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八十一章露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八十一章露底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所以,就是陳旭跟韋伯笑暫時都不吭聲了。

「葉凡同志,你要求省委省政府給以1.5個億的補助。如果你能完成後邊4億多資金的籌措的話我們可以考慮給以支持。

把風州二級路提前到現在開始動工建設。不過,就是剛才相關部門相助的款子全湊起來加上省政府給的1.5億的話也不過才2個億左右。

這裡頭可是還有著近四個億的資金缺口。別看好像是籌到了三成的款子,關鍵是籌資的渠道全給你用遍了。

下邊基本上這條路已經被堵死了。半落子工程我們是不要的,而如果公路建成后欠了太多的債天天有人來討債也不我們所想看到的。

我們想聽聽你能辦到的,現在就能讓咱們看到希望的籌資渠道。

不然的話,空口說白話的話省委省政府不但不能支持你,而且,我齊振濤還要嚴肅的批評你。

這麼大的項目工程絕不能兒戲視之。」齊振濤一臉嚴肅的盯著葉凡講道。

「羅書記,齊省長。我今天敢站在這裡,當然也有一定的理由才敢如此的是不是?

人家說沒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我正想說的就是這句話,先向各位領導們告個罪,請原諒小葉同志的略顯狂妄。」葉凡先是一抱拳巡了大家一眼,清了清嗓門才說道,「剛才齊省長給我算過賬。

這邊的事如果能敲定下來的話省委省政府加上兄弟部門的支持已經有了二個多億的資金。

資金缺口估計還有著接近四個億左右。前次去交通部弄同嶺高速併入京銀高速項目。後來練平山部長也給打動了。

所以,那邊本來是想下拔給同嶺高速5000萬的補助性款子。不過,後來我說是同嶺高速已經由神路集團全權負責籌措資金了。

因此,練部長就把這筆錢先給了風州地區。自然是用於風州二級路的改造,當時本來是想先大力的修整一下這條路的,五千萬也足夠了,這下子看來是不行了。

所以,這五千萬就可以收攏進來歸入二級路的建設當中了。而我向羅書記彙報了這個情況后羅書記也相當的高興。他跟齊省長通了意思后決定給我們風州招商組5000萬作為招商組一些必要的項目所用的。

