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一十八章夜入南雲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一十八章夜入南雲家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是啊,某些同志剛才是站著講話不腰疼。什麼咱們的任務軍隊也能完成。

哪現在只不過去五毒教一趟,又不是安排某些同志去跟五毒教較量。

居然連去都不敢去了,這難道就是軍人的風格?我要想啊,要是a組真的解體了。

咱們英勇的某些軍人同志可怎麼辦?」崔金同陰陽怪氣,差點氣得蘭遠金吹鬍了瞪眼了。

「去就去,我服從葉凡同志安排。」蘭遠金火大了,冷冷哼道。

「葉將軍,我一個大男人你安排我去峨嵋山是不是有些不妥當?雖說江湖的事我不怎麼清楚。

但是,峨嵋派可全都是女人。聽說還都是尼姑。我是搞思想政治工作的,難道叫我去給她們上政治課。

這個,能不能換位同志去。最好是咱們組裡的某些女同志去最好不過了。」楊國濤也是臉臭臭的講道。

「看到沒,有人怕毒,有人居然怕娘們。咱們新時代的軍人風格哪去了,連些娘們都擺不平還何談為國效力?

難道峨嵋山那些尼姑們會把某些同志整個給吞了不成?開河同志,你看看,你剛頒布了任務,某些同志馬上就站出來推了。這是典型的撂挑子行為,咱們不能只要求葉凡同志要接受這個艱巨的任務而咱們就可以推三擋四的不想干。

這叫什麼,只許州官放火不給百姓點燈是不是?更何況葉凡同志還不是普通老百姓。他也算是州官嘛。

而且是班子集體任命,一致通過的這次任務的主帥,開河同志,我講的可有道理?」李嘯峰把話題引向了龔開河。

而且,當面就直言批評起楊國濤來了。楊國濤咂巴了一下嘴,可是還沒開口,龔開河一臉嚴肅,講道。「這次任務最重要點在葉凡身上,由他挂帥這是班子集體決定的。

現在葉凡同志下達的每一個命令就是軍令。

哪位同志不服從的話我龔開河同志絕不會手冉時上軍事法庭的話別講我龔開河同志不留情面。」

「我堅決服從葉凡同志的安排,堅決完成任務。」楊國濤氣得雙眼瞪得老大,唰啦一聲站了起來還衝著大家來了個標準軍禮。爾後,老傢伙補了一句道,「就是死在峨嵋我也要完成任務,我是共和國的光榮軍人。馬革裹屍是我的夢想。」

這後頭一句話當然就是氣話了。老傢伙還真是英雄得很架勢。

「呵呵呵,我希望國濤同志還是能全身而退的。而且。我相信峨嵋派這些尼姑們還是有法律意識。還是有國家概念的。畢竟,都是華夏人嘛。這峨嵋派是咱們自已國家的峨眉派,並不是戰常國濤同志難道還要跟這些尼姑打仗不成。所以,這話講來是嚴重了,嚴重了。」龔開河轉爾又一臉微笑著講道,算是安撫一下老楊同志了。

「其實,我覺得還有一個地方被咱們忽略了。」這時。蘭遠金一摸下巴,講道。

「噢。還有什麼有實力的門派給咱們忘了。遠金同志快提出來嘛。」龔開河示意道。

「羅浮宮。」蘭遠金說道。

「嗯,羅浮宮應該有實力。咱們的王老就是出身羅浮宮的。雖說這幾十年下來羅浮宮都相當的低調。

基本上不見有什麼弟子在社會上出現。但是,羅浮宮從來沒有停止過派弟子到咱們社會中來歷練。

而且,王老如此的高手就是出身羅浮宮了,那宮中應該還有高手。」龔開河點了點頭,看了蘭遠金同志一眼,問道,「那老蘭你認為派誰去較合適?」

「王老出身羅浮宮,其子王成澤同志去最合適不過了。」戴成搶先講道,「畢竟,自家人嘛。」

「不妥當,正因為王老出身羅浮宮。這關係估計到現在還沒斷了,還挺親密的。

大家都清楚,辦事的時候最怕遇上熟人了。因為,你拉不下這臉子來。

到時熟人給一說叨,你就心軟了。就怕成澤同志到了羅浮宮反倒不好意思開口講這個了。

白忙活一趟不講還讓人家成澤同志心裡落下個不痛快了。至於誰去嘛……」蘭遠金講到這裡看了戴成一眼,戴成那臉一僵,狠狠的瞪了蘭遠金一眼,還沒等他開口搶先講道,「大家都有地兒去就我沒地兒去,我心裡有愧。

我戴成是一個忠貞的愛國者,在國家有困難的時候就應該挺身而出。

不像某些同志還在這裡講七講八,話講得可是冠冕堂皇的,其實全是屁話,說白了,就是怕有危險嘛。

這些武林大派的,有些不是按常理出牌的。真的不小心傷了人就是國家來講也不好跟他們計較是不是?

