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九十章過街老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九十章過街老鼠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吳俊,出來,再不出來就變地老鼠了1天通得瑟的大叫著,那雙破了的褲管在風中飛舞著,猶如兩片藍旗在擺動著。

沙沙聲響起過後,一股濕潤的泥土夾雜著一些水呈漫天飛舞之勢往空中彈射而去。

頓時,空中二十來米高度都給濕土跟水粒子掩蓋住了。而天通早有準備,騰空而起。

手腕一彈雪家的震魂鈴叮鈴鈴一聲響。而配合著這怪異的聲音天通那把斧頭被他突兀地往地下狠狠一甩,唰地一聲斧頭就給他扎進了地里不見了。

不過,轉眼間土裡鑽出吳俊那身影來。不過,這貨好像有點狼狽。

屁股大半居然露在外邊,而且,還有點點鮮血溢在光了半個的屁股上。

「哈哈哈,跟大爺玩『忍術』。你他娘的還太嫩著。」天通狂笑著,總算是找回了面子。

剛才吳俊躲土裡被震魂鈴突兀地一震,整個人未及防備之下瞬間暈厥。

而天通就是利用這一瞬間手中斧頭直劈而下。幸好吳俊及時醒轉趕緊一側,不然,這屁股估計就得分家了。

當然,也因為吳俊的功底子僅比天通的差上一點點。不然,早給天通劈成兩半了。

天通下手毫不留情,開山斧頭在空中飛舞著往吳俊狠辣的砍了過去。這次的目標是吳俊的兩條腿。

「看你還怎麼鑽?」天通放著狠話。而這邊震魂鈴也沒有停止下來,一直在天通的手腕上震動著,發出音波攻擊著吳浚剛才突然受傷,再加上功底子不如天通。

而又在音波攻擊之下吳俊頓時有些蒙了,整個人暈暈沉沉地在那開闊的蘆葦桿了跳躍著閃著,時不時還要在地下打幾個滾兒。

不過,天通的斧頭是如影隨從。吳俊被劈得狼狽極了。眼見支持不住了。

就在天通準備收網大叫著說是要砍下吳俊大腿上的二兩肉下酒之時,突然。蘆葦叢外邊詭異的飛來一條細線,好像是條釣魚線,上面還有個魚鉤,一下子就把天通的斧頭給鉤著唰啦一聲就給飛得無影無蹤了。

而魚鉤又彈回來往天通的震魂鈴上鉤去,天通一閃,不過,那魚鉤特別的靈活。在釣魚線的揮動下緊跟著天通鉤去。

「那漁翁果然不是普通人。」費一度說道。

「此人功底子比天通要高。你看他坐在小船中是背對著天通的居然能控制著手中的魚竿遠達上百米的距離攻擊天通。估計,如果沒猜錯的話此人至少11段位。」葉凡摸了一下下巴講道。

「還真是大家。此人都沒轉頭居然能知道天通往哪邊閃而隨之攻擊。難道此人背後長有眼鏡?」費一度佩服得很。

「沒啥。你們費家的鷹眼就能做到。等你達到11段位層次時有時你不往後看也能在鷹眼下感覺到後面的一些情況。這也許就是鷹眼把人的第六感官給無限的放大的緣故罷。」葉凡講著,眼見天通堅持不下去了。

這貨在那開闊之地上東竄西閃著累得快不行了。天通本來是想竄進蘆葦叢的,不過,那人沒給他機會。

「葉老大,還不出手小天同志可是要成銬魚了。」天通氣喘吁吁著大喊道。

「呵呵。」葉凡一聲輕笑,手一揮,身子一叢到了蘆葦桿頂端。

這貨一個滑行。手往魚鉤一招,隔空一股大力傳過去。頓時。魚鉤周遭的蘆葦都給卷帶著飛到了空中。

空中頓時就是飛蘆走塵,而漁翁一看估計也感覺到這傢伙的厲害。

一直背轉著葉凡的漁翁居然轉過身來。而且也是往上一跳到了蘆葦叢的頂端。

「年青人。好身手1漁翁贊道,葉凡鷹眼觀察了一下,發現此人臉瘦長,而且身體也不算很高。穿著的是農村人穿的那種土袍子,一身的農家漁夫打扮。

不過,此人臉色相當的不好看。居然是面呈紫黑之色,葉老大一看,心裡頓時一驚,心說莫非是中毒了不成?

