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二十三章又欠女人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二十三章又欠女人情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而葉老大能好運的在半先天濃度的內息威壓之下堅持到現在最主要的原因卻是狼術在起了作用。

因為納西米族人的狼術注重身體自身的練習,所以,葉老大在經過一段時間的練功之後身體本體跟原本相比那是強悍得多了。

再加上震魂鈴的自我示警以及保護作用才使得葉老大逃過一劫。

當初雪紅的祖奶奶給雪紅這鈴鐺之時可是有把傳說境界中的內液浸淫在這震魂鈴中的,在危及關頭可以自動開啟保護佩帶的人。

不過,雪紅的祖奶奶也交待了。這種保命法門只能使用三次,三次后『息液』耗盡之後這鈴鐺就失去了保命能力。

想不到雪紅自個兒沒用倒給葉老大用了第一次,也不曉得那個娃娃臉的祖奶奶知道了心裡作何感想了。

雙方僵持開了。

不過,現在的局勢是倒向了葉老大這邊。因為,鼓血的後遺症來了,他的內氣在漸漸的變弱。

而葉老大雖說先前耗費了不少,但並沒有什麼後遺症。

就在這時候,葉老大額角一閃。那隻紫青色的蝙蝠又騰了出來。光影一晃,葉老大想著『去把鼓血這騷包貨給扯進來』這想法。

無意中內息之氣自然也跟上了,而那隻蝙蝠一晃就到了鼓血面前。

「滾……滾開……」衰弱的鼓血嘶啞著嗓門,一雙眼往外凸出像一雙金魚。他是恐懼的看著這隻鬼影樣的蝙蝠。

因為前次鼓血就吃過這蝙蝠的虧,自然現在身體後遺症發作之時更是恐懼了。

不過,這蝙蝠可是沒有思想,它只是葉老大的一隻殺人的利器。

蝙蝠一張開那鋒利的爪子一抓一扯之下,鼓血凄慘的叫著愣是被他扯進了自已創造的『黑洞』里。

失去了鼓血控制的『黑洞』有解體的危險,不過在解體前這危險更大。解體的時候就是大爆炸的時候。就像是宇宙大爆炸那種重新洗牌的威力了。

葉老大也瘋狂了,那隻蝙蝠飛到了額角上居然詭異的停住了身子。

「大般若轉息法開。」葉老大無意中居然施展起了寶志禪師的絕秘之術。

一股強大的吸力來自那隻可怕的蝙蝠,它就是葉老大的化身一般張開了大嘴吸向了鼓血。

「不要……滾開……不要……我的內息……」鼓血悲慘的吼叫著。不過,內息之氣卻是不聽話的如泉樣的湧向了蝙蝠。

足足三分鐘,鼓血好像被人抽幹了似的整個身體似乎比剛才癟下去小了三成似的。

鼓血的個子本來就不高,此刻看上去跟五六歲的孩童差不多身材了。

而他雙目早就失去了神氣,猶如一個快死之人連站都站不穩當了。

啪一聲爆響,無人控制的『黑洞』終於炸開了。葉老大跟鼓血被炸得分別拋開了上百米開外。鼓血兩腿一蹬這貨是光榮的暈了過去。

葉老大也一樣。

也不知什麼時候葉老大醒轉了過來,趕緊朝對面看去。發現鼓血這貨比自己還快醒轉,不過。這傢伙好像無法動彈了。

「啊1葉老大仰天一聲長叫。身子感覺好像輕了不少,居然一蹦之下身子就往空中彈了上去。

「怎麼回事,老子居然一跳五六丈高,這是個什麼情況?」葉老大震驚了,從接近六七層高的高空差點摔將了下來。

眼見就要砸地上了這貨才醒轉過來那是趕緊運氣泄力來個賴驢打滾才卸去了向下的慣性衝力。

不然的話11段位高手自個兒摔得半死那才會笑掉圈內所有人的大牙了。

葉老大腦中突然閃過一隻蝙蝠身影來,葉老大知道,自己已經突破功力達到了11段位頂階。

離12段位開源就差一個門檻了。不過,就這門檻還是極難度過的。有多少11段位頂階高手倒在了這個門檻之外。

只是葉老大有些想不通的就是自己怎麼會蹦得這麼高。按理講就是12段位強者也不可能一蹦就七八丈高,最多五丈左右。難道真是自己人品發春。上天護佑讓自己也能蹦高一些。

這貨又試著蹦了蹦,還真是靈念,還是七八丈高。

這貨坐地下琢磨了一陣子,也猜測到估計跟這隻便宜蝙蝠有關係。彷彿記起這隻蝙蝠在息用寶志禪師的『大般若轉息法』此功之後把人家鼓血的內息給吸收了過來。

後來這隻光影蝙蝠鑽進自己額角后這鼓血的內息居然馬上就進了自己的丹田。

