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零一章借牌敲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零一章借牌敲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是啊,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我們能想到的利害關係韋省長跟韋部長是不可能不想到。

但是,這件事就是這樣子真真切切的在咱們的眼前發生了。

那肯定有人在暗中操作了才會如此的是不是?如果韋功明沒點頭下邊的同志那敢有如此的動作。

有關省委一號人物的播放是多大的事,哪位同志敢亂來?」葉凡講道。

「這事剛才一看了后我就琢磨相當長一段時間了,其中還有一點關係你可能不曉得。」白曉虹講道。

「講來聽聽。」葉凡問道。

「就是劉言這個人了,你估計不知道他是誰了。」白曉虹問道。

「沒聽說過這個人。」葉凡哼聲道。

「此人現任省委宣傳部宣傳處處長,而電視方面節目的審批跟他有著莫大的關係。

當然,像今晚上播出的這種節目肯定得韋功明點頭。一般的小事就不用韋功明審批了。

而劉言是蔡亮的表妹夫。」白曉虹這些講出來,葉老大頭腦一時有些漲得大了。

「莫非是劉言搞了瞞天過海之計,不過,他這樣子乾的後果難道沒想過?韋功明還不拔了他人皮。劉言能坐到今天的位置也肯定不容易了。這種低級錯誤劉言怎麼可能犯?」葉凡也有些疑惑不解了起來。

「有的人是會狗急跳牆的,到那個時候也會犯渾。這人哪一犯暈什麼事都能幹得出來的。

今天你的風光卻是讓蔡亮這個風州一把手是丟盡了臉面。想一步就搞臭你也許是某些人出重拳的時候。

而且。你還不會懷疑到劉言身上。而韋功明卻是頭號懷疑對象。

我估計劉言是不是要離開宣傳部了,所以才敢如此的在韋功明面前玩這伎量。」白曉虹猜測到。

「那咱們就戳穿它就是了,就讓韋功明出來收拾他。」葉凡冷哼道「不過,韋功明跟我並不熟習,他估計也能瞧出其中的利害關係。所以,肯不肯出手也難講。也許這事本來就是他搞的。」

「如果是韋功明的手筆的話你就不好下手,不過。我們可以轉其道而行,讓別人來敲打韋功明。」白曉虹居然冷笑了一聲,這是相當罕見的。

「誰最合適?齊省長不行,這事他不好干預。」葉凡講道。

「我的領導朱部長。」白曉虹一句話出來葉凡追著問道「朱部長是省委組織部長,即便是講省委組織部長權力大,但也管不了宣傳系統。而且。兩位頭把手都是省委常委。」

「咯咯,朱部長是管不了韋功明。連劉言都管不了。不過嘛。陳秀珍部長可是管得了韋功明跟劉言的。」白曉虹笑道。

「你是說朱部長跟陳部長關係非同一般?」葉凡恍惚悟到了。

「也不一定就非常的好,不過,我知道朱部長對你不錯。而且,就是你到風州過來之後我到省里彙報工作時朱部長也多次在我面前提起過你。

我想,朱部長是不曉得我們倆的關係。他只是想在無形之中為你拓展一點人脈。

利用他自身的影響力在風州為你找到幾個可以信賴的同志。

而我是他的下屬,正好了。」白曉虹說道「到時。朱部長把這盤錄像帶子往陳部長桌上一擱。

陳部長即便是想裝傻都裝不過去了。也許先前陳部會還會聯想到這事是韋功明乾的,連帶著把韋伯笑省長也扯了出來。這韋家在咱們省勢頭還是相當足的。就是陳秀珍作為省委常委的話也要掂量一下這層關係的。

更何況韋省長還是羅書記的鐵竿。使得陳部長不得不有所忌憚是。

這事對她來講只要羅書記提醒什麼她最多是口頭提點一下就過去了。」

「這個,是不是太難為朱部長了。」葉凡問道。

「是有些為難。而且朱部長肯不肯出手也難講。畢竟這裡頭牽扯的關係太複雜了。他們有顧慮也純屬正常。不過,我想葉助理跟朱部長的關係非同一般。如果你倆的關係超過了顧慮朱部長肯定會出手的。」白部長說道。

