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二十二章一個倒霉蛋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二十二章一個倒霉蛋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她嘴吶吶著,兩腮邊掛滿了晶瑩的珠淚。

「礙…礙…我要變強……我要變強……變強……」此刻的葉老大急速滑跑了一個小時到了一個沒有人煙的地方,他像個瘋人,雙手雙腳在岩劈上亂踢亂砸著。

因為沒有運用一絲內息之氣,完全是在用自己的身體去硬砸硬撞。畢竟是血肉之軀,哪能跟石頭疙瘩相比。

不久,葉老大的雙手都溢出了鮮血。

這貨已經感受不了痛楚了,他的心全麻目了。南雲天眉的身影以及剛才所講的話像針一樣錐針著他的身體,刺痛著他的心臟。

雖說以前沒有意識到這些,不過,現在給人捅破了這層紙之後總是感覺到了極度的難過。

他還在不停的亂砸亂踢著,嘴裡嘶啞的大叫著,幸好沒人,不然的話鐵定嚇死人。以為這是一隻人形的瘋獸在發情了。

「瘋了好礙…」這時,一個背著大鼓的傢伙正盤腿坐在一根大樹上,嘴裡輕輕的念叨了一句后他擺好了大鼓。

咚……

鼓聲開始輕輕的響起。

咚嚓嚓……

輕快的三步舞曲響起,處於瘋狂之中的葉老大在不經意間著了別人的道,隨著鼓聲更為瘋狂了起來。

咚咚嚓嚓呼咚嚓嚓……

鼓聲越來越急促了,鼓血拚盡了全力在招呼著自己那面從師傅外號鼓邪的雷無真處懇借來的殺人利器。

這面大鼓是用特殊材料製成的。並不是鼓邪所制,也是有著千年的歷史了。每一道鼓聲響起都能讓人噴血而奮進著。

咚嚓咚咚嚓……

鼓血開始以紊亂方式伸拳頭砸著巨鼓,一道道煞氣以鷹眼能看得見的形式從鼓的身上往四周發散開去,不久又凝聚在一起全往葉老大身上招呼了過去。

身旁遠隔五六十米處的那顆兩人合抱的巨樹好像喝醉了酒似的居然前俯後仰像人一樣瘋狂的亂擺亂晃亂動了起來。

除了根部沒動,樹竿樹枝好像在15級颱風中掙扎一般。似乎都快折斷了似的。

礙…礙…礙…葉老大的吼聲響徹天地直衝雲宵,這貨此刻早拚出全身的內息之氣在山壁上發泄著。

隨著憤怒的吼聲,那巨大有三輛解放牌汽車大的獨個山石似乎都承受不住葉老大的狂踢亂砸。

山石痛苦的呻吟著似乎也快解體了似的。而水桶粗的花崗岩岩石像仙女散花一般在空中亂竄亂彈亂射著。

里啪啦之的一,地下頓時砸出幾百個幾千個坑坑來。而遠達百米處的樹木可是糟殃了。不斷的有大樹嚓聲中倒下或斜著歪下。

要是給林子主人看見也不曉得會不會跳腳噴血了。

葉老大更為瘋狂,急衝到樹林子里全往那些可憐的巨樹身上招呼開了。

一顆

二顆

三顆

n顆……

這貨全身衣服都給樹枝掛破裂開,這貨已經進入了狂燥的自亂時期。

再下去,鼓聲越來越激烈,鼓血全身都濕透了,而額角臉上更是掛滿了豆大的汗珠子。

勝利在望,鼓血自個兒也狂燥了起來。老貨整個人拿著巨鼓躍下了大樹。自個兒也在瘋狂的亂擺著屁股在地上亂狂打著。不過,老傢伙是興奮的敲打——勝利在望啊!

本來老傢伙是可以輕鬆搞定葉凡的。只不過是中了葉凡跟費青山合手的道。現在有傷在身連葉老大單幹都干不過了。

不過。老傢伙報復心很強。而且有一套特殊的跟蹤法門。現在也是機會難得了。

葉老大雙耳冒血了,嘴裡溢血了,鼻子流血了,丹田更為爆亂了起來,而體內經絡全都在顫慄著,紊亂著。

兩個丹田之氣全都詭異的相鬥了起來,就在葉老大的體內相鬥了起來。葉老大的身體成了毒內息跟正宗內息的戰鬥場所。

對於這一切葉老大一點也不知情。他只懂得像個發情的公牛,像只打了雞血的什麼東西在狂燥著。

半個小時后。葉老大雙眼差點要凸出到眼眶外邊了。這貨已經到了自爆的邊緣,這一切都使得鼓血興奮不已。他在拚命的擺弄著自己的巨鼓,這震天鼓就是厲害。

其實,鼓血興奮過度,自個兒也陷入了半瘋狂之中。這是被勝利沖暈了頭腦的表現。

小子,死吧!爆體吧,去黃泉吧,去西天吧,去跟牛頭馬面喝茶打屁……鼓血心裡大聲的喊叫著,使出吃奶的力氣,突然一震,鼓血雙腿一陣抽搐,他居然不要命的使出師傅要求他要格外小心使用的空震氣團功。

