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八十五章你演戲來我演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八十五章你演戲來我演戲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過,此人幹了這種事也許早藏起來了也說不準。

而且,對於這兩個地方葉老大知道不能用強。少林寺領袖武林長達千年,跟武當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

就連華山派都有半先天強者蕭瑟一了少林武當不可能沒有。葉老大目前還沒能力到這兩個地方去耍橫。

而五台山也是一大門派,高手絕對有。傳說五台山很神秘,估計人家做人低調了一些,沒準兒高手不遜於武當少林。

少林武當也許是名氣兒響罷了。

不過,葉老大最擔心就是騰家來催討這香爐就麻煩了。那樣子下去葉老大這臉還真沒地兒擱了。

而且,這事,葉老大也不想公諸於眾讓警察插手進來。那將越搞越亂了。而且,這些警察估計也查不出什麼來。到時這事騰家一折騰會越來越糟糕的。

於是,葉老大一番電話下來招集了些人馬。可惜的是車一刀執行a組秘密任務去了。

而洛飛這個十二段位高手又在維基斯群島。連車天都在那裡,王仁磅這貨也在,這遠水是解不了近渴的。

而且,令葉老大相當憤怒的就是剛把房間收拾了一下不久騰家掌舵人騰雲清的弟弟騰勇居然找上門來了。

「不好意思葉助理,家裡老太爺說是好久沒見到九鹿穿雲鼎了很相念它。

葉助理可能不曉得。我們老太爺今年都九十九快百歲高齡了。可是每隔一段時間都會到鼎前參拜一次。

因為,老太爺特別的敬重祖宗。這個,也是我們華夏人的特點是不是?

因為騰董這次為了爭取風州皮料子協會會長一職老太爺才肯讓我哥帶走了這鼎。不然,任何人是拿不走這鼎的。」騰勇一臉不好意思,講道。

你丫的就來埋汰老子吧,葉老大把怒火硬是塞回了肚皮里,嘴裡卻是有些不好意思,說道。「這個,有些不好意思。鐵部長你可能不知道吧?」

「鐵部長,哪個鐵部長?」騰勇一臉不知情樣子緊逼著問道。

「就是在公安部擔任副部長的鐵占雄部長,說起來我們關係相當的不錯。以前在南福省時經常湊一堆喝酒打屁。

而且,你可能還不知道,鐵部長也是個業餘的文物專家。前幾天一聽說了這九鹿穿雲鼎的事後頓時就來了興緻。

沒辦法,誰叫咱倆關係鐵。所以。只好……」葉凡就講了一半一臉不好意思的看著騰勇。

「是給鐵部長借去了是不是?」騰勇臉色頓時微微變了變問道。

「嗯,沒辦法。他昨天親自派人過來拿了。而我想騰家估計也會買我一點小面子讓這鼎多留一段時間是不是?所以就自作主張了。

鐵部長這個人很爽義的。我保證。過段時間一定把此鼎原封不動的還給你們。

不好意思了,這個,你們老太爺又需要這個。能不能給騰家老太爺講一講這情況。

鐵部長昨天才叫人取走,我今天就去討要,這個,著實是有些急了點是不是?」葉凡講著看了騰勇一眼,又講道。「你可能不清楚,鐵部長這個人正因為直爽所以人也肝膽。

當然。如果你們老太爺的確急需要我馬上打個電話給鐵部長。這邊我安排人馬上去取回來就是了。

唉,就怕這樣一來鐵部長心裡有些不爽。算啦算啦。最多給他罵兩句就是了。」

葉凡只好空口白牙的講起瞎話來,明曉得人家騰家也是心知肚明。

但葉老大就是要用鐵占雄來考量一下騰家是否連他的面子都不買了。

「這個,唉,老太爺這人也是一根筋埃這事,帶真是難辦了。」騰勇面現難色,嘴裡吶吶著似乎有不鬆口的意思。

「既然老爺子也是爽義之真需要哪我馬上就打電話問一下鐵部長了。」葉凡說著就要拿起電話。

想不到騰家還真是絕,居然連鐵占雄的面子都不買,騰勇只是一臉不好意思的坐著並沒有叫葉凡不要打電話的意思。這貨,擺明了要馬上要回鼎了。

葉凡乾脆直接用桌上的電話拔通了,用的還是免提鍵,把騰家老太爺急需的事講了一遍下來。這個,自然是葉老大跟鐵占雄編好的連環雙簧罷了。

「這個,兄弟,不好意思。今天上午在辦公室跟鳳老在聊天時無意中說漏了嘴。

結果給鳳老知道了,他也很感興趣,開玩笑說是要用來生香試試,體會一下古代宮廷香的滋味,體味一下古代帝王的生活。所以,我還沒來得及研究一下只好又送到鳳老家裡了。這下子怎麼辦,午飯時才送過去的。

