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二十八章拳會秘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二十八章拳會秘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相當的複雜,據我最新得到的可靠消息。是從拳會中一個擦邊球的高層管理者口中得到的。

聽說有個叫『夜當』的傢伙最近到了拳會。此人身手極高,我懷疑他是不是就是被『夜當』這傢伙給打傷的。

後來我試圖靠近『夜當』試探一下,不過,那傢伙身邊有幾個高手保鏢,根本就近不了身。

而且,也怕暴露,只好作罷。不過,我能感覺到那傢伙的煞氣。而且,此人來得太突然。

我還聽說了,估計此人就是拳會管濫真正的殺手。而咱們所需要的鑰匙就在拳會會長布蘭托手中。

據說此人跟日本那邊的魔宮長老有些瓜葛。我在想,這次拳會裡頭的情況日本神道組是不是也聽到了這個消息。

如果真曉得了那這次的拳會可就魚龍混雜了,咱們要完成任務拿到鑰匙難度就更高了。」騰各一臉擔心的講道。

「當年魔宮一行我弄到了一把鑰匙,想不到還有一把給弄到這裡來了。

聽說當初的魔宮幾位長老都在爭這把鑰匙。而我哪把還是從秋山家的祖宗那裡弄來的。

而魔宮宮主為了得到鑰匙,居然心狠的把師傅都下了毒控制了起來。

我跟秋山的爺爺作了交易才拿到了這把鑰匙。另外一把既然現在有消息會在拳會中,那日本神道組那邊曉不曉得我不清楚。但魔宮的長老肯定知道了。

這麼多年過去了,也不曉得這幾個長老功底子達到了何種地步。

**年前他們可都是九段位左右的高手了。現在也許突破到11段位了也講不定。

他們的加入為這次任務的完成又增加了不少的變數跟困難。不過,這次下來我的首要目標是救出車一刀前輩。

以救人為主。我不管國內某些人怎麼樣講我,我就是這種心態。

國家事是很大,但車前輩更是咱們不可缺少的寶貴財產。就是炸毀了昌背山秘密也沒啥。

而車前輩如果失去了生命對咱們的損失就太大了。」葉凡一臉堅定,講道。杜千草聽得雙眼直閃光。

「唉,這次任務你是主帥,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吧。我堅決服從就是了。」騰各嘆了口氣。雖說對葉凡的決定有些不滿意。因為騰各最想拿到的就是那把鑰匙。

這把鑰匙也是騰各冒著生命危險底這麼久下來的唯一希望。

身系著騰各軍銜的晉陞以及職務的提高。對騰各來講關係太大了。不過,葉老大決定的事騰各也不敢當面就反對。

葉凡自然曉得這貨心裡有些不痛快,不過,葉凡也不怕他心裡不痛快。

「拳會如何的混進去?」葉凡開始進入正題了。

「這次情況有變,大後天將會在『瑪麗珠納號』上舉行拳王大會。估計黑拳高手們都會過來,據說擁有九星金腰帶的拳王直接進入絕賽。」騰各講道。

「九星金腰帶,怎麼搞到手?」葉凡問道。對於這方面的知識還真是『腦殘』。

「一下子是搞不到手的,那要經過長時間多次的比賽才能拿到。比如。在拳會承認的檔次夠高的拳王爭霸賽中你能獲得第一名后就可以擁有一星拳王金腰帶。」騰各喝了口酒說道。

「那九星豈不是講要九次這樣級別的賽事都拿冠軍才能累積到九星金腰帶了?」葉凡問道。不由得皺起了眉頭。這時間上肯定是來不及了。

「沒錯,而且,三星為一個坎兒。假如你是三星拳王要晉級到四星的時候就要到高級別的賽事上奪得拳王稱號才能晉級四星拳王。這個難度就更高了,往往像這種級別的賽事參與者都是些降了一個檔次的各屆賽事的拳王們湊在了一起。」騰各講道。

「九星是沒辦法了,不過,是不是沒有九星就不能參加這次的瑪麗珠納號的拳王爭霸賽?」葉凡問道。

「不是,可以參加。但是。必須在這兩天內先到托米斯拳會組織去報個名,他們馬上會核實身份。

一旦身份核實過後你可以要求馬上晉級擂台賽。這次瑪麗珠納號之戰現在已經有多名頭次參加晉級的拳手們正在比賽之中。賽況空前的激烈。估計是十個才能晉級一個。這幾天托米斯拳會會所是一天24個小時都在進行多場賽事的比試。

如果你要速度快點晉級的話可以要求連戰。比如剛勝了一局可以馬上再戰第二局。

擂台是殘酷的,全都簽殘約定。一方受傷只要不死一切責任自已負責。」騰各講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我已經把你的相關材料報上去了,那邊已經通過了對你的初步審查。

