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七十三章省立一院班子的決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七十三章省立一院班子的決定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算啦,那傢伙也著實厲害。咱們這麼多人套話愣是沒套出什麼來。我在想,是不是被他感覺到了咱們要從他身上探秘密了。」張院長被小蘭護士那可憐的眼神一瞧,自然心軟了也就擺了擺手講道。而且,老傢伙心神一轉覺得這個也是個機會。

色嘛,哪個男人不喜歡。

「嗯,葉助理這麼年輕能坐上省長助理寶座那肯定不是一般的厲害。咱們雖說搞得天衣無縫的但也可能給他琢磨到什麼了。」另一個專家插嘴講道。

爾後,葉凡把工作人員全都招集過來跟杜秘書長一起又商量了一陣子后最後那是不客氣的修改了方案。對於這一點葉老大是不會客氣的。

而杜青玲也沒有絲毫感覺不快。因為,她這次來任務也相當的重。如果不能留住紅拍天真的話就是她本身來講都將受到波及。

如今葉助理能拿出更好的方案自然讓杜秘書長心裡更是放心了一些。而且,這項目人家是葉助理一開始就搞的,自然得以他為主。而羅書記也有交待的。

「你是講真是用的1:20的鱗酸硫溶液?確定沒有?」美眾國那頭,著名醫學大師來蒙科爾還是不敢相信這個事實,所以,又緊追著問學生羅米生。

「確定,第二次的溶液是學生我親自配製的。絕對準確。而且,我們在沒有葉凡協助的情況下也用一頭豬作過試驗,一分鐘之內豬就死了,而且,連胃腸都爛進去了。」羅米生說道。

「難道他是通過金針的針管輸入了另外一些可以中和鱗酸硫的藥物不成?

不過,這個怎麼可能。而且,如果中和了藥效也就發揮不出來那也治不好你們那位雷會長的病是不是?

用這種法子的話還不如原先就把鱗酸硫的濃度調低一些就最,何必多吃一舉。

這事。還真是有些奇巧了。」來蒙科爾也是疑惑加不信得很。

「沒看見他在金針上動了什麼手腳,當時我們把錄像翻出來反覆看過。的確沒看見他在過程中用過什麼藥物。

而且,為了慎重起見,我還把金針拿去試驗室檢驗過,上面並不含有任何的藥物殘留成份。」羅米生有些疑惑,講道,「我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葉助理的金針估計應該不可能是頭次使用。估計他以前也給什麼人治過玻

治過病金針上面不可能不殘留一些藥物成分的。即使是用最好的消毒手段也不能做到完全清除掉。

因為。我們的儀器是最先進的分析儀,大凡有一絲絲殘留的藥物都能檢測出來的。」

「你們東方的針灸之術還真是神奇了。過段時間我一定要來瞧瞧你們那位神奇的赤腳醫生葉助理了。這謎啊不解開我還真是睡不著了。」來蒙科爾有些感嘆著講道。

「我在想他是不是用過氣功。」羅米生講道。

「氣功。難道世上還真是這種神奇的東西存在?」來蒙科爾驚訝的問道。

「氣功是我們華夏獨有的絕學,是絕對存在的。你沒看見,有的人運起氣來用刀砍肚皮而無一絲傷痕。

也有的人講這只是一種騙術罷了。跟魔術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不過,有次我們到一個特種部隊去給官兵們治病,我是親自體驗過什麼叫氣功的。

一個上尉居然拿起一塊真的玻璃,對,絕對是真的玻璃。我還用手去彈過,發出噹噹的聲音。

那個上尉運氣過後直接就用手指頭把這塊厚達五毫米的玻璃給鑽通了。

當時他的手指像是鑽機一樣。玻璃上不斷的有火星閃耀。而整塊玻璃鑽通后我用手輕摸了一下,那玻璃燙得人手都不敢摸。如果沒有神奇的氣功在輔助那位軍官他的手指頭又不是真正的鑽機而是肉長的。

就是這燙來也能把他的手指頭給燙傷不可是不是?那就更別說鑽通玻璃了。」羅米生感嘆道。

「嗯。世界上有許多的神奇東西都無法解釋。咱們這個世界上到底有什麼,我們沒有見到前都不能講沒有。比如人家用嘴吃玻璃,吃鐵片等等,這些在醫學上都是秘。」來蒙科爾說道。

