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八十二章鳳委員的詭異態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八十二章鳳委員的詭異態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齊省長講得也在理。現在就是錢難爭取,就是審批一關相當的難。」田初一也講了話。

「葉凡同志講的話我相信有著可能性的,可以給他一定的時間去爭齲

這條路就先建設下來的,當然,在款子確定不明之前還是按原先的方案建12米寬度吧。

這當然是包括餘地了,正基就10米左右。」羅坎成出口了。其實,老羅這話一出雖說是為葉凡開脫了責任,不致於他當場出醜。

但是,也有著證實葉凡講的話不可靠的一些打算。不然就不會修改葉凡的設計方案了。

「羅書記,齊省長,田省長,我只想借用一下桌上的固定電話。」想不到葉凡居然不領情。

齊振濤跟田初一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估計都在嘆息這傢伙也太倔了。

何必一條道走向黑,這事,人家羅書記都鬆口了你還爭什麼?

「嗯,用吧。」羅坎成微微點了點頭,老羅的神情有些疑惑,這一切葉老大的鷹眼當然看得很清楚。

葉凡一臉憤然,這貨冷靜了一下情緒站了十幾秒鐘才拔通了電話,而且用的是免提鍵。

當然,在場的同志覺得有些奇怪,裡面傳來話音道:「我是鳳朝峰,請問是哪位同志?」

鳳朝峰的這個電話號碼知道的人是要有一定份量跟關係的。跟工作電話是截然不同的。

如果是工作電話那就先要通過秘書才能傳到他那邊了。而這個電話號碼是直通鳳朝峰的。

知曉這個電話號碼的都是有著相當份量的鳳朝峰的朋友之流。

這些人級別跟鳳朝峰也是差不多。所以,鳳朝峰對這些人也是相當的客氣的。

當然,葉老大還沒達到那種層次的。只不過鳳朝峰想在第一時內里了解兒子鳳志天的事,所以,這個號碼就給了葉凡。

當然,鳳朝峰第一句話出來在場的眾人一時間還沒想到政治委員會的那位鳳家掌舵人身上。畢竟,全國取這個名兒的可不在少數。

「您好鳳委員,我是晉嶺省同嶺市的小葉同志埃」葉凡略顯恭敬口吻說道。

這句話一出。現場有些有相當份量的同志,比如羅坎成跟田初一等人當場就想到了鳳朝峰頭上了。

畢竟,能稱之為委員這個稱號的可是相當特別的。比如你在部委里任委員,一般像這種同志都是副部長或部委里副書記之流,人家不會稱你為某某委員而是稱呼你為某某部長或書記的。

估計只有共和國政治委員會的委員才能有這個專用的特殊稱號的。

葉凡鷹眼發現,羅坎成那眉毛輕輕的動了動。齊振濤倒也覺得有點訝然。

而田初一很自然的居然坐直了身子。而在場的某些省委領導也差不多。

某些同志那相當驚訝的神情是一閃而逝了。

「呵呵,是小葉同志埃有事嗎?」鳳朝峰口吻居然是相當的親切。

一聽就曉得兩人並不是普通的關係的那種了。頓時。在場的某些同志自然心裡又能了某些想法了。

「是這樣的鳳委員,前幾天正好遇上您了。我跟你聊過風州二級路建設的事。而您聽說過後當場就同意給一定的對口性援助。而現在風州二級路審批研討會正在晉嶺省政府會議室舉行……」葉凡把情況有選擇性的講了一遍下來。

「呵呵呵。既然你用了免提。那咱們的談話坎成同志跟振濤同志也聽得見了是不是?」風朝峰沒有責怪葉凡。而是笑著問道。

「嗯,兩位領導就在我身側。還有田初一副省長也在,現場可是還有些省委領導以及一些專家組成員們。請諒解我在沒有通知鳳委員的情況下用了免提。」葉凡說道。

「您好鳳委員。」齊振濤跟羅坎成以及田初一馬上側身打了聲招呼。

「呵呵,同志們都好。坎成同志啊,好久不見了。」想不到鳳委員居然跟羅坎成講起話來了。

「是啊,自從前次京城一別都快一年多了吧。你在安東,而我在晉嶺。咱們這兩個地方隔得還相當遠的。各有各的事干,很難碰上一回埃」羅坎成一臉笑意的感嘆道。

「是埃其實,要講起小葉同志啊七八年前我就知道他了。他很狡猾的。」想不到鳳朝峰話鋒一轉又到了葉凡身上。給的評價居然是『狡猾』。全場頓時嘩然,不過,沒有敢吭聲,全都屏息凝聲的聽著。