你現在就是一名來自非洲aa國空成部落的酋長公子了。如果提出挑戰的話你馬上就可以去了。

而且,還可以越級挑戰,不過,只能越三級。比如,你現在如果去就是最後一句,只能挑戰倒數第三名的拳手。」騰各把材料推了過來。

「瑪麗珠納號怎麼個情況?」葉凡轉爾問道。

「世界上排得上號的豪華游輪,高達十七八層。比美眾國的華盛頓航母還要大得多。

上面聽說什麼都有,像酒吧游泳池五星級賓館網球場等等都有,那裡是富人的天堂。

一切都是為了富人服務的,到時各路拳王們雲集到上面,其實是為那些巨富們提供了一個一擲萬金的賭拳機會。

其實,像托米斯拳會幹的生意就是提供拳擊場所,爾後靠從賭拳所得的經費中提取傭金。

比如兩個富翁賭一千萬,獲勝者那方要交納給托米斯拳會會所200萬的傭金。

他們根本就是一個吸血蟲,據說拳會老闆布蘭托里曾經到賭城去賭錢,一夜之間擲下了五千萬美金。

當然,這拳會也是魚龍混雜,玩陰耍詐的事是層出不窮的。比如某個老闆也可以買通兩個對陣的拳手設圈套讓另些巨富們鑽。

不過,總體來講還是較公平的。因為,有的時候你不曉得比賽的對手是誰。

而且,有的挑戰卻是突發性的。反正,進到拳會後一定要小心。」騰各慎重的交待道。

「如果不能獲得九星拳王金腰帶,那還怎麼參加瑪麗珠納號的比賽?」葉凡問道。

「只要有三星拳王稱號就可以進去了。當然,你不能直接進入絕賽,而要一級級的打起。

直到靠著你的拳頭不斷撞關打入絕賽圈。」騰各講道,看了葉凡一眼,講道,「如果能獲得這次比賽的前三名,到時發獎時托米斯拳會會所老闆布蘭托里會親自頒獎。

我們要的就是這個機會,直到現在我還沒能接近布蘭托里。有一次遠處見過他,是個白人。

不過,當我試圖接近時感覺到了危機。他身邊也是高級別的保鏢。個個身手都比我要高得多。」騰各講道。

「你是如何確定那把鑰匙就在布蘭托里那裡?」葉凡問道,盯著騰各。

「去年布蘭托里的一個菲傭僕人因為不小心撒落了點酒沾他身上,當場被布蘭托里打得半死給扔了出去。

我是瞧准機會把那傢伙弄到一邊問了問。那傢伙可是布蘭托里的貼身僕人,說是布蘭托里經常拿出一個盒子。

盒子里雕刻著的居然是一個日本女人木雕。不過,奇怪的就是布蘭托里經常會在大醉后對著那日本女人木雕叫著你就是鑰匙,另一把呢的話。」騰各說道。

「鑰匙是日本女人木雕,這根本就是在扯蛋嘛,我當初拿到的那把可不是什麼日本女人木雕。

而是一把骨頭雕刻的像我們古代那種開銅鎖樣的鑰匙。那才像真正的鑰匙,而且上面刻著太陽圈騰。

我想,太陽旗是小日本的象徵。這個也合乎情理。」葉凡講道。

「也不一定,我琢磨過。既然有陽就有陰,當初接受這個任務時組長把那把鑰匙讓我琢磨透后深記在了腦子裡的。

如果這兩把鑰匙是陰陽結合之體才能開戶昌背山秘密的話有相當的可能性了。

只不過聽說那盒子布蘭托里是隨時帶在身邊。而他身邊又有高手,並且也不曉得他會放在臨時頭的什麼地方。

用盜的法子根本就行不通了。我想,只能是控制住布蘭托里才能逼問鑰匙了。

所以,如果能在頒獎時先接近他,聽說他還會請前三名拳王共進晚餐。

此人有個毛病,他不是三個一起請,而是會一個個的請到一個秘密地方共進晚餐的。

所以,就為你下手提供了機會。如果硬性要在保鏢包圍下搶走布里托里估計是不可能。

他身邊的保鏢有兩個段位估計相當的高。而且他們身上有槍,也不好下手是不是?」騰各講出了自己的計劃。

「咱們先去托米斯拳會逛逛,先熟悉一下那種場合,還有,要注意不要暴露形跡,如果有機會比賽的的話馬上申請。我們的時間不夠,要抓緊才行。」葉凡講道,幾人直奔托米斯拳會而去。

托米斯拳會在休斯墩市郊外一個較隱秘的地方,一座用石頭作為外牆的三層大樓。

相當的大,走進去發現在大廳里什麼都有。世界名牌皮爾卡單,頂級衣服,鑽石等等。而且有著漂亮的專門的服務員小組,有咖啡館小酒店在其中。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