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二十一章她動情了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二十一章她動情了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哼,不放你又要怎麼樣?」葉凡臉色陰沉得能滴墨了,那是盯著南雲笑笑。

「那你試試,如果你今天能走著離開具有千年歷史的南雲府的話,我南雲笑笑這四個字倒著寫給你看。」南雲笑笑也是怒極了。

「南雲天眉,你怎麼講?」葉凡冷冷盯著她問道。

「南雲家是不可能讓任何人隨便侮辱的,包括你葉凡,也不行!不然的話,我父親的話就是我的意思。」南雲天眉口氣平靜。

「馬上放人,我數十下。如果你再不放人,後果,你會想得到的。」南雲笑笑兇巴巴的逼了過來。

「你們不仁我也不想義了。」葉老大再也忍不住了,口一張對準南雲剛就來了一下,頓時,黑紫色的毒霧升騰把南雲剛整個人瀰漫其中。霧中頓時傳來南雲剛的劇烈咳嗽聲。

「你……你放毒,小兒,今天定要將你碎屍萬段。」南雲笑笑指著葉凡腳一彈就要動作。

「不想要南雲剛的性命你就上1葉凡以化音迷術施展開來攻擊過去的一句話,頓時使得南雲笑笑微微一停,不過,老傢伙旋即居然不顧兒子生死一掌往葉凡臉上拍了過來。看來,老傢伙愛面子到了極點。

「父親,大哥中毒了。」南雲天眉一掌抬起一卷就把父親南雲笑笑的掌勁拍散開。而且一扯愣是把南雲笑笑整個往前撲的身子給逼得停在了原處。

「毒咱們不怕。以著咱們南雲家的臉面,我可以親自去五毒教一行,有他們出手什麼的毒解不了。倒是這小子,今天老夫要拔了他人皮。一隻手已經不夠了,我要他一輩子在床上渡過。」南雲笑笑自有算盤,不然,他也不敢冒然出手。

如果葉凡一掌想拍死南雲剛也不可能,因為南雲天眉在此。相信葉凡也不可能傻瓜到拿自己小命開玩笑的地步。

螻蛄尚且貪生。更何況是人。而且還是有著大好前途的一個政府高官。

南雲笑笑相信自己幾十年的判斷力以及經驗。他在用兒子的生命作賭。

「本人曾經去寮國那邊的三毒教兜過一圈子,三毒教的教主宗無秋跟五毒教的秋老大是同路數手人。你如果認為五毒教能解開我下的毒的話你可以賭一把。」葉老大此刻倒是出奇的冷靜。一臉玩味似的盯著南雲家的人。

「這種小把戲騙三歲小兒還差不多,就憑你到跟五毒教齊名的三毒教去兜了一圈子,這話,三歲小兒也不會信的。」南雲笑笑突然笑了,他看了葉凡一眼,哼道。「你以為我們南雲家的人整天就曉得躲家裡生孩子是不是?

江湖的事不要說全知道,但知道二三分還是有的。三毒教是起源於五毒教。因為兩大教主折騰不合而另一支遠走寮國的。

而如今的三毒教教主宗無秋一隻腳已經踏入到半先天境界。就憑你這身手。

不要講人家半先天,就是三毒教的毒也絕對能讓你去得了回不來的。

一談起這兩教其它門派都是敬而遠之,那是因為他們的毒防不甚防。

就是跟宗無秋齊名的高手也不敢輕易去三毒教找麻煩的,那就更別用說你了。

首先,你連我都打不過,還敢去找宗無秋,笑話。天大的笑話。」

「呵呵,信不信由你。接著。摔死了我葉凡不包賠的。」葉老大居然詭異的笑了,一把拎起南雲剛扔了過去。

南雲笑笑趕緊把人給接住了。老傢伙也不講話開始檢查了起來。不久收了手,還輕聲的問了南雲剛幾句。

「你下的什麼毒?」南雲笑笑兇巴巴的問道。

「有飛刀的話本人馬上解毒,沒有的話本人無可奉告。既然本人敢把他交還給你們,自然也不怕你們耍任何手段。

死又有何謂,你們有什麼手段儘管使出來就是了。

今天我葉凡已經打算把這一百五十斤擱你們南雲家了。」葉凡的話講得大義,其實聽在南雲家根本就是一無賴嘴臉。

「你……老子要讓你求死不得求生不能……」南雲笑笑差點咬牙切齒,身子一騰就要進擊葉老大了。

「慢著父親。」這時,南雲天眉又擺了擺手。

「天眉,你想幹什麼?對這種人還有什麼可客氣的。你放心,他下的毒再厲害也不可能超過五毒教的。

相信爹,雲剛絕對沒事的。就憑著咱們家,五毒教也得買點面子是不是?

