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一十六章開支過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一十六章開支過大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沒輒礙…」李嘯峰嘆了口氣,他是唯一一個不是班子成員能進這會議室的老人了。

「葉凡同志,雖說你很少理a組的事。但是,這次的事你得想辦法了。車一刀同志一定要救出來,咱們組裡不能少了他。」龔開河講道。

「我有啥辦法。」葉凡搖了搖頭。

「你不是講跟幾個半先天強者遇上過嗎?能不能跟他們接觸一下,我們以國家雇傭的方式請他們出戰。放心,僅此一次。而且,我們不會盯上他們的。如果葉凡同志還有些擔心的話我代表a組黨委班子可以簽定個約定。這是很嚴肅的事,來不得半點的馬虎。」龔開河一臉慎重承諾道。

「龔頭兒,那是遇上。而且,個個凶神惡煞的差點要了我的命。

見到這些個傢伙我逃還來不及,現在還敢去找他們,那跟送死有何區別。

再講,我跟這些人沒任何交情,像華山的蕭瑟一見到我不打死我才怪。

至於說另外兩個,像丑無端跟姓洛的那個都死翹翹了。難道到墳墓去找?」葉凡趕緊那是推託開了,因為,這『山芋』太燙手了,根本就不是目前自已這種能力階段所能解決的。

至於說費家的費棟,人家殘廢人葉凡也不想講出來。而五台山那個老和尚飛空葉凡暫時也不想去招惹這麻煩事。

「蕭瑟一聽說出遠門了。我們剛跟華山聯繫過。人家躲著不見也沒辦法。」李嘯峰搖了搖頭,看了龔開河一眼,說道,「要不向武當跟少林發出國家徵招令。他們兩門派肯定有半先天強者,因為不如他們的華山都有,他們兩泰山北斗不可能沒有吧?」

「沒用。」龔開河有些苦澀的搖了搖頭,爾後狠狠的把煙屁股給掐滅在了煙滅罐里。

「怎麼會沒用,難道他們敢違抗國家徵招令?作為華夏共和國的一員。作為古代領袖武林的霸主。在國家需要他們的時候也有義務為國效力是不是?」葉凡問道。

「有啥用,去找他們他們跟華山都差不了多少。全都在推,說是沒有能超過12段位頂階的強者了。

而且,兩派的那些老古董們年歲都高達**十歲,而咱們a組的資料又不健全。

沒有底子,人家說死了你也沒辦法。即便是沒死全都一個口徑,說是出去外邊雲遊幾年了都沒見回來。

明明有聯繫方式的都講這些老古董們不願意用手機。聯繫不上什麼什麼的。

再則說了,他們的功力段位到底達到何種程度他們自個兒不向我們通報。咱們也拿他們沒輒。

有高手就說沒高的。當然,像半先天強者的確也是不多。估計是怕幫我們出任務時受了重傷。

這些強者都是門派的權威,頂樑柱子。即便是不出現也能震懾別的門派。

人家當然不想出來了。」戴成有些氣憤的講道。

「那咋辦?車一刀同志要救。而軍界委員會那些委員的嘴要堵。咱們也不可能聽之任之。不然的話對咱們的危害也是相當大的。」崔金同同志說道。

「是啊,我去要錢人家張嘴就來了。說咱們開支特別的大,有時出一個任務發票能拿出幾千萬來。

咱們的確是開支出去了,咱們這些隊員出去都是幹什麼的,全乾的是大事。

比如講出一次任務吧。光是這些隊員的一身裝備就得幾百萬。而且,外圍部隊的裝備費用也不少。

像撒哈拉一點中。咱們組裡一次性加上裝備以及傷殘隊員的高額補助等等,一次任務耗去了我們七八千萬的巨額開支。

那可是佔了我們a組全年費用的二成左右。要是這種大任務來得幾次。咱們全隊隊員都得去喝西北風兒了。

可是真實情況如此,人家並不聽,他們有意見埃有些委員還提出要削減咱們a組的開支。

說是浪費太厲害,而且,在研發新兵器以及一些特殊的裝備方面,科能組耗資也是特別的大。

你問一下吳組長,光是他們一個組每年報銷的費用不下二個億。

而核心第八組攻擊組的經費開支在全隊是占第一位的。我們一年七八個億的開支有一半都是給攻擊組報銷完。

不過,委員們不理解埃他們認為只不過動動拳頭出出腿罷了,哪能用這麼多錢。

更有的委員又開始重提舊事,說是a組重複設置,現在連美眾國海狼特別行動組裡的情報部門都給中情局合併了,咱們也要學習海狼什麼?