「狡猾?鳳委員,這個,我有些不明白了。葉凡同志應該是聰明吧?」羅坎成也是微微一愣轉爾就笑道。

「你看到沒,以前在安東時我就給他騙過一次了。當時他在南福省的麻川縣任縣長,居然單槍匹馬到交通部爭取下了天車山公路。

這條路最後成了三省交通樞紐。而我們省可是出了不少錢的。到頭來怎麼樣了,這好處全給南福省給落盡了。

麻川縣以此為契機一躍現在成了縣級市,更是成了拉動德平市經濟增長的頭號馬車。

當然,我們安東相鄰的縣也得到了實惠。只不過可是沒有麻川撈得多埃

而前幾天他碰上我,居然一開口就拉交情了。什麼咱們幾年前還在同一條船上共同建設三省通途的天車山公路云云。

小葉同志這嘴很甜嘛,我給他這**湯一灌這嘴巴可就太利索了一點。

這嘴哪一張,呵呵,你也知道,我現在到津門了。所以就給了五千萬對口支援風州的公路建設了。

現在想想後悔啊,可是這世上就沒有後悔葯賣。這筆賬我只好認了,現在給你講一聲。

這錢的話三天內會安排相關部門的同志直接轉到風州由葉凡同志挂帥的引資小組賬頭上的。

你說說,你的這位下屬同志狡猾不狡猾?」鳳朝峰呵呵笑著,其實,眾人都聽出來了。人家貌似在批評小葉同志,實則這可是在大誇小葉同志哪。

「謝謝,謝謝!我代表風州人民感謝鳳委員對我們風州人民的大力支持了。

不過,像這種『狡猾』的事我還希望小葉同志能多干幾回嘛!你鳳委員到了津門,不要講了,津門可是好地方。

古代社會講究的是劫富濟貧,所以嘛,小葉同志盯上了你鳳委員的荷包也正常嘛。

要不鳳委員,我們風州天風渠生態區建設也正在大力的建設著,是不是也對口支援一回?」想不到羅坎成也干起小葉同志的事來了。

「我說老羅,你什麼時候居然要拜小葉同志為師了。可不帶這麼乾的。光是這五千萬可就夠我心疼的了。其實,你可能不曉得。風州我曾經住過幾個月時間。」鳳朝峰揭底了子。

「噢,還有這回事兒。鳳委員應該沒在風州工作過吧?要是真漏了我可是在批評風州的同志了。」羅坎成真的有些訝然著問道。

「那是小時候的事了,不說了不說了。給小葉同志講一聲,別把我的五千萬給浪費了。

好鋼要用在刀刃上,也許等你們通車時我會過來走走。要是讓我不滿意的話我可是要批評小葉同志的。」鳳朝峰講出這話時葉老大差點跳將出來了。

本來按羅坎成的意思就是這條路有12米寬度足夠了。現在給鳳朝峰嗦了一句后,估計羅坎成也得考慮自己的規劃的16米方案了。

畢竟,人都要面子嘛。鳳朝峰雖說是政治委員會的委員,副國級。

比羅坎成高上一級。但是,兩人都負責著不同的省市。自然也不能顯得太寒酸了才是。

「坎成我翹首期盼著鳳委員的到來,這條路,一年後會通車的。」羅坎成笑眯眯的說道也是下定了決心了。

掛了電話后全場又沉默了,全都看著羅坎成。葉凡發現,韋伯笑那臉色有些蒼白,至於說陳旭跟萬有良等人那額角早就冒出豆粒大的汗珠子了。幾人頭微微有些下垂,好像有些躲閃著葉老大的目光。

「大家都聽見了,醜話講在前頭。我已經當面向鳳委員承諾過了。

而聽鳳委員講咱們風州他小時候還住過幾個月,這裡也是他的第二個故鄉了。

所以,今天風州高等級二級公路建設就在此拍板下來了。振濤同志,初一同志……你們看怎麼樣?」羅坎成貌似在徵求別人的意見,其實,這事鐵板釘釘拍了下來。

哪位同志腦門子給驢踢了也不會跟鳳委員去掰手腕了。

「嗯,同志們。羅書記承諾一年內通車。時間緊任務重,我看各相關部門都得馬上就行動起來。

既然葉凡同志以前干成了天車山公路,我有個建議,風州這條路乾脆也交給葉凡同志全權負責了。

而且,錢款方面也是他籌集的,由他負責我也放心。羅書記,田省長,還有各位同志們,你們怎麼看?」齊振濤當然馬上就下手先把築路權交到葉凡手中了。

「我同意,葉凡同志完全能行。」田初一說道。

「葉助理肯定能行,我完全贊同。」想不到韋伯笑馬上站出來大聲的表了態。

估計也有向葉凡示好的意思了,因為,鳳朝峰的態度太詭異了,不得不讓韋伯笑想到很多。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