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九十二章雲觀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九十二章雲觀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快嗝屁了還得意個毛病,葉老大在心裡哼了一聲,說道:「那豈不是講雪松蓮就是中性的好葯了?」

「沒錯,就是中性的。這個用途就相當的廣泛了,一般的練功者都可以使用。

而用,效果顯著。不過,可惜了。當年如果不受傷的話也許憑此能助我一臂之力探一探先天大能者境界。

可恨的就是田離秋此人太陰損了。不但暗算后傷了我,連我好不容易弄來的雪松蓮也給他搶走了。

我好恨礙…」張九天張口又噴出了一口黑血,不過,葉凡覺得老傢伙好像是在表演給徒弟吳俊看似的。

一琢磨,葉老大琢磨出一點道道來。估計是張九天怕吳俊不服氣,所以故意的打的悲情牌把吳俊交給自己。

張九天這老傢伙那眼光還真是不賴。居然看出了自己的價值。

「放心師傅,我定要讓田離秋遭到報應的。」吳俊果然咬牙罵道。

「唉,葉先生,拜託了。」張九天講著話,眼神越來越暗淡。

終於一口氣上不來,這位曾經也是叱吒風雲的國術十二段位頂階強者居然就此魂歸黃泉了。

奇怪的是吳俊並沒有掉淚,臉繃得緊緊的。往往這種人的報復心是特別的強的。

幫助吳俊一起埋葬了張九天,一直陪他坐到第二天早晨。吳俊突然站了起來,沖著葉凡講道:「從現在開始我跟你只是合作夥伴。

你要真正的收服我只有相助我滅了田離秋的那天開始才行。

不然。你現在殺了我也沒用。不過,你放心。我吳俊雖說對有些事比較倔,但並不是個壞人。

當然,該壞的時候我吳俊絕不手軟的。」

吳俊講這話時眼神非常的堅毅。

「合作夥伴,憑你也配。」就是費一度都不服氣,在側旁冷哼了一聲。

「配不配要靠實力說話,並不是光靠玩嘴皮子就能玩出來的。」吳俊一句冷酷的話出來,差點噎著費一度了。

這貨咂巴了一下嘴。不過,葉老大卻是擺了擺手,講道,「吳俊,可以肯定,這輩子你就是我葉凡的手下了。」

「那得看你有沒那本事?」吳俊還真是嵥傲不遜。

「有沒本事也不是你講就能概括的,一切以實力講話。」葉凡隨手往河裡一吸。一股大力傳出。

遠隔是百米處的河水被葉老大的內氣強行的吸扯了過來,在茅屋前一陣子沖刷。

沖得沙土亂竄。不久。地下已經沒有了血跡。一切都回歸了自然。

吳俊自然把葉老大這一手瞧在眼中。這貨撇了撇嘴終究沒再嗦什麼。

京城皇城根大酒店一個包廂里,童司令雙眼緊緊的盯著吳浚

爾後,童司令情緒有些低落著嘆了口氣,說道:「長得很像,你父子倆差不多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這個不撈童司令牽挂,我肯定是我父親的兒子。」吳俊冷冷哼道,對於童司令員還是不怎麼感冒。

「唉。你對我還是懷有敵意。我講過,那是戰爭。只是一場誤會。

戰場上是沒有兄弟情,只有上級。只有國家。你父親並不怪我。」童司令講到這裡聲音有些沙啞,看了吳俊一眼,說道,「孩子,如果你願意我可以推薦你去參軍。

以你的身手完全可以加入特種海軍陸戰隊。我童海風這張老臉不要了也要為你爭取一個上尉軍銜下來。

過得一兩年就可以提少校了。孩子,不要到處遊盪了。人哪,還是要有個正經工作為好。

相信你父親在九泉之下也會含笑的。」

「對不起,我不稀罕。當兵,沒勁1吳俊**的一點不領情。

「如果你不肯當兵也可以考公務員,考不進去的話我可以以你的特殊能力安排下去。你完全可以去公安部門工作。」童海峰又說道。

「不去。」吳俊又搖了搖頭。

「那就經商,我這邊還有點積蓄,你拿去。」童司令員講著從皮包里掏出了一張支票輕輕的推了過去。

葉凡掃了一眼,發現是一張50萬的支票。童家並沒有人經商,這50萬估計也是童司令員的全部家底兒了。

「把你的臭錢拿回去。」吳俊哼道。

「吳俊,別這樣子。童司令員是真誠的,都過去的事了。而且童司令員又沒做錯什麼。

你即使是不要童司令員的好意但也不能如此的講話。人啊,不要一直把自己困在仇恨之中。

何況你們倆個並沒什麼仇恨。只是在特殊的環境中作了特殊的事罷了。」葉凡一臉嚴肅的說道。

「放心童司令員,咱們的事就此揭過了。從此後我不會再看你們童家人一眼。不過,我吳俊有雙手。憑著我這雙手賺錢糊口不成問題。我父親的骨灰,我拿走了。謝謝你替我保管了這麼多年。」吳俊講到這份頭上倒是沖著童司令員深深的彎了三個腰算是感謝。

