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九十八章狠狠敲打騰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九十八章狠狠敲打騰家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沒有,我是百思不得其解。難道這世上還真有活雷鋒做了好事不留名。

這個也太懸念了,而且,這香爐被盜我們又沒公布。估計也沒幾個人曉得的,難道有目的而來。

先給咱們好處,爾後過段時間就會找上門來要回報了。」李強一臉鬱悶,講道。

「這個也講不定,這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絕對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天上掉餡餅的事是不可能發生的。咱們正為此煩惱之時卻是有人為咱們解除了煩惱。

此人知我們正需要什麼,如果是設一個局的話那就太可怕了。

到時,咱們欠了人家大人情總得還是不是?」葉凡分析道。

「乾脆裝傻不還了,誰叫他們要主動給的而且連和字條都不留下。

雖說這是無賴行為,但做人有的時候難得糊塗,該無賴時也得無賴一下是不是?

更何況,既然他是有為而來咱們也沒必要客氣了不是?」李強居然講出這話來,葉老大差點噴血了。

這貨狠狠的瞪了李貨一眼,哼道,「你以為人家是傻瓜是不是?

人家有膽把這送到咱們這裡就有拿捏咱們的本事。你想,那個盜香爐的和尚身手不錯,而此人能拿回香爐,估計這其中發生的糾葛只有那個和尚跟他會知道了。

咱們暫時又沒辦法抓了那和尚。而且。飛空這老禿驢已經盯上咱們了。

如果那個和尚失蹤了的話肯定會把這筆爛賬算到咱們頭上的。」

「也是,不然的話咱們招集幾個人天天去五台山蹲守。除非那和尚不出門,不然咱們總有辦法收拾他的。

不過,現在經你一講這法子是行不通了。難道就等著別人找上門來索要報酬。

如果要錢倒是好辦,就怕有的要求即便是先生你也沒辦法辦到的。」李強一臉的苦惱著了。

「有啥辦法,聽天由命吧。」葉老大擺了擺手脫衣洗澡了。

剛洗完澡李強進來說是騰家的騰勇求見,葉凡微微一愣冷笑一聲說是『來得還真快』,於是叫李強把騰勇叫進來。

倒這傢伙想玩什麼把戲了。此刻葉老大香爐在手倒要跟騰勇好好的玩一齣戲唱來著。

騰勇手上還提了兩瓶茅台。葉老大也沒客氣,示意李強收下了。

「怎麼樣,聽說你們的談判很順利。現在正式的合同已經簽定了下來。

而且,現款方面你們三家合作擁有了接近三十個億。下一步你們花騰兩家聯手跟紅拍天真是不是就要大幹一常

新組建的風天集團起步如此的高,估計不用幾年就能昂然挺進全省企業30強了。」葉凡故意裝得有些疲憊樣子問道。

「嗯,規劃方案已經出來了。前天公司高層招集了會議,董事會已經批准了這個方案。

就是以我們騰家作坊為廠房基地。而花家作坊就是按葉先生你的建議,是精品工廠外加皮製品博物館形式發展開去。而且。紅拍天真也看到了花家作坊的古董意義。強烈建議要把花家作坊完整的留下來。

而且。花家跟我們騰家古老的制皮技術結合在一起全部用於花家作坊。

而花家作坊的手工製作工藝等程度全保留下來。估計會作為今後風天集團高檔和個性皮製品的基地了。

花家作坊出產的產品走的是高端路線,沒準兒還會走定製皮革一塊的路。

只不過現在還有一系列內部的合作方面沒談妥下來。」騰勇講道。

「還得抓緊談下來好儘快的開工,花家作坊停工一天損失可是不校

現在已經不是騰家或花家或者說是紅拍天真的朱家了。你們是合作共贏,說土點就是綁在同一條船上了。

能賺錢大家都能賺,虧本的話大家都虧。」葉凡一臉嚴肅的說道。

「嗯,只不過要用到花家作坊這個還波及到我們騰家兩家手工製作這方面的商業秘密。

我們有著一千多年的古老的制皮技術。這個雖說不是固定資產投資,但是。技術投資也是有價可尋的。

甚至,有的高端技術的投資比固定或現款投資還要高得多。就拿計算機的核心晶元來講。人家微軟就是霸主。

咱們一時攻關不了就得受到他的限制。而我們騰花兩家的技術也不可能白白的拿出來讓紅拍天真共享。

我們兩家也商量過了,這技術還是由自己保留著不能拿出來合作。

我們擔心一旦讓紅拍天真集團掌握了我們的技術人家一腳把咱們蹬了那就虧大了。」騰勇講道。

「嗯。商業機密是要。但是,太過於注重這個對於合作方來講就形成了一個無形的心理壁壘。

你們拿自己的技術當秘密不願意共享,那人家紅拍天真可是世界百強企業。

他們有著世界前沿的制皮技術。哪他們也不肯拿出來,你們三家各自為陣也不是什麼好事。

我看,是不是適當的共享一部分技術。只有把你們古老的製品工藝跟紅拍天真的潮流結合起來才能讓風天集團發展壯大下去。

當然,核心的技術方面可以妥善處理。」葉凡講道。

「嗯,葉助覽理。回去后我會積極向三方傳達這方面的信息。」騰勇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有些難開口樣子,自然這貨是裝出來讓葉凡先發話問的。

