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二十七章咱們要變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二十七章咱們要變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他看了龔開河一眼,說道:「咱們需要更強大的像半先天這樣的強者坐陣組裡才行。中低階位的同志咱們有,但就是缺了像半先天,12段位這樣的高階段強者埃

不然的話,咱們何至於去看那些門派的臉色。人家有跟咱們有是不一樣的,就是人家暫時肯派人協助,那也僅此一次。

不可能長久。李老,咱們是得好好的坐下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掏些半先天強者過來,哪怕是就一位也行埃」龔開河也是一臉的鬱悶,講道。

「半先天,這些哪去找。就是葉凡見過的全湊一堆也不過四五個,而且還死了二個。

這些人哪肯為咱們辦事,他們受不了咱們的條條框框,他們需要的是快意恩仇,大碗喝酒大碗吃肉逍遙自在的生活。

要說培養人才計劃,咱們早就啟動了,可是效果並不怎麼好。幸好葉凡還用手段為咱們招募了些人才回來。

不然的話經過撒哈啦一戰過後咱們的元氣都沒辦法恢復過來。就是從培養人才來講,中低段位的人才經過十幾年還是能培養起來的。

咱們現在缺的可是半先天,這種絕頂人才根本就沒辦法培養。」李嘯峰嘆著氣,腮幫子旁的肌肉都在微微的跳動著。

晚上葉凡特地請了准老婆以及雪紅還有狼破天等一批好兄弟共進晚餐。

大家好好的瘋狂了幾個小時。爾後葉凡講是要趕迴風州坐飛機而去,實際上去的卻是美眾國。

休斯墩是nba火箭亍

葉凡也沒閑情去觀看咱們華夏的小巨人姚明的精彩表演了。那姚式火鍋的精彩葉凡也相當的欣賞。

不過,對於各個國家都有高手,為什麼這些高手不參加奧運會,那豈不是可以包攬所有獎項了。

就拿nba來講,葉凡去打的話那什麼高難度的空中扣籃不能完成,那葉氏扣籃估計會讓飛人喬丹都看得狂流口水的。

不過,估計。各國暗中都有達成什麼協議。有身手的人都不許去干涉這些正常的體育比賽。

不然,那豈不是全亂套了。

休斯墩一個小酒巴,已經打了變臉藥水的葉凡第一時間就跟秘密打入托米斯拳會內部的騰各同志聯繫上了。

這貨今天的裝扮還是相當拉風的,衣服是粗製的薄皮子。頭上還圍了一個帶有獸圖騰的圍巾樣帽子。

腳蹬的卻是匹克,帽子上還插著一根鳥毛。裸露在外的手臂以及小腿部位都描得有些猙獰的野獸圖騰。

再加上這段時間狼術的鍛練,這貨一身肌肉鼓著,只是比當初的施瓦辛格那身板小了一點矮了一點罷了。說他是翻版的也講得過去。

比照以及暗語對照之後騰各都有些吃驚。不由得笑道:「狗哥,你這裝扮還真是像極了某個部落剛出來的土著高手。」

葉凡在外邊用的都是化名。而他這次的身份就是來自非洲某個部落的高手叫——塔布斯尼馬。

這個自然是葉老大搞笑出來的。其翻譯成華夏普通話的話就是

當然,對於非洲某些土著部落的人的名子也是千奇百怪,據龔開河手下的情報組分析過,這名字也絕不會引起轟以組裡才批准了這身份證明。

當然,對於非洲某些國家來講接受過華夏國多次的援助。搞個身份證明還不容易。

而且,一切相關的證明組裡自然是搞得天衣無縫,就是美眾國中情局估計也難以查出真相來滴。華夏的情報機構並不輸給他們的。

而葉凡是以非洲某部落酋長大少的身份過來的。而唐城這次居然堅決要求跟葉老大去執行這死亡任務。另外還有狼破天也抽身過來了配合葉凡。

做為私人這邊。洛飛沒辦法抽回來,而車天被葉凡抽回來了。畢竟關係著車天的父親車一刀。車天自然是表現得特別的強烈。

還有位女同志叫杜千草,聽說是出身咱們華夏相當古老的五行門。

這五行門的掩藏以及偵察之術那是特別的高超。而掩藏之術絕對超過日本『忍術』。

傳說『忍術』就是出身咱們華夏的五行門的。

車天陰在暗處不出現。而唐城跟狼破天扮成葉凡的部落下屬。而杜千草自然成了葉凡從部落中挑出來伺候自己這個酋長公子的婢女之流了。