其實,說起來我們風州招商組窮埃窮得那是半分錢沒見到,開始的時候我只能從同嶺那邊借了幾千萬過來了。

不過,一旦紅拍天真的事合作談下來,這筆錢新組建的風天集團會馬上還給我們的。

因此,我現在決定把這5000萬全部投入到風州二級路建設當中。這樣一來就有了三個多億的資金了,還缺著三個億左右。

怎麼解決呢?想不到好運也降臨了。通過多渠道爭取,離我們風州最近的海軍xxxx部隊聽說了風州的難處。決定給我們5000萬用於風州的二級公路建設。

是作為軍民共建項目拉開了的。」葉凡剛講到這裡韋伯笑問道。「葉凡同志,你剛才講練部長跟羅書記齊省長額外答應的一個億到位了嗎?」

「交通部的款子已經打到了風州我們招商組的賬頭上,而省里的前天打過來的。

我們的賬頭上現在有一個億。不過,因為要還同嶺那邊先拆借的4000萬,所以,暫時就剩下六千萬了。

而這四千萬其實就是同嶺市支持兄弟地市風州天風渠生態發展區建設的。

而剛才我也講過,一旦跟紅拍天真的合作談下來。這四千萬馬上可以歸位。

這事,新組建的風天集團董事長花東成先生已經親口答應了我們。而且還說如果現在要的話他們可以立即還款。

花董事長很慷慨。說是如果風州二級路要重新建設,他們風天集團也會捐贈一些錢款。應該不下二千萬吧。」葉凡答道。

「那跟海軍xxxx部隊軍民共建的事你怎麼證明?」陳旭問道。

「如果陳省長要證明的話我可以馬上拔通該部隊司令員的電話。」葉凡很乾脆的回答著看了陳旭一眼,哼道,「陳省長,你是否真的要確定這件事?」

「那就算啦,相信葉助理也不會在這種場合講假話的是不是?」陳旭找了個台階趕緊就下了。

如果真的證明下來,那豈不是給小葉同志造勢了,陳旭才不會那般傻瓜蛋呢?反而來講,落實下來那豈不是當場就甩了陳旭一耳光。

「那也還有著三個億的資金渠口,這只是完成了一半。至於你講的合作經營這條路以及銀行貸款等那都是相當遠的事。

我們想聽到你現在就能拿出來的證明。今天齊省長跟羅書記通了氣,兩位領導也跟我碰了頭。

而且,今天各位領導都在常齊省長的意思就是當場拍板,能行這條路就確定下來,不能行的話暫時就擱置了。

至於紅拍天真集團的事,葉助理只好另想輒了。當然,我們會相助的,紅拍天真的事是全省的事。」田初一一臉慎重,講道。

「海軍xxxx部隊給了5000萬,而財政部那答應支持5000萬。還有華夏電力集團也答應捐贈3000萬。

而津門市答應以兄弟地市共建的方式給5000萬的對口性支助。這些他們都答應了下來。

而且,在三天之內就能辦理好。一加起來就有1.8個億了。再加上原來的3億多,就接近五個億了。

這條路的主要資金已經出來了,難道就差那幾千萬還不能搞定下來?這個,我絕不相信省委省政府的眼光的。」葉凡反問道。

「財政部誰答應給的。華夏電力集團呢?還有津門市共建是哪位領導張的口,我們需要葉凡同志你講出實在的負責人來。

不然的話最後這些都不能落實的話那就成了廢話了。因為就怕某些同志張的口而無法實現,這年月張嘴容易辦事難。

特別是在涉及到錢款的問題上。我不想批評某些同志的行為跟節操怎麼樣,但在咱們的幹部隊伍中的確是有極少數這樣的同志。

平時下邊的同志請他們吃頓飯送幾瓶酒一醉就張口了。結果酒一醒啥事都成了廢話。

因為這事太重要了。一旦今天把這事拍板下來明天就要落實啟動。

這是涉及到五六個億的大項目,希望葉凡同志你要慎重再慎重。

我們理解你想把紅拍天真集團成功引入風州的心愿。但是,不管做什麼事都要在貼合實際的基礎上。」田初一臉上凝重得很。

「真要講嗎?」葉凡有些猶豫,還著實不想把這些人都暴露出來。這也是葉老大隱藏的關係,而且。把這些人都露出來有些好事者可就有得猜忌了。因為,這幾個人都是鳳家人,這年月沒有傻瓜,人家一想就能琢磨出個什麼來。

「葉凡同志是不是認為不適合講?」田省長問道。其實,田省長也想相助葉凡的。

能答應給這麼多錢的人物肯定都是重量級的,這些都是葉凡的關係。

能讓在坐的看到葉凡露出來的關係那對於後邊拍板風州二級路就掃清了障礙。

「這個我可以保證三天之內能把這些答應的事實步落實下來。

當然,真的錢款到手也是需要時間的是不是?比如說向財政部要錢。咱們得先搞個項目申請層層遞上去。

而錢款到手我估計最少也得一個月左右時間吧。不過,我們這邊已經到位的就有二個億左右了。也夠二級路折騰上一陣子了。」葉凡講道。態度很堅決。

「不講怎麼能證明。這不是兒戲。剛才田省長也講了,而羅書記跟齊省長都聽著的。

現場要拍板就得要落實款子情況。不落實款子如何的拍板?」韋伯笑又強硬了起來。

這貨根本就認為葉凡有吹牛騙工程的嫌疑。在韋伯笑的理念中認為葉凡肯定去跑過,只不過是找到一些司長級人物人家是口頭答應了下來。最後估計都是空口說白話了。

「我已經保證過了還真要講出來嗎?各位領導,有些事就沒必要擱在檯面上講是不是?能在這種場合講出這話來,我葉凡是在用自己的政治生命作保證的。」葉凡有些惱了,盯著韋伯笑冷哼道。

不過,奇怪的是齊振濤跟羅書記居然好像都在看戲似的沒人張口為葉凡講話。似乎今天不搞個子丑寅卯出來是非不可的。

「葉助理一直在推託。我很懷疑的葉助理這樣子做是不是剛才講的話全是廢話,空話。大話。是為了自己的政績而撒下的一個即將騙了全省幹部的彌天之謊。」韋伯笑很得瑟,儼然以一種勝利者姿勢看著葉凡。

「呵呵。到時這工程騙得落實了下來。咱們省里決定了的事當然也不好更改。就怕到時省里全給葉助理擦屁股了。」陳旭也在一旁配合著韋伯笑相助著。

此一刻,幾十雙眼睛都盯著葉凡了。

葉老大的怒火被徹底點燃了,這貨頭一擺也是豁出去了。他是馬上轉身大步走向了羅書記旁側,大家都傻了,不曉得這傢伙是不是氣糊塗了什麼跑羅書記那邊請罪了是不是?

韋伯笑在冷笑,陳旭在冷笑,萬有良在冷笑,而現場有一大半的同志的目光卻是憐憫的注視著這個講大話的年青人一輩子將載在這件事上了。

齊振濤眼神有些複雜,嘴巴咂了一下終於開口說道:「這事如果葉凡同志不方便講我看就算了是不是?

而且,現在去爭取款子也需要一定的時間。剛才葉凡同志也講了,到位的已經有二三個億了。

這些款子也可以支撐上幾個月了。我相信葉凡同志會盡最大努力把後續的款子爭取到手的。」

齊振濤如此的講當然是想轉移目標,為葉凡贏得時間。相信到時真沒辦法時只好去喬家大院了。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