不過,此刻漁翁的魚竿卻是往空中一甩,魚鉤頓時往後一仰之後再反彈了回來。來勢非常的快,幾乎就是眨眼間就到了葉老大面前。

「好快1費一度贊道。

「快得過葉老大嗎?算個屁1天通跳到費一度身旁不屑的哼聲道。

「不快的話剛才某個人差點成了過街老鼠。」費一度一臉的幸哉樂禍。

「你小子要討打是不是?」天通臉一紅生氣的嚷道,而且是捏了捏拳頭有威脅的意思了。

「講不過別人就出拳頭,沒勁1費一度一縮脖頸,當然也不敢再刺激天通了。

不然的話葉老大給漁翁拌住了脫不開身自己被天通幹了幾下那還是真被白打了。

連找個理兒訴苦的地方都沒有。雖說費家勢大,但費一度也清楚。

人家雪家也不差。要論武功一塊的費家在雪家面前只能算是小樹一顆了。

「好1葉凡叫了一聲好,雙手往空中一絞動。頓時周遭空氣給他絞得形成一個吸力極大的旋渦狀。那些蘆葦杆子全給卷帶著在空中飛快的旋轉了起來。

眨眼間之下,旋轉著的蘆葦杆子好像黑洞一般往漁翁整個人吸去。

「好詭異的武功。」漁翁瞳也一收縮,叫了一聲過後,那魚竿被他往空中一甩也在盤旋轉著往葉老大人造的『黑洞』裡面一攪動。

滋啦啦的怪異聲音傳來過後,嚓一聲怪響,漁翁的臉色有點難看了,。

因為,他的釣竿兵器居然被這旋渦給扯成了兩截。而旋渦並沒有停止,扯斷了魚竿之後又吸向了漁翁。

「哼1漁翁生氣了,腳在蘆葦叢頂一踮,整個人居然往旋渦里一彈,此人雙手在葉老大人造的蘆葦旋渦里狂亂的抓著。

葉老大頓時感覺旋渦里一陣子毛燥般的東西在燥動著。這貨也不敢怠慢。

更是利用水功的凝聚之力把蘆葦旋渦給凝聚得更為夯實了許多。

如果普通人摸上去的話跟鐵皮牆也差不了多少。那些蘆葦杆子在此刻都快變成杆子牆了。葉老大的目的自然是想讓漁翁被圍困在裡面受制於自己了。

轟顱…

葉老大費勁力氣箍緊的旋渦還是被漁翁的一抓之下抓出個洞來。

猶如潰堤之洪水一般沖將出來。而葉老大的人造旋渦也頓時就潰散開去。

漁翁得瑟了,整個人像發炮彈樣雙手合十往葉老大身上插了過來。

此刻漁翁的雙手變成了一把錐子一般。雙掌著溢著濃烈的內息之氣。如果被戳中的話絕對馬上就是一個肉窟窿的。

葉老大是誰,當然不會讓他戳中了。

這貨一個退身急速到了幾十米開外,費家的虎鷹之功施展開來人在蘆葦叢頂端如飄花一般滑動著。

而漁翁也不慢,兩人頓時就在長達幾十里的蘆葦叢頂端追逐了起來。

「來得好1葉凡一個迴旋,青龍血滴殺器第一次脫手飛出往漁翁頭上抓去。

這血滴子王器在空中一轉之下就張開了那幾片蓮瓣,銀片在太陽光的照射之下晃眼著眨眼間就到了漁翁面前。

感覺到面前的空氣似乎都給抓空了似的,漁翁腦袋一甩瞳孔猛地睜大。

估計是想到了什麼似的,漁翁臉色居然更為發紫青之色,肚皮像青蛙一樣的鼓了起來。

剎時間,漁翁整個人像是一個充氣的皮球似的居然在空中以極快的速度表演了一個旋轉倒頭的動作。似乎是以那肚皮為軸心來完成這個不可思議的動作的。

而葉老大用內息控制著的血滴子一下子擦巴著啪地一聲準確命中了。

不過,命中的卻是漁翁的一隻腳,連著鞋子都給葉老大的血滴子瓜瓣給吞了進去。

不過,漁翁發起狠來了。整個人像架破馬車一般的往前竄去。

此刻感覺這力道特別的大,葉老大都控制不住血滴子跟著被漁翁扯得往前面河裡飛彈了出去。

不過,在扯動過程中葉老大咬牙堅持著。嘴一張,一口毒痰劃破長空直奔前面的漁翁而去。

啪地一聲就炸開了。

頓時,黑霧升騰起來。黑霧中的漁翁劇烈的咳嗽了起來。而整個人『旁』地一聲摔倒在了河裡頭。

「別傷我師傅,住手,我們認輸了。這仇從此了結。」吳俊嚇得一邊飛跑一邊大叫著,身子沒防備之下一下子就撲到葉凡腳下,這貨不要命的死死的抱住了葉老大的一條腿。

「吳俊,我不行了,你先逃吧。」漁翁一張口噴出一口黑血來頓時染得河面範圍十幾米都黑污一片。

「我用命換我師傅的命1吳俊大叫著,拚命的扯著葉老大的腿想扯開那血滴子。

「服了沒有?」葉凡冷冰冰的盯著吳俊並沒有鬆手。

「服了,從此後我吳俊再不找童家任何麻煩。我以母親的名義起誓,有違此誓言天雷轟頂而死。」吳俊趕緊發著誓,看來,師徒兩個感情蠻深的。

「我看,葉老大,算了是不是?反正他們不找童家麻煩就是了,何必跟人死磕?再說了,人家也是事出有因是不是?咱們這樣子還有些不地道了。」就連天通都咂巴了一下嘴求情道。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