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零二章賈家賠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零二章賈家賠禮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快了,這三個月之內。屆時葉大是我王龍東的第一位貴客。」王龍東點了點頭,側了側身讓賈罩德露出了大半個身子來。

「葉哥,我叔說這風州他還沒來過,所以也想來逛逛。順道著請葉哥吃頓便飯。」王龍東還有點氣在,賈菲菲當仁不讓的當起了這個介紹人了。

賈罩德身後幾人都有些尷尬相,葉老大自然不會就此輕易的饒過這些傢伙的。

於是,這貨有點陰陽怪氣的問道,「怪了,菲菲,你們不是斷絕關係了嗎?這個,什麼個狀況?」

「沒有的事,葉助理,當時菲菲的父親也是講氣話,這父女可是血親,怎麼可能斷絕關係是不是?」賈罩德堆起這張老臉,擠著笑趕緊往前跨了一步說道。

對於他這種生意場上的老油子來講無非就是丟臉一回了,這傢伙臉皮早煉得塞過鍋底了。多一回少一回無所謂,不過,還是有點尷尬。

「還不向葉助理問聲好。」賈罩德一側身沖兒子賈旺跟侄兒賈通訓叱道。

「葉助理好。」賈旺跟賈勇極為不情願的向葉凡打了招呼。

「噢,難道是我耳朵聽錯了。可能是吧。」葉凡譏諷著笑道。

「沒錯沒錯,是意思不一樣。」賈罩德又打圓場道。

雙方寒暄了幾句后直奔一號包廂而去。

坐下來開始喝茶了。

葉凡故意的冷遇賈罩德。而是跟王龍東聊得火熱。

不久菜上來,七八盤菜下了肚皮,喝了幾杯紅酒後賈罩德拿著一酒杯,樣子略帶點敬意,說道:「葉助理,在菲菲跟龍東一事上賈家先前在處理方面是有些失調了。

不過,現在事都過去了。如今菲菲也有了身孕。我哥想來想去,就這麼一個女兒。

雖說男孩子有幾個。但女孩子有這麼一個。他是心疼著。」

「心疼,心疼是那樣子心疼的嗎?他差點葬送了菲菲一生的幸福。」葉凡眉毛一挑,冷哼道。

「這個,當時我們……這個,怎麼說,也講不清楚。」賈罩德相當的尷尬。

「講不清楚,我來替你們講。你們無非是看我兄弟龍東只是個小官員。又沒多少錢。

認為南雲家有幾個省部級幹部,家大業大。在這一塊比我兄弟龍東是比不過南雲家。

但是。有一點我想跟你們講講。我兄弟龍東有我們這批兄弟在。

我們這批兄弟,我葉凡講一句囂張的話,組團起來的話就是華夏也得抖一下。

南雲家又怎麼啦?」葉凡頓時氣勢就上來了,那是成心要氣一氣這老傢伙。

「那是那是。」賈罩德滿臉通紅著點頭道。

「葉助理,當初這事我賈勇想錯了。我先干三杯向您道謙。」賈勇站了起來,不管葉凡同不同意幹了三杯紅酒,這貨臉頓時就紅了起來。

要知道。這可是高腳杯,一杯足有三兩半。

「你這是在跟誰乾杯?」葉老大可是不賣賬。掃了賈勇一眼淡淡的哼道。

「我自罰三杯向葉助理賠禮道謙。」賈勇紅著臉講道,不知是酒紅還是臉紅。

「知道自己錯啦?」葉凡淡淡哼著斜瞄這傢伙一眼。

「我賈勇錯了了。」賈勇當初是這件事的引發者。因為他跟南雲家那小了關係不錯,所以才搗鼓出了這場鬧劇來的。賈勇當然有私心的,這傢伙有著五段身手,南雲家有高手,賈勇想通過引介賈菲菲嫁到南雲家從而使他得到南雲家武功一塊的相助。