當初鼓邪傳這秘功給鼓血的時候有慎重的交待過,在沒有危及到生命的時候千萬別用。

因為此功威力的確太巨大了,倒不是鼓邪此人慈悲為懷。主要是要施展這秘功要把內氣全部先凝聚在丹田,爾後以炸圬堤壩的方式瘋涌而出。

記著是『瘋涌』,也就是瘋狂的外放出來,此一刻,施展者的內氣或內息在瞬間會猛增到平時的5倍左右。

假如一個12段位頂階的高手施展此功的話瞬間的內息水平可以達到半先天的深度。

這個,當然不失為一擊致命而保住自己小命的好法子,不過,施展此功的後遺症太大。一旦施展,那逼出去的精純內息估計在1年內你都不可能補回來。

而且,如果不擊而不能致命的話。那施展者馬上就軟攤了下去,那真成為了玷板上的肉塊任人宰割了。

所以,除非你馬上就沒命,一般就是鼓邪也不敢輕易用這『空震氣團功』的。

此刻鼓血一興奮,無意識中跟著葉老大瘋狂了起來。而且勝利在望,他絕對相信此刻處於狂燥之中的葉凡不可能有還手之力了。

而且,葉凡單個人本身就不是鼓血的對手,因為鼓血是十二段位開源階強者。

鼓血如此的干也是存在著一試的心思,因為自從學到這秘術之後還沒在高手身上試驗過。所以,鼓血此刻的心情其實很複雜。

巨鼓飛到了空中,鼓血雙手朝著巨鼓一擊。

瞬間,巨鼓整個鼓身好像打了雞血似的狂燥了起來。蒙在鼓上的像皮樣的東西居然像是巨浪一樣此起彼伏了起來。

就連那皮子的顏色也漸漸的變成了火紅之色。好像這鼓皮也要跟著狂燥開始了。

幅度高達一米左右,這張皮子似乎變成了強力彈性的橡膠一般拉扯幅度居然如此的大,這狀況有些駭人。

啪……

一聲悶響傳來,嗚聲突然響起,一道巨大的音波風爆如黑洞一般的張開了大嘴。

空中頓時肉眼可見的詭異的形成了一個水氣凝聚著的黑洞,絕對有大約兩個洞桶般大。

黑洞的洞口歪斜著瞄準了葉老大,這是鼓邪的內息之氣增加5倍之後以半先天的濃度擊在巨鼓上在巨鼓的增大作用下,音波形成了音暴帶著周遭空氣以及水氣而形成的。

一股無匹的吸力扯向了葉老大,葉老大沒防備之下感覺身子一輕,整個人往空中撲了上去。

眼見葉老大就要栽進『黑洞』,這黑洞里可是不好玩的,裡面充滿了狂燥能讓你馬上致死的音煞之氣。

不過,葉老大在瘋狂之下只是抵抗了一下還是被扯了進去。頓時,裡面好像在放著幾百曲雜亂的怪異的dj。

什麼刺耳能讓人耳膜震聾的怪異聲音都有,而且,這音波像是利箭一樣的往葉老大身上狂扎了過來。

葉老大大腦一片空白,好像突然被灌進來了幾百斤的鉛塊似的瞬間又沉重得似乎身體都無法承受這重量了。

感覺腦袋瓜在往外無限的膨脹開了,頭皮頭蓋骨一直往外擴展著,就是頭髮好像都在無形的往外伸展開去,一米二米三米四米五六七八米……

其實,這個是葉老大腦子裡產生了幻覺,如果繼續下去,那就是腦袋自個兒爆開死翹翹了。

不過,可悲的就是葉老大全然不曉得這些危險。而鼓血早就張開了笑臉在拚命的控制著『黑洞』。

叮叮叮……

似乎從天外傳來的一道聲音詭異的震響,葉老大猛然的驚頓時就醒轉了過來,鷹眼一掃,頓時震駭,心裡他娘的孫子的罵著趕緊拚出全身力氣在抵抗著『黑洞』中的音波煞氣。

因為,這叮聲是雪紅給的。雪紅這妹子很運氣,居然得到了雪家那位神秘的祖奶奶剛贈的雪家至寶震魂鈴。

這震魂鈴絕對是雪家最高級的寶貝,要追溯歷史的話估計不下一千五百年了。

這是古人那種傳說中的高手製作的,是震天鼓發出的音波煞氣驚動了震魂鈴而向佩帶者發出了警告。

葉老大要借這玩意兒雪紅當然是甘心情願給了,這妮子還笑著說是要命的話都給。

當時雪紅這丫頭居然還舔著臉問葉老大要不要搭配上自已的身子,葉老大自然是暴汗之下趕緊拿著震魂鈴狂逃而去了。

後邊自然傳來雪紅那丫頭那得瑟的妖笑,『真是個妖精』,葉老大當時講的話。

而喬大小姐當然也聽見了,不過,喬大小姐卻是似笑非笑的看著准老公的背影逃走。

葉凡震動著震魂鈴以最瘋狂的強悍抵抗著震天鼓的巨大煞氣音暴。

頓時,『黑洞』里更是亂成一團。

不過,外邊的鼓血頓時如遭雷擊一般地一聲就噴出一口鮮血來。因為,這空震氣團法已經開始失效了,因為他一擊沒有讓葉老大的『黑洞』中喪命,後遺症開始顯現了。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