所以,羅浮宮再可怕,我戴成向葉將軍請令,我願意去羅浮宮一趟。相信羅浮宮不會是戰場,還要跟幾個娘們打仗什麼?」

戴成這搶先發言是慷慨激昂,差點氣死了蘭遠金跟楊國濤。知道戴成搶先下嘴就是要封自己的口。

而且,反倒給了他一個表現自我的好機會。老蘭同志鬱悶啊,只恨自己剛才下嘴慢著了點兒埃

「呵呵呵,同志們都領了任務,我看就在二天之內吧,一定要去一趟。

至於需要配合的人手方面你們自個兒問龔組長挑就是了。不過,剛才經蘭將軍一提醒我倒是想起一個地兒來。

就是咱們只把目標對準了實力強大的門派卻是忘了共和國中有些實力強悍的家族。

也許他們真正實力比某些門派還要強大。比如葛東嶺那地兒就有一家,主家姓雪。

當初我也去過一趟,居然給我碰上一絕頂高手。那個娃娃臉的女子一巴掌就煽得我掉幾十米外的溪里了。

現在回想起來感覺那娃娃臉比車前輩估計還要厲害一些。如果她肯出來的話咱們的事就好辦了。

而這雪家非常的神秘而低調,而且很古老。如果隨便的派位同志去的話人家會講咱們輕視他們的。

而龔組長可是軍界委員會委員,軍界委員會特別軍事顧問。這副國級高的上將去那是夠高規格的了是不是?

也能顯示出咱們國家對雪家的重視是不是?像這種家族特別的好面子的。

有時把面子看得比命還重要。因此,咱們要迎合他們的口味兒才好。」講完後葉老大看了臉色一愣的龔開河一眼,說道,「龔頭兒千萬別講我怎麼樣,這事,也是沒辦法了。組裡沒人手了是不是?」

「看到沒,小葉同志將我的軍了。行,我就跑一趟,明天一大早就起身去。」龔開河反倒是笑眯眯的應了下來。對於雪家他當然清楚了,因為天通在保護國家一號嘛。

「小葉同志,你這報復心可不小嘛……」西門東洪開了句玩笑。

「彼此彼此罷了。」葉凡乾笑了一聲,頓時,哄堂大笑開了。會議室里,又是一團和氣。

葉凡回同嶺以及風州交待了一番過後以朱董邀請為由又開溜了。

不過,葉老大是相當的鬱悶的。這高手還真沒地兒找去,就憑自己這個小11段的車一刀這12段頂階都不行,那豈不是去送死不成。

這貨沒法子了,潛意識中居然支使著這貨轉悠到了金陵市去。

這貨躺金陵大酒店睡了一天的覺,喝下十大壺水。最後氣得干進去了二瓶紅星二鍋頭才感覺大半醉了,因為葉老大沒有用內氣把酒勁給逼出去,這貨今天要賣醉。

晚上這天還真是不錯,月色相當的朦朧,乳白色的一遍。在鷹眼下,葉老大看得十分的清楚。

12點左右,葉老大悄悄出動了,直奔南雲家而去。

因為前次去過,倒也輕車熟路的。對於南雲家來講,就兩個人葉老大有些發怵。一個就是南雲家老爺子南雲笑笑,此人跟車一刀差不多身手。

不過,葉老大在出其不意的情況下倒也不怎麼怕他。

最令葉老大擔心的就是南雲天眉那個白衣女子了,如果晚上運氣不好碰上她的話那這臉鐵定丟大發。

不過,在潛意識中葉老大感覺這女子應該不會對自己下毒手,不就是丟臉,葉老大這臉皮經過十年的官場磨礪還是較厚的。

葉老大晚上去其目的當然就是想把『幹將』飛刀給弄回來。當然,葉老大也沒抱太大希望。

只是想碰碰運氣而已,因為,聽南雲笑笑說是要把飛刀給兒子南雲剛用,而南雲剛是現在任南雲家家主。此人葉老大可以輕鬆搞定他。

畢竟,去美眾國托米斯拳會是要冒著生命危險的。能把飛刀弄回來也多了一個保證。

找了個易翻的地方葉老大輕鬆翻進了南雲家那個大院子。

這傢伙像狸貓一般在南雲家的幾座樓之間竄了起來。因為南雲家並不止一座樓,在這個範圍達到二百米左右方圓的地盤落座著幾座二層的房子。

看上去都是以青磚青瓦為主,房子以古樸為主,並不顯得有多豪華。看這房子的樣式以及成色,應該有些年頭了。

前面兩座房子都沒發現南雲剛的蹤跡,不過,葉老大很好運。居然在側旁第三座房子里聽到了南雲剛的聲音來。

葉老大輕輕用鷹眼仔細的觀察了一陣子,確定南雲笑笑不在時才貼近了房子。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