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二十五章注意影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二十五章注意影響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制,你去峨嵋制制。那些個師太尼姑的她嗎的比老虎還可怕。」楊國濤還真是怒了,連罵人的粗話都忍不住噴出來了。

嗑嗑……

桌子被龔開河輕磕了一下,哼道:「注意文明用語,咱們a組黨委班子全都是共和國的核心精英,都是將軍。

拿的都是高工資高補貼,而且,個個都是高文憑,最少也得是大學本科畢業的是不是?

咱們不是農村出來的極少個別的沒念過書的某些土包子,怎麼能連這種話都講出來?一點素質都沒有還怎麼開展工作?」

「對不起龔組長,我一時沒把住嘴。」楊國濤一臉通紅著趕緊道謙一下。

「老楊,那些師太真有那麼可怕嗎?不會比五毒教還可怕吧?這個,怎麼可能?」蘭遠金彼為有些不服氣,老傢伙認為自己的任務是這次最艱巨的,你老楊居然講幾個女人比咱去的那地兒蛇蟲還厲害,老蘭同志自然要反駁一下了。

「不可怕你老蘭去試試?」楊國濤反瞪了蘭遠金一眼,楊國濤跟蘭遠金雖說都是軍隊系統的,但也有私人矛盾的。

「娘們有啥可怕的。」戴成掃了兩個老傢伙一眼,冷哼道。

「那些個娘們還真是難纏,我一講任務什麼的,峨嵋那位韋草師太馬上就反駁我說什麼國家都沒人啦,還要她們這些可憐的娘們上戰常

這都什麼世道了。世界都提倡要優待婦女,不然國家還搞什麼三八婦女節。花木蘭那個時代早就過去了。

而我們居然還逼著她們這些遁入空門的可憐的尼姑們去完成任務。咱們還有沒人性,還有沒人道?還有沒把她們當人看?

這一連串的質問下來馬上把茶嗆喉嚨了,差點咳死老楊我了。

而且,在庵堂里坐著的十七八個尼姑大師們馬上就展開了攻擊,矛頭全對準我楊國濤一個人。

我差點被她們批得體無完膚了。這些尼姑還真是三八婆娘了,個個都比500隻鴨子還可怕。

那嘴一講起來就沒完沒了。我差點暈過去了,我老楊雖說不年青了。但畢竟是軍隊系統的,這軍體拳還是天天練習的。

就我這身板差點被人吵蒙過去,可見她們的厲害了。

最後,我不得不趕緊起身,用逃來形容了不為過。這個,在這裡我也顧不及丟臉了。到時的情況就是如此的。」楊國濤大倒著苦水后看了大家一眼,說道。「不然的話你們去試試,哪還敢去跟她們聊國家大義民族正義什麼的屁話了。」

「嗯。想不到娘們也這麼厲害。我去嶗山倒沒遇上這事。不過,嶗山派葉凡同志講的是不是有誤?」李嘯峰問道。本來葉老大是安排計永遠去嶗山的,估計倆人是不是私自調了包了。

「怎麼,難道嶗山沒人了?」葉凡感覺也有些莫名其妙,心裡對費棟這高手所講的話不由得有些懷疑了起來。

「不是沒人,人還是有的。不過,就幾十個普通道士。他們講嶗山派早不存在了。現代社會了還有什麼嶗山派。

他們只是些普通的靠香火錢維持基本生活的普通道士罷了。而且,我看這嶗山派也真是破得可以了。

道觀倒是有幾座。不過全都破得不成樣子了。我去的時候嶗山剛下了一陣子雨,這屋子裡到處都是積水。

地板沒有石頭鋪著。都快成爛泥地了。他們掌門牛離道長開始向我訴苦,說是嶗山沒落了,門派也解散了。

而嶗山這邊因為道觀年久失修,每年那點香火錢都不夠正常的吃飯開支。

道士們個個穿著的都是洗得發白打著七八個補丁的衣服。我看他們真像是一群叫花子,哪裡是什麼嶗山大派。

牛離大師還一直求我說是能不能給國家有關部門講講,能不能批些錢給他們整修這些都成危樓的道觀。

而且,馬上就有道士送上了申請書。我這看他們也著實是太困難了,這嘴巴一大。

麻煩了,居然當場許諾給他們一千萬修理道觀以及再建一座新道觀。」李嘯峰講到這裡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龔開河一眼,說道,「不好意思了,小龔,我這次可是嘴大了一些。不但沒完成任務倒給組裡帶來了麻煩事兒。這個,一千萬,唉……」

