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八十六章鳳老態度太詭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八十六章鳳老態度太詭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就再給他幾天時間我看他們怎麼搞?難道搞碎的鼎還能復原。到時拿回來時一定要請文物專家給鑒定一下。

我看最好是請專家一起去拿鼎,我是擔心他會不會搞個山寨貨來欺騙咱們。

當然,如果能協商就好辦得多了。」騰雲清摸了一下下巴笑了起來。

「要是他講出實情咱們怎麼辦?」騰勇問道。

「賠錢咱們肯定是不要的,咱們家不缺錢。」騰定峰哼聲道。

「你錯了定峰,賠錢咱們當然要。不過,咱們的鼎可是拿到拍賣貨去估價過,至少值五千萬。對於一個政府官員來講相對於他們那一個月二千塊錢的工資來講這絕對是個天文數字。」騰雲清神秘的一笑。

「對對,賠錢咱們要。他能拿得出來嗎?到時拿不出來還不得由著咱們擺布了。

而且,即使是他能拿出來他敢拿出來嗎?你這錢哪裡來的。那還不是直接告訴紀委的同志咱在貪污嗎?

呵呵呵,不管怎麼樣搞,這次,他是死定了。不過,奇怪了,怎麼有人通知咱們。

咱們這樣子干會不會中了別人的圈套。我不相信這世上還有這種好人無償的相助咱們。

那個給咱們紙條的人到底是想幹什麼?難道是想坐山觀虎鬥最後他來個漁翁得利?

咱們,是不是也得推敲一下才行。免得中了人家圈套還傻不拉嘰的幫他數錢。」騰定峰說道。這貨一臉的疑惑。

「此人很厲害很神秘,怎麼連咱們家的鼎給葉凡不小心打太碎了的事都清楚。

那此人肯定是葉助理身邊的人,而且,我懷疑咱們的鼎是不是那人故意破壞的。

咱家的鼎可是玉石做的,哪能那麼容易就摔碎了。此人的目的還真是費猜疑。

不過,不管怎麼說,此人是幫了咱們一個大忙。當然,咱們也要小心著別中了圈套。

不能讓葉助理誤會是咱們支使人乾的才行。不然的話像他這種層次的幹部硬是跟咱們死磕的話也是相當麻煩的。

更何況他還負責著風州的一些事務。咱們在這裡是經商之人。商人哪能斗過政府高官?」騰雲清說道。

「這個就相當的難了,估計剛才小叔過去已經引起葉凡的不滿了。認為這事是咱們乾的而又故意設圈套去逼他。要不幹脆釜底抽薪。」騰定峰臉色一陰哼道。

「怎麼抽?」騰勇問道。

「把咱們手中那個有心人擱的紙條拿去給葉助理看看。」騰定峰冷哼道。

「沒用,咱們手中的紙條太大眾化了。而且是用電腦列印的。這個,反倒會讓葉助理認為咱們在耍他。」騰雲清搖了搖頭嘆了口氣「此人還真是厲害,咱們好像都有鑽入他布的局的危險了。而且,此人算準了。咱們是不鑽也得鑽。因為。咱們不可能白白放過這個能支使葉助理為咱們辦事的機會。」