說什麼太浪費,要拆解咱們的a組了。跟國安,總參二部三部融合在一起什麼的屁話。」計永遠是管錢的,也是一臉鬱悶加憤然的講道。

「其實,有些委員的提議是有些過了一些。不過,咱們是不是也可以聽聽他們的意見。

在某些方面開源節流。比如說科能組我覺得的確浪費得厲害。而且,有些裝備研究出來沒多大用處。

軍界委員會某些部隊要求用這些最新的科研成果,可是科能組為了保持a組強大的打擊力,以及a組的神秘性,就是不肯提供這方面的資料。

即便是某些項目的確能運用到我軍的裝備之中。但是,問科能組要的時候吳組長一張口就是要錢。

一套設備要人家幾百萬甚至幾千萬連上億都叫出來過。咱們的兄弟部隊又不是開銀行的,去啥地方弄到這麼多錢?

更何況,都是為了國家嘛。兄弟部隊還要拿這麼多。這科能組是國家的,難道還變成了私有科研機構不成?

要不從科能組開始削減開支,至少可以減掉一半的經費,那就是一個億。

等於為我們騰出了資金,少拿點那些老資格的委員們也不會一直盯著咱們是不是?」來自總政的楊國濤將軍面色嚴肅的批評著,矛頭直指吳光寶的科能組。

「減,你減減試試。」戴成冷哼一聲,看了楊國濤一眼。哼聲道,「科能組雖說沒出過任務,但是,科能組也是a組的核心分組。

是缺一不可能,是保證任務能順利完成,減少隊員傷亡,提高咱們a組隊員能力。提高咱們a組整體實力不可缺的保障。簡單的舉個例子,就是撒哈啦一戰來講吧。如果不是科能組專家們費盡腦子研究出的新兵器以及一些新玩意兒的。

估計。光是那一場大戰鬥就能讓我們a組犧牲一半的隊員。隊員是咱們a組的核心。

沒有了隊員咱們a組存在著難道當擺設擱檯面上讓人家觀光的?」

戴成還兼分管著科能組。有人挑刺他當然要站出來反駁了。

「嗯,我覺得不但不能減少科能組的開支,而且還要加大投入力度。」葉凡點了點頭講道。

「我不明白葉凡同志是不是沒聽懂我的意思,加大投入,那開支過大最後還真會讓國家下決心拆解了咱們a組了。葉凡同志本來就不想呆a組,這樣子干是不是馬上就順了你的心愿了?」楊國濤又舉起拍子往葉老大身上拍了過來。

「國濤同志,你講這話可就太過了一些。我葉凡要是決心脫離a組完全也能辦得到。

我如此的講當然是有根據的。我也帶隊進行過幾次重大的任務了。

就拿撒哈啦一戰來講吧。我是最有親身體會的。這裝備的重要對於隊員來講,不亞於生命。

簡單舉個例子。就是科能組專家們搞的防雷鞋來講。雖說耗資巨大,一雙鞋就要上千萬。

而且材料太難搞。整個組裡也不過三雙。不過,這可是救命的鞋。

我好幾次都是踩中了地雷,就是以我的身手的話如果不是這防雷鞋估計也得落下殘廢了。

那a組的損失就大了,我葉凡不是往自己臉上貼金。一個像我這種階位的隊員,a組能找出幾個?

如果a組高階位的隊員都因為設備不好傷亡慘重的話,那a組那就真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了。

至於說開支,這是沒辦法的事,誰叫咱們出的任務別的部門都幹不了。

軍界委員會某些同志是站著講話不腰疼。天天叫嚷著要拆解a組,我想問問他們,真拆解掉a組以後這重大任務哪個部門來干?

軍隊打局部戰爭跟大面積的戰爭以及保家衛國那是沒得話講的。可是咱們乾的這些,難道一個撒哈啦死亡謎宮要派一個集團軍過去。

那可是人家的國土不是在咱們國內。你一去那不成了侵略戰爭了。

就是腦殘了委員們也懂這個的。所以,他們的事我們能幹得了,只要多給我們人,而我們的事他們卻是幹不了。

而現在車一刀同志生死不明,咱們要想辦法救人才是,而不是在這裡還叫嚷著要削減經費。

還有,如果真能請到半先天強者,人家難道給你白乾?恐怕你出一千萬人家肯不肯出手都難講。

這些,也是造成咱們a組不同於其它部門開支大的重要原因之一。

再則講了,如果說是某些秘密設備給軍方用的話我看這個也是一把雙刃劍。

軍方擁有了這些當然提高了戰鬥力,但是,這秘密的東西一旦範圍擴大也就大大的增加了泄密的可能性。

一旦泄密這東西還能神秘嗎?要是落到外國像海狼這些組織手中,咱們出任務時人家已經有了反制於咱們的設備。

那豈不是自投落網了。讓咱們的隊員白白去『送菜』不成?所以,吳組長的顧慮也正常。」葉凡是振振有詞的反駁著楊國濤同志。隱晦來講也是支持戴成同志的意思了。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