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一十三章費家有高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一十三章費家有高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費棟剛講到這裡費八度震驚的脫口而出:「燕雙雙,不是五極中穩當坐第二把交椅的那個厲害角色嗎?應該不是她吧?」

「沒錯,就是她了,手中善使一條紅色鞭子。而且,後來還搞了『血梅帕」江湖上人稱這叫『死亡貼了』。

當然,我們當年的時代這世上是沒有五極的。估計是再過了十五年後出現了世界十大高手。

而再過了十來年後才出現這種稱號的。而我們11大高手卻是在40歲過後就了現了。

不幸的是我跟雷無真都喜歡上了燕雙雙,她當時才十八歲。而且,性格火爆得很。

本來我們三個都很玩得來的。不過,後來還不是因為一個『情字』最後鬧翻了。

我跟雷無真打了好幾次了,而且,最後一次過後我這臉就成這個樣子了。

而且,我雙腿都廢了。我拚著命才回到了費家莊的,而當時雷無真也好不到哪裡去,我們倆個臉都被毀容了。

雷無真還斷了一條腿。不過,他運氣好,居然遇上絕世奇葯。功力得到飛速突破,十幾年過後成了當年那11個人。

而我是沒這好運氣,這輩子就在輪椅上度過殘生了。而且,費家莊再沒人曉得我還活著。而我也不想讓人曉得。希望你們幾個能保密。」

費棟講起這些居然是一臉的平靜,倒也令得葉凡心裡頗為佩服。

「鼓邪雷無真成為了那11個人中的三邪之一。那他為什麼不到費家莊來尋仇。如果講他是忘了這段仇。那他又為什麼唆使著好友的徒弟李竹來找青山的麻煩。這裡頭還真是令人費解了。」費長天有些不解的問道。

「這事也是有個說頭的,當年我們斗得死去活來。那是氣跑了燕雙雙,不過,在走前她有叫道:你們兩個如果再出手向對方找事的話我燕雙雙從此後不認識你們。

這些年下來,也許就是燕雙雙的一句話使得雷無真不會親自動手。不過,他估計是心裡不甘心。

所以,在暗中搞了小動作唆使李竹來找事。估計是想從青山身上再折騰到費家莊來。」費棟嘆了口氣,說道。「看來,雷無真也是真愛燕雙雙了。不過,就不曉得他們後來是否有結合在一起了。」

「八成沒在一起了,如果在一起估計燕雙雙也不會撞出紅極燕雙雙的名頭來了。而且,既然雷無真也被毀了容,估計也是自慚形愧。」費長天講道。

「你們傷了鼓邪的弟子鼓血,估計他們會查到咱們費家莊來的。

今後。費家莊要隨時作好準備。不過,我相信鼓邪雖說『邪門』。但是。以著他如今的名頭他應該不會傷害費家莊的普通人。他針對的是我們費家莊,就是長天這一系了。如果今後他們找上門來,如果解決不了的話你把我推出來吧。

他的仇恨根源在我身上,我死了一死百了。」費棟相當的落寞,葉老大都有些心酸。

想不到昔年能跟鼓邪戰平的人物現在居然落得如此的地步。這『情』字真不好說得,那是一把殺人不見血的狠辣刀子。

「絕不大伯。」一向沉穩的費青山居然雙拳捏得緊緊的。

「是的,大爺請放心。就是費家莊人全死光了也不會讓鼓邪的陰謀得逞。現代社會了。我們暗中搞些槍來。保准讓鼓邪來得了橫死當地。」費八度一臉憤怒的講道。

「小傢伙,你懂什麼。鼓邪如果還活著的話他現在絕對是進入先天大能者門檻的超級強者了。

就是給你一把手槍你也殺不了他。人家的靈敏度以及快速反應能力比你快上幾十倍。

在你還沒拔槍。或者說槍在手中扣動板機的一瞬間你已經沒命了。

這種高手如果用音波攻擊的話,一張嘴一句話就能要你的命。

槍就不必要了。不然的話給某些有心的人知道了還會折騰出什麼額外的事來。」費棟顯得很豁達,掃了大家一眼,講道「其實,我也活夠了。

這樣不明不白的活著也沒什麼意思。如果鼓邪肯來,我還真想面對他把當年的事給解決掉。

不然,我一輩子心裡都堵得慌。可惜的是雙雙幾十年不見了,是不是已經作古了。

她比我們年輕,怎麼能走在我們前面呢?」

費棟都一百一十歲左右了居然還不能忘情,這說明『情』關真是難死了多少的英雄好漢。

「鼓血是雷無真的徒弟,他應該是位12段位頂階強者。幸好我跟葉凡聯手出其不意才打傷了他。作為他的師傅至少是位半先天階位的強者了。」費青山也是心情沉重的講道。

想不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鼓血的威名那是壓得費青山這個豪朗的豪傑也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青山,咱們費家在武功一塊沒落了。你要振作起來才是,不然,費家在武功一塊估計在百年後會不會成為一個不會武的家族了。

