理也不算是客人,人家是省長助理,在省政府齊省長辦公室一側可是有個專門的辦公室的。」杜秘書長笑著看了葉凡一眼。

「不好意思杜秘書長,那間專用辦公室我到現在還沒去辦過一天的工。真是失職了,不過,下次回去一定要去坐坐。不然,擱哪裡也太浪費了不是?」葉凡呵呵笑道。

「葉助理,羅書記有親自指示。這次我下來是協助你們風州招商小組開展工作的。

要怎麼樣安排你來定,先前怕你一時回不來我已經開了個會已經安排了一些事務。

等下你過目一下,如果覺得不行的話一定要給我講。我們馬上調整一下。

羅書記講了,一切為了把紅拍天真集團留在咱們風州。這可是風州的一大機會,世界百強企業進駐風州,就是擱全省來講也是一件大事的。」杜青玲一轉爾收斂了笑,一臉慎重,講道。

張院長等人一看,自然知趣的全告辭回省城了。這夥人自然是怨氣滿天。連帶著四個護士都遭了白眼。

一上車子,張院長第一句話就是哼聲道:「沒用的東西1

「院長,我們都儘力了。而且,你也看見了。這個葉助理真是油鹽不進,我們也拿他沒辦法是不是?」蘭護士長有些委屈,說道。

「儘力,盡啥力,我看你們自已首先要檢討一下自身的毛玻」羅主任冷哼了一聲,自然是把怨氣轉到人家小護士身上了。

「我們沒啥毛病羅主任。」蘭護士小聲的講了一句想辯解。

「還沒毛病,你們看看你們自已都怎麼樣了。還有臉在這裡擱著講。」羅主任講著眼神還在幾個護士的下身處看了一眼。

蘭護士一看就曉得自已四個人春潮爆發的事給人家有著臨床經驗羅主任給看出來了。蘭護士頓時臉漲得通紅,有些可憐的看了張院長一眼。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