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七十七章鳳老下了死命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七十七章鳳老下了死命令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還有臉說,沒種了你還好意思。」鳳傾譏諷道。葉老大一時語塞了。

「怎麼啦,不敢回了是不是?我就知道我在你心裡跟草一樣沒什麼份量。」鳳傾又吃味兒了。

「誰說不敢,下次回來就地辦了你。」葉老大火了,聲音高了不少。

「辦就辦,誰怕你。」鳳傾哼聲道。

「對了,你找我有事吧,我剛從風州趕回省城,很累,正想休息了。明天一大早還要去省委彙報工作。」葉凡趕緊轉移話題,就怕扯下去鳳傾心裡會不痛快著了。

「嗯……」鳳傾停頓了半分鐘才又講道,「這事,我還真不好意思開口。」

「噢,是不是有事相求了,抑或是你那個未來嫂子的病是不是沒好全還需要我再次扎針了?」葉凡問道。

「不是,我嫂子全好了。現在走起路來輕鬆得很。只不過就是因為她的事又惹出另外的麻煩來了。」鳳傾講道。

「麻煩,啥麻煩?」葉凡問道。

「前次你不是分析說是有人暗算她,我們調查過了,的確是她中了暗算。並且,暗算她的就是那天在飯館跟張東他們發生爭吵的那伙人。其中一個叫吳俊,三十幾歲,天雲省項南市人。此人身手相當的高。」鳳傾說道。

「是不是你們請了什麼人結果反被人搞倒了?」葉凡嘴裡略顯幸哉樂禍。心說你們丫的老子治好了病你們鳳家居然一點表示都沒有。

該!

「我知道你現在肯定在笑話我們,什麼什麼又來求你了是不是,你正得瑟得要命是不是?你葉老大厲害,我們鳳家要來求你。」鳳傾不滿的講著,那話像是連珠炮一般的轟擊向了葉老大。

「笑話你們,我沒那心情。唉……現在正忙著路的事,焦頭爛額了。」葉凡哼道。

心裡也琢磨出一點道道來了,估計是鳳家跟童家請了高手去擺平這事結果不怎麼理想。

現在想起自已這個大高手來了。自然。在這個節骨眼上你鳳家要求我,那也得為我辦點事才行。

所以,葉老大故意的把風州二級路的事搗鼓了出來。要知道鳳旭國可是財政部常務副部長,弄些錢錢還是不成問題的。葉老大現在最需要這個東東了。

「噢,什麼路忙成這樣子。以前你弄天車山公路時也沒忙成這樣子吧?倒是怪了,你莫非是在騙我?」鳳傾果然中計,關心了起來。不過。也有些疑惑這傢伙是不是個騙子。

「還不是風州那條爛得可以的路了……」葉凡也就把紅拍天真的要求等講了一遍下來。

「好幾個億,這路要這麼多錢。還真是難辦了。」鳳傾講著真有些急了起來。也曉得葉凡講的是真話了。

「可不是嘛,我一個小助理手上一無權二無錢手,哪去搞幾個億是不是?

要不,你爸在財政部可是二號老爺。能不能搞點暫時救救急。這路對我太關鍵了,很可以直接決定著紅拍天真的投資問題。

我可是在省委羅書記田省長他們面前誇過海口。這紅拍天真要是留不下來,估計在晉嶺我葉凡就沒法子混下去了。說白了,這條路關係著我頭上的帽子問題了。傾。你可得上心點才是。

再不你給你家大伯講一聲,我去津門跟他一起混去。」葉凡故意講道。這貨打起悲情牌來了。

「弄幾千萬應該還能做到。幾個億怎麼可能。這事怎麼辦,要是弄不下來你又麻煩了。要不我先問問爸。看他怎麼講行不行?」鳳傾肯定也在電話那頭皺起好看的眉頭了。而且,她著實有些為移鵠礎

「行,我等你消息。要快點啊,人家紅拍天真給足了面子。朱董可是世界知名企業家,能讓他在風州這旮旯地方停留上二天已經是給了我天大的面子了。太晚人家一走這茶可就涼了。咱們嘛,也要體現政府的辦事效率是不是?」葉凡下猛葯了。

