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二十章完蛋,那女滴追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二十章完蛋,那女滴追來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是啊,相信這一點祖爺應該早就明白的。可是這事兒你叫我們後輩怎麼敢出面去講。更何況祖爺也是個來無影去無蹤的人。除非他聯繫咱們,咱們就甭想聯繫上他。」南雲剛臉色也是越來越難看。

「我看也別無他法,只能在現有基礎上增加實力了。不過,我在想。

以著天眉的功底子再上一個新台階完全突破成為先天大能者還是有著八成的希望的。

如果天眉能達到祖爺的層次,她出手的話不是也能相助咱們父親提高層次。」南雲茂德轉爾又想到這個上面了。

「不是那麼容易的,雖說半先天已經踏足了先天的門檻。算是一隻腳進去了。但是要完全進去又是另一個世界。天眉即使能完全進入這種層次估計也還得給她二十年左右時間。到那個時候,父親還能扛得住嗎?」南雲剛哼道。

「父親現在都八十了,再過二十年即便是能扛到那個時候,父親可都一百多歲了,那個時候人體都衰老到了什麼地步。一般的普通人連站都站不穩當了,即便是父親有實力,但要突破,那也是痴人說夢了。唉,這事……」南雲茂德臉色黑黑。

「盡人事聽天命吧。」南雲剛嘆了口氣。

葉凡再次的觀察了四周一遍,發現的確沒有高手過來。這貨一個倒竄進到了大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那天陰雷罡指點出。頓時。林秀跟南雲茂德都給點得坐在哪裡暫時無法動彈了。

「南雲剛,咱們第二次見面了。」葉凡乾脆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翹著個二腿還點上了一支煙看著南雲剛。

「你來幹什麼?咱們的事不是了結了?」南雲剛居然十分的鎮定瞄了葉凡一眼。

「了結,我的刀還在你手中。話我不想多講,估計你也不想看到我干出什麼吧。把刀拿出來本人馬上走人絕無二話。」葉凡冷哼道。

「刀,什麼刀?」南雲剛臉上閃過一絲疑惑。

「裝,你就裝吧。」葉老大淡淡的哼了一聲,說道。「老實點,快點拿出來。不然的話本人這急性子可是就不客氣了。」

「我真不明白你講什麼,我南雲家屹立這金陵也有上千年了,什麼時候賴過賬?」南雲剛寒煞煞的盯著葉凡。

而眼神又在老婆跟弟弟身上掃了一眼,發現他們只是鼓著眼不能講話不能動彈,生命應該沒什麼問題。

「當初我的刀被你家老爺子弄走了,說是拿來給你用的。」葉凡提醒著。心裡也有些納悶,好像南雲剛是真不曉得自己的『幹將』飛刀了。因為。鷹眼之下,南雲剛似乎沒有講假話。

「刀是老爺子拿的沒錯,不過,現在不在我手中。你要的話可以問我父親要。

不過,就憑你,也沒哪本事拿回來。不然的話當初也不會丟刀了。

那天要不是來了個高手,你葉凡還能呆在這裡跟我講話嗎?我勸你趕緊走人。不然的話父親知道了你到時可就走不了啦。」南雲剛居然相當翹皮的講道。

「呵呵,此一時彼一時了。現在你已經是階下囚了。你有什麼資格跟我在這裡擺著。你不照樣子靠你家老爺子,還有那個像冰塊一樣冷的女子。要講擱檯面上。你也好不到哪裡去的。」葉凡冷笑開了。

