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一十五章A組緊急會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一十五章A組緊急會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南陵候前輩的標誌還真是神奇埃」費棟嘆了口氣,有些羨慕樣子,講道,「傳說南陵前輩這標誌只傳給最親的親人。

比如兒子等後輩。就是侄兒都沒有權力接收的,而且就是子女中還有分等級的,這紫青色的蝙蝠標誌是南陵候前輩中算是核心標誌了。

但也不能算是最核心。最核心的標誌傳說其蝙蝠圖騰是呈全紫色,紫得能流紫色了。

而且,在紫色的身周邊還有些淡淡的如佛的身後那個佛光圈樣的東西出來。

看來,葉凡只是得到南陵候的外傳了,現在只能算是前輩的記名弟子。

這蝙蝠也是一種秘術,而且是一種武器。你看,我剛才那般厲害的空壓之圈居然被蝙蝠突破了。

當然,我剛才看你也差不多了有意放你一把。不然,這蝙蝠是突破不了我的空壓圈的。

除非你突破到12段位頂階就有可能突破半先天強者的空壓圈了。

因為這蝙蝠其實就是支使者體內最精純的內息之氣融煉而成的。傳說到了極高境界用意念就可以控制著這蝙蝠實施攻擊。」費棟講道。

「意念控制攻擊,那豈不是講想打誰就打誰了?這還了得,那不成仙術了?這世上難道還真有仙術一說?」費八度一臉激動著了。

「不是仙術,這世上根本就沒有仙術。那只是神話小說中杜撰出來的東西。

只不過超高階段強者能把自己的意念融合在內息之中進行攻擊罷了。

而因為蝙蝠是內息融合而成的。再加上你的意念就可以攻擊了。當然,這種事講起來容易做起來卻是難於登天的。

而且,其中還要涉及到許多的武學秘技以及意念的控制應用等等方面。

這些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因為我也沒達到那種層次。而且,用意念控制著蝙蝠攻擊也是極耗力氣的,除非到了生死關頭,比如像葉凡剛那種狀況。

不然的話是不可能隨便想怎麼樣攻擊就怎麼樣攻擊的。而且,這種法子用在同階位或微微比你厲害一點的強者身上有用。如果是用在階位相差太遠的強者身上估計你的攻擊就沒效果了。

而且,如果蝙蝠被別人控制住人家一拿捏就等於控制住了你。如果炸開的話比直接的攻擊你本身還要傷得重許多。

因為人家傷了蝙蝠其實傷著的就是你的內息丹田以及你控制蝙蝠的大腦。

當然,別人真想攻擊你也有難度的。我講過,前提條件是對手比你高上許多才行。

不然,這蝙蝠還真不失為一個保命的武器。所以,葉凡,你要善加利用。

平時在注意多練習。戰時不要輕易拿出來。」費棟一臉關心的叮囑道,看了葉凡一眼又講道。「我現在都一百多歲了。壽命由天定,如果能完全踏入先天門檻的話也許還能多活上三十年。