不過,葉凡不曉得的就是鳳傾城此刻卻是在大廳打電話。廳里卻是坐著好些人。鳳老正斜躺在木椅子上假眸著。

而鳳朝峰跟鳳旭國都是一臉嚴肅的跟香煙正較真著,童海峰司令員也是眉頭緊鎖著。

一見鳳傾擱下電話后,童司令員搶先忍不住了,問道:「他怎麼講?」

「我還沒跟他提咱們的事,不過,他最近忙得很。就是風州那條路跟他自已有著利害關係……這路要是解決不了估計他是沒心情管咱們的事了。」於是風傾把葉老大的事擱了出來。

「幾個億,太多了。」童海峰臉色有些不好看了起來著嘀咕了一句,講完后還看了看鳳旭國。

「別看我,雖說人家都叫我財神爺。但我只是管錢的,這錢卻不是我的而是國家的。

幾個億,又不是幾百萬說拿就能拿到的。而且,我剛查過,葉凡從風清錄手中可是批走了不少的錢。

光是紅谷寨就給了上億。而葉凡的老家古川縣那邊其實也是扯著葉凡的面子弄走了幾千萬。

國家財政部都差點快變成他葉凡的錢袋子了。如果再拿的話部里那些副部正司長們哪個不是老油子,哪可是有得閑話講了。」鳳旭國一臉皺眉講道。

「說得也是,財政部不是葉家開的,特別是管理錢的你們這些幹部們一定要注意。」鳳朝峰點了點頭,想了想突然嘆氣著說道,「不過,這小子厲害啊1

「厲害,爸,你講誰厲害著?」鳳志天有些不明白,問道。

「除了那傢伙還有誰?」鳳旭國冷哼了一聲。

「葉凡?」鳳志天嘀咕了一聲不敢出聲了。其實,這貨有些不明白。

「呵呵呵,志天,你還顯得嫩了些。你不如葉凡,小子還真是厲害。你想想,傾雖說還沒講出咱們家的事來,估計那小子早就聞出什麼味兒來了。正好了,人家琢磨出咱們家要求他。」鳳老突然睜開眼,笑了。

「這簡直是敲詐嘛……」鳳志天也不笨,當然馬上明白了,哼道,「這傢伙膽子也太大了,居然敢跟咱們家玩這貓膩兒。

這手段也太下作了。難道他為咱們家幹了些小事咱們家會忘了他嗎?

什麼東西,爸,這種人,我看就得狠狠的敲打一下。不如給羅書記去個電話好好治下這小子。」

「不懂得講話就給我閉上嘴。」想不到鳳朝峰突然沖著兒子厲聲喝道。

鳳志天頓時有些訕訕然,嘀咕道,「我又沒講錯,那小子的確太囂張了不是?」

「你還講。」鳳朝峰那眼一瞪,鳳志天嚇得一嗦再也不敢吭聲了。

「人家就是厲害,而咱們家還真是要去求他。你說,你不去求他你去請個高手出來把這事擺平了。

屁本事沒有一個這嘴還相當的利索。志天,講話要靠本事的。你跟玉玲的事一直拖著能行嗎?

你說,能行的話我們就不用去求他了。由他顯擺著去吧。更何況,人家前次幫了你大忙。

人哪要有報恩之心才是,不能把恩忘了反倒講別人的不是。不然的話沒有敢再給你辦事了。

因此,即便是他有千般錯萬般不該,但在這件事上也不過是一個利益的切磋罷了。

從他自身來講也沒有什麼錯,你不要老是抬出鳳家又怎麼樣,鳳家是有點實力,但是,做人一定要低調。

全華夏又不是一止一個鳳家,有些事一件就能倒了一個家族。而且,槍打出頭鳥你小子好好去琢磨透了再放屁1鳳朝峰有些恨鐵不成鋼架勢批評起兒子來了。

「誰講要拖了,我看玉玲跟志天的事就在這個月內解決掉。日子我叫人挑好了,8月26就是個好日子,這事不能再拖了。我還等著抱重孫子。」鳳老突然坐直了身子,一臉嚴肅的瞪掃了一遍下來,哼道,「你們不急,你們能體會到我這個老頭子的心裡嗎?

老了,什麼時候兩腿一蹬到八寶山報道那是沒有準信的。我不怕死,人都八十來歲了還怕什麼死。

不過,死前我只是想抱抱重孫子都不行,你們連這麼小的一點小心愿難道都要讓我落空嗎?

這事不要講了,葉凡要路錢可以。你們給我馬上解決掉。我不管你們用什麼法子,全都給我弄錢去。我只要抱孫子,其它的你們解決。」

鳳老發脾氣了,手一揮下了死命令,爾後一講完又閉目躺了下去。

廳里幾位同志是大眼瞪小眼全都苦瓜著臉去了。而且,連嘆氣聲都不敢發出來,那估計會遭來鳳老的批判的。

「我這邊不可能能弄到什麼錢給他們的,雖說我們有錢,但是,那是軍款。

不可能以什麼理由給他們是不是?再說了,我是海軍這一塊。如果他們要建設什麼港口的話我們倒是可以幫上一點小忙。

我看這事,還得旭國出大力氣。雖說你心裡有顧慮那個也正常。

不過,葉凡好像沒在你手中掏錢過吧?所以,你批些給他也不會落下多少閑話。別人批是別人的面子是不是?」童司令員一臉鬱悶的說道。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