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九十四章重量級和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九十四章重量級和尚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唉,人各有志。毛尼不想當和尚就由著他去吧。我想,雲魚大師應該不止一個徒弟吧?不過,既然雲魚大師能把關門弟子送到你這裡鍛煉,那你們跟華空寺關係估計相當的久遠吧?」葉凡想探聽華空寺的底子,自然就拋開了話題了。

「可不是嘛,不過,雲魚大師收的徒弟中就這個毛尼還堪造就。

其它幾個弟子根骨太差,雖說一心向佛,練功也勤快,但功底子卻是平常。

毛尼今年不過三十幾歲,不過他的功底子比我的還要高一些。

雲魚大師自然想讓他繼承衣缽掌管著華空寺。只不過毛尼不能遂他的心愿。

雖說毛尼在我這裡還較老實,那是因為沒有惹著他。像今天這樣子,你們倆個打起來的話還不把老納的雲觀寺給拆了。不過,我這裡倒沒什麼。我這雲觀寺除了我會兩手之外其它的都是些普通的和尚。

倒不是我不教他們,是因為他們的確不適合練武。一個個練練健身還行,攻擊跟防備能力都差。

我也無所謂了。他們能耍兩手防身就是了。現代社會有法律,而且倒也沒幾個人會下作到跟方外之人作對的地步。」歸林大師嘆了口氣。

「華空寺那肯定不一樣了。」葉凡問道。

「葉先生是指哪一方面?」歸林大師還想裝傻。

「當然是武功一塊了。雲魚大師肯定是個高人。而毛尼的身手估計應該達到10段位了吧。

我如果沒猜錯的話華空寺是藏龍虎之地。寺中練功的弟子必不在少數。

雖說跟少林武當沒得比,但跟其它的普通門派相比還是勝上一籌。」葉凡喝了口茶直接拋出話題了。

「呵呵,這個我就不是十分的清楚了。算起來我還是雲魚大師的師弟,只不過不是一個師傅罷了。

不過,華空寺練功者肯定會多一些。要說是藏龍虎葉先生也過誇了。

現代社會諸多限制,還有幾個年輕人肯出家當和尚練功了。

而出家者都是失意或對紅塵失望的人,那些人往往都是人到中年了。那早失去了練功的時機了。」歸林大師笑道。

「大師有見過如此身材的和尚嗎?」葉凡示意費一度出示了那天拍到的蒙面和尚的圖來。

不過,比較模糊。只有身材顯示。其它基本上看不清楚。

不過,歸林大師看了一眼過後馬上說道:「沒見過,而且,你這照片也模糊,既沒有臉龐樣子就連身體都包在衣服裡面。實在是難以辯別出來,請恕老納無法告知了。」

「呵呵,大師應該是見過吧。不過。大師為什麼不肯講?」葉凡的鷹眼早探測到了一絲詭異。

因為,歸林大師雖說只是初初的掃了一眼。但是。葉凡鷹眼下卻是發現歸林大師的嘴角微微的抽了一下,而且眉頭還微微的皺了一下。

而那眼神卻是在半截手指處停留了一下,那肯定認識此人,雖說大師掩飾得很好,普通人的眼睛是看不出什麼來。但葉老大有鷹眼。歸林大師的這個小動作自然沒能逃過葉老大的神眼了。

「葉先生這就強人所難了,佛說出家人不打逛語。沒見過就是沒見過。葉先生硬說歸林見過老納就有些難為了。」歸林大師收斂了笑,一臉莊重的講道。

「呵呵。大師有難言之隱吧?」葉凡還是淡淡然然的笑看著歸林大師,探道。「難道此人就在華空寺內,而且身份還不低?」

「對不起葉先生。老納的確不知。」歸林大師哼道。

「大師如果不講的話我就擔心這雲觀寺沒準兒今天會丟了木魚,明天又丟了佛祖,後天嘛沒準兒連這蒲團都給弄丟了那這雲觀寺還叫寺嗎?」吳俊皮笑肉不笑的盯著歸林大師。自然是葉老大給吳俊使了個眼神了。