似乎一點後遺症都沒有。

怪了,難道這蝙蝠有過濾、同化太雜的內息的作用。因為內息也是跟每個人自身相配的,就像是血型一樣。內息比血型更為嚴密的具有獨立性。

當然,獨立性是有,但有些練功者也有相似型號的內息。只能講是相似。只有相似的內息傳過來才能不發生排斥反應。

只不過現在有些神秘強者可以轉換這些內息之術罷了,不過,還是有些排斥反應的。

而經過蝙蝠過濾變換之後居然沒一絲的後遺症。葉老大自然狂喜了,心裡想著哪個傢伙不開眼的話老子就吸幹了他。

其實,這些還是有些毛病的,只是暫時葉老大沒感覺罷了。一物剋一物,這隻蝙蝠早已經是變異了的蝙蝠。

即便是蝠王南陵候自身如果看見的話也會嚇一跳的——這玩意兒居然不是自已當初的那種了,怪事!

至於說葉老大蹦得特別的高,估計跟這隻世上獨一無二的詭異蝙蝠有關了。估計就是蝠王南陵候前輩也未必能琢磨出這種詭異事的原因了。

「老傢伙,老子k死你,居然想暗算老子。」葉老大一跳到了鼓血面前。

「你來吧,我鼓血眨一下眼都不是人。」鼓血臉色蒼白,不過,這話講得還相當的硬氣的。

他看了葉凡一眼,居然問道,「不過,我始終不明白你怎麼沒有死。

按理講你的功底子比我差一大階位,而你又是處於瘋狂之中了,我這巨鼓還是師門中寶貝,你怎麼可能不死。

怎麼可能,你告訴我,讓我死個明白。那可是我師傅的鼓製造的音煞黑洞,就是你這身體是鐵皮做的也能給扯碎了。」

鼓血講到這裡噴出一口大血,那是嘶啞的狂叫開了,這貨似乎有進入瘋狂狀態之中的可能了。

「乾死你這龜孫子的。」葉老大生氣了,又是出拳又是腳踹,那十幾個巴掌下去,鼓血整隻已經癟下去的臉又充血腫脹成了豬頭。

配上乾枯的身體腦袋又大,倒真有點來自外星某生物的感覺。

當然,葉老大拿捏有分寸的。並沒有下重手,不然的話以著葉老大現在的功底子,一巴掌就能要了弱虛得不行的鼓血的老命兒。

「再來小子,打死我吧,不過,你得告訴我原因。」鼓血這傢伙居然如此的倔,還想問葉老大不死的原因。

葉老大突然間心裡是既好笑又可氣,乾脆收了手不想理這可憐而又固執的老傢伙了。

「唉,你也打得差不多了,原諒他吧。他其實心地並不是很壞,只是想掙回面子罷了。

而且,經此一戰之後估計他沒有一年甚至多年是恢復不過來了。

對於練功者來講失去了武功比什麼都難過的。我帶他走了,至少,一年內他不會再來找你麻煩了。

一年後他即便是還想掙回面子,你完全可以戰勝他了。」外邊突然傳來一聲嘆息,一道紅影閃過,一條紅色飄帶遠隔上百米傳了過來捲起鼓血的身子一滑動往遠處而去。

「是你1葉凡嘆了口氣,這個救過自己幾條命的紅衣女子,葉凡還有什麼話講。

欠人家的人情總得要還的。這貨心裡相當的鬱悶,無意中居然欠了多位女子的人情。這人情債還真是還不盡了啊!

「他是你什麼人?」葉老大忍不住朝空中問道。

「乾哥,他從小都對我好,保護著我。你不要有其他想法。」紅衣女子再次嘆息,一晃失去了身影。

「其它想法,啥意思。難道……莫非……」葉老大嘴裡吶吶著,猛然一驚,心說這女沒不會是看上哥了吧。

完蛋了,這人品太好也不是什麼好事……不過,經此一戰之後葉老大心裡之氣也消停了不少。

實力的增加更讓這貨信心百倍了起來。

「南雲家,相信五年之內我會踏平你們家的。南雲天眉,你等著。南雲笑笑,你更等著!我葉老大的刀不好拿!不好拿1葉老大舉著拳頭向天發誓。

三天後葉凡回到京城,這次回京是作準備工作直飛美眾國。

而當天晚上,a組招開會議聽取葉凡的行動安排。

不過,當葉凡再次進入會議室時發現多位同志都是一臉的菜色。知道這些班子成員們出任務時估計都『碰壁』了。

這貨心裡爽勁著想笑不過沒笑出來,那估計會遭來a組全體黨委委員們一致鄙視的。

葉凡平靜的坐在了自己的椅子上。

「唉,葉凡同志,你交待的任務我龔開河沒能完成。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了。這個,我會向上級自請寫檢討的。」龔開河居然首先發話。

感謝『盟主哥……等兄弟打賞,狗哥謝啦。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