這才多久又要去拿回來。你給騰家講講,再給我們半個月時間,一定原物奉還。」鐵占雄講道。

「這個,鐵哥,還真是沒辦法。人家騰家老爺子也是一根筋。說這香爐是老祖宗留下的,拜這香爐就等於拜老祖宗。你還是想辦法弄回來。我馬上派人來齲」葉凡說道。

「既然兄弟這樣講了那我馬上過去催要了,唉,這騰家老太爺也真是的。

不就一個古董的香爐,借幾天都不行。要是給鳳老曉得了這是騰家硬要催要回去的話。」鐵占雄剛講到這裡葉凡急著說道,「千萬別這樣,別把騰家給露出去。

人家可是我們風州的大投資商。新組建的風天集團三大股東之一,要是給鳳老惦念上去經常來借這香爐去體味帝王生活也不大好是不是?」

「那算啦,我馬上過去拿。」鐵占雄冷哼一聲掛了電話。

「這個,鳳老既然拿去了那就算啦。就過幾天吧。」騰勇居然改口了。

葉凡只好又打了電話給鐵占雄了。

騰勇走了后鐵占雄來了電話,很關切的問道:「兄弟,這樣子搞下去也不是個事。

而且,人家騰家既然來催要了。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了。不過,也有些奇怪了。

如果這事是他們安排的在明曉得咱們是在扯蛋的基礎上怎麼又給了我們幾天時間。

這事還真有些奇巧啊老弟,按理講他們應該暗示一下啥條件的。而你葉老大軟肋受制也不得不相助了不是?」

「我也有些納悶,這事是騰家乾的,他就是逼死我也要逼回鼎是不是?不過,我在想,這是不是騰家玩的欲擒故縱戰術。」葉凡琢磨了一下子說道。

「欲擒故縱,有道理啊兄弟。騰家先來催一下,爾後又裝著給鳳老嚇著了不敢一時拿回鼎來。

過幾天時間一到騰家再次來要的時候人家擺明了已經給了鳳老面子而也能讓咱們對他們騰家解去懷疑。

到時第二次來的時候估計就是騰家攤牌的時候了。不過,老弟,這鼎幾天之內去哪裡找去。

即便是少林五台也是你的猜測。就是真是他們的高手給弄走了咱們也拿他們沒輒是不是?

估計這事還是個人行為,不可能是他們門派的行為。我馬上調查一下騰家有沒人或朋友在這兩個地方。」鐵占雄說道。

「不但要調查這兩個地方,就是騰家有人出家的地方也要調查一下。

咱們不能放過任何可能的蛛絲馬跡。不然的話第二次來就是老弟我丟盡臉面的時候了。

這他娘的還真是晦氣,為了一個投資,為了賺錢,這手法還真是玩得是層出不窮令人防不甚防了。」葉老大發牢騷了起來。

「人家說戰場上白刀子進紅刀子出很血淋淋的很殘酷,其實我想說的就是比如咱們官場上的爭鬥雖說同有硝煙,但並不比戰場上來得輕鬆。

而商業競爭更是殘酷,有的人一夜之家傾家蕩產,這比直接的殺人更為殘酷的。

比如騰家搞的這小動作就是一殺手。大家都曉得騰家的鼎被你借去了。

如果你不還,騰家要找事的話機會就多了。就是講你這官員硬要吞了人家的古董寶貝也講得過去。

一個鼎就能要了你葉凡的帽子,就能讓你葉凡一輩子都背上污點而抬不起頭來。

而騰家的目的無非是想坐上風天集團董事長位置。我看實在不行的話就答應騰家的條件。

當然,咱們這樣子干並不是妥協,而是先退一步。一旦查出鼎的真實情況來咱們要下重手。

騰家敢這樣子暗算咱們,咱們就要騰家傾家蕩產永世不得翻身。

嗎的,要玩陰咱們還是也不嫩。」鐵占雄講到後頭就激奮了起來。

「那當然,誰要搞我我葉凡也要搞死它。」葉凡冷哼道。

「大哥,那紙上講的應該是真的了。葉凡果然是不肯還我們鼎……」騰勇急匆的進了騰家大廳把剛才發現的事講了一遍下來。

雖說騰家的生意去了獅頭市,但騰家老宅還是留有族人照顧的。現在騰家又清理了出來住人了。

「搞個鳳老出來嚇唬誰,把咱們的鼎搞壞了居然還聯合什麼鐵部長來騙人。

他明曉得我們肯定是不會去問那個什麼鳳老的。至於鐵占雄公安部應該有這個人了。

而咱們也不可能去問這事的。而這鼎,現在估計是拿去叫懂行的專家修復了吧。

不過,不管他怎麼修,壞的就是壞的,咱們拿回來時可是要請專家當場鑒定的,如果能答應當然就此……」騰定峰冷笑開了。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