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六百九十九章偷雞不成蝕把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六百九十九章偷雞不成蝕把米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助理,你講得是有道理。不過,我現在代表騰家過來只是私底下跟葉助理商量一下。

我們保證,一旦三家談判結束建設正式啟動之時,絕對不會讓工程建設因為錢而拖後腿。

而且,在前期的建設過程中也不需要這麼多錢。這麼大的項目建設沒有一年兩年是拿不下來的。

而這麼多的現款留在銀行賬頭上是一種對資源的極大浪費。

在保證建設資金流動的情況下我們挪轉一些錢也是為了壯大我們騰家生意。

騰家發展上去了也能為風天集團提供更大更強的保障是不是?

而且,按照公司法投資大的一方將坐上風天集團董事長位置。」騰勇來勁頭了,其實,這貨無非就是在用香爐來逼葉老大罷了。乾脆現在也就挑明裡講了。

這貨完全一幅有恃無恐的架勢,擺著一幅吃定葉老大的架勢。

「你這話什麼意思,投資大的一方,這是公司法規定的沒錯。

不過,在競選會長的時候你們可是簽定得有合同的。一旦當時任命了花東成同志為風天集團董事長,你們騰家就該全力的協助花董事長把風天集團發展起來。

而不是現在集團公司還沒有正式進入啟動時期你們就想撂挑子,或者說是想去翹人家屁股。

難道騰家一點誠信度都沒有嗎?難道騰家真要無視自己親自簽定的合同?」葉凡言詞開始犀利了起來。轉爾口氣緩和了一些講道,「騰總,我希望你們騰家能真正的把心思花在風天集團上。

想公司所想急公司所錢,有錢大家一起賺。而不是還有其它什麼想法,這種想法可是要不得的。

你是商場上的大家,應該最懂得外力很難撼動,而內部攻破是最容易傷筋動骨的。」

「這點不勞葉助理牽挂,公司該怎麼樣處理我們騰當家的自然會處理。葉助理雖說在政府官場一塊是能人。但在經商一塊我騰勇想說一句不客氣的話,我們絕不會遜於你的。」騰勇惱火了,講話很大條了起來。

「呵呵,有些事騰總也沒必要過於狂妄。我葉凡在政府一塊混得比你們好,但我相信。

如果我葉凡下海經商的話未必會輸給你們。有些事都是有規矩的,誰要無視規矩那是不允許的。

如果不是我份內的事我不管,但是。你們跟紅拍天真集團的合資是我葉凡一手扶持起來的。

所以,風天集團一舉一動都在我的眼睛里。我葉凡不想有什麼私心。而且。我葉凡希望風天集團能越走越遠。

如果誰要無視規矩,在風天集團這一塊上我葉凡是管到底了。」葉凡笑了兩聲過後那口氣是越來越強硬了。

他看了臉色已呈烏色的騰勇一眼哼道,「而且,我也想忠告某些人一定要注意分寸。凡事都有個道可講的,如果失了分寸的話其帶來的惡劣後果也得讓某些人自已吞下。」

「葉助理的意思是這事沒得商量了是不是?」騰勇**的盯著葉凡問道。

「想私下挪走錢款這事沒得商量,除非風天集團授權,不然的話任何人休想挪走賬頭上一文錢。包括花東成董事長也不行。」葉凡也是**的頂了回去。

「行1騰勇生硬的點了點頭。轉爾看著葉凡,說道。「我們家老太爺十分的相念九鹿穿雲鼎,我知道葉助理有些為難還想留幾天。

不過。老太爺今天發話了,再不把鼎拿回去他是要發脾氣的了。

而且,老太爺人老了,都九十高齡的人要是給氣出個好歹來我們也不好交待。」

「你的意思講清楚一點。」葉凡冷哼了一聲。

「這個葉助理會懂的,我們只是要取回鼎罷了。不好意思,以後葉助理還想看的話今後再講了。

不過,現在我得把鼎帶回去了。不然,老太爺已經到了風州在家裡候著的。

要是拿不回鼎的話我騰勇回去無法交待。如果氣得老太爺到葉助理這裡來討要那就不好意思了。」騰勇有點陰陽怪氣了起來。

「呵呵,我也正好看夠了。而京城那位老爺子剛叫人把鼎送了回來。正好了。」葉凡笑了兩聲,示意李強說道,「李強,你護送騰總把鼎送回騰家。要注意路上安全,別給某些小賊子給惦念上。」