很晚了,趕著回到省立第一醫院的張院長又招集了院黨委班子以及一些專家招開了一個臨時頭的會議。

羅米生把葉凡治療的事在黨委會上詳細作了彙報,不過,因為羅書記親自來過。

所以,在坐的絕大部分同志都知道了葉凡治病的事。自然也沒引起多大的鬨動了。

「院長的意思難道是要派人到南福省魚陽市林泉的天水壩子去查找那神秘金針的製作秘方?」這時,陳列剛副院長問道。

「沒錯,一定要搞到手才行。我們檢驗過,葉助理所用的金針相當的神奇。

當時利用葉助理暈厥的十幾個小時里我們還對金針的材料進行過化驗。

相當的令人震驚,這金針好像不是金屬製成的。而又不像是木草等製品。

不過,因為怕損傷了人家的金針,我們雖說極想截下一截來送到相關的部門去詳細的化驗一下。

不過,這個計劃沒能成功。而且,我們看得出來,葉助理很寶貝自己的金針。

而他治好了雷會長的病,現在葉助理儼然已經成為了羅書記啥。要是真給損壞了金針哪羅書記還不處分咱們?」張院長有些鬱悶,講道。

「嗯,如果是請更高層次的領導出面去問葉助理要一支的話估計現在這個計劃也沒辦法實施了。

省里哪位領導能大得過羅書記。更何況,我剛探聽到一些小道消息。

聽說葉助理是齊省長從中辦要過來的。兩位巨頭現在跟他關係都不錯。

這種法子,還真是沒指望了。」陳副院長有些失望著講道。

「要不花重金購買,錢帛動人心。一枚金針罷了,我們出10萬塊,看他還能不動心。10萬不行的話出30萬也行。」羅米生說道。

「這個法子估計也不行,如果真能用錢擺平的話我們出50萬都行。

在車上我一直在琢磨這件事,他的金針的制用方法對我們省立第一醫院來講簡直就是個天大的秘密跟機會。」張院長講到這裡喝了口茶特地又咳嗽了一聲,巡了大家一眼才又繼續講道,「同志們好生想想,假如說咱們掌握了這種金針的制用方法,那會給我們醫院帶來什麼?」

「那就不得了啦,首先,我們掌握了金針的製作方法,我們省立第一醫院在臨床許多跟針灸有關的科目課題無法突破的方面正是因為有了這種針也許就能得到重大的突破。

現在醫院治病也是治名氣,為什麼京燕協和醫院如此的出名,為什麼全國各地的病人都要擠破頭去哪兒冶玻

就是因為人家有名氣有能力。咱們控制了這種金針,那就成了咱們醫院獨一無二的了。

如果在針灸方面能取得更大的突破,就是我導師無法辦到的事咱們醫院也許就能辦到了。

要知道,導師可是獲得過諾貝爾醫學獎金的世界知名醫學專家。在醫學界那是泰斗級人物。

我當時嚮導師彙報了這件奇事之後導師也大來興趣了,沒準兒過段時間要過來看看這神奇的金針。

同志們想想,如果咱們掌握了這種金針,如果在金針治療方面一旦取得重大突破。

這諾貝爾醫學獎沒準兒花落咱們晉嶺省立第一醫院了。這個夢想是完全有可能變成現實的。」羅米生一講到這裡呼吸有些急促了起來,這諾貝爾醫學獎當然動人心了。

「所以,不管採用什麼手段,咱們得在第一時間派人去天水壩子查找金針的製作方法。

這樣吧,這件事就交待給陳院長負責了。需要什麼你直接打電話回來給我講,咱們就是砸錢也要把製作秘方給砸回咱們醫院來。

這對咱們醫院來講是一個重大的機會。我就擔心啊,就怕這事走漏了風聲給京城協和醫院知道了就會帶來更大的麻煩。

咱們晉嶺離首都並不遠,要是這秘事傳到首都那些大醫院,人家估計比咱們速度更快砸的錢更多的派人去了。

所以,老陳,你連夜帶齊人手到天水壩子去。一定要搶在時間前面。

一定要把秘方拿到咱們手中才是。」張院長一臉嚴肅的下達了命令。他看了大家一眼,哼道,「醜話講在前頭,葉助理治病的事是咱們醫院的秘密。

絕對不允許任何同志以任何借口傳出去。你們給我閉緊點嘴巴。

哪個敢傳出去給我查出來我是要你處分的。還有羅主任,你那邊導師的事也得稍微的防一防。

不要過於透漏過多的信息了,雖說是你的導師,但是在這種重大的醫學秘密面前是沒有導師的。」

「這個我明白,我跟導師講這事時也只是很籠統的講了一下。並沒有透露其中許多感覺到相當神秘的細節之處。

還請院長放心,我羅米生是一院的人。假如有一天出成績了也是咱們一院的光榮。

我的導師雖說是世界知名醫學專家,但畢竟是國外的。我們都有一顆愛國之心是不是?」羅米生一驚趕緊解釋道,就怕這個會在院長心裡長了疙瘩那就麻煩了。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