「那就不管了,反正下次去都要逼他為咱們辦事。我看這臉皮肯定馬上就撕破了。

早撕晚撕還不都一個樣。更何況。咱們騰家也不怕他一個助理。而且,咱們手握著他的軟肋,他能怎麼樣?」騰定峰哼聲道「咱們的計劃是大計劃,是關係著咱們家的大事。

一旦紅拍天真真到了獅頭市的話,那咱們的『天王集團』很可能會一躍成為獅頭市乃至東南沿海地帶第一大皮製品商。

而且,昨天在跟朱董接觸之時我看朱董也有些動心了。畢竟。跟更有實力,更有發展前景的企業合作那錢也賺得多。

有人講商人逐利我認為完全應該。商人經商就是為了賺錢。不逐利了還經什麼商,不如呆家抱孩子。

其實。逐利也是一門藝術。商場也是一個世界。」

「第一大皮製品商,還是定峰眼光高遠埃大哥,我看咱們的天王集團不久就可以交到定峰手中了。」騰勇哈哈爽朗的笑道。

騰雲清看了二弟一眼也跟著笑了起來。

葉老大發愁啊,這攤子鋪得太開了人手就有些捉襟見肘了。以前攤子沒這麼大時還感覺人手有些浪費著了。

葉老大甚至有時候想把這麼多高手弄一起能幹什麼?現在葉老大體會到了高手的重要性了。

而洛飛跟王仁磅以及車天都在維基斯群島監督開採雷石。而車一刀又執行任務去了。

藍存鈞又剛到項南市任市長現在估計都忙得屁股不墊地兒肯定也沒時間了。

葉老大甚至希望那個紅衣神秘妹子能突然出現,不過,葉老大看了看窗外,只能是自嘲似的搖了搖頭——嘴裡說這個自然是做夢了。

本來那神秘的紅衣女子就太神秘了有點像是夢境中帶來的。葉老大還能期望著人家及時出現相助自己去解決什麼麻煩。

目前能拿得出手的人手就剩下費一度,連李強都受傷了。而李松又要在紅葉堡蹲著。齊天跟盧偉以及陳軍都沒空。

「還得多弄一些自家兄弟加入才行。」葉老大握了握拳頭。這貨打了電話給天通,費了一番唇舌之後以高價誘惑之下小天同志終於動心了。答應陪著葉老大去五台少林一行了。

不過,在去五台少林一行之前先要把鳳家的事解決掉。不然,人家辦事如此的利索而自己拖拖拉拉的也不行。

而且,葉老大還想跟鳳家進一步增進感情,墊實關係,自然得把鳳家的事擱在第一位了。

6月4號正好是星期六,葉老大昨天晚上跟天通費一度三人碰了頭后就再次拜訪了鳳家。

而鳳朝峰因為在津門主持城區發展大會而沒有回來,到鳳家時就看見鳳老還在輕輕的搖著椅子。鳳旭國跟鳳志天鳳傾還有童玉玲都有。

不過,這次還算是有收穫,居然巧碰上鳳家老二鳳丁得居然也在家。

鳳丁得可是華夏電力集團副總,跟喬正和在遠東電力集團的身份差不多,也是一重量級人物。

鳳丁得對葉老大沒什麼印象,估計也沒什麼好感。他在鳳旭國介紹下只是跟葉老大點了點頭爾後就出門而去了。

「童姑娘,現在這腿完全康復了沒有?」葉凡一邊坐下一邊隨口問道。

「謝謝你葉助理,完全好了。還真是神奇,一點後遺症都沒有。」童玉玲一臉感j,說道。

「那就好,不然的話我還要給你扎針了。」葉凡笑著點了點頭,爾後喝了。茶。

「你是來了解情況的吧?」鳳旭國看了葉凡一眼問道。

「嗯,既然要擺平這事。首先是不是得先把事情了解清楚才是。古人語知彼自已才能百戰不殆。」葉凡一臉平靜的點頭。

「這事本來是童司令員操作的,不過我們也清楚一些。當時請的是五台山雲觀寺的歸林大師出手。

當然,事先我們用了特殊手段就查清楚了真是那伙人乾的。而且,現在經過調查才知道吳俊要如此的干並不是哪個重要人物支使的。

而是另有原因,跟我們先前想的是大不相同。」鳳旭國講道。

「噢,不是原來的意思這個我不懂,算啦什麼原因我也不想聽了。」葉凡自然是在裝傻而不想無端的捲入這事中來。

只要伸手把吳俊解決掉就行了,別的事葉老大可是不想胡亂摻和。

要知道這種層次的人的較量何其的厲害,一句話就能讓你永世不得翻身。

「小葉同志的膽子倒是越來越小了。」想不到鳳老居然睜開了眼淡淡的哼了一聲,肯定是看出了壹了。鳳老這是明顯的對葉老大不滿意了。

「這個,鳳老,小葉著實不明白鳳老您這樣講的意思。要講膽子的話我這膽子可是越磨越鋒利著。

這鋒利只是藏了起來而並不是膽小的原因。鳳老以前不是講小葉鋒芒太露。

經過這麼多年的磨礪,小葉一刻不敢把鳳老的教誨忘記。現在剛學會了一點藏拙罷了而並不是膽子變小了。」葉凡狡辯道。

不過,顯然,在鳳老面前搬門弄虎那是絕不可能蒙過去的。鳳老淡淡一笑,說道:「噢,小葉還真是成熟了埃

以前脾氣不好容易衝動。現在是不一樣了,變得平和了。不過,如果是一點脾氣都沒有了那就失去了本我。

沒有本我何謂於自我,那就不是你了。

所以,我看你啊小葉同志,你都快變成另一個人了。有些事晚上就講清楚點,不要在這裡把任何人都當成不明之輩。」

鳳老這是在逼葉凡了。

而且,葉凡感覺鳳老有些詭異。好像有意就是要把葉凡給硬性的逼入這次事件中似的。就是要把小葉同志卷帶進來綁在同一條船上。

「鳳老的教誨小葉聆聽著,放心。小葉不是膽小,也不是想蒙任何人。

只不過小葉的肩膀還太嫩,太弱小的時候承受不住巨石的。所以,小葉不得不有的時候要軟蛋一些。

這個,也是沒法子的事而並不是小葉不想盡心儘力是不是?人言說養精蓄銳嘛。」葉凡隱晦的給解釋了一下。

「呵呵呵,你都伸手了難道還想置身事外?」鳳旭國突然笑眯眯的問道。(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