葉老大這話自然讓騰勇頓時是一愣,那一絲訝然再也難以掩飾住的『隘了一聲。

「騰總是不是牙痛,可得早點到醫院去治一治。牙疼雖說不是病,但痛起來可是要人命的。

這鼎還請騰總先看看是不是原來的。不過,有些時候我想埃

做人還是要厚道一些,不然的話後果會很嚴重的。」葉老大這話可是在暗示警告騰家了。

騰勇接過後裝模作樣的看了看也就告辭了,並且講道:「護送就沒必要了,這青天白日的難道還能真遇上強盜不成。如果真遇上了這風州的治安問題可就要讓我們集團公司重新考量一下了。」

「呵呵,風州城民風最純樸了。路不拾遺這樣的事比比皆是,就怕是外來的小賊了。我得跟林專員講一聲,這打擊外來小賊一刻卻是不能容緩的。」葉老大嘴裡譏諷著,暗中把騰家都給貶為小賊了。

騰勇自然是黑著個包公臉匆匆而去了。

「怎麼可能。」騰雲清皺了下眉頭,眼神在九鹿穿雲鼎上滑動著。

而騰定峰早就找來了專家給鑒定了一番,結論是就是原裝貨,絕不會是山寨貨。

「這事還真是透著怪哉了,前幾天你去問的時候明顯的葉助理拿不出鼎來。

現在居然有鼎回來,難道這鼎葉助理根本就沒有摔壞了。剛才專家又鑒定過了,一來不是假貨。

二來這鼎也沒有絲毫修復過的痕。可以肯定這鼎原本就沒有出事過。」騰定峰有臉納悶,問道。

「不是透著怪哉,而是太怪了。難道是那個給字條的傢伙玩咱們一手。其目的是為了什麼?」騰雲清看了兒子跟弟弟騰勇一眼。

「莫非是花家設的局,抑或是紅拍天真的朱家。」騰勇失口叫道。

「還真有可能了。」騰定峰輕拍了一下腦袋,說道,「這樣一來,花家可以講是成功的挑起了葉助理對我們騰家的怒火。這樣一來不是更有利於花家坐穩當這個董事長位置。而且,如果講是紅拍天真的朱家乾的也有可能。

我相信朱家也沒安什麼好心的。難道他們作為世界百強企業之一的大家不想控制新組建的風天集團。

一旦攪局開始,估計他們會用其它伎量挑起花家跟葉助理的矛盾。

最後我們兩家跟葉助理都有了糾葛之後三虎相爭必傷了自身。

到那個時候就是朱家出來撿便宜的時候了。雖說風天集團是企業,葉助理沒有權利干涉。

但是他是省長助理,而風天集團又是他一手泡製出來的。在風州他是俱有著相當重的影響力的。

如果他真中意紅拍天真的話人家再一加大投資,而這邊又把我們騰花兩家的聯盟拆除過後。

只要紅拍天真再注資二三個億就能穩當的坐上風天集團董事長位置。用心其毒埃」

「還真有點這方面的可能性,不過,除了朱家跟花家動手腳的話我在想,是不是還有第四方在設局。

而咱們也是想早點拿回那筆封凍的資金來而掉進了局中成了別人的『槍手』。

不過,這第四方如此的干是為了什麼?莫非……莫非……」騰雲清講到這裡猛然一驚瞳孔睜大了不少。

「父親的意思是政府有人出手挑事兒,就是要攪亂風天集團。

風天集團一亂之下葉助理擦屁股還來不及了。到時搞成個爛攤子的話估計葉助理也要受到省委領導的批評的。

人家指望很高,自從跟紅拍天真談妥當過後省里領導那是高捧著葉助理了。

這下子捧得高也是摔得更慘。如果這幕後推手真是想打這個主意的話我們是不是也得改變策略了。」騰定峰問道。

「呵呵,我們巴不得這樣子幹了。」騰雲清突然詭異的一笑,情趣好像更高了一些似的。

「大哥,我不明這樣子折騰下去公司散架了對咱們有什麼好處?咱們可是也投了10個億的大錢的。到時公司真散架了我們的損失也相當的慘重。」騰勇有些不懂了。

「二弟,你想想,我們迴風州的本來目的是什麼?」騰雲清神秘一笑。

「高!大哥就是厲害。如果真給第四方把風天集團攪散了。雖說咱們要損失一筆錢,但卻是增加了把紅拍天真引到咱們獅頭市去的機率。

到時真能跟他們合作成功的話,我們騰家將站在獅頭市皮製品行當魁首位置了。

而且,依託紅拍天真那潮流意識以及流通渠道,完全可以讓咱們的集團公司再上一個新台階。

不錯不錯,亂吧,最好是再亂一些。有人講亂拳打死老師傅,咱們就要趁亂才能逮到魚了。不過,咱們也得注意不要損失太大了。控制在最低限度才是。」騰勇一臉興奮,說道。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