武功雖說面對現代槍炮用你們的話就是『雞肋』了一點。但武功即便是在現代社會也發揮著不可估量的作用的。

首先,在健身一塊上武功就發揮著關鍵作用。功底子越高者因為身體機能好,而肌肉跟經絡得到長期的鍛煉,比普能人強得多。

而新成代謝方面也比普能人要快一些。因此,超高階武者是百歲高齡的相當的多。

而越高階位者如果有槍炮在手的話那殺傷力又是成倍增長的。」費長天嘆了口氣臉色也有些落寞。

「父親,咱們費家的武學絕對不會沒落的。」費青山一臉堅毅。而且不經意的掃了葉凡一眼。

「不會沒落,這是光耍嘴皮子有用嗎?青山你也七十好幾的人了。

這輩子,估計能突破到12段位頂階已經是頂天成就了。咱們費家現在已經是青黃不接。

聽說一度是年輕一輩人中最高功階者,到現在也不過才六段中階。

一度也三十好幾了,以他的根基想達到超高的層次也是不可能了。

縱觀我們費家這些後輩們,哪個能挑起武學一塊的大梁來?」費棟言詞非常的犀利,那是一點面子沒給自家這個侄兒費青山的。

「大伯,我講這話是有根源的。你難道還不知道他跟我們費家的關係吧?」費青山指著葉凡說道。

「嗯。我倒是把他給忘了。方成能收到這樣的好徒弟,也許,我們費家的心愿要在他身上實現了。葉凡,你現在到什麼功階了?」費棟一愣之後點了點頭,一臉慈愛的看著葉凡。

「11段位第二個層次。」葉凡講著看了費棟一眼,說道「不過。師伯,我這功力有近六成都是踩了狗屎硬提上去的。

內氣有些虛福而內息更是不大穩當。如果要再上一個層次的話難度較大。

畢竟。地基不實,空中樓閣蓋得太高的話就有大廈將傾的危險。」

費棟一聽,居然沒答腔,一時廳里沉默開了。而費棟乾脆閉上了眼睛,好像在想事兒似的。

良久,費棟突然睜開了雙眼。一道寒光從眼中閃過。

好厲害的功力,葉老大在心裡暗暗驚詫。突然,費棟連人帶輪子彈身到了空中。葉凡被他一卷就到了院落外邊的空地上。

「拿出你的全部力氣攻擊我。」費棟冷冰冰的下了命令。

葉凡一聽,一掌往上一擊往空中的費棟幹了過去。

啪……

一道沉悶的響聲傳來。葉老大感覺胸口好像被雷擊了一下似的。

喉頭一震,這貨一口血沒忍住吐了出來。

「叫你拿出全部力氣攻擊我,你不使力的話我費棟是不會留情的。到時,你沒命了可不要怪我。來吧,攻擊我1費棟面無表情,輪椅子在空中晃了一個圈子,泰山壓頂著整個人帶著輪椅子往葉老大身上壓了下來。

頓時,一道強大無匹的氣機震得空氣波紋樣子往外逃逸而去。注意,空氣是逃而不是散開。那速度比飛箭還要快得多。

費一度輪椅一轉,周遭空氣頓時好像變成了冰塊居然有凝滯的趨勢。

葉凡一使力,發現內氣被壓得都快有冰凍著的感覺了。葉老大頓時心裡是大為震駭,想不到這個殘廢了幾十年的老傢伙似乎比車一刀還要厲害得多。

不虧為當年跟三邪雷無真同檔次的高手。

「再開小差你就得死1費棟那話音毫不感情的傳了過來,隨著話音,葉凡感覺的壓力倍增,似乎肚皮吸氣呼氣都感覺到了困難。

「叫你打你就打,不要顧及。」費長天發話了「我這個哥他講的絕不會是假話,你葉凡能傷著他甚至要了他的命我們費家絕不會怪你分毫。」

費長天的話語此刻居然也是透著冷酷無情,似乎瞬間這兄弟倆全變了個人似的。

葉凡曉得,這兩個百歲高齡的老傢伙講的絕對是真話。所以,葉老大也顧不及太多了。

毒丹田配合正常的內息之氣如泉樣的涌了出來,而且,在空前的壓力之下。

全身皮肌突然抽搐一般的震顫了起來。葉老大震驚的發現,似乎皮肌里貯存的狼氣也全都爆出來了。

不過,費棟給葉老大帶來的壓力更大了。那壓力變成了內氣冰封,空氣似乎在這一刻變成了高濃縮的粘稠液體。

葉老大被壓得臉都扭曲變形,似乎一股血湧上來要從五官之處急噴而出似的。

就是動動手動動腳都感覺到了十分的痛苦,有種舉步維艱的感覺。

空壓越收越緊,再不奮全力的話估計葉老大會被這空壓給活活勒死。

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