童司令員臉上的表情相當的複雜。

爾後,吳俊背著父親的骨灰大步出了包廂。從進包廂到出來一口茶都沒喝。

「你先回紅葉堡,我陪童司令員喝幾杯。」葉凡沖著吳俊的背影說道,「你的事過段時間想辦法,估計是有希望的。」葉老大講的自然是相助吳俊衝擊十段開源的事了,果然,吳俊轉過身來看了葉凡一眼,很慎重的點了點頭,應了一聲后大步而去。

「唉,當年……」童司令員聲音又沙啞著了,而且,眼圈有點紅了。

「當年的事過去了就讓它過去吧,而且,吳俊現在心結已經打開了。

童司令也沒必要一定結於心上反倒是壞了自己的心境。至於吳俊,我慢慢開導他。

相信總有一天他會接納你們童家的。不過,這事不能急。他師傅也剛剛死了。

而現在又要埋葬父親的骨灰。所以,心情肯定不怎麼好,還請童司令員諒解他的難處。」葉凡勸道。

「呵呵呵,往事如煙,沒事,就讓它們都過去吧。」童司令員突然豁達開了,笑了笑看了葉凡一眼,說道,「還是葉助理有辦法,我們兩家人都解決不了的事你一出手就給解決了。葉助理是我童海峰的朋友。」

「童司令員過謙了,你們不是沒辦法。你是憐憫吳俊不忍心下手罷了。不然,十個吳俊也不曉得到什麼地方去了。」葉凡說道。

「別講好聽話,我拿吳俊還真沒輒了。不過,想不到我們都給吳俊騙了。

他根本就沒有什麼親兄弟藏在什麼地方。這個才是我們投鼠忌器的最大原因。

當然,吳俊是我戰友的孩子。我們最多是教訓他一下,絕對不會傷害他的。

而從吳俊的身上我看到了當年戰友的英姿。說起來,我是真心希望吳俊能從軍。

他是個人才啊,如果海軍陸戰隊中有這樣的高手在,咱們的海軍將更為強大的。

吳俊也真是孤傲,你一進去就提個上尉這已經是破格提拔了,居然還不稀罕。

這孩子,真有點不懂事兒。現在的年青人心裡怎麼個想法我覺得很難琢磨到,看來,我還真是老了。」童司令員還有些遺憾了。

一個上尉算毛啊,要是老子給他引介到a組的話龔老頭還不笑得叭起了嘴,一張嘴估計就報了上去,特殊提拔給個上校絕對沒問題。

因為,a組提上校的門檻是六段開源。吳俊可是馬上就可以衝擊十段位的強者。

就是剛入隊政審這一關一過,再經過科能組專家對於能力的檢測一過,基本上提個上校那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不過,葉老大可是要穴藏吳俊的。自然不想把他引介給a組了。

而這事相信童鳳兩家也不願意讓太多外人曉得。自然不會再提這事了。

倒也為葉老大成功收服吳俊創造了機會。而且,葉老大以相助吳俊突破十段為由頭更是鎖家了吳俊的心了。

不過,葉老大的心情並沒有多少高興起來。

因為,吳俊的事一解決,而葉老大把人家的九鹿穿雲鼎給搞沒了。

這貨三人在京城短暫停留後又匆匆往五台山而去。因為天通要回去工作了,所以,倒是吳俊頂替了天通。

五台山位於華夏東北部,與峨嵋山、九華山、普陀山共稱『華夏國佛教四大名山』。是華夏國佛教及旅遊勝地,列華夏十大避暑名山之首。

五台山雲觀寺是五台山眾多寺廟中的一個中型寺廟,跟其它地方的寺廟相比雲觀寺也沒什麼奇特之處。只不過是因為身處五台山罷了。

「大哥,大多數到過五台山的人,通常只是到了以五台縣台懷鎮為中心的歷史悠久、規模宏大的寺院群。

而真正意義上的五台山實際上是指五台縣的五座相互連接環繞、挺拔秀麗的山峰。

它們分別是:東台望海峰、西台掛月峰、南台錦繡峰、北台葉斗峰和中台翠岩峰。

由於五山峰海拔均在3000米以上,因此除了一些虔誠的佛教徒能夠登臨五峰台頂朝拜文殊菩薩外,很少有人能夠到達五台。

也是由於台懷鎮寺院群分佈在五座山峰之間,因此,人們通常就把到過台懷鎮視為去過五台山了。」費一度手指著那些山峰指指點點著,因為葉凡跟吳俊都是頭次到五台山,倒也聽得津津有味兒來著。

「那這雲觀寺根本就不在五台山上了。」葉凡笑著說道。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