聽說當初西門東洪同志親自出馬給杜千草談了這次任務,不過,對於自己要扮相的角色杜千草相當的不滿意。

因為,如果要成為酋長公子的婢女的話估計就是晚上都得睡同一張床上,這要充分保持這次任務的神秘性,絕不能露出半點馬跡的。

杜千草聽說還沒結婚,自然是堅決反對。要求扮相另外一個跟班角色就是了,不是她不肯接收任務,而是這角色真是太讓她難堪了。

人家一個黃花大閨女總不能憑白被人吃了豆腐。西門東洪也有些為難,共和國的a組並不是牛氓部隊。

不像電視中演的那種情報機構要求女情報人員獻身什麼的,如果你是處女的話首先在教官那一關就要破處,不過,在a組絕沒有這種規定。

好說好歹人家就是不接受這角色,而且,杜千草聽說在五行門地位還蠻高的,是五行門太上長老的重孫女。就是西門東洪這位a組二號巨頭也著實是給難住了。

因為,這次任務必須要杜千草配合才行。因為車一刀失蹤了,葉凡需要杜千草那敏銳的偵察能力以及掩藏身份的特殊能力。

而且,如果情況需要的話要表演給外人看的話還要求杜千草真正的獻身。這難度當然就嚇著杜千草了,自然是堅決反對這角色了。

這個也是a組開的先例,是為了全面保護葉凡同志了。龔開河也是甩下了這張老臉了。

西門東洪沒輒了,這貨哀聲嘆氣的只好去找龔開河了。正好李嘯峰也在,聽說了這事後居然哈笑開了。最後,李老神秘一笑說是他去做說服工作。

你能行,不可能,西門東洪心裡嘀咕著,就坐在龔開河的辦公室喝起茶來專門等著。

倒也想看著老李一臉醬色的灰溜溜回來。至少,也能搬回點面子是不是?

奇怪的事發生了,不就五分鐘,李老居然笑眯眯的帶著杜千草回來了。

而且,杜千草堅決的表示一定服從組織安排,堅決配合主帥完成這次任務,即便是把命丟了也沒二話什麼的。

杜千草一走,西門東洪可是鬱悶得很。一直追問著李老用什麼法子說服這個有些高傲的女子的。

開始李老可是不願意講,在玩神秘。

後來,就是龔開河都忍不住問這話了。李老最後伸出了一根指頭在龔開河跟西門東洪兩位面前晃了晃一臉的得瑟。有點像是火箭隊那位搖手指頭的『木大叔』了、

「一包,可以。」龔開河想都沒想直接應了,知道李老是要自己那特供的極品香煙了,西門東洪也點頭答應給一包。

「不是一包,每人一條。我這可也是機密,這是公關方面的機密。」李嘯峰笑道。

「太多了吧李老,咱們也所剩不多了。這個月可就有些問題了。」龔開河跟西門東洪都有些肉痛了起來。

「不聽拉倒。」李嘯峰一聽站起來就要走人。

「成交,說來聽聽。」西門東洪耐不住了答應了。

「你呢小龔,不聽的話我就帶東洪同志到外邊聽去了。到時可別急著了啥埃」李老說道。

「我也一條,真是比黃世仁還狠。」龔開河肉痛得咧牙哼了一聲。

「其實嘛,很簡單,我跟千草講埃這次你配合的主帥就是被外國特戰隊員稱之為『死亡之神』的他。

你道整滴,一聽說是大名鼎勞鮒神』。千草那是二話沒說馬上要求扮相這個角色。

唉……」李嘯峰講到這裡還嘆了口氣,有些羨慕,講道,「年青就是好,想杜千草多高傲,還不是一聽了就想投懷送抱的。小葉同志這次有福氣了。」

「原來如此,我咋沒想到這份頭上。唉,這女人哪,就是喜歡英雄。

特別是拿搶弄棒的這些女子。平時高傲得好像全世界男人都是屎土,怎麼樣,關鍵時刻一亮角,馬上就屈服了。

難怪杜千草如此的心急,估計是急於去抱小葉同志大腿了。什麼世道?」西門東洪言語中居然有絲絲酸味兒。

「哈哈哈……」龔開河跟李嘯峰狂笑了起來。

「算啦,英雄是冒著掉腦袋的危險去執行任務,送個美人也應該。」西門東洪嘆了口氣找了個台階自已下了。

「俺可是空成部落的酋長公子,有錢有拳頭有勢力人又長得帥呆了。」葉凡淡然一笑,看了身旁的杜千草一眼,說道,「背有點癢,給塔爺我好生的捶捶。」

「嗯。」杜千草聽話得很,馬上站起走到葉老大身後輕輕的敲打了起來。看得騰各心裡可是有些發酸發醋了,說道,「你這酋長大少還真會享受。這東西給搞得,老子咋么這好運呢?」

「情況怎麼樣?」葉凡轉爾收斂了笑,問道。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