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三十四章老羊吃嫩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三十四章老羊吃嫩草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生日,可是來不及了。我的事不能拖,乾脆晚上先給辦了怎麼樣?」葉凡問道。

「只能如此了,你的事又急,不能拖。中,那你安排好。我負責把她帶來。」雪紅點了點頭。

葉凡馬上打了電話給藍存鈞,這傢伙二話沒說,說是包葉老大滿意。

「張強,超過他。」葉凡突然出口了,張強也不曉得咋回事兒,猛地一踩油門,經過a組改裝過的切諾基轟鳴著唰地一聲就竄了出去。

未及防備之下,方知白開的寶馬倒真給張強的車子超了過去。這傢伙一看,那可是急紅了眼。

也是一腳下去油門踩到底了。頓時,兩輛車子以一百八九十碼的速度在街上狂飆了起來不過,好景不長。僅僅飆了一分鐘,前面警燈閃爍,被攔了。而這個時候方知白的寶馬倒是搶在了切諾基前面。

張強總算是明白了,明曉得長時間堅持肯定比不過寶騾葉老大要的就是這一時刻了。

「//無彈窗無廣告//小夥子,出示駕照身份證,這條路限速的公里,你沒看清指示牌嗎?在這裡飆車,想找死是不是?」一個粗喉嚨的交警頭頭模樣的中年人大聲的質問道。

「警察同志,我們有急事,所以……」方知白趕緊解釋一下。

不過,見張強的車子超著開了上來。「誰叫你開上來的,靠邊給停著接受處理。」粗喉嚨警察顯然生氣了。

「你過來我有事跟你講。」張強沖那粗喉嚨勾了勾手指頭,粗喉嚨微微一愣之後也走了上來。

因為這裡是京城,能以如此口氣講話的主兒只能有兩種。一種就是腦袋的確給燒糊塗了。另一種就是此人屬於那種硬把子惹不起的角。像什麼京城大少太子爺二代三代的角那種。

張強翻出一張證件遞了過去,小聲沖那粗喉嚨嘀咕了幾句。粗喉嚨一翻證件頓時一愣之後馬上手一揮沖外邊人喊道:「清理開清理開,讓首長的車子離開。」

「呵呵呵,我們先走一步。」張強看了方知白乾笑了幾聲起動了車子。這個時候,方知白的臉色說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本想說我們是同一路的,不過,這貨丟不起那個人。

車了吱嘎著停在了金都大酒店。

「葉哥哥你這朋友真牛,飆車連警察都不敢攔著。」唐寶兒笑道。

「呵呵,他也是警察,內部嘛,照顧著點了。」葉凡神秘一笑,唐寶兒微微一愕之後有些明白了。

「蛇鼠一窩。」雪紅在一旁呶了呶嘴哼道。

這時,葉凡電話響了起來一接通,才曉得居然是王龍東也到了京城。

「那正好了,你趕緊過來,咱們在金都大酒店吃飯,現在正站大門外還沒進去。」葉凡笑道。

「哈哈,我正在金都附近,得,馬上就到。」王龍東擱了電話,僅僅一分鐘就從側東邊冒了出來。

不過,這傢伙身邊還跟著兩個人。葉凡一看差點樂了。不是那天晚上打架的,長得像一胖冬瓜樣的牛子同志跟他要保護的小姐,一身艷麗紅裝的那姑娘嗎?聽說是什麼金陵賈家的,跟大觀園有點瓜葛滴。

賈小姐今天卻是換了裝了,上身紅色鑲hu邊的毛衣,下身黑色牛仔,一雙小紅皮靴外邊還掛著一耳環樣東東,整個人看上去顯得靚麗妖媚。

「賈姑娘,咱們又見面了。」葉凡搶先打了個招呼,心說王龍東這傢伙不會是跟這姑娘好上了吧?

「是啊那天晚上你可是像匹色狼。」賈姑娘一句話出來,差點爆彎了三個姑娘的腰竿子。

「這個,賈姑娘,不帶這麼講我的吧。」葉老大摸了摸頭有些尷尬。就在這時候,才見到方知白跟他的好友候文龍倆人從一輛計程車里出來了。

「知白你的寶馬呢?」李仙仙笑問道。

「哼……。」方知白哼了一聲,怒瞪了葉老大一眼說道,「回頭我會告那警察的。什麼東西,居然絢私枉法。我方知白不告得他帽子掉地我就不姓方。」

「哥們你牛啊,我牛指佩服得五體投地,居然跟警察大哥玩兒。」這時,冬瓜身體牛指同志一臉嬉笑著上來了。

「牛子,小牛仔佩服個屁1方知白這氣沒處撒,沖著牛指同志就去了。

「嘿,嘿,別亂改我的名。是手指頭的指,不是兒子的子。」牛指顯然生氣了,叉著腰就沖方知白吼開了。這個渾人,他怕個誰?

