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一十九章關於蝠王南陵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一十九章關於蝠王南陵候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在大廳里有三個人,好像是南雲剛的弟弟南雲茂德正向哥哥談一些雜七雜八的事兒。

而南雲剛身側的椅子旁坐著一個婦人,估計是他老婆了。

「天眉也真是,都三十的人了還不找個婆家。整天把自己關在院子里也不怕憋出病來。」南雲茂德喝了口茶講道,葉老大一聽談的居然是南雲天眉。

這貨頓時耳朵一豎更是來了興趣。因為南雲天眉不但功底子高,而且葉老大覺得這女子有些神秘。

直到現在葉凡也沒真正搞清楚南雲天眉跟南雲剛到底啥關係來著。

嗎滴,才30歲居然半先天,比老子踩的狗屎還要多,葉老大不由得在心裡憤憤然的嘀咕了一句。

「怪了,前次不是聽說她出去過一段時間。莫不是去會男朋友去了?這現象擱她身上有些古怪埃」南雲剛講著轉頭看了老婆一眼,問道,「林秀,你不是講她有給你講一聲是不是?」

「嗯,前段時間她說呆家裡太悶了,所以出去逛逛。不過,有沒男朋友這個我不知道。

你也曉得你那妹子那脾氣,倔得很。而且也沒幾個閨蜜。平時都呆家裡一聲不吭的。

除了喜歡練武好像沒見過她喜歡什麼?以前我也張羅著給她處對象的。像劉家的二小子,賈家的那個賈丁都不錯。

不過,都給她拒絕了。有次她煩了起來。說是要處對象行,要求男方能打過她。」林秀輕點頭講道。

「打過她,這世上哪去找這種人。即便是能找到估計也是七老八十的了。

她那身功底子聽說還是祖爺親傳給的。並且祖爺特別的疼她。她剛一出身祖爺就相中了她。

所以,從嬰兒時代祖爺每天就用最精純的『息液』為她洗裕」南雲茂德講這話時居然有些醋味兒,估計是覺得祖爺有些偏心了似的。

「是啊,我雖說是她大哥,但祖爺好像對我並不怎麼待見。要不是父親讓我掌舵,說不定還輪不到我。

不過。祖爺也很少能見到他本人。就是我這個重孫子中的老大也僅僅是見過他兩次真面目。

祖爺太神秘了,而且功底子其高,我想,他在江湖中應該有名頭罷。

可惜的是祖爺從來不講。以前只是給我的手掌上按了個蝙蝠印記罷了。難道他的名頭跟這蝙蝠有些關係不成?」南雲剛有些鬱悶的講道。

「我還以為是你的胎記呢?原來是祖爺給你的。」林秀插嘴笑道。

「不是,那是祖爺給的。我們幾個兄妹中估計就我跟天眉有。茂德因為身體不怎麼好,所以,功力不高。

因此也沒能討到祖爺的印記。不過。這印記拿來有什麼用?」南雲剛有些疑惑,反倒是葉老大一聽。頓時差點瞠目結舌了。

心裡暗道難道這南雲家就是老子那便宜師傅的家?不過。我的蝙蝠印記是無形的融入手掌中,沒有內氣逼著是不會出來的。既然南雲剛的是印記,老婆還認為是胎記,說明她都能瞧見,那說明就是在手掌上的。應該不是南陵候了。

「傳說江湖中有個大高手的印記就是蝙蝠,他們叫蝠王南陵候。我想,他姓南。莫非是祖爺在外頭創出來的名號?不然,不會這般巧合吧。他也姓南。」南雲茂德問道。

「這個不清楚了,不過。咱們家是南雲。而那個蝠王只是姓南,並沒有一個雲字。」南雲告搖了搖頭,看了弟弟一眼講道,「這事,父親肯定知道,不過,父親一直沒開口。以前我還問過,不過,父親很生氣。大聲的訓叱我,說不該問的不要問。後來我就不敢再問了。父親那脾氣,也是火爆得很。」

「雲剛,『息液』是什麼,難道是高營養的像長白山參王那種東西嗎?