李嘯峰是一臉的不好意思。

「李老,你真說給一千萬?」計永遠可是管錢的,一聽那眉頭就皺了起來。

「講了,這個,當時一心軟嘴大了點。」李嘯峰這厚臉皮的老傢伙居然也摸了一下沒毛的下巴,臉居然微微有些紅了。老李後悔啊,後悔不該嘴巴大埃

「唉,一千萬埃可是一筆不小的數目,如果是一百萬還差不多。」計永遠嘆了口氣,自然是隱晦的在批評李老這嘴也張得太大了。人沒請來反倒是貼了一千萬,這個也太晦氣了。

「既然李老都講了我們不給也不行,不過,這次咱們是以軍方一塊的名義去的。

遠金同志,這個,是不是要算在軍方一塊上。你給傳個話兒,你們那邊攤子大人馬多錢也多,能不能給批了。」龔開河這老傢伙還真是陰辣,居然想把這筆爛賬轉嫁到軍方去。

當然,人家可不是傻子。蘭遠金一聽馬上反嘴著講道:「這個可不行,咱們雖說這次是以軍方一塊的名義去的。

但實際上是為a組辦事,乾的是掛羊頭買狗肉的活計。這個,這跟軍方有啥關係?

要是我真敢傳話的話我估計會被軍界委員會那些領導們每人一口唾沫星子給淹死了。」

「看到沒,整天叫嚷著要拆解a組合併到軍方去,我看你們也挑不起什麼大梁來。不就一千萬,你們整天叫嚷著咱們開支大,咱們沒辦法,這就是開支嘛。」龔開河有些不高興了。

「那怎麼能說是開支,這個,明明是李將軍大發善心給漏嘴的。

就是說軍方一塊來講也沒義務捐贈錢給道觀,道觀又不屬於國防一塊。

要是再講嚴重點這道觀不過就是宗教一塊的範疇罷了。而且,現在有許多道士都是出來當神棍的。

披上道士服就是『活半仙』。到處騙人不說還搞得烏煙瘴氣的。比如有些農村婦女就給騙得得了病不去醫院而要喝什麼『神水』最後擔擱了治病因此死了的也不少。」楊國濤湊上話來,隱晦的指責起李嘯峰來。

「國濤同志的意思是我李嘯峰這話漏得大了是不是?」李嘯峰那可是不幹了,叭地一聲在掌上來了一下,龔開河身體一震,趕緊叫道,「李老輕點,別拍壞了,這桌子一付要三四萬塊的。咱們要節約點,大家以後都輕點,別亂拍桌子。

咱們開支本來就太大了,光是這桌子一年都得換幾付,換不起埃

以前有些委員就拿這桌子說過事,講咱們a組黨委班子這紀律性太差。

一生氣就拍桌子,這桌子能亂拍嗎?要是換作他們,早拉出去關封閉了。」

龔開河當然也是在借題發揮隱晦的批評某些喜歡拍桌子或不服從領導的同志。像葉老大其實就是一個了。

「是重了點,幸好還力道還拿捏得行沒拍壞了。不好意思小龔同志。下次不會了。」李嘯峰有些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不過,轉爾他瞪了蘭遠金跟楊國濤一眼,哼道,「你們不出是不是?不出可以,我李嘯峰自個兒到防務部要錢去。我才不信我這張老臉一點不值錢了,麻痹的,一千萬都不給,我敲破他們桌子。」

李嘯峰可是a組元老,又是曾經的軍界委員會老資格委員。他一發飆哪個還敢再頂嘴,蘭遠金看了楊國濤一眼,知道再不出頭李老這傢伙還真是折騰。

到時弄出點什麼來估計那些委員們要批評的肯定是自己這個聯絡處主任了,怪自己工作沒幹好。

因為老李人家肯定不會去講他了,人家都退休了都快八十的人了還要為國四處奔波,哪位同志還敢出嘴去批評他的不是?

最後,估計自己會成了這件事的替罪羊。反正這錢也是國家的,不如讓國家當冤大頭了。

所以,這老貨有些苦澀的咂巴了一下嘴道:「李老別急,這事我可以跟他們商量一下。一千萬批不下來的話五百萬應該還是行的。這個,龔組長,組裡給認一半算啦。另外一半我去搞下來。」

「不行,一千萬,一個子兒都不能少了。遠金同志搞一半,剩下一半國濤同志搞來。合起來就是一千萬了。」李嘯峰給氣著了,把氣往兩位同志身上撒了。

「這管我什麼事兒了,李老,這事可是冤有頭債有主的是不是?我在那邊也是搞政治工作一塊的。我們哪有錢,又不是野戰部隊。而且,我現在調到這邊了,那邊的同志哪能為我出這錢。」楊國濤感覺太冤了,小聲反駁道。

「不出是不是?」李嘯峰瞪著楊國濤。

「算啦,另外500萬我去弄吧。」葉凡插嘴說道。

「不行,不管你的事。龜兒子的,今天這事就要你國濤同志弄了。弄不來的話我李玄要去。」李嘯峰今天跟兩位同志昴上了。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