「牛指,不一樣嗎,指著牛就生小牛仔了。」方知白更是充滿極盡調侃紋鵠礎

「你嗎滴才小牛仔,老子k了你這小龜孫,子。」牛指可並不笨這話還是聽得出來的。這傢伙往前跨了兩步,二話不說一拳就砸向了方知白。

方知白根本就沒人料到這傢伙居然在五星級酒店面前說打人就打人,所以,自然,叭嚓一聲就給那拳頭給擂得打了幾個閃兒一屁股坐在了地下。

「我踹死你這渾人,知道方少是什麼人嗎,你也敢打。」方知白的好友候文龍憤怒的叫著,一腳就踹向了牛指老大。

「好了,吃飯就吃飯,打啥1葉老大用化音迷術冷哼了一聲,兩人都是一震,候文龍的腳自個兒就縮了回來,而牛指的拳頭也順勢就插進了那大褲兜里。

「我跟你沒完,報上名來。

」方知白被李仙仙扶起來后指著牛指就甩臉子了。

「舍陵賈府賈菲菲,牛指是我的跟班。怎麼樣,要找找我賈菲菲就是了。你去金陵打聽一下,有沒我這號人。」賈菲菲不屑的看了方知白一眼。

「賈府算個屁,難道你還真以為是賈寶玉的後代。老曹杜撰的東東你也能編出來?什麼東西1方知白啥也不想了,今天就得掙回面子。

「在京城之地,賈府的確不算東西,不過,這金都大酒店就是賈府開的。」就在這時候,一個戴著眼鏡的中年人一邊講著一邊從玻璃旋轉門裡走了出來。

「別跑了菲菲,小叔不會給家裡人講。」一見到那個中年人出來,想不到賈姑娘沒吭聲轉身就想溜走,不過,被中年人叫住了。好像還是賈姑娘的小叔似的。

不過,賈菲菲顯然不信,還是快步往外走去。而且,速度更是提高了不少。

只是,被王龍東扯著也跑不快就是了。那個中年人急得趕緊快步追上,在後面叫道:「菲菲,小叔如果亂講就是王八。」

這句話還真有效果,穿菲菲停了下來。眨巳了一下眼睛,說道:「小叔,可是你說的。如果亂講就是王八蛋了。」

「那當然,這麼多人在前,你還不信小叔的話嗎?走走,咱們吃飯去,肚子餓了吧?」中年人一臉疼愛的講著,不過,他倒是看了王龍東幾眼,問道,「菲菲,這位去…」

「我朋友王龍東,小叔叫他小王就是了。」賈菲菲落落大方,不過,臉蛋上居然也有點羞澀。

葉老大心裡暗暗稱奇,心說,難道王龍東這貨還真勾搭上這賈菲菲了。不然,就憑賈菲菲那性格怎麼會小臉微紅?

娘滴,這傢伙勾娘們的手段還真不賴啊,而且,還是一隻嫩羊。這賈家,估計也是一大家了。能開這麼大五星級酒店的角。

只不過賈菲菲這性格可不是一善茬,倆人真有結果的話,估計,龍東同志從此將淪落成河東獅吼下的一隻小羊羔了。葉老大在心裡古怪的想著,還默默為龍東同志既將失去自由而默哀起來了。

「嗯,小王,一起吃中午飯吧。對了,我叫賈罩德。這金都大酒店總經理。」中年人賈罩德看了王龍東一眼卻是並不怎麼熱情,隨口說道。連什伸手握握手的意思都沒有。

「不必了賈總,我大哥在那邊,還有幾個朋友。他們本來就是打算到僉都來吃飯的。」王龍東能感覺到賈罩德的冷淡,但並沒介意,而是不卑不亢地說道。

「龍東,叫他們一起吧。」賈菲菲看了看葉凡又笑道,「小叔,龍東的那位大哥叫葉凡,還跟牛指打過架。他有個朋友,臉圓圓的可愛的朋友,拳腳很厲害的口牛指都打不過他。」

「他欺負你了?」賈罩德那本來淡漠的臉一下子就板了起來,盯著葉凡看了看說道。

「賈經理,一場誤會而已。」葉凡微笑著說道。

「誤會那就算啦,不然……,算啦……,大家都上樓吧。」賈總冷哼了一聲又擺了擺手。看來,這傢伙還真是一角了。

「呵呵,對不起賈總,我說過本來就是來吃飯的。你給我們一個包間,這餐飯是我請大家。」葉凡淡淡笑道,不願意吃白食。

「小葉是不是,我賈罩德在這裡擔任老總一職。侄女的朋友來還要你們埋單,那不是埋汰我賈罩德嗎?」賈罩德顯然有些怒氣了,聲音生硬了不少。

「賈總,一是一二是二,兩碼事。」葉凡也有些惱了,感覺這中年人也太自大了一些,所以,聲音也重了不少。

「龍東,你這個朋友怎麼這麼拗。我叔請吃飯就吃嘛,幹嘛要跟我叔搶東家似的。要不,咱們走,不要理他們了。」賈菲菲一看,大小姐脾氣又犯了。扯上王龍東就要進廳。(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