更何況,老太爺子去外邊這麼久了也該回家一趟了。到時有他在,什麼樣的毒有用嗎?」南雲笑笑擱不下這張老臉,決定賭一把了。這人哪,有時面子好像比命還要來得重要。

「萬一解不開呢?父親,這江湖上的事你不是不清楚。一把鑰匙開一把鎖,要是解不開怎麼辦?我們不能拿大哥的命去賭這事。」南雲天眉還是很重兄妹情的,是以懇求的語氣講這話的。

「絕對解得開,解不開我南雲笑笑不要這張老臉去求五毒教。」南雲笑笑對葉老大那是恨到了極點,居然不顧兒子的性命了。

「父親,這事不能這麼解決,你交給我來解決。」南雲天眉說著,她看了葉凡一眼,此女此刻是一臉的憂鬱,哼道,「你真要以我哥的性命想逼嗎?」

「不是我逼你們,是你們在逼我。我只是想拿回我的東西罷了。」葉凡哼道,也是瞪著南雲天眉寸步不讓。

「沒有其它解決的法子了是不是?」南雲天眉逼將了過來。

「除非你們還我飛刀,而且保證不準再次騷擾我以及我的家人。不然的話最多就是魚死網破。」葉凡態度空前的堅決。

「那行1南雲天眉挑了下眉頭,她沉默開了,良久,她好像是下了很大決心,看著葉凡說道,「前次雲觀寺一戰,你應該記得很清楚了。

一報還一報,你把我哥的毒解開,從此後咱們兩不相欠。晚上的事到此為止。

不過,如果你下次再來的話就沒有今土恕D顯萍沂遣蝗萑魏穩慫:岬模包括你,葉凡也不行。」

葉老大突然感覺心臟好像被人兇猛的撞擊了一下似的,痛入心菲,這貨不由得身子動了動,不過,施展恢復了平靜。那是雙眼緊緊的盯著南雲天眉,問道:「那白影是你?」

「你說呢?」南雲天眉確認式的點了點頭。

「行!行!行1葉老大痛苦的仰天叫了三聲,扔出一顆藥丸,說道,「可解此毒,絕無後遺症。我以母親的名義起誓1

爾後,他再也沒看南雲天眉一眼,仰天長笑了幾聲,說道:「南雲天眉,從此後咱們兩清,我葉凡沒欠你一絲一毫了。沒爾你的,沒欠1

講完,葉老大拔高,以蝠王南陵候的蓋世『蝠功』幾腳滑空而去。

南雲笑笑動了動腳,不過,南雲天眉卻是非常凄涼的喊道:「父親,我求你別動了。」

「天眉,你今天的表現有些奇怪,到底怎麼回事?」南雲笑笑盯著女兒,問道。

不過,南雲天眉再沒吭聲。她只是獃獃的望著葉老大的背影滑得越來越遠了。直至消逝在蒼茫的月色之中。她久久的貯立著,居然站了三個小時。

「唉……」第三次來看女兒的南雲笑笑嘆了口氣也沒打擾她,悄悄的走了。

「妹子這是怎麼啦?」恢復了身體的南雲剛回到客廳,有些納悶。

「我看她好像是動情了。」南雲茂德冷哼道。

「動情,對那小子,不可能!這事,絕對不行1南雲剛居然從椅子上跳將了起來。

爾後這傢伙馬上意識到了,臉漲得通紅著看了父親一眼馬上又坐回了椅子上。

「你攔得了天眉嗎?」林秀有些不信的問道,」憑我的直覺,我覺得天眉是動心了。

你們看到沒有,她從來沒有如此過。已經站了三個小時了,她還呆站著發獃。

、而且,一直望著的就是葉凡遠去的方向。女人,如果是這種樣子的話,這絕對是動了深情的表現。

唉……可惜……這事怎麼處理……她的脾氣又倔得很,哪個人能勸得祝除非祖爺。」

「這事,還真有點像。大哥,怎麼辦?這小子今天如此的囂張,咱們南雲家這事絕不能就此算啦。

過段時間,一定要將這小子踩在腳下。要狠踩才行,不然的話傳出去咱們家也不用在江湖上立足了。

什麼東西1南雲茂德對葉凡的印象極壞,那是一直慫恿著家裡人報復了。

「踩肯定要踩,不過得過段時間。這段時間估計妹子盯得緊,要是給她知道了就不好瞞過去了。不過,她總有鬆懈的一天。」南雲剛哼聲道,臉非常的陰沉。

「就是毀了他也要絕了天眉的念頭,他,不配擁有咱們家天眉。」南雲笑笑突然一巴掌拍在桌上,嚓幾聲,那雕花的古董茶几終於是不堪重負,徹底解體了。

爾後,南雲笑笑站起轉身而去。

「我知道……我知道……你恨死我了……其實,我也不想這樣的。

可是,他是我哥,我親大哥……你為什麼不為我想想,你要飛刀可以,為什麼不跟我講,為什麼不跟我講。

就是用偷我也要偷來還你,為什麼,難道咱們今世就此了,就此了……」南雲天眉雙眼凝望著天空,她一隻手摸著胸脯,表情極為痛苦。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