如果能找到的話咱們也去找些給告宏洗洗身子。告宏這身子也不怎麼好,天天又跟那些公子哥們喝酒打牌。

我怕他身體會越來越差,要是把身子喝壞了怎麼辦?」林秀一臉擔心的說道。

「不是山參王那種東西,怎麼講吧。人體有自身練成的的氣,我們叫內氣。

而內氣越來越濃之後在丹田內形成濃度更高的半液化的氣體,我們叫它『內息』。

內息是練功者精純所在,比內氣的質量更高。而『息液』的質量比內息還要高,息液是完全液化了的內息。

而武者九段時才能逼出內氣,而內氣完全半液化成內息之時就達到了半先天的境界。

一旦練功者內息完全液化之後變成了息液那就是『先天大能者』的段位了。

這種人世上極少,祖爺在幾十年前就達到了傳說中的境界。所以才能把丹田內的『息液』硬性的逼出來摻和了一些特殊的藥材給天眉洗浴的。

這種事只要祖爺回家時都會幹,一直幫天眉洗到了六歲才收了手。

不過,後來每隔一段時間都要傳功給天眉,祖爺是把自已那精純的息液化成內氣逼給天眉的。

不然的話,這世上哪能有30歲就突破到半先天的強者。天眉根本上就是祖爺個人創造出來的一個神話。

當然,天眉的根骨也是奇佳。如果是換作你我估計會因受不了那強大的壓力而死亡。

所以,茂德你也不要在心裡對祖爺有什麼怨恨。那是因為咱們家就天眉一個人能承受得住祖爺那強悍的息液的。

如果給你是害了你。」南雲剛講道。

「那我們家告兒沒希望了是不是?」林秀有些喪氣。

「就他那破根骨,就是內息洗浴都受不了,就更別說息液了。這小子一點不爭氣,天天就懂得跟那幫所謂的金陵太子黨以及一些富家大少們鬼混在一起。

你看他那天沒喝酒,我看,遲早不是醉死就是死在娘們的肚皮上。

以後你給我盯緊點,別整天往外跑。正經事一點不幹。這祖上一點基業總得去打點著,不然的話坐吃山空的時候吃什麼喝什麼,咱們家族這麼大。

你看幾個伯伯叔叔們當官能當得這麼瀟洒,那是因為他們有著我們南雲家的家業在背後供他們去『活動』而不用去貪污。

自然不用擔心紀委的同志找上門來。這官當得也舒坦著。提拔的速度也快了不少。」南雲剛哼哼道。

「可惜父親也老了,居然沒辦法達到天眉的境界。天眉雖說是咱們南雲家人,但總有一天會嫁出去的,那就成了別人家的了。咱們南雲家難道真要沒落了,連一個半先天都找不到。」南雲茂德有些擔心了起來。

「唉,也不知怎麼回事,祖爺好像也不怎麼喜歡父親似的。不然的話只要祖爺肯出手相助。

以著他那神秘莫測的身手相助父親突破到天眉的境界應該能辦到。

祖爺也不知怎麼想的,他都一百多歲了,這人總有一天會去的。

即便是祖爺功底子特高,但自然法則也是不可倖免的。不然的話前次也不會被葉凡那小兒欺負到門上來。

最後還要天眉出來擺平這事兒。」南雲剛也有些鬱悶。

「祖爺這身手,再活上二三十年是可以肯定的,要是天眉嫁出去了,這事不就麻煩了。

更何況,南雲家要壯大,要永遠昌盛下去也有高手支撐著是不行的。

現代社會雖說武功有點雞肋,在槍炮面前不堪一擊,但其實作用是相當大的。

像祖爺這種高手就是槍炮都難以擊中他。如果他有槍炮那豈不是更無敵了。」南雲茂德講道。

「人體進入先天之後身體機能得到進一步的進化,而皮肌以及骨頭還有內臟等器官都能得到一些升華。這都是因為長期練功的結果。

而這些也能有力的延緩衰老。祖爺再活三十年沒問題,問題是三十年後呢,他終究一天會去的。

到那個時候咱們家怎麼辦,至少,咱們不想稱霸,但也不能像前次葉凡那種狂妄小兒給欺負了是不是?」南雲剛有些憤然了起來。

「是啊,可祖爺的脾氣就那樣子。哪個敢在他面前放屁,就是父親在祖爺面前也是大氣不敢出一聲。

可惜的就是老太爺過早的失去了功力。不然的話老太爺完全可以達到半先天的。

老太爺的根骨比父親好得多。父親也一直在遺撼這事兒。」南雲茂德嘆氣道。

「對於老太爺,就是祖爺這種超級高手居然也沒辦法治好他。這說明什麼,人都有沒辦法的時候。

都不可能做到萬能。不過,我在想,也許祖爺有一天會改變主意相助父親達到半先天境界的。

再怎麼講,父親是他的親生孫子,可不是外人。是咱們南雲家最正宗的一脈。」南雲剛說道。

「但願他會改變主意,不過,我覺得相當的難。如果祖爺老早肯改變主意的話父親早衝破到半先天了。

以後隨著年歲增長身體的根骨跟各方機機能也會越來越差的。

到時就怕即便祖爺改變了主意可是突破的最佳時機卻是失去了。」南雲茂德臉也是臭臭的。

感謝『盟主哥馬豬馬』大俠打賞,感謝『vew555哥』打賞,狗哥謝啦。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