不過,因為雙腿有問題,那是絕不可能的事了。就憑我現在這狀況,最多還有十年的好活了。

死也無所謂了,能看到你成長起來我很高興。師伯沒什麼送給你的,這隻鷹送給你吧。」

費棟說著。手往脖頸處一動,一塊僅小指頭一半大的山鷹玉牌到了手中飛向了葉凡。

「這山鷹是我們費家的標誌。其實,這山鷹並不是出自我們費家。

這山鷹是嶗山派的鎮派之標誌。我們費家的武功其實是出身去嶗山的。

後來經過祖宗們幾百年下來的積累改進才形成了具有我們費氏風格的武學家族。

當然。你憑著這標誌可以去嶗山一行。五年內,也不曉得具體那一天。

嶗山紅粉天妖要成熟了。你憑著這個有資格去競爭。如果能拿到紅粉天妖的話你突破12段位層次是沒有問題了。」費棟送了一件大禮。

葉老大一聽,那是趕緊給接了過來,連感謝的話都忘了講了,卻是一臉渴盼的問道,「師伯,這紅粉天妖是啥玩意兒?」

「紅粉天妖是嶗山派的鎮派之寶,即便是在嶗山派內部也僅有掌門跟長老的幾個核心弟子以及派中最傑出的弟子有資格去競爭爭齲

每當紅粉天妖成熟之時派中就會舉行爭奪儀式。別看是內部爭鬥,但是也是非常激烈跟殘酷的。

戰前要簽定生死契約,被打死打殘了糾由自取,連藥費都得自已解決。

但是紅粉天妖的誘惑力太大了。就是這死亡決鬥也使得嶗山派的弟子們個個都想參加。

而這派中最傑出弟子是從普通的弟子中通過戰鬥取前三名而得來的。

而掌門跟長老們的核心弟子可以抽一名來參加角逐。要講紅粉天妖說實話我也不清楚這是個什麼玩意兒。

可惜的是師傅送我這隻山鷹我還沒能有機會去爭取就殘廢了。

這還回去當人笑柄幹什麼。」費棟又有些鬱悶了起來。

「師伯,如今嶗山派好像也沒落了。跟武當少林估計是沒得比了,估計淪落到了跟青城差不多狀況吧。那這派中還有幾個年青高手。」葉凡有些不屑的講道。

「呵呵,你去了就知道了。不過,我要提醒你要注意。嶗山派不簡單,雖說在現代社會他們沒多大名聲了。

但是,那是因為他們做人低調。實際上,我琢磨啊,這個,我不講了,不過,給你一句忠告。

不要輕敵,不然,陰溝裡翻船的事會落你頭上的。」費棟居然神秘一笑不願意多講。

葉老大不由得有些鬱悶心裡埋汰著老傢伙裝啥神秘滴。

不過,葉凡機票買好正想離京回晉嶺時接到龔開河同志電話。叫葉凡趕回開會,而葉老大正好在京城,也就匆匆趕到a組總部。

一進會議室,發現這些黨委委員們個個都苦大愁深樣子。葉凡不由得心裡吶悶也不曉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兒。

龔開河皺頭高鎖著,手中的煙灰罐居然都冒出煙蒂來了。要知道a組有些老煙槍們根本就不用煙滅缸而是用罐子。可見這些老傢伙吸煙的猛烈。

當然,遇上事時都是狂吸一口后又按滅。不過,這煙灰罐子每次都給清理掉了,龔開河的罐子居然滿了,說明就是在會議室里這陣子剛抽的。

「唉,坐吧葉凡同志。」見葉凡進來,龔開河示意他坐回自個兒的位置上。

葉凡點了點頭坐到了自已的位置上,這貨眼掃著一個個委員們也不吭聲。

「葉凡,你剛來可能還不清楚情況。我跟你說一聲,前天,一刀同志到美眾國執行秘密任務,因為騰各同志得到最新的線索,粵東昌背山日本關東軍留下的另一把鑰匙在托米斯拳會組織手中。

騰各同志講自己沒辦法弄到鑰匙,因為拳會組織里有高手。所以一刀同志馬上就過去了,為了能進入拳會組織,一刀同志換了面孔去試拳。

不過,剛接到騰各同志冒著生命危險傳來的消息。一刀同志肯定是受了重傷,而且失蹤了。」龔開河聲音有些沙啞著,他看了葉凡一眼,講道,「你是知道的,昌背山秘密不能解開猶如一枚不定時炸彈,我們a組都沒辦法向主席交待了。

而一直派了一個團駐守著也是個大麻煩。最近這段時間軍界委員會某些重要委員們對我們a組的辦事能力提出了質疑。

批評我們說是一個小小的昌背山問題擱置了好幾年了居然都處理不了。

這a組從黨委班子到隊員難道全都是吃乾飯的。」

「叫他們軍界委員會自個兒派人去解決就是了,耍嘴皮子誰不會。

這年月,連一刀同志這種高手都受傷了而且失蹤生死不明,可見托米斯拳會的高手厲害到了何種程度。

這根本就不是現階段咱們a組隊員有能力解決的事。像那種地方估計連槍都不能用。」葉凡忍不住冷哼道。

「葉凡同志,昌背山之秘的確是擱置了幾年了。在你還沒到粵東任職開始就守護著了。

到現在都快十年了,你看看,人家那些老資格的委員們批評咱們兩句也正常。

這事,換作誰都會急了。而且,派出守護昌背山的那可是我軍最精銳的兵團。

三千多人耗在昌背山,光是每年的軍費特別開支都需要幾個億。

浪費國家財產不講還給人看笑話。」蘭遠金同志馬上站出來為軍界委員會講話了。

「我不是講過,連12段位頂階的一刀同志都受傷了。咱們有什麼辦法?能傷得了一刀同志的人那是個什麼級數的高手,在坐的都心知肚明。估計就是把咱們的隊員全湊一堆去也不是人家幾合之敵。」葉凡反駁道。

「半先天難道還真那麼厲害嗎?」戴成插了一句話也是眉頭緊鎖。

「半先天當然厲害,四五個12段位頂階也找不過一個半先天強者。

就是一刀同志的身手咱們在坐的估計都聽說過。那位同志敢站出來講能超過一刀同志。」葉凡冷哼道,「咱們a組的確太弱了,作為國家最神秘的部隊,居然連個半先天強都都沒有。

至少在目前我已經跟幾個半先天強者相遇過。就我這身手根本就不夠看。

在人家手中跟玩具也差不多。不過,一刀同志失蹤了,我們總得想辦法先救人。」

「是啊,這不,大家坐這裡不正想辦法。」常務副組長西門東洪咂巴了一下嘴講道。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