自然,現在賈家最重要的產業京都大酒店遭到費一度朋友圈子聯合出手的封殺。

自然,賈家管攬始把這怨氣往賈勇以及賈罩德這兩位當初惹事的主兒身上撒了。畢竟這事涉及到賈家高層各方的利益。

而且,今天這場戲也是賈家高層商量已久了。當然,費一度的朋友出手了,賈家也折騰過,較量過。而南雲家有兩個副部級幹部也伸手想支撐賈家。

不過,費一度的朋友基本上都是京城太子圈內人。而且個個家裡人都是相當有份量的人物。最後南雲家那兩個副部級高幹也感覺到了不可力敵。

而賈菲菲又沒嫁給南雲家,這場婚事沒成南雲家自然不肯再為賈家出大力而得罪京城的權貴們。

失去了南雲家的支撐,賈家也出錢託了關係。最後人家那些有份量的人一聽是這幾個公子爺在折騰,那是趕緊推託,連紅包都不敢收了。

而賈家也著實厲害,居然通過關係找到了費一度的幾個朋友哪裡想通過錢來協商解決這事兒。

想不到人家一點面子不賣給賈家,而且,收縮打壓京都大酒店的力度更加大了。

賈家迫於無奈,而且,賈家也想過乾脆放棄京都大酒店。不過,另一層更大的危機似乎又籠罩著賈家了。

就怕京都大酒店放棄了人家轉爾又打壓賈家集團公司,那不是惹火上身。

賈家也深刻的分析過。這幾個傢伙真要整倒賈家集團的話那好像有八成的可能性。

權衡利弊,賈家最後選擇了妥協,甚至屈服。自然,今天派出賈罩德跟賈勇這幾個罪魁禍首來就是想以過女兒打『親情牌』而擺平這事。

賈家掌舵人賈天則曉得,估摸著這事八成跟葉凡有關係。雖說直到現在賈家也沒折騰明白到底是不是那個費一度出手的。但直到現在賈家也沒查出有關費一度出手的一絲現象。

自然,賈家也不傻瓜,當初人家把話擱在檯面上講過了。這事肯定跟費一度以及葉凡脫不了干係。

費一度的底子賈家並不清楚,就是賈菲菲也不清楚。王龍東是曉得,但王龍東不會講出來。

即便是准老婆的18級枕頭風也沒能讓王龍東『招供』出費一度的底細來。

最後,賈家人自然盯上葉老大了,才有了今天的安排。

「知錯就改善莫大蔫。」葉老大像足了一個老學究還摸了一下沒毛的下巴,看著賈勇,說道,「這樣吧,你九杯,敬我兄弟王龍東。我兄弟喝一杯就是了。」

「葉助理講怎麼樣就怎麼樣,九杯我幹了。」賈勇臉色漲得差點成紫青之色了拿著酒杯又朝著王龍東而去了。

估計賈家高層有甩過狠話,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才行。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葉才大在心裡冷哼著,今天就是要讓賈家顏面掃地,要把賈家最後一絲尊嚴都踩在我葉老大的腳下才行。

爾後氣氛當然就緩和了一些,畢竟,賈菲菲的面子總得給。

不過,葉老大吃到後頭,掃了大家一眼,說道:「這風州還是不錯的地兒,怎麼就沒見到賈天則董事長過來逛逛?難道賈董瞧不起我們風州?」

賈家人一聽,頓時臉上都閃過一絲怒色,你葉老大也太囂張了。這意思誰還不明白,意思是賈天則親自來賠禮道歉了哪啥的。

賈勇跟賈旺腳一動就要站起來,不過,被賈罩德一瞪眼把站了半截的身子又裝著挪椅子的樣子坐了下去。

「呵呵,葉助理,我哥最近事務繁忙。這賈家一大攤子事去處理,這風州是個好地方,等有空時相信他會過來溜溜。」賈罩德擠著笑說道,老傢伙心裡已經到了忍耐的極限,一直朝著侄女賈菲菲使著眼神兒。

而賈菲菲又朝著王龍東使眼神兒,不過,龍東同志現在成了睜眼瞎——就是看不見。

「是啊葉哥,我爸最近是忙著了。等有空了一定拜訪葉哥滴。」賈菲菲一看,狠狠的瞪了王龍東一眼趕緊打圓常

「忙啥。」想不到王龍東抽冷子放了一槍。

「你怎麼知道不忙?」賈菲菲怒瞪著王龍東,要不是葉老大在,估計這倆貨會對昴起來了。

「我猜的。」王龍東說道。

「這飯也吃飽了,晚上還要加班。」葉凡說著看了賈罩德一眼,講道,「這個,賈董啥時有空時到風州支會我一聲,作為半個地主,一頓便飯還是請得起的是不是?」

「一定一定,不過,葉助理,再坐坐怎麼樣?這酒可是喝不多。」賈罩德擠著笑臉說道。

「唉,最近給紅拍天真的事搞得真是累了。胃腸又折騰開了。這酒嘛,適量就是了。等過段時間我胃腸養好了好好跟賈董干一常」葉凡皺緊著眉頭,那是不給面子。這事擺明了,除非賈天則過來,不然的話我葉老大是不會開口的。

「既然葉助理真有事忙那就以後再喝了。」賈罩德臉上雖說還掛著笑,但已經『睛轉多雲』了。

「葉哥,你在京城工作過。有沒聽說過蔡騰跟楊雲……這幾個人?」賈菲菲最後掙扎著想引入話題。

「蔡騰,楊雲……」葉凡故意的念叨了一聲,爾後想了想還是搖頭,說道,「記不清了,好像不認識。」

講到這裡葉凡故意的看了賈菲菲一眼,問道:「你問他們幹什麼,要不我托朋友給你打聽一下。不過,你打聽來幹什麼?」

「這事,還不是我們家的京都大酒店跟這幾個人有點糾葛在。在京城混飯吃不容易,我們又不是本京城人。外來戶就是受人欺負著。」賈菲菲趁機拋了話題來了。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