「那就讓陳部長出面敲打韋功明或劉言了。」葉凡冷哼一聲擱下電話後葉凡馬上動用了關係。

爾後打了電話給朱天明部長,問候道:「朱部長您好,我是小葉。」

「是小葉啊,不錯嘛,最近在風州搞得風風火火的。整個晉嶺都驚動了。

你小葉同志現在已經成為全省的焦點人物了。可惜咱們省台沒有焦電訪談,不然的話倒是可以上台試試。」朱部長笑道,言語中倒是真誠的讚許。

不過,後面那句話就有些耐人尋味兒了。

「唉,這個,我還真得感謝省電對我葉凡的『破格照顧』。所以,我想,能不能請朱部長代為邀請一下宣傳部的陳部長吃頓便飯。

省台為我們風州的發展免費宣傳是不遺餘力,作為風州引資小組組長,組裡經費再緊張也要擠出一頓飯錢是不是?」葉凡笑道,相信朱部長應該能聽出『破格照顧』的意思了。

「那是應該的,不過,陳部長要後天才回來。」朱部長說道。

「後天,後天是17號,那就定到18號五點半省城東亭閣見行不行?」葉凡問道。

「嗯,這事我打個電話跟陳部長支會一下。如果18號沒有公務的話我給你回電話。」朱部長很乾脆的答應了。

葉凡自然暗暗感激。想到這一切都是寧志和打的招呼才接交上了朱天明,心裡不由得有些暖洋洋的。

當然,後來估計朱天明也曉得了葉凡跟喬家大院的關係。自然,這『親切感』就更為緊密了。寧志和估計到後面就成為一個牽線人了。

不過,葉凡有點懷疑朱天明是不是也是費家圈內人士。

第二天下午,王龍東來了電話,邀請葉凡吃晚飯。葉老大取笑他說這風州自己可是地主,要請客的話也是自已請,啥時輪到你王龍東了。

不過,王龍東堅持要請客。而葉老大問他什麼事也不說,葉凡也有些納悶,下午五點下班后坐車直奔風州的萬香樓而去。

這萬香樓這名兒聽來還真有些土氣,不過,萬香樓的菜可是風州的招牌菜。

全是地道的風州風味兒。不過,價錢也不便宜。

而且,偶爾還能在樓里吃些『特別』的山貨之類的菜肴。當然,這些『特別』之物也是打了擦邊球的國家三級類保護動物罷了。

像這種山貨說保護也算在保護,說沒保護也正常。當然,工商局真要查你還是可以理直氣壯的查你的。

只不過萬香樓後台聽說很硬,基本上沒有哪位不開眼的同志到這裡來查啥弄啥的。

就是公安稅務的同志聽說還要罩著這樓,不過,到底後台是誰葉凡也不清楚。而且也不想去管這『閑事』。

萬香樓地盤很大,因為風州城地勢較平坦。再加上風州這地兒經濟不怎麼發達,所以地價也不貴。

自然,有錢人可以出錢盤下一大塊地皮搞出了萬香樓來。

一座二層的大樓,大樓不在於高而在於地面大。外邊像是hu園一樣種了許多的huhu草草。

還有些假山石頭之類的擱在萬香樓的外邊,初一看還以為是某個小型公園。走近看才曉得原來是一酒樓。

不過,當葉老大剛一下車居然發現了幾個熟悉的身影。王龍東的身側站著的居然是金陵賈府負責京城京都大酒店的總經理賈罩德。

兒子賈旺也在,而賈罩德可是賈菲菲的親叔叔。以前阻攔王龍東跟賈菲菲在一起的得力幹將。

當初賈罩德可是囂張得很,根本就看不起王龍東跟葉凡。想不到現在倆人又走在了一起。

葉老大一琢磨就聞出點味兒來了。估計是賈罩德頂不住費一度聯手朋友對京都大酒店的壓力而最後選擇繳械投降向王龍東屈服了。

這傢伙,也忒沒骨氣。葉老大在心裡沖著王龍東同志鄙視了一句。

其實,換位思考一下這個也是人之常情。再怎麼說王龍東的准老婆賈菲菲還是賈家人。

雖說當時講是斷了父女關係,但血緣是斷不了的,打斷了骨頭還連著筋呢?

應該是賈菲菲心軟了在王龍東耳旁搗鼓著枕頭風,這枕頭風對於男人來講不亞於18級颱風。

小王同志估計也是頂不住賈菲菲的柔情似水最後屈服在了娘們的肚皮上。

「葉大哥,這風州風景這麼好怎麼都不邀請我跟龍東過來玩玩。是不是怕我們吃窮你了。」賈菲菲一臉笑艷艷的咯咯笑著,還是那幅沒心沒肺的樣子。

「還真有點怕,誰叫你們哪么會吃嘛1葉凡聳了聳肩,笑著,眼神不經意在賈菲菲的肚皮上掃過,笑道「龍東,你小子行埃」

「行啥,葉大,你講這話我可是有些不糊塗了。」王龍東笑道。其實,這貨有點心虛,眼神居然也在准老婆的肚皮上掃了一眼。

這個,當然只有葉老大的鷹眼才能發現。賈菲菲懷孕最多三個月左右,肚皮也僅有一點點變化。普通人是難以發現的。

「還跟我裝傻,再裝的話今後種子發芽了可不要叫我伯伯。」葉老大幹笑了一聲。

「葉大看出來了,厲害,我服了。」王龍東有些難為情了起來,臉居然微微有點紅了。

不過,更多的卻是微微的得瑟。這個,能『升級為父』當然值得驕傲了。

「啥時辦了。」葉凡問道。。。!~!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