就在這時候,葉老大鷹眼一跳。這貨一個飛縱到了南雲剛身邊,趁這傢伙還沒反應過來之機幾指戳了下去制住了南雲剛。

不過,南雲剛還想掙扎,被葉老大甩了一巴掌后那臉頓時就腫了起來。

「再動信不信老子馬上廢了你。」葉老大兇巴巴的哼道,南雲剛身子一震,倒真不敢動作了。

對於他這種武者來講失去了武功比殺了他還要可怕。如果失去武功他將失去這家主地位甚至失去一切。

見這傢伙老實了葉老大像拎小雞一般拎起人捅破房頂往外溜去。遠遠的發現一條白影似乎在空中飄似的就過來了,而且速度是奇快。

糟糕,好像是那女滴,葉老大心裡頓時一驚,那是拎著南雲剛不要命的施展開蝠王南陵候的蝠功往下邊房子里亂竄了下去。

這貨一頭扎進了一座房子里整個人竄了進去。

「老實點。」葉老大兇巴巴的沖南雲剛哼道。

這貨施展開鷹眼往四周掃了一遍下來,不過,當他一抬頭,頓時有點愣神了。

發現這裡好像是間連套的室。裡間有一鋪床,擺放著清朝時的一些古董傢俱。

比如雕花圓桌,雕花的像個鼓樣的圓凳子。還有古老的書架。葉老大也沒空去翻那勞啥子的書了。

而外間有個小會客廳,而讓葉老大發愣的就是會客廳的正中央掛著一幅畫。

這畫中人身穿古代的青色袍子正站在一汪湖水中。此人濃眉大眼的顯得很有神氣,而且,手中還搖著一把羽扇,再加點霧的話倒像神仙中人一般。

讓葉老大愣神的就是此人的形象神似等葉老大彷彿在什麼地方見過似的。

不過,這貨再一細看,而且是搜腸刮肚,不過,最後可以肯定,這張臉絕對沒見過。

只是,葉老大總覺得此人似曾相識過。而且感覺還相當的親切。

見鬼了,這人是誰?葉老大在心裡嘀咕著,發現那白影已經到了門外。

無毒不丈夫,葉老大心裡冷哼一聲臉上閃過一線狠礪,大概也猜出應該是南雲天眉到了。這貨一把將南雲剛提拎著到了門邊。

「閣下是南雲天眉?」葉凡冷冷沖著不遠處停留在一個水缸處的白影哼道。

「是你?」白影一見葉凡,愣了一下神冷哼道。

「是我葉凡?」葉老大也光棍了起來。

「放了南雲剛,你滾。不過,今後不準再到南雲家來了。不然的話,這世上將再沒有葉凡這個人了。」南雲天眉居然非常的平靜。

「我來取回我的飛刀,當初是被南雲笑笑搶走的。咱拿回自家的東西難道也犯法不成?」葉凡凶礪地質問道。

「這事我不清楚……」南雲天眉剛講了一半,遠處一座房子遠來一道宏沉的聲音道,「不是我搶走的,是你技不如人。

你自已技不如人那又有什麼話講。只要你葉凡能戰過老夫,飛刀隨時你可以拿走。

不然的話,搞這些小動作那就太下作了。說難聽點,你這是小人所為。

對於像你這個段位的武者來講,這是罕見的行為。而且,當初我們饒過你,你不要太不知趣。

你以為一個政府小官員我們南雲家真不敢動手了是不是?那你完全錯了,你太小看我們南雲家的實力了。」

「我沒那樣講你們,你們南雲家勢大,聽說有幾個副部正部的。你們可以胡作非為,但是,這個世道是有法律的。

而且,我這次來就是要回飛刀的。飛刀本來是我葉凡的,是屬於我的東西,你用強力手段搶去難道就光彩了嗎?

你這說白了其實就是強盜邏輯。更何況,你功底子是比我葉凡要深厚,但是,你多少歲了。

你南雲笑笑有種講在我這個年紀階段就能有多高的功底子嗎?

所以,你這是以老欺小罷以老買老了。老匹夫,你還在這裡大言不饞。

我不知道這個世上廉恥兩個字是怎麼樣寫的。但你南雲笑笑卻是教了我怎麼樣寫。

這難道就是擁有著上千年歷史的南雲家的為人處世之道。我很懷疑你們南雲家是不是強盜起家的。」葉凡也是利嘴尖牙毫不客氣的回敬著,反正都撕破臉皮了,也不再乎什麼了。

「小兒,你這還有廉恥之心嗎?技不如人願賭服輸這句話怎麼講。

而且,還是你們找上門來的。這世上是非黑白難道全混淆一塊了。

愧你還是政府高官,我看你這腦子是長在胯下。早知道你是如此下作的人,那天說什麼我南雲家都不會讓你們走出南支家的。」南雲笑笑暴怒了,那是給氣得,老傢伙差點吹鬍子瞪眼了。

「強盜邏輯罷了,你們強娶這話還敢講得如此的冠冕堂皇的。你們有什麼臉子講這話,南雲家是勢大,但也不能仗勢欺人。

要講下作,非你們南雲家莫屬。難道我們爭取公平就不應該,就應該看著你們把人家賈菲菲制住了嫁給你們那狗才孫子才是真理。

簡直是好笑,好笑得很。」葉老大有人質在手,也是膽氣十足,那是仰天長笑了起來。

這傢伙,樣子顯得有些狂妄。不過,其人內心卻是充滿了些悲壯。

看今天這架勢,要走出南雲家有些難度了。如果真跟南支家撕硬臉皮子把南雲剛給怎麼了,估計自家的紅葉堡也有危險。其結果就是兩敗俱傷。

「閑話少說,馬上放開南雲剛。我們可以考慮饒你一命,但活罪是免不了的。

不管誰到南雲家撒野,都將受到懲罰。不然的話,今天這南雲家就是你葉凡的葬身之地。

咱們嘛,現在只要你一隻手掌就是了。給你長點記性,別有事沒事的都到我們家來搗亂。

這世上搗亂也要有搗亂的本事,沒本事的話是要付出代價的。」南雲笑笑有些惱羞成怒了。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