「吳施主在威脅歸林是嗎?」歸林大師那臉一沉,哼道。

「大師說呢?」吳俊哼道。

「哈哈哈……」前殿突然傳來一道宏亮的笑聲。

「師叔你怎麼來了?」歸林大師人站了起來往外走去。

不過,還沒動腳時一個中等個兒,麵皮比歸林保養得要好得多的老和尚進來了。其人背後跟著的就是毛尼和尚。

「就是他是不是?」老和尚看了葉凡一眼,相當不屑的哼道。

「沒錯太師叔,就是這小子。他仗著有點身手到雲觀寺來找茬。

師叔沒辦法處理了所以我趕緊給你打了電話。不然的話人家可是要拆掉咱們的寺廟了。

到時,您老人家的老巢都給人家拆了這臉往哪兒擱去。」毛尼這傢伙還真是找事,那是添油加醋的講了一番下來。

葉凡頓時慎重了起來,因為來人居然毛尼的太師叔,那此人豈不是雲魚大師的師叔或師傅之流了。

雲魚大師估計也有著六七十歲了,那此人肯定就屬於老古董級別了。

「滾吧1老傢伙瞪了葉凡一行人一眼毫不再意的哼道,不過,葉凡又發現了一個奇特之下。

老傢伙進來時眼神也在桌上那黑影照片上掃了一眼,而一絲訝然表現得比歸林大師強得多。

估計是這老和尚人較直爽不善掩飾的結果了。

那這搶了自己九鹿穿雲鼎的傢伙肯定有來頭了。而且估計就在這五台山內了。

「大師認識此人?」葉凡指了指桌上的照片奔著剛進來的老和尚就哼開了。

「那當然,不過,跟你沒屁的關係?」這老和尚還真不像一個和尚,那是出口就成髒了。

而且相當囂張的點了點頭直接承認了。倒是跟毛尼兩人比較投緣,臭味相投了自然也是狗肉和尚了。

葉凡眼前一晃冒出了周伯通的形象。

「師叔,你……」歸林大師想出嘴阻攔都來不及了。

「怕啥,我說歸林,你是越活這膽子都快沒了是不是?人家都打上門來了你還要擠著笑臉,這雲觀寺是老子以前修行過的地方,哪個不開眼的敢來囂張咱們就要讓他知道這裡叫雲觀寺。」老和尚狂妄的哼道。

「這本來就叫雲觀寺,難道改名叫阿貓阿狗寺了。」費一度譏諷著調侃道。

叭地一道脆響傳來,費一度表演了一個空中飛人直接就撞在了門框上。

老和尚出手太快,就是葉老大都沒來得及出手相救。

「老傢伙,手夠快的1葉老大也火大了,一拳劃破空氣直捅向了那老和尚。

「還有點花把式,我說整滴敢到咱的雲觀寺來搗亂。原來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不過,本大師就喜歡吃豹膽兒。」老和尚不屑的哼了一聲,也是一拳直捅捅的直擊了過來。

……

爾後就是接著轟隆一聲脆響,葉老大感覺拳頭似乎快被震碎了,似乎被十幾萬斤鐵鎚給猛烈撞了一下似的。

這貨整個人連退了四步還是沒能把持住身子直接就砸到了那個擺放著茶杯的圓桌上。

頓時撒了一身的茶水不說而且人還給砸得快散架了。

「大哥1費一度爬山了起來跳過來想扶葉凡。

「滾一邊去1老和尚頓時來勁頭了,隔空一扯一股強悍的內氣傳來,費一度整個人給扯得又砸在了葉凡身上,老和尚大笑道,「哈哈哈,狗兒滾一堆,有趣有趣埃大狗壓小狗了。」老和尚到後頭居然拍了拍手掌笑開了。

吳俊一看手往腰間一扯那對銅錘到了手中,這貨腳在地下一踮往空中一騰雙錘瞬間漲大到排球大小,兩聲之後閃著金星往老和尚頭部劈去。

「回來1葉凡一伸手一股大力過去想把吳俊扯回來,可惜老和尚出手更快。

啷過後,吳俊連人帶錘給老和尚隔空內機給扯得居然穿過門框直接就摔在了外邊的前殿上。頓時就摔碎了七八個蒲團。

慌得歸林大師內痛得趕緊大叫道:「我的蒲團。」

「還破蒲團,老子兄弟被傷著了。」葉老大暴怒了,柳葉飛刀一甩十幾把就扎了過去。

「小把戲而已。」老和尚冷笑一聲手往空中一招,一股怪異的滋滋聲響過後那些薄如蟬翼飛行速度極快的柳葉飛刀好像百川歸海一般往老和尚手中飛去。老和尚的手瞬間成了吸塵器。

一捏一抓之下,十幾把柳葉飛刀變成了碎屑從老和尚手中散落了下來。

老和尚一臉得瑟還張嘴吹了吹,把手掌心中的飛刀碎屑給吹散進了空中。而且,老和尚是微笑著看著葉老大,那眼神中充滿了極端的不屑的輕視。

「扎!扎!扎……」葉老大紅了眼,幾十把柳葉飛刀全包圍向著老和尚扎去。

「沒用的東西還顯擺什麼?」老和尚顯然生氣了,手往空中一帶袍子一拂,頓時如春風吹拂一般空中掃來一道大風,那幾十把柳葉飛刀全都調了過個頭反倒往葉老大身上扎了過來。

「小子,這是什麼東西?」突然,老和尚正得瑟之時一聲慘叫,自然是著了葉老大的道了。老和尚太輕敵了,葉老大剛才那幾十把飛刀全是幌子。

而青龍血滴子卻是藏在飛刀之中,在飛刀轉向的一瞬間突然漲大,一把就抓住了老和尚的胸脯一扯之下。

滋啦一聲,老和尚腦袋瓜倒沒事,葉老大也曉得此人太強抓不了人家腦袋瓜,所以改成『襲胸』了。頓時,胸脯前的僧衣都扯裂了不說。

而且,連帶著還帶走了一片皮肉,估計就一指寬長的一條。頓時,鮮血就染紅了老和尚的前胸。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