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七百三十章不玩白不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七百三十章不玩白不玩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蓋爾有人壓嗎?」葉凡問道。

「不多,壓的人合在一起也不過二百萬美金。按這樣的概率算的話後面三百萬都壓者都沒錢賠了。

塔爺剛來,我建議你壓木林,其實這一局你是不用輸錢的。當然也沒錢賠給你了。

你就當是試試水,熟悉一下這種規則。不過,有時也說不定。在比賽開始幾秒鐘前還有人壓錢的。」海馬還貌似好心,其實是在設套讓葉凡鑽進來罷了。

這叫感情投資,先跟你熟絡一下再說了。因為,海馬看到布丁各向自己眨巴了一下眼睛,心裡頓時就明白了估計布丁各也想弄這大酋長公子的錢了。

「都沒賠了還玩什麼,我壓蓋爾獲勝了。」葉凡講道。

「壓多少?」海馬問道。

「先來點小的試試水,一百萬美金吧。」葉凡隨口講著就把瑞士銀行的金卡給掏了出來給了杜千草。心說計永遠這老傢伙給我準備了一個億。

不玩白不玩。

而騰各的眼皮子一跳盯了葉凡一眼,自然是希望葉老大不要太大手筆了。雖說這錢是國家出的但也不能讓你如此的揮霍。只不過葉老大哪能聽他的,這貨根本就是裝著沒看見騰各眼神。

爾後辦好了手續,葉凡一行人進了擂台室。

發現雖說是在地下,但這擂台室可並不校中央一個擂台是全木做的。方圓足有三十米寬大。而圍著擂台周遭都是椅子。只有兩個開口。

一個是進來的人的通道,一個就是拳手出來的通道。裡面已經坐了上百號人,因為燈光較暗淡。

而第二層還有類似貴賓包廂之類的東東壓在頭上。裡面的人看不怎麼清楚,因為玻璃阻隔的緣故吧。

「還剩下一分鐘比賽就要開始了,各位,要壓的趕緊報價。不然的話等下子丟了錢有得後悔了。」擂台旁邊有個巴台樣東東,一個白人傢伙扯著個太監嗓門在大喊著。

話音特別的俱有誘惑力。而牆壁上還有個大屏幕在顯示著雙方壓籌的報價以及對雙方拳手的介紹等等,搞得還真是完備。

像葉凡一擲就是百萬美金那是絕對屬於白金級貴賓了。所以,海馬把葉凡往樓上包廂引去。

葉凡也沒客氣的上了樓,發現這小包廂設計得還真他娘的沒得講了。

走進去一看就能感覺舒服。燈光經過調光師的調節能讓人感覺特別的合適。而裡面軟沙發特別的軟,還有咖啡茶等東西。

裡面還配得有兩個漂亮姑娘在候著。

唐城跟狼破天都是一臉嚴肅的像個正宗的保鏢一個立在包廂門口一個立在葉老大身後。

杜千草早就伸手親自的還擦了擦那個根本一點都不髒的軟沙發。服務還是特別細心的。

「先生,要不要調大一些?」壁立著的一個漂亮服務員上前來,居然一下了就跪在了葉凡面前,仰著臉笑盈盈的問道。

「調大。怎麼個調**?」葉凡一愣問道。

那服務員輕輕一按,那個沙發居然伸縮開了。不久。動作完成之後居然像是清朝時的一個大龍榻。

他娘的就是會辦事。葉老大心裡罵了一句也沒客氣,而且還伸手在人家那服務員的乳子上捏了一把猥瑣的笑道:「嗯,很硬很有彈性。」

服務員居然是一臉笑顏相合著躬身退到了牆壁處,而葉老大往龍榻上一斜坐,杜千草早就跪著上了龍榻給葉老大輕輕的按摩了起來。

「給老子摩一下腳。」葉老大居然不領情,一把拽下了杜千草扔到了腳邊,氣得杜千草咬了一下牙。不過不太明顯。那是趕緊又跪著給葉老大按摩起臭腳丫來了。

「你你上來,背跟腰部都要按摩。」葉老大指著點來的兩個漂亮姑娘哼道。而且雙手亂摸亂捏著,那個法國妞還扭擺著屁股在葉老大話兒處輕擦了幾下。

站在龍榻後邊的狼破天卻是目不斜視的看著下邊的擂台。其實這貨在心裡直流口水。

「先生們女士們貴賓們。這位是來自多特加的四星拳王木林,擁有著四星的金腰帶。

曾經創下三十場不敗的神話。今天他在這裡將挑戰五星拳王,來自牙賣加的蓋爾。

蓋爾曾經也有著二十場連勝的紀錄。而且,蓋爾比木林出道更早,在拳壇橫打了七年了。

經驗豐富……今天在這裡,木林的挑戰晉級是否能取得成功,蓋爾的保級能否成功,哪咱們在台下拭目以待。」主持人拿著話筒扯蛋外加吹噓著兩位拳王。

爾後,拿起一鼓槌樣的東東在桌上一敲,地一聲響傳遍了全場,主持人又講道,「兩位拳王都到台上了,不過,還沒有動手,這是最後的壓注時刻,還有要壓注的嗎?