不過,葉老大也琢磨到這傢伙估計是要問九鹿穿雲鼎的事兒了,這傢伙自然是視而不見在裝傻。你騰勇不先開口我葉老大更不會提起問起。

果然。足足耗了三分鐘,直到騰勇把茶杯里的茶喝乾還添了三次之後,這貨才想了想,有些不好意思,說道:「葉助理,我們的銀行卡現在還封凍著。」

「嗯,按協議是還封凍著。只有你們三家談妥當下來由你們三家聯合授權政府這邊才會通知銀行解凍的。

本來我們引資組是沒有這個權利封凍你們的銀行卡的。這個並不合法合規。

不過,當初在競選會長的時候你們兩家都有申明。而且在我們政府的辦公會上已經以正式的合同形式存在了下來。那這一點就擁有了法律效益。

這個,當時騰總你也在場,我記得你也按了手印的。應該不會忘了吧?」葉凡一開口首先就把騰家的想法跟封死了再說。

葉老大也琢磨出一點什麼來了。估計是騰家想提前解凍這筆高達10個億的現款。

那騰家這筆現款估計來路有些問題,以前騰家估計是能拿到會長一職,到時這董事長是騰家的還不由著他們怎麼折騰。想不到陰溝里翻了船,騰家一時由不正當渠道籌集的現款現在估計是要還了。如果是民間借的高利貸,光是利息就能把騰家給壓圬了。

還有一種可能就是騰家急需要這筆錢挪回獅頭市去作為流動資金了。

「當然不會忘了。不過,既然我們談判得差不多了。是不是總得解凍開去把錢提出來我們要進行前期的啟動開發了。比如辦廠子建設方面都需要錢的。如果銀行一直封凍著我們的資金。反倒是阻礙了我們的發展。

沒有錢是辦不了事的。事業初創階段更需要大筆的資金投入。我們騰家也是急公司所急,想帶好這個頭罷了。」騰勇狡辯著,那話講得是冠冕堂皇的。

「呵呵,你這個意思是你們騰家的意思還是你們風天集團三巨頭的聯合決定下來的意思?」葉老大是明知故問道。

「這個……這個……其實,花家跟紅拍天真的朱家也有這個意思。估計是暫時還沒跟葉助理您談這事兒。因為前兩天你有公幹外出了。我們騰家知道你回來了所以就提這事兒了。」騰勇臉色一僵,趕緊扯出朱花兩家來想遮醜。

「我們只是暫時代管,一旦你們三家聯合。以風天集團公司名義授權我們風州地委行署一定支持你們。

而且馬上就可以解凍是不是?如果騰家需要用這筆錢,那就得聯合另外兩家了。

而且。風天集團的董事長是花東成,他的意見是最重要的。」葉凡說道。

「葉助理。剛才我已經完整的向你陳述了我們騰家的建議。

而且,這筆錢也的確是我們騰家所有的。行署這樣子干已經是違法的了。

如果說是我們騰家幹了違法事兒那也得由檢察部門出面封凍銀行資金是不是?

而風天集團的事業正在起步,正需要現款的時候。對於企業的發展,難道政府還要插手干涉嗎?

這個,好像沒有哪條法律規定政府可以擔當企業的婆婆。這都是老黃曆了,難道葉助理想讓歷史倒退不成?

這個,也不符合政策歸定是不是?」騰勇有些惱了,你葉助理還真是油鹽不進。

自已都暗示n回了。你居然一直裝傻玩我,真不拿騰家當『乾糧』了是不是?

「違法不違法由法律條款來定的,我也講清楚了。這是你們騰家簽過字按了手印的。

而且,當初風州皮料子一塊有份量的企業都參加了。現在未經風天集團董事會授權騰家單方面要求我葉凡出面解凍你們騰家出資的那一塊現款,這是違法又違規的。

雖說那筆錢是你們騰家出資的,但現在是以集團公司合資的形式存在的。

嚴格意義上來講,這10個億現在已經不屬於你們騰家的私有錢款而是屬於風天集團公司全體的。

所以,騰總說是要把錢提出來用於前期工程建設,可是我們並沒有得到風天集團董事長花東成的通知要啟動需要解決資金的請求。

這說明什麼,這是你們騰家個人的授權,這個,當然屬於無效了。」葉凡也是臉一板哼道。自然要狠狠敲打一下騰家出口惡氣了。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