有的話趕緊抓住時機,機不可失失不再來。現在我倒數100下,有要下注的就要抓緊了。

我給你們一百次機會,你們要抓住抓住再抓篆…號包廂的湯先生壓注木林勝300萬美金。」這時,主持人剛倒數到60的時候停住了話頭趕緊報價了出來,現場頓時轟動了,一擲300萬美金的確也是大手筆了。

「這個有屁用,木林這邊本來下注經額就太多了還不夠賠付。300萬好看罷了。到最後還不是一個擺設。」這時,下邊台前一個長鬍子的黑人大叫道。

頓時,現場又喊叫了起來。

「再加200萬美金。」葉老大用鷹眼看了蓋爾一眼,沖狼破天喊道。

「6號包廂的塔先生壓蓋爾勝增加200萬美金,共計300萬美金。」報價員又喊了出來,而就在這時候,葉凡感覺到5號包廂似乎有人在狠狠的盯著自己。

不由得用餘光掃描了過去,發現居然是個鐵塔樣的大漢,這傢伙至少二米身高,面部長得十分的猙獰,一條刀疤足有二十厘米長,差點把臉整個破成了兩片。

「盯你嗎滴1葉老大突然以化音迷術集成一束,再轉到手腕上的雪家震魂鈴上用了三分力勁攻擊向了那大漢。

叭嚓一聲脆響,那大漢居然受不了葉老大的音波攻擊自個兒就摔倒在了地下,頓時那茶几不堪重負被壓圬了。

「皮爾,你嗎滴找死是不是?」5號包廂傳來一道怒罵聲,接著就是有人被踢了的聲響傳來。鐵塔大漢應該是皮爾了,應該是被主人湯先生罵著了。

皮爾從地下爬起來一臉的喏喏著,雙眼在周遭滑動著估計在找攻擊自己的人。

你爺爺在此,會發現老子才怪,葉老大往嘴裡扔了一個草莓嚼了起來。

不過,令皮爾同志鬱悶的就是根本就找不到人。人家葉老大是用音波攻擊,音波這東東來無影去無蹤的屬於精神層面的東東。

……

第一局開始了。

「這小子,拿我們的錢當草了。」李嘯峰淡淡笑道。

「哼,要是輸了我絕不簽字給報銷。國家的錢也不能如此這般的揮霍嘛。」龔開河氣得臉都差點綠了。

「是啊,一擲就是三百萬美金,也太大手筆了。如果你要擺闊也不是這樣子擺的。弄個十幾萬玩玩就是了,而且,大家都不看好蓋爾,他偏偏要壓蓋爾,這不是明擺著往虎嘴裡塞錢嗎?」西門東洪也是氣得吹鬍子瞪眼了,可惜西門同志沒有鬍子可吹。

「都在官場打拚十年了,省長助理了還這樣不成熟。這小子,怎麼會這樣子的。」龔開河有些肉痛的搖了搖頭。

「給我接通酋長電話。」葉老大沖狼破天吼道。

狼破天一愣馬上拔通了加密電話,雙手遞給了葉凡。這貨也不曉得葉老大想幹什麼。而旁邊的騰各也沒作聲。

「我說大酋長,這三百萬算部落的是不是?」葉老大幹笑了一聲問道,用的是土語,當然也不怕有人盯著了。

其實狼破天跟騰各早檢查過了,基本上排除了有攝像頭竊聽器之類的東東。

但是,對於美眾國中情局的最新的玩意兒還是得防一防。所以,龔開河自然成了部落的酋長了。

「塔布斯,可不能這樣子玩。手筆太大了,趕緊撤了。」龔開河一臉嚴肅的講著。

「撤不了啦,這可是個大好的賺錢機會。一轉手也許就能賺到二百多萬,還是美金。」葉凡笑道。

「塔布斯,這是部落的錢,不是我私人的。醜話先講到前頭,你這次砸錢我最多給你10萬美金,多的你自已負責。」龔開河聲音越來越嚴肅。

「部落真不出?」葉凡追問道。

「那當然,我跟李長老西門長老都在一起,我們三個決定的。」龔開河講道。

「那算啦,10萬我也不要了。算我自個兒興起賭的吧。」葉凡也是一臉莊重的應道。

「不是我們小氣,這個也是沒辦法。那可是三百萬美金,量太大了。要是給上頭知道了連這種錢都批那還不批評死我。」龔開河還想解釋一下。

「明白,等下你們不要眼紅就是了。」葉凡冷笑一聲。

「賭有什麼好眼紅的,你能賺到錢我也高興。」龔開河講道。

「小狼,三百萬你要不要合股?」葉凡轉頭問狼破天道。

「塔爺能分一百萬算我的份頭嗎?」狼破天想都沒想答應。

「布丁各,你呢